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夜睡不着网站

      “入秋了。”樾倚在床头看着窗外淅沥淅沥的小雨落在院譿子里的桂花树上头也不回地说道。

      窝 “恩。”端着药进来的丫鬟闻言探头看了一眼窗外点头道。

      樾接过쒩丫鬟递来的药一口气喝完,又端起旁边的茶水漱了口,然后看着在旁边ꂋ打算收拾东西出去的丫렶鬟问道:“我娘她还是不愿意来看我吗?”。

      丫鬟没有出声,只是看着樾点了点头。

      “我不在的时候有发生什么事吗?”樾这次出눎去了好几个月,只收到过叶尚瑶一封家书,只有寥寥数嚺字,除了让⦛他回来之外并无赘言。

      丫鬟低着头想揖了一下,再次摇了摇头。

      这时,一只浣熊站在门口,一抖一抖地蹦跶着畷进来,一双大眼睛像车轱辘一样转悠着,两只前爪不停地搓着。

      “表哥。”听到门外传来的清脆声音,樾才挥了挥手招呼丫鬟出去了。

      “表哥。”话音刚落,靱就见一个水灵的十七八岁的煛姑娘ᯧ出窑现在了门₷前,她将浣熊一把捞起,宠溺地摸了一下它的头,然蔤后走到床前弯着身子认真地瞧了瞧樾,然后又站直了身子。

      这时,姑娘手䯻中的浣熊跳到了床上,樾伸手蟆轻轻地顺着浣熊的毛。 润

      “你怎么来了?是不是又背着姨父偷跑出来的?”樾笑着摇了摇头抬头看着来者问道。

      “这次可不是哟ॸ,爹娘听说你中了巫术,特地让我来看看。”说着她眨着大眼睛又凑近了樾,樾有些不适地推开了她。

      “没什么大碍了,还好匣在我回来前就找到了巫医配好了药,我回舆来后就立即治疗,再休息几天就可以下床了。”

      ࠝ “那可不是匣找到的……”鯱悠然别了别嘴小声地说道,说完后又立即捂住了自己⊫的嘴,然后无辜地盯着地面说帣:“我可什么都没有说,表哥你也什么都没有听到啊。”

      峻  樾似乎没太听清悠然说了一句什么,原本没注흒意,可是윶听悠然这样说,他仔细地回忆了一接下,似乎又反应了过来刚刚那句话。 郧

      “表哥,你下次出去的时候能不能也带上我啊。”悠然若无其事地搬了张椅子到床前双手撑头撅着嘴问道,满脸的期待。

      돐 樾认真地看着眼前的这个人,有一段时间没见,似乎成熟了一些,但是又似乎还是以前那个只知道跟在自己身后的小孩。

      那时候每次回家她都会挨罚,原因是不好好地待在闺中完成爹娘安排的课业。可是她每次都不长记性,被骂被揍之后下次还会跟着樾跑出去,每次都伸着小手一边因为打手心疼得大哭,⚽却还一边大问:“表哥就大我几岁,为什么Ⅼ他可以我就不可以?”

      “真的是不长记性啊。”樾笑着摇了摇头Ꮛ。

      “我长大了,他们可不会再打我手心了。”悠然说得一脸认真ꀫ。

      “是啊,只会让你抄若兰经(为闺中女子秡学习举手投足的一本广郂为流传的典籍)、习女红涁。”樾才说完这话后就后悔了,只见悠然低头不说话,默默地绞着自己的手指。

      “不说这个了,小瑜솪最近有来信吗?”

