村长又粗又大曰遍全村留守

      医务室内

      蔼吴老师有些詊意外地看着王淼,调侃道:“呦,这是不是王小子吗?你可有好久没到老师这里来了?老师还以为,你是有了新人忘旧人了呢?”

      王淼闻言有些尴尬,他确实有好久没来吴葔老师这边了。

      䕠 等等,我又没受伤?来医闊务室干嘛?

      想通了这一点,王淼没好气地开口:“怎么?我没受伤,你很失望?不过没关系,我这不就겈过来看你了吗?麻烦你彶给我治疗一下吧。”

      吴老师撅着嘴,“哼,就知道你这没良心,是无事不登三宝殿,有事了吴老师吴老师的叫,没事了就把人家一脚踢开。”

      王淼闻言头大不已,赶忙说道:“行了行了,吴老师,今天谢老师可不在,你也搁这演琼瑶ᢷ了,你这装给谁看呐?”

      是的,之所以谢老师会误会他们之间的关系,都是这个魔女搞的鬼。

      每次和他搞暧昧,然后装作複不经意间被谢老师发舵现。

      你问我她这么做是为了什么?

      哎,女人的心思你别猜!

      也许对方就觉得袣这样比较好玩呢?

      好吧,搞暧昧就搞暧昧吧,就当我王淼吃点亏,不过你好歹给点奖励吧,虽然小爷㝱我身体还小,但架不住我的内心已经成熟了呀,如果真能一亲芳泽,小爷起码也能做个风流鬼,九泉之下还能念蕱一句“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安慰安慰自己✮。

      然而呢?这魔女可精的很,怎么会真让你占到便宜呢?

      在外人看来无侌比香艳的场景背后,那可是藏着杀人不见血的利刃呐,你要真精虫上脑了,她瞬间有办法帮助你解决问题,而搓且是那种一了百了᲼的,绝无后患。

      吴老师却仿佛没听到王淼的话一样,解开王淼的衣衫,还故意嗲声嗲气地说道:“来,让人家帮你看看,哟,怎么伤的这么严重啊?是谁这么狠心,下这么重的手?真可怜棙,让老师来安慰你那受伤的幼小心灵吧。”濱

      王淼此时再傻也知道情况不对了,这魔女还在演戏,ﴵ说明谢老师肯定몶就在附近呐,眼前这幅模样,要真是被谢老师看到,那我可真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王淼正准备阻止她乱来,但是他哪是这魔女的对手,还没来的及出声,就感受道后背一凉,一把白刃已经抵在身后。

      我靠,要不要玩这么大啊?

      虽然没有观众,但吴老师的戏还在继续,“呀!小王同学,你不可以这样,这大白天的——”

      这时“啪”的一声开门声,谢老师满脸通红地走了进来,结结巴巴地说道:“不洁……你们太໲不纯洁了,怎么……怎么可以在医务室里做这种事情!”

      吴老师听到响动的瞬间,对着王淼露出一个“计划通”的奸笑,随即收回了抵ᡥ在王淼背后的刀,在他目瞪口呆的眼神中,扯着自己的长发,羞涩地开口:“呀——原来是멓谢老师啊,怎么进来都不知道先敲门啊。”

      “吴老师,你可是老师,怎么可以做出这种事情呢?” 储

      “我知道!只是糳这孩子青春期懵懂,而我又天生丽质难自弃,才让他差点犯下大错,不过希望谢老师能念在他年幼无知,不要太过苛责蔕,要怪也只能怪上天,为什么给了我一张天使的脸庞,还不满足,仍要给我一副魔鬼的身材。”

      神TM筕青亁春期,我樞才6岁,哪来的青春期?

      去你的天生丽质难自弃,我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还为什么给你天使的脸庞和魔鬼的身材,老天爷说这锅我不背!

      你槽点太多,我都吐不完啊。

      所幸两位老师只针尖对麦芒了一会儿鵪,就由顈于不断送来的伤患太多,不得不停战。

      最后在谢老师的见证下,吴老师这次没搞什么幺蛾子,痛快地给王淼治疗完之后,就满脸笑容地目送,一脸生无可恋的王淼和满脸铁青的谢老师离开了。

      ⮩待两人离开之后,吴老师才忿忿不平地说道:“居然被看穿了,到底是哪里暴露了呢?是我演的太浮夸了吗?”

      㜞 王淼则一脸凝重地跟着谢老师,他已经预感到自己前途无亮,但还是开口解释道:“谢老师,我说吴老师刚刚是故意演戏给你看的,你信吗?”

      谢老师停下了گ脚步,满脸笑容地对王淼回问道:“你猜我흟信䰹不信?姧”

      王淼见状不禁㰩有些泄气,心中将那个该死的魔女咒骂了上万遍,有些没底气的说道:“大概——不信吧!”

      谢老师却摇了摇头,继续笑道:“当然——相信了!”

      “我就知道,你肯定不会信的,等等?你刚刚说什么,你相信了?为什么?”

      “表情做作꿡,略显浮夸,最关键的是每次都太巧合了,我又不是笨蛋,怎么㉪可能每次都中招。”

      王淼又不解地问䵦道:“那你刚刚为什么还——”

      “毕竟很有趣的,吴老师虽然脸上是那副表情,但是我知道她心中一嵣定非常得意,既然如此,我就将计就计,配合她表演,看看她能演到什么程度喽!不过可惜,貌似我被看穿了呢!不得駓不说,不愧是吴老师啊。”

      敢情你俩是真的在互相飙戏啊,ᘘ就我一个被蒙在鼓里,像个二傻子一样?

      果然女人都是天生的演员,惹不起惹不起,我还是赶紧㒰溜吧。 醴

      “谢老师,我想起明天还有最后的14进7,我要做点准备,就先走了哈。”

      然而王淼想走瓸,谢老师却没打算就这么放过他,“等等,我有事问你!”

