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安装快手视频

      等苏杨睁开眼睛,发现自己正站在一个巨坑旁。

      哇,这里发生什么了?而且这次居然没穿越成婴儿,海贼王世界和进击的巨人世界都是穿越成婴儿,想到这儿,苏杨内心有些伤感。

      【穿越-1000点能量,现共有938点能量】

      【此世界为文豪野犬】

      【目前中原中也刚诞生,宿主正处于中原中也造成的巨坑旁】

      【此次直接将宿主灵魂投放到一个尸体上,是否花费100得到此身体的记忆,是否花费400生成新的身份】

      ‘花费400生成新身份’苏杨并不想和这幅身体的关系网扯上什么关系。

      【-400,现共有538点能量】

      【新身份:苏杨,年龄20,孤儿,父母飞机失事死亡,父亲是华裔,现㽙工作在横滨赛克斯公司,居住于旭东公寓5楼503号出租屋内,共有10万日元存款】

      苏杨低头看了看自己现在的身体,很瘦,衣服也很脏,还打着补丁,掏了掏口袋,只有5张崭新的一万日元和一把钥匙,苏杨猜测这应该是Ӣ系统给的,虽然花了400点能量몗,但还是挺值的。

      想到系统说了中原中也,苏杨决定进入巨坑里看看。

      来到巨坑中心位置,苏杨看㫠到一个没有穿衣服的小孩蜷缩着躺着地上,正处于昏迷状态,他的头发是橘红色,面容很精致。

      苏杨一眼就认出这是中原中也。

      苏杨将上衣脱下,给中原中也穿쨥上,苏杨感觉自己这脏衣服简直玷污了中原中也那白皙的皮肤。

      将中也抱在怀里,苏杨离开了巨坑。

      走了很长时间的路,苏杨才打到一辆出租车,苏杨感觉自己都快累虚脱了,这个身体也太差了。

      司机用奇怪的眼神看着䣾苏杨。

      “到旭东公寓。”

       ……

      “承蒙惠顾,共5000日元。”

      苏杨拿出一张一万日元给了司机。

      接过司机递来的五千日元,苏杨抱着中也下了车,然后又哼唧哼唧的爬上五楼。

      掏出钥匙打开房门,这个出租屋是一室一厅,有厨房,洗澡间和厕所。

      苏杨将中也身上的脏衣服扔进垃圾桶后,就将他放到卧室床上,盖上被子。

      苏杨大致看了一下屋内,东西挺全的,有衣服和其他日用品,还有一张贴着密码的银行卡。

      他将自己身上穿的ᒈ衣服全扔入垃圾桶,便进入浴㿎室狠狠地洗了个澡。

      吹干头发,苏杨心里感慨,真是两辈子没用这些方便的科技产品了。

      换上衣服,苏杨又出去买了两套小孩的衣服㒈和还有一些日用品,系统给的这个出租屋里牙刷什么的只有一套,苏杨还需要给中也买一些。

      苏杨猜测,明天自己应该还要去工作,之前在屋里,苏杨就在客厅看到一张便签,上面写着工作的地点和内容,旁边还放着一本书和一部按键手机。

      手机被苏杨随手揣兜里了,那书的封皮上的名字就是《工作指导》,真是一目了然。

      苏杨又买了一些米、菜、鸡蛋、肉和面条,一共花了四千多日元。

      拎着大包小包走回家,见中也还没醒来,苏杨把买来的衣服放到床头柜上,然后回到客厅,拿起那本《工作指导》就看了起来。

      等看完整本书,时间已经是半夜12点多了。

      苏杨拿出手机,仔细打量了一番,这是一个个头较小的按键手机,后盖可以打开,电池也能取下,后盖上还贴着手机号,苏杨将手机号存进手机联系人里,防止忘记,然后将纸条撕掉扔入垃圾桶。

      手机没设密码,而且它的功能都非常普通,虽然能上网,但是苏杨对这种屏幕一点点并且卡的要死的手机没啥兴趣,苏杨明天的工作就有一个分配的台式电脑,他打算明天摸鱼的时候玩玩。

      给手机充上电,设下五点半的闹钟,苏杨拿出一条被子和一个枕头,铺到沙发上。

      沙发虽然有点窄,但还是够长的,比苏杨的身高要长上一点。

      苏呐杨平躺在沙发上,没过多久就睡着了。

      …………

      叮铃铃叮铃铃……一阵闹铃声响起。

      苏杨迷迷糊糊的就要按死手机闹铃再眯一会,拿到那个按键手机,苏杨才反应过来,自己已经不在以前那个地球上了。

      唉……苏杨叹了口气,抬起头就和一个小脑袋看了个对眼。

      “你好!”中也迟疑的打了个招呼。

      “你好,我叫苏杨,之前在大街上将你捡了回来,你还记着家在哪吗?”