      小瑜是樾年仅十岁的亲妹妹,因打小就表现出超乎常人的武功天赋,才三岁就被送到了千里⑊之衲外ᅭ的天门山。樾从来耄没有去过天门山,但它在江湖上可是一个讳莫如深侤的存在。

      天门山是南阳大陆上一个独立的䒒存在,不隶属♜于任何一个国家,因此也接收南阳大陆任何国家的弟子。没有人찳知道天门山已经存在了多少年,大家知道的是,天门山从来不过问江湖和国家间的事,也没有谁敢过问天门山的事。

      天门山的鯢现任门主叫做风飞逸,传言说是一个爱喝酒的老头子,可是究竟长什么样也没有谁见过。

      樾已经有҈七年多没有见过小瑜了,鑟当初母上将她送走时他才十五岁。小瑜离开的前夕,樾听见똏母上和姨母的对话:

      “姐,小瑜这么小你就忍心送她到千里鰎之外的地方?这么小的孩子,要是饿着冻着都没有个亲人在身边。”

      쌨“我也没有办法,你姐夫㄃去世鲞得早,都没能见上小剿瑜一眼。眼軍见着云尚门日渐凋敝,好在小瑜骨骼惊奇,ॵ是棵好苗子㸘,振兴云尚门就㞜靠她了,我不能就让她在这儿虚耗年岁,白白덞浪费了天赐的东༽西啊。”

      “小瑜虽然骨骼惊奇,但毕竟是个女孩,你栶呀,应该多花花心思在樾的身上。”樾听见姨母叹了口气说道。

      “樾呢,骨子也不错,比常人要强一些,可是小瑜那可是万中挑一啊,待我送完小瑜回来,也会好好指导樾的,毕竟也是我的儿子。”

      樾听见她们的对话心里有些难受,这时候,小瑜拉了拉樾的袖子。

      “怎么了?”樾轻轻地蹲下食指蜷成弓形刮了刮小瑜的鼻子,看着小瑜的大眼睛,樾的鼻子有点儿꒺发酸。銏才三岁就要离家那么远,不知醙道多少年后才能回来。

      꾳 “哥哥,母亲뿌大人让我收拾我的东西,阿阮已₈经帮我收拾好了。可是,我想哥哥了怎么办啊?”小혵瑜眨了眨眼睛,眼泪就流出来了,止桅都止不住。

      “我想把哥哥也带上ꆳ。”

      樾将小墇瑜ؕ拥入怀中,抱着她走到了院子里,将她放在了騣石凳上。

      “小瑜,我们云稪尚门世代驭灵,哥哥把抓到的第一只灵物给你好不好,你想㧽我的时候訜就把他放出来,他陪了我好几年,以后将让他陪着你。”说着,樾将手中中指般粗细长短的竹筒的塞子췣拔开,쵟一缕青烟从里边冒出来,ⓥ这时候一个小男孩站在了小瑜的面前。

      “吓。”披头散发的小男孩猛地出现,吓了小瑜一大跳,她탻连忙抱紧了樾。

      “小瑜쀌别怕,这是蜉蝣,ꙭ别看他看上去比小瑜大不了多少,可蝟是他已经上万岁了。”樾一边拍着小瑜的后背安抚一边轻声地说道。

      “是吗?栴”小瑜轻轻地别过头用眼角偷偷地瞄那个头发凌乱,似乎볌还散发着一股恶臭味的男孩,他似乎也正看着小瑜,可是他凌乱的头发遮住了他整张脸,小瑜也无法判断他到底看向哪里。 ﻳ

      “是啊。而且剺因为他活了上万年,所以他知道ᬑ很多很多的事,以后小瑜遇见不懂Ը或亏者不明白的都可以问问蜉蝣,说不定他知道呢。”樾用手轻轻箎地摸着小瑜的头,面带微笑地看着小瑜。

      빌 “恩。”小瑜扬起头眯缝着眼睛点了点头。

      那是樾能够想起的关于小偵瑜的最后的艋画面。

      통 “没有。”悠然看着樾摇了摇头,她看见了樾ᡉ未能完全掩饰的失望,只能安慰说:“兴许是她现在比较忙,毕竟是在闻名于南阳大陆的天门山嘛,想必每天练武都很辛苦。”

      “恩。”樾心不在焉地点了点头。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