      王淼闻言有些诧异,谢老◰师还是第一次这么郑重,于是问道㎄:“什么事?” ᢠ

      谢老师斟酌了一下用词,才缓缓开口:“虽然Ⰱ作为魂师这么겲问很奇怪,但是我还是想问一句,你为什么这么想要变强呢?这才不到5个月的时间,你就成了一环魂师,但我看你的样子,好像并不满足,仿佛就像졊是被什么东西附身了一样!”

      王淼刚想回答,谢老师却继续开口道:“说实话,刚开始听你说要凌驾于所有人之上的时候,以为你只是个说大话的小鬼,但是慢慢我发现你居然是真这么想的,也是这么做的,才对你有了一丝好奇。

      但是我还是不明白,你为什么要这么努力变强?直到我知道你参加了地下斗魂,我以为Ʃ你是因为害怕失败、畏惧死亡?

      ࣘ 综 但是林同学的那件事,你明知道自己可能面临ୁ林家的反扑,却依然准备杀了他,如果不是我阻止,恐怖你还是会选择动手的吧!”

      王淼想了想,但还是老老实实地点了点头,没办法,那时候他是真的“意难平”。

      谢老师继续说道:“所以我认为,你并不是因为害怕失败才想要㳣变强的,那么问∸题又回到了原点,加上这两天的战斗,我有了一个大胆的猜测,先不管对不对,我很好奇——”

      说道这里,谢老师双手搭在王摒淼的肩上鑕,突然弯下腰,平视着王淼,问道:“你到底在鱣追赶些什么?” 퇋

      裡王淼脑海中不由地闪过了唐三的身影,略微沉吟了一会儿,才开口回道:“我有一个非常憧憬的人,我所做的一切,只是为了有一天能和他一起ꉔ战斗而已!”

      “憧憬吗?”谢老师摸了摸王淼的头,“虽然不知道你憧憬的掜对象是谁,但是老师有一句话要告诫你。”

      谢老师突然露出一个非常伤感的神情,对王淼说道:“憧憬是距离理解最遥远的情感!

      所以——如果可以的话,试着去理解他吧,虽然深刻了解之后,你会发现对方可能并不像你想象的那么美好,但是那才是真实的他,而不是你幻想中的存在,而那煉时候你才有可能超越他!”

      “超越?”王淼心中不由地哑然。

      谢老师,你是不知道唐三有多变态,那可是25岁成神的人啊,除了霍雨浩之外,真的是旷古绝今的人物,不是我不想超越他,而是根本不可能做到啊!

      想到这里王淼回问道:“谢老师猾,虽然不知道你遇到过什么事情,但是我ᐜ想你也遇到过,那种我们퉌努力了很久,才能勉强达到对方起点的怪物꽍吧,虽然我王淼自负不输于人,但是那种怪物,真的能超越吗?ᄽ”

      谢老师闻言笑了,这一刻他终于有些理解王淼￙了땦,⻧开口道:“原来你一直追赶的,是这뫭种怪物吗?弾虽然老师很想告诉你是可能的쭭,但是我想你一定会以为我是在说大话吧。”

      王淼闻言老实的点点头,他又不是傻子,被人家灌几口毒鸡汤,就不知道自己几斤几两了,唐三那种非人的修炼速度,哪怕自己有水分身帮助修炼,前期铒还能超越,中期努力一下跠,说不定也能,后期是绝对不可能。

      不说其他,就说修为从魂斗罗达到封号斗罗,那已经不是单纯的靠魂力,几块魂骨等手段能够弥补等级之间差距的了,那是真正靠天赋吃饭的时候,你有多少天资,就能走多远。

      第一魂核、第二魂核、第三魂核,封号斗罗、超级斗罗、极限斗罗,以及最后的神,天资、悟性、奇遇更是缺一而不可。

      太难了,真的太难了,因此王淼选择跟着唐三他们走,毕竟初代史莱克七怪起码全都成神了,而跟着武魂殿呢?只怕是当炮灰的命,别看刚开始出场的时候,武魂殿黄金一代有多么耀眼,但是到后期呢?

      一群渣渣,只给了几个特写镜头ꄟ,连和唐三他憬们相提并论的资格都没有,因此王淼才会这么坚定地跟着唐三他们。

      毕竟万一ئ哪个神看他顺眼,顺势就让他继承神位了呢?

      至于那些前世叫嚣見着,跟着武魂殿,干翻唐三的。

       王淼就想问一句,封号斗罗他不香吗?神位它不香吗?

      䇿 哪怕只有一丝훢的机会,但你跟着武魂浱殿走,最终能得ꭻ到什么? 

      罗刹神位?那是比比东废了不知道多大的力气,才找到的,会给你吗?

      天使神位?那是千仞雪家族的传承神位,你更别想了。

      胡列娜?确实国色慯天香,但是人家连从小一起长大的焱都不鸟,你疯狂舔她,有用吗?

      正所谓有钱쁯人终成眷属,没钱人亲眼目睹,有钱人事竟成,没钱人天不끥负,䴘人到中年不得已,保温愇杯里㞇泡枸杞。

      咳咳,好像跑题了。

      “但如果你一直这么跪着的话,你永远也追不上对方珳,因为你的心已经输了,所以超越他吧!这样你才有机会能和밤他并肩前行。”

      谢老师说完竈,也不理会王淼,自顾自地走了。

      该说的,该做的,她已经都做了,剩下的都只能看王淼自己。

      毕竟魂师这条路,老师只能领遣进门,最终能走到哪一步,只能看个人。

      静谧的走廊内,只剩下一脸沉思的王淼。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