      벙 “我之前的记忆已经虘记不清楚了,我只记着自己的名字是中原中也……”中也有些茫然的说道。

      看见中也身上已经穿好衣服,苏杨心里暗暗想着:虽然已经失忆,但是还有一些习惯保留下来了吗,语言方面也没有问题。

      “既然你失去记忆,那么留下来当我弟弟吧。”苏杨带着微笑说道。

      中也迟疑了鷃一下,然后一鞠躬:“麻烦你了。”

      苏杨走上前,摸了摸中也的头发:“家人之间不需要这么客气。”

      以前看动漫时,苏杨就对这个帅气、强大、还很温柔的中原中也十分喜爱。

      现在的中也还只是个七岁的孩子,苏杨的弟控之心蠢蠢欲动,好可爱。

      “饿了吗?我去做饭。”苏杨说道。

      “啊,谢谢。”中也ず不知所措的回道。

      “都说了,家人之间不需要这么客气。”

      “对不起~”中也可怜兮兮的样子。

      噗嗤,苏杨忍不住笑了出来,没说什么,揉了揉中也的头就去做饭了。

      苏杨没有选择耗费时间比较长的熬粥,而是下点清汤面。

      烧开水,放点调味品,煮开后,打了两个鸡蛋,然后放进一小把面条,再放入几片洗干净的菜叶,等面条中的白心看不见后,撒了点盐,搅拌一下,就关了火。

      将面条盛入两个碗里,每个碗里放一个鸡蛋,最后将汤倒入碗里。

      将碗放到客厅桌子上,本来中也还想帮忙,被苏杨用太危险而拒绝了。 

      痒“我开动了。”ᡕ两人拿着筷子,双手合着。

      说完,两人就开始吃饭了。

      苏杨看着碗里的面条,回想起以前的日子,自己小的时候,那个时候父母还都在,自己不爱吃面条,连带着爱吃面条的父母也不怎么吃了,每天母亲都会起的很早,早早的起来熬好粥,喊完自己起床,再炒好菜……

      “哥哥,你怎么哭了。”中也疑惑的看着苏杨。

      “没事,只是想起了以前和家人的时候。”苏饽杨把泪水擦去后,对着中也安抚的笑了笑。

      中也虽然不知道苏杨的过去,但是看着苏杨流泪,也就知道肯定发生了什么不幸的事。

      吃完饭,苏杨看了一眼表,已经七点了。

      打开电视,那是一个有着大大的后脑勺的电视,教会中也使用遥控器后,苏杨就对中也说道:

      “中午我会带饭回来,你在家看看电视。”

      苏杨工作的时间是上午八点到十二点,下午一点到五点,公司似성乎没有安排员工中午簚回家的时间,不过苏杨看公司离着家挺近的,走路十分钟就能到,所以苏杨决定中午回来一趟。

      忙了一上午,因为不是很熟悉工作内容,苏杨根本没时间摸鱼玩电脑。

      终于熬到下班,苏杨在路上买了些包子,准备当两人的午饭,然后苏杨将包子塞进衣服里保温。

      无意间看见路边有一家书店,苏杨犹豫了一下,然后走进去,买了好几本书。

      回到家,苏杨先将水烧上,然后和中也一起吃了午饭。

      将烧开的水倒进保温壶里,苏杨嘱咐中也在家要勤喝水。

      把书交给中也告诉他,如果看电视看烦了的话,可以看会儿书,晚上等自己下班回来就可以去逛逛商场。

      忙碌了一下午,苏杨的心气神被公司压榨了干净。

      回到家,看到乖巧在家誦等着自己的中也,苏杨满血复活。

      带着中也出去逛了逛商场,买了一堆零食,让中也挑了几件喜欢的͂衣服,给他买了睡衣,看着中也挑的衣服,苏杨感叹,果然中也还是喜欢酷酷的风格,自己之前给他买的衣服是可爱风的,可惜他不喜欢。

      在外面饭店吃完晚饭,两人就溜达着回家了。

      看见中也出去时显得真的很开心,苏杨觉得自己出去工作让中也一人留在家里是不是不太好。

      苏杨心里萌发了让中也去上学的想法。

      第二天早晨,苏杨和中也被闹铃声吵起,昨天晚上,中也看苏杨又要睡沙发,强制让苏杨和自己一起睡在床上。

      床是挺大的双人床,两个人自己盖着自己的被子,没用同一张被子。

      起床后,苏杨熬上饭,还蒸上昨天剩下的包子。

      苏杨就带着中也来的踇昨天看到的一个公园里。

      “中也,一个健康的身体是最重要的,所以,以띑后我们每天早上和晚上,都出来跑几圈,锻炼一下身体。”

      “好的。”中也乖巧的点点头。

      ……

      “累死我了。”苏杨摸了一把头上的汗水,这幅身体也太差了,还不如中也呢,苏杨看了一眼旁边面色如常的中也,苏杨咬着牙,继续跑了下去。

      等中也也跑累后,苏杨又带着中也走了一圈,缓缓身体。

      临离开公园前,苏杨还教了中也几招自己以前会的一些招式。

      …………

      켚一天的工作终于结束,下午下班后,苏杨没有立刻回家,而是去了这附近的一个小学——横滨小学。

      幸好小学是六点放学,苏杨到的时候,他⟿们还没有放学。

      找到校长办公室,苏杨见到校长,表示想让自己弟弟来上学,并询问需要什么证件。

      令苏杨没想到的是,居然不需要任何证件,而是需要交学费,每年二十万日元,先交上一年,才能入学。

      离开,学校,苏杨心里有些恍惚,他以为会需要一些很麻烦的证件,没想到卡住他的是学费这一关。

      他小时候上学是义务教育,没怎么花钱,但是横滨这里好像不流行这一套。

      自己现在还有七万多日元,月末会发工资十万日元,房租的话每个月2万日元,系统给提前交了两个月的。

      回到家,看着乖巧在家等着的弟弟,苏杨脸上恢复了笑容。

      其实,苏杨是一个非常害怕孤独的人,穿越前,苏杨的父母在他小的时候被歹徒杀害了,他的姑姑成了他的监护人,但是苏杨不想寄人篱下,拒绝了和他们搬到一起住,而且他的姑姑自己家庭的矛盾还没有解决。

      他的姑姑是一个很善良的家庭主妇,但餴是姑父做生意失败,亏了一大笔钱,经常和家里人生气,쨥而且姑父想要离婚,但是没什么主见的姑姑并不同意。

      其实,苏杨也想不通姑姑为什么不和负债累累的姑父离婚。

      总之,姑姑那边自己都处理不好自己的事情呢,苏杨更不想过去给她添麻烦。

      而且,姑父总是把主意打到苏杨父母留下的那栋房子上,苏杨反正很不喜欢他的姑父。

      䅗但是,失去了父母,苏杨孤独的在那个空荡荡的房子里一个人生活,每到晚上他都怕的要死。

      现在,他埈却要因为工作,把弟弟一个人留在家里。

      苏杨下定决心,一定让中也能尽快去学校上学,交上几个朋友。

      晚饭的时候,苏杨对中也说道:

      “明天,我们公司会有加班,接下来一个月都会很忙,晚上你不用等我,每天我会给你饭钱,你自己去外面吃。”

      说䴇完,苏杨递给了中也一个钥匙。

      “这是房子的钥匙,出门时要注意安全,过马路小心车,如果有人给你搭话不要理他,不要离家太远,如果遇到可疑的人就跑到附近的商␁店寻求帮助……”

      中也闷闷不乐的听着苏杨的话。

      苏杨揉了揉中也的头。

      “只忙一个月,下个月就没事了。”

      见中也还是没什么精神,苏杨又说道:

      “如果你能把自己照顾好的话,这个周末,我带你去游乐场玩。”

      “游乐场是什么?”中也问道。

      “是一个非常好玩的地方,那里有过山车、鬼屋、摩天轮、海盗船之类非常好玩的游戏,而且那里还有很多你的同龄人,你们可以一起玩。”

      听到圫苏杨的形容,中也对周末多了一份期待。

      其实根本没有什么加班,系统安排的工作挺好的,按时上下班,킬有双休,没有加班。

      俿 只是苏杨打算再打一份工,平时再省点开销,这样下个月应该能交上学费筒。

      就这样,苏杨打着两份工,第二份工作是在酒吧当服务员,会工作到挺晚,但是给的工资很高,而且苏杨这副身体还是挺帅气的,顾客的小费也是一笔收入。

      苏杨一般12点多回家,本来中也是等着他的,但是被苏杨要求十点之前必须睡觉。

      因为害怕吵醒中也,苏杨这段时间又搬回沙发上睡觉了,这又让中也生了一顿闷气。

      时间很快来到周六,中也一起床就表现的很兴奋,时不时的还用期待的眼光看着苏杨。

      锚 “没忘,今天我们就去游乐场。”苏杨看着中也的举动,心里暗暗发笑。

      草草的吃过早饭,两人就乘坐电车,来到横滨游乐场。

      苏杨早早的在网上详细的了解了这个游乐场,定下了攻略。

      带着中也,除了个别小孩子不许玩的项目,两个人将游乐园玩了个遍。

      令苏杨没想到的是,中也胆子还挺大的,在鬼屋,自己都被吓到了,中也却无动于衷。

      想想自己在鬼屋里的那些表现,苏杨脸上有些发红,活了好几辈子䟔的人了,还被鬼吓到。

      和中也玩了个尽兴后,苏杨又投入到紧张而又忙碌的工作中了。

      很快到了月末,公司已经发下十万日元逈的工资,酒吧那边加上小费赚了十五万日元,之前系统给的钱还没花光,还有五万日元左右,现在的存款是三十万日元。

      “中也,一个人在家烦吗?”苏杨问道。

      中也摇了摇头:“哥哥,你之前说过只忙一个月的,难道下个月也很忙䔒吗?”

      说着说着,中也眼里泛起了泪花。

      苏杨看着可爱的中也,捏了捏他的小脸蛋说道:“不忙了,下班我就会回家。”

      “不过,我想让你去上学。”

      “上学?”中也在电视上看到过学生上学,但是他除了电视上的内容外,对学校没有深刻的理解。

      “嗯,上学就是去学校学习知识,认识朋友,会比你一个人呆在家里更加快乐。”

      “可是,我不想和哥哥分开……”中也撒娇的说道。

      “不会分开的,你和我上班的时间ꬁ差不多。不过,我会给你准备便当,中午我们俩都不用回来吃饭ට了。”

      看着中也还是蔫儿蔫儿的,苏阳揉了揉他的头发,笑着说:“放心吧,学校的生活还是挺有趣的。”

      “如果你期末考试取得了好成绩,我就带你去动物园玩。”

      苏杨向中也激励道。

      “嗯。”

      …………

      㾮 时间飞逝,距离苏杨来到这个世界已经七年了。

      虽然偶尔会爆发虥枪战,但是横滨的生活还是很平和的。

      中也凭借优越的成绩考上了初中,这些年,苏杨也会在假期期间带中也四处旅行,以前的时候苏杨就挺想来日本旅游旅游的,如果不是没有长假,苏杨还想回华国看看。

      这个世界科技发展的挺快的,大屏幕的智能手机上市的时候,苏杨还买了两部,一部自己用,一部送给了中也作为考上初中的礼物。

      这七年期间,在锻炼身体的同时,苏杨也会教中也一些格斗技巧,中也的战斗天赋真的很强,现在已经可以和苏杨打的五五开了。

      ——在不运用超能力的情况下。

      虽然苏杨知道中也有超能力,不过中也倒是一直没有提起这件事,苏杨也没有问。

      苏杨觉得现在的生活挺好的,不参与纷争,不进入剧情,就这样平平静静的一直到老死,也蛮幸福的。

      只不过事情永远都不೫会向你期望中的那样㷂发展。

      就在今天晚上,苏杨和中也像往常一样来公园锻炼。

      突然一阵枪声响起,苏杨当机立断就拉着中也向枪声相反的方向跑去。

      但是,整个公园已经被黑手党包围了。

      他们好像将一场交易定在公园,而且有一方决定黑吃黑,然而另一方也不好惹,整个公园已经沦为战场,不停的有人因波及而死亡。

      苏杨环顾战场,看到一处包围比较薄弱。

      苏杨指着那个方向对中也说道:“我们从这个方向突围出去。”

      “好。”中也点了点头。

      两个人灵巧的躲避了黑手党的攻击,朝那个方向冲去。

      但是不幸的是,被埋伏的那一方人打起了同样的主意,方向竟然和苏杨他们的目的地相同。

      这导致整个战场的中心转移,帎而苏杨和中也正处于战场中心……

      ﱖ 苏杨和中也疲于躲避敌人的攻击,没人注意到,他们不远处的躺着地上的尸体,临死前拉开了一个手榴弹的拉环。

      苏杨感到一阵心悸,他下意识的将中也扑威倒在地。

      …………

      BOOM!!!

      묱一声爆炸声响起。

      中也意识到发生什么的时候,却看到自己被苏杨护在身下,而苏杨头颅低垂,不知生死。

      看着苏杨的血液流到自己身上,中也直接爆发,不详的红色纹路在中也皮肤上浮现。

      “啊!!!”

      中也没有了神智,像野兽一样,只知道不停的向四周发动攻击。

      …………

      馭 苏杨刚刚只是陷入了短暂的晕厥,但是当他清醒过来后,周围已经成为废墟,而中也正在不远处,不停的朝着四周发动攻击。

      看过动漫的苏杨知道,中也这种状态无法自己停止,只能依靠太宰治的能力无效化化解除这个状态,不然就会一直攻击,知道身体承受不住死去。

      但是现在苏杨根本找不到太宰治,一想到弟弟会死去,苏杨就忍不住内心的惊慌。

      于是苏杨爬了起ݽ来,将中也抱住,漵不停的呼喊中也的名字。

      奇怪的是,中也没有攻击苏杨,但是他手里的动作却没有停止,还是不停的向周围发动攻击。

      苏杨将中也按到在地,想要阻止中也的动作,但是没有用……

      苏杨眼看中也手里要再一次凝聚起重力子能量球,下意识的抓住中也的手。

      可是中也并没有因为被握住手掌而停止,苏杨的手臂直接被那股能量搅碎。

      “啊!”疼痛让苏杨失声痛呼。

      中也的眼神一瞬间恢复了一丝神采,身上红色的纹理逐渐隐没在皮肤,两个人齐齐陷入昏迷。

      …………

      当苏杨苏醒过来后,发现自己正躺在病床上。

      他心里不禁感慨,自己的左手真是多灾多难啊,现在又一次失去了手臂。

      尝试抬了一下左臂,苏杨只感觉道钻心的疼痛。

      自己的左肩只保留了上臂的一部分,目前那部分被绷带厚厚的包裹住。

      苏杨带着呼吸机面罩,他的右手正插着针管,输着液。他的身上还贴了一堆乱七八糟的东西。

      旁边的心电图有规律的划起,又珳落下。

      带着输液管,苏杨用右手按了下医院呼叫器。

      一名年轻的女护士走了进来。

      “你醒ᩐ啦!”

      “嗯”苏杨轻声回应。

      “你可真是命大,是唯二在那场灾难中活了下来人。”

      “我身边那个孩子呢?”苏杨急切的问道。

      护士想了想,说道:“啊,你是说的另一个人吧,他没什么大碍,早出院了,不过后来我就没有再见到他了。”

      “怎么可能!”苏杨认为中也不可能让自己一人留在医院里,肯定会陪着自己的。

      “好像,我之前看到他在你病房外徘徊了一段时间,并没有进去。”

      “难道……”苏杨心里有一个可怕的猜想,中也恐怕是把我的受伤全部怪罪到他自己身上了,可能是害怕再次伤害到我,然后选择烒了离开。

      想到这里,苏杨躺不下去了。

      “我要出院,麻烦你帮我把这些都弄下去。”苏杨对护士说道。

      护士反驳道:“不行,你受伤的很重,要好好修养。”

      “我没钱。”

      “好吧,记着把费用结一下就行。”护士麻溜的把针头和贴片拔掉。

      苏杨从床上下来,身Ⱆ上的疼痛一突一突的袭击⫔着大脑。

      苏杨本来打算掏兜取出银行卡,却发现自己只穿了病服裤子,上身缠满绷带。

      “我之前的衣服呢?”苏杨向旁边一直盯着自己的护士问道。

      “哦,就放这儿了。”护士从旁边柜子里拿出那带着血迹的衣服递给苏杨。

      苏杨找出里面的钱,手机和银行卡,看了一下手机,发现屏幕有点坏,但是手机还能用。

      给中也打了电话,他没有接,发短信也没有反应……

      缴费,费用差不多将苏杨的存款掏空,苏杨离开医院,打车回家。

      回到家中,中也果然不在,此时的苏杨心里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找到中也。

      刚到家没多久,苏杨就接到公司打来的电话∦,客气了几句后,就被告知他已经被辞退,公司会额外给他半年的工资。

      苏杨很平静的接受了这个事实,公司的补贴也解决了苏杨缺钱的问题。

      至于公司是多给了还是少给了,苏杨也懒㎚的管,他现在的重点是找到中也。

      苏杨拍了一张家里的照片,准备去打印一些寻人启事,和普通的寻人启事不同,苏杨并不担心中也⩅的生命安全,只是想劝他回来。

      אּ苏杨的手机里可是存有大量的中也的照片,除此之外还有一个移动硬盘,专门用来存放照片,里面记录了七年和中也在一起的快乐时光。

      苏杨来的打印店,打印了一千份寻人启事,寻人启事上印着一个照片,下面还有一句话:

      中也,我不怪你,快回家吧,我真的很想你!

      接下来一年里,苏杨除了换药,就是不停的打听着中也的消息。

      因为没有老实歇着,苏杨身上的伤口崩裂了好几次。

      还有一次,左臂伤口裂开后被感染,苏杨高烧不退,又被送进医院,差点就死了。

      医院里的医生护士看他的目光就像看怪物一样。

      苏杨感觉自己被中也抛下后,就仿佛是自己内心的支撑被抽走。

      在这个陌生的世界,唯一熟悉的人不见了,苏杨只感觉到莫大的孤独,仿佛又回到小时候在空荡荡的房子里,自己孤独一人蒙头痛哭。

      此时的他甚至觉得死亡就是解脱,从这孤独中的解脱。

      钱半年前就花光了,因为缺少一只手,苏杨找了很多工作都没要他,房子也因为没钱交房租被收回,他差点成了流浪汉。

      不过,一家便利店的店长好心的收留了他,不光管吃管住,还给他工资,本来苏杨是拒绝要工资的,但是店长坚持要给他,所以苏杨只好尽量干更多的工作来回报店长。

      就在苏杨心里快要彻底坚持不下去时,他的手机上收到一条短信,是银行到账二十万日元,苏杨猜测是中也存的。

      他也不清楚中也居然记住了银行卡号。

      给中也打了个电话后,依旧是没人接听。

      苏杨决定看看下个月会不会依旧有人打钱,如果依旧有人往这张卡里打钱,那就说明确实是中也,而且他还找了个工作,很有可能就是原著中的港口黑手党。

      果然,在同一个日子里,苏杨又收到二十万日元。齈

      收到钱后,苏杨来的银行,将所有的钱取出,然后注销了银行账号,苏杨想要逼迫中也来找他。

      但是接连两个月,什么都没有发生,中也没来找他,苏杨也没有感觉有人跟踪他,也就是说,中也已经彻底不想再见到他了。

      不过岯,苏杨还是想亲眼见他一面。

      提前向店长辞职,苏杨告诉他自己找到弟弟了,店长表示祝福,并且告诉苏杨这里永远欢迎他。

      当时,苏杨差点哭出来……

      离开便利店,苏杨决定去港口黑手党门口附近去蹲守中也。

      结果,就呆了几个小时,苏杨就因为行为可疑,被黑手党警告了一番。

      这条路行不通,苏杨决定加入他们。

      苏杨直接走向门口,被仔细搜了一下身,表明来意,苏杨被放进那栋壮观的大楼,要不是森鸥外准备让港口黑手党合法化,苏杨也不会这么容易就进入。

      被领到一条长队后面,苏杨被告知等在他们后面。

      看着这招聘工作一样的场景,苏杨有种不真实感,这是黑手党诶,怎么和公司一样。

      苏杨等了一上午才轮到他,苏杨进入屋子后,看着面试官们盯着他的断臂,似乎想直接把他赶出去。

      苏杨连忙开口说道:“虽然我没有左臂,但是我的实力很强,五个普通人也打不过我一个。”

      面试官很实在,直接让旁边五个黑手党大汉上前试试苏늣杨的深浅。

      虽然费了一番功夫,但是苏杨还是成功将五名大汉干翻在地。

      要不是这一年,苏杨只顾着找人,疏于锻炼,他打败这群人会很轻松。

      干翻大汉后,面试官让他详细介绍了一下自己,包家庭,工作,怎么受的伤,身手为什么这么好,为什么想加入黑手党。

      苏杨将系统给的信息告诉了他,然后说自己㜋是一年前那场爆炸的幸存者,身手好是因为自己一鄬直很喜欢格斗,并且失去手臂前天天锻炼,加入黑手党是因为收养的一个孩子走失,加入黑手党能更容易找到他。

      苏杨还看着有人在记录这什么,他猜测如果自己能加入,那么这些内容肯定会被人调查,不能直接骗他们。

      问完话,苏杨又被领去打了下靶子,除了前两次偏了,后面都直接打中十环。

      以前,苏杨在海贼王世界和进击的巨人世界都练习过打枪,所以现在再捡起来也不难,只是需要熟悉一下这个世界的手枪。

      打完枪,苏杨被领进一个屋子,屋内还有几个人在等待。

      苏杨猜测,这些人差不多都是能被录取的人,只有身份没问题,而自己现在应该也正被调查。

      果不其然,没等几个小时,就有黑手党拿着一个包走进来,表示他被录取了,明天8点上班,到了会被安排任务,包里有衣服,一把手枪,宿舍钥匙。

      子弹和对讲机之类的会任务开始前分配。

      …………

      加入港口黑手党后,苏杨经历了一次次死里逃生,也成功见到了中也,但是并没有和他相认,苏杨反而躲着中也,生怕被他看到,毕竟港口黑手党可没有退出在一说。

      身为底层人员,苏杨也认识了织田作之助,两꥘个人还成为朋友,经常一起㑶出任务。

      苏杨只是奇怪为什么织田作之助总是很担心自己,问他也不说,后来只能安慰自己说可能是照顾残疾人。

      之前,织田作之助听苏杨问自己为什么老是很照顾他,织田作之助只能心里暗骂:你丫的在我异能预测的时间里死了多少次你知道吗,老是冲的那么前想干什么,要不是我你早见上帝了。

      可是织田作之助又知道,自己不能将异能力告诉别人,而且苏杨只是没有超能力的普通人,那就更不能说了。

      织田作之助只好将话憋在心里。

      两个人成为生死相交的朋友后,织田作之助经常带苏杨去吃辣咖喱,不过苏杨点的是微辣。

      苏杨也认识了织田作之助收养的孩子们,织田作之助也知道苏杨之前收养了一个弟弟,所以对苏杨挺放心的。

      苏杨的工资,出来留了一部分当饭钱,其他的都给了织田作之助。

      本来织田作之助不收,但是苏杨表示这是给孩子们用的,自己也不需要这些钱。

      后来在和织田作之助喝酒的时候,苏杨告诉织田作之助自己的左臂就是因为弟弟的失误造成的。

      自己从来都没有因为这件事而怪他,但是他原谅不了自己,然后离家出走。

      后来自己因为知道他加入港口黑手党,才选择加入港黑。

      然后,自己看见他了。

      可是,看着他的目光,自己就知道他已经将过去舍弃,现在有了新的归宿。

      而且,自己加入了港口黑手党,又不能退出,说不定哪天就死了阨,还不如不让抆他担心。

      不过,自己确实也没有了在这个世界上呆下去的欲望。

      如果能用这条命帮上你的忙,自己会很高兴。

      这话听的织田作之助非常生气,劝说䙝苏杨,他也不听,两人不欢而散。

      织田作之助从来没有感觉这么无力过,怎么好好摊上两个厌世的朋友……

      第二天,两人见面时,苏杨递给织田作之助一个信封∘,说道:

      “如果我弟弟来找你,就帮我把这个给他。”

      织田作之助说道:“自己给。”

      “拜托了。”苏杨哀求道。

      “唉。”织田作쳖之助叹了口气。

      “对了,别让你另一个朋友太宰治看见里面的内容。”

      “希望,中也永远也不会接触到这封信。”

      虽然苏杨和织田作之助成了朋友,但是并没有和太宰治有所交集,织田作之助主动提起过要让两人认识,被苏杨用身份相差太大的理由而拒绝。

      苏杨已经加入港口黑手党三年了,突然,一直没发声的系统在苏杨脑海里响起。

      【今天,织田作之助和他收养的孩子会被杀】

      虽然,这阵子苏杨已经察觉到了什么,下班后就经常去咖喱店转悠。

      听到系统的话,苏杨直接放弃任务,打车,拿出所以钱后,让司机尽可能快点到。

      到达咖喱店后,悲剧还没有发生。

      苏杨直接让餐厅老板和孩子们躲进地下室。

      苏杨不放心他们去其他地方,如果正赶路呢,敌人突然出现,那么很可能全员被杀,还不如躲在地下室安全呢。

      在孩子们躲好没多久,苏杨就注意到门外有些异样。

      躲到柜台后,苏杨又检查了下武器,手枪12发子弹,匕首别在腿上,兜里还有一颗手雷。

      想了想,自己可没法在战斗中装弹,这枪恐怕是一次性的。

      苏杨又给枪上膛,然后多装进了一颗子弹。

      很快,苏杨就看到一队武装精良,行动有序的士兵要潜入这个房子。묖

      苏杨先发起攻击,开枪打死了一名士兵,其他人迅速反应过来,向着苏杨的方向攻击。

      火力压制的苏杨根本冒不出头来。

      “靠,火力都不是一个水平的怎么打!”

      拉开一枚手雷扔向外面,同时苏杨从右侧冲出柜台,开枪打死一名士兵后,手雷爆炸了。

      虽然没有炸死人,但是炸伤了一半。

      趁他们注意力在受伤的伙伴身上,苏杨又开枪打死了两名士兵。

      看他们又要向自己开火,苏杨破窗而出。

      ᢁ 一边躲避子弹一边朝他们冲去。

      能站着的还有三人,苏杨以腹部挨了一枪为代价,成功杀死了这三人。

      将没有子弹的枪插进兜里,苏杨捡起地上的枪,给伤员们一个痛快。

      【拯救配角+50+50+50+50…뺕…共300】

      【现共有838点能量】

      苏杨将上衣撩起,拿出从敌人身上找到的药品和绷带。

      给伤口撒上药,用绷带死死缠住,并且缠了好几圈,目的是为了止住血。

      苏杨知道虽然暂时死不了⼌,但是如果不立刻去医院的话,自己也就没治了。

      苏杨倚靠在门口,静静地等待织恔田作之助回来。

      他没有打算让孩子们从地下室出来,毕竟现在也算不上安全。

      周围的居民也在听到㗫枪声后躲了个干净,他们管不着也不想管黑帮的事情。

      等了大概有一个来小时,苏杨就远远看到织田作之助正抱着一大袋东西朝这边走来。

      织田作之助看到店门口的四处都是尸体,扔下东西就朝这边跑来。

      “哟,织田作之助。”苏杨朝织田作之ढ़助招了招手。

      “孩子们呢?”织田作之助着急的问道。

      “在地下室。”

      织田作之助听到苏杨的话就跑进店里确认孩子们的安全。

      又让苏杨等了一会,织田作之助才从里面出来。

      “谢谢……你受伤了!!”这时织田作之助才注意到苏杨的不对劲,之前ῑ他的心神全在孩子们身上。

      “没事,也就是快死了。你看看这个,在他们身上找到的。”苏杨拿出一张地图,上面还有一处被画了个红叉。

      织田作之助抓住苏杨的衣领,冲着他说道。

      “现在去医院!”

      “晚了,现在去医院也治不好了,内脏破裂,去医院的话也只是多经历一些痛苦。”苏杨平静的说道。

      “为什么……”织田作之助有些痛苦。

      “别问啥为什么了,你到底去不去,不去我就自己去了,等你这么䧫长时间,我都快没力气了。”苏杨说道。

      “我先打个电话,将孩子们拜托给太宰。”

      没让苏杨等太久,织田作之助就从电话里交代好了。

      “太宰正在赶来的路上,我们先走吧。”

      䓪“好”苏杨有些无力的站起身。

      “需要我帮你吗?”

      “我还能动,你要是能打个车就更好了。”

      天空变得阴沉……

      最后,两人还是还是在路上打了个车。

      下车,穿越一片树林,到底一栋洋房外,织田作之助一枪打死了藏在屋顶上警戒者。

      苏杨靠着树说道:“你先解决完小喽啰,我再进去,压轴的总是最后一个到。”

      苏杨跟着织田作之助目的就是想见证最后的结局,孩子们没死,蠋织田作之助应该也不会选择死亡。

      不过,自己也怕有个万一,如果能帮上点忙就可以了。

      苏杨看着织田作之助非常流畅精准的突入洋房,心里感叹,这个异能力挺厉害的,织田作之助쳫也很强……

      苏杨将自己枪里重新放入子弹,上好膛。

      等了一会,一批黑手党就来的这里,是苏杨的同僚们。

      表示了自己身份后,苏杨跟在黑手党的后面,也走了进去。

      来到决战之地的门前,苏杨没跟同僚们一起冲进去,而是靠着墙边,欣赏着两个异能力奏响的生命的乐章。

      苏杨在脑海里问道:‘系统能在他们看见的未来里屏蔽一下我的攻击吗?’

      【完全屏蔽需要300点,但是介于你就算救下织田作之助,也就1138点能量,正好够穿越,推荐你选择使用100点,只屏蔽子弹,虽然子弹被屏蔽了,但是你用枪指着他的话,就算没进入异能力状态,他也会杀了你的,幸运的话你能和他来个同归于尽】

      ‘就100点的那个吧。’

      【-100点,现共有738点能量】

      一直等到双方的枪对准对方,双方的眼里只有对方时。

      砰砰

      两声枪响

      苏杨和纪德同时倒地。

      【拯救重要配角+300,现共有1038点能量】

      Mimic的首领安德烈·纪德的眉心被击中,他的脸上还带着被打扰的怒火的表情。

      苏杨被射中心脏,织田作之助连忙跑过去。

      苏杨的眼神空洞,似乎将织田作之助认成了别人,右手向着织田作之助的方向伸去,嘴里说道:

      “别走,我好孤独……”

      织田作之助还没抓住,苏杨的手已经垂落……

      两年后,中也的一个同学加入港口黑手党,并和中也喝了顿酒。

      这件事情被森鸥外得知后,他觉得事情似乎有些超出掌控,自己对中也小的时候的情况竟꠸然一概不知。

      接着森鸥外动用首领的力量,彻底调查了中原中也。

      看着摆在桌面上的情报,森鸥外心里有些庆幸。

      “把太宰治和中原中也叫来。”

      森鸥外知道,虽然事情有点不利于他,但是如果现在不告诉中也,万一未来中也知道了真相,肯定会埋下一根很深的刺。

      反而,现在告诉他的话,一切还能在掌控中。

      中原中也和太宰治来到首领办公室。

      “哎呀,森先生喊我来干什么~”太宰治随意的说道。

      “Boss,您喊我是有什么任务吗?”中也的态度ូ就正式多了。

      “之前听说你有个同学加入了我们,挺好奇的,就查了查,结果发现了这个。”森鸥外示意了一下桌子上的情报。

      “分明是森先生的掌控欲做鬼。”太宰治吐槽道。

      中也虽然整逽个人都被吓住了,但是还是克制住了自己。

      “中也,你做好心里准备。”森鸥外说完,就将情报递给了中也。

      随着一页页翻动情报,中也的脸色越发难看,直到看完最后一页,中也的异能力直接外泄。

      太宰治拍到中也的肩上。

      “这写了什么吗?我也要看看。”太宰治说着骾,就伸手去扯那份文件。

      结果,没扯动,只见中也的手死死攥着那份文件。

      太宰只瞥见一个名字:苏杨。

      从大脑里回想,太宰治想起来了,那不是死在Mimic事件里的织田作的朋友吗。

      想到织田作,太宰治搂住中也的脖子说道:“苏杨安葬的时候,我就在旁边,走要去他坟墓前看看吗。”

      说着,太宰治就拉着杦中也往外面走去。

      “首领,我们先出去了。”太宰治回头对森鸥外说了句。

      森鸥外岂不知道,太宰治在想什么,无非是怕自己和中也伤害到他那个叛逃的朋友。

      太宰治和中也离开首领办公室,太宰松了一口气,回头看着中也整个人都陷入悲哀之中。

      太宰治不禁想到,如果在那个事件,织田作之助死了,自己恐怕也会和蛞蝓一样悲伤吧。

      太宰治带着中也来到苏杨墓碑前。

      中也看着墓碑上刻着的苏杨两个㍗字,感觉那些和他的美好回忆仿佛在昨天,明明自己离开是不想再伤害他,可是为什么会是这样一个结局,明明是那么好了一个人……

      “喂,太宰,你知道织田作之助在哪是吗,带我去找他,不然我就一个人去武装侦探社匰了。”

      “蛞蝓,你想做什么?”

      “我只想和他聊聊关于哥…苏杨的事。”

      太宰治看中也情绪不稳的样子,很害怕他一个人闯入武装侦探社大⫕闹一番,没办法,只能和中也一起了。

      太宰治因为织田作的关系,私下里和武装侦探社已经混的很熟了,有自己在,应该不会爆发什么冲突吧……应该……

      怛 武装侦探社的门被敲响,国木田独步打开门一看,顿时吓一大跳。

      变出手枪,国木田独步说道:“黑手党的人来这里干什么!”

      整个武装侦探社安静了下来。

      “我找织田作之助。”中也直接说道。

      “来清理叛逃吗?我们可不是那么容易对付的。”国木田独步握紧手枪说道。

      “别说了,织田作之助你和他出去吧,没事的。”带着眼镜江户川乱步严肃的说道。

      等织田作之助出ﭑ去后,江户川乱步见大家好奇的看着自己,似乎想要一个解释。

      “放心把,织田作ﰶ之助没事,他们只是会聊天,一会就能回来。”

      “今天的中原中也不能招惹,知道自己㰪亲人去世的消息的他,说不定会干出什么。”

      “而且,干掉我们,对他而言⬂确实很容易。”

      “亲人?”一位知道中原中也的成员问道。

      “应该是收养者。”江户川乱步说道。

      外面,中原中也对织田作之助说道:

      “我哥哥,苏杨,死前有说什么吗?”

      织田作之助回忆起苏杨死时的场景,觉得还是不要告诉中也苏杨最后的话是什么了,在对他太残酷了。

      “没说什么,不过他一直有厌世情结,以前,我们喝酒的时候,他给他提了一㙿点他的弟弟。”

      “然后第二天,他就给我一封信,告诉我,如果你来找我的话,就把这封信给你,当然他没有告诉我你就是他弟弟,真让人吃惊。”

      “信呢。”中也急迫的问道。

      “我。去拿。”织田作之助回屋。

      将放在抽屉最深处的一封信取出,然后又出去了。

      中也拿着信,临打开却又犹豫ዮ起来。

      “对了,苏杨说过,不想让太宰看到。”织田作之助提了一뮋句。

      太宰治幽怨的看了眼织田作。

      中也拿着信,回到车内,开着车就往回飞速的飙车,把太宰治一个人扔下了。

      中也回到家中,打开信。

      你好,我亲爱的弟弟,看到这封信时,我应该已经死了。

      其实,我也不知道要说些什么,剖析自己的内心,我发现我对你是有怨恨的,不是因为左手的事情,而是因为你将我抛下。

      怎么说呢,那段时间感觉像是被整个世界抛弃一样。

      但是我不后悔将你捡到,也不后悔失去了手臂。

      其实,我觉得自己挺茫然的,不知道未来通向何方。

      不说我了,我之前偷偷见过你几次,我感觉港口黑手党就是你新的归宿,看见你过得快乐我放下心来。

      不过,跟着这个森老板你可一点小心了,能摸鱼就摸鱼,太宰治就做的很好。

      我知道你的性格就是太实诚了,容易被不良老板压榨,还是要多关心自己,我不在了,你要学会自己心疼自己。

      其实我之前工作的时候,也经常偷偷玩电脑。

      如果你想我的话,可以像织田作之助那样写写书试试看。

      —————你的坏哥哥:苏杨

      中也眼里的泪水不同的流出……

      后来,森鸥外发现,港口黑手党的劳动模范工作居然没以前那么积极了,隐隐感觉他似乎正像太宰治学习。

      森鸥外心里给太宰治又记上一笔。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