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火舞轮奸聚会

      陆一白躲过一把刀,顺势扣住这人的脉门,然后连人带刀将这人推开。陆一白这一推一半是借他向前的冲势,一半用足了全身的쇀力气,立刻压둸倒一大꿜片人。

      这是一个冲出重围的ꐯ绝佳机会,陆一白必须要拼命一搏。这一次连陆一白都低估了自己ℓ的能力,这一跃竟然飞出来一丈多远,直接飞到了刘化凤的身边。

      刘化凤的身边有ᖓ两个贴身獍侍卫,见到陆一白冲出重围也是大出意外,急忙抽刀。陆一白的眼里只有刘化凤,只要能擒住刘化凤,其他的都不重要。

      鰻 侍卫的刀已经出鞘,陆一白的手也扼住了刘化凤的咽喉。刀从陆一白的腋下穿过,陆一白却连瞧都没瞧一眼,血像断了线的〹珠子,从陆一白⮇的衣袖上滚落在地上。

      侍卫吓傻了眼,这么不要命的人,他还第鑠一次看到。“都别动。”侍卫的嗓音都沙哑了,像浸了鲜血。“只要你将少主放了,什么都好说。”

      因为,侍卫的职责就是保护刘化凤,只要刘化凤安全了,其它的都不重要。

      刘化凤却出奇的平静,说道:“就算你杀了我,你也活不了。”

      킔 “你的命比我的命值钱,有你在,他们就不敢杀我。”

      “那就要看你能撑多久了?”ᇴ刘化凤斜睨了一둽眼还௺在盖往地上滴的血。

      这时候,何不理挣扎着从地上爬了起来,推开架在脖子上面的刀,说道:“你杀了他,谁给咱们付银子?”

      刘化凤道:“除非你不是为了银子,我不相信天底下还有谁比我出的价码更高。”

      不是银子,那就是女人,每个人都能想象得到。

      陆一白却不是ꨧ,既不是银子,也不是女人,诤而是欺骗。꿟

      有时坼候死并不可怕,可怕的是欺骗。

      陆一白的手轻轻҂地松开了,这反而倒让刘化凤吃了一菣惊,说道:“你不是要杀我뵘么?⡁”

      刘化凤身边的侍卫见状,又要挥刀砍出,被刘化凤止住쟞。

      陆一白坚定地说道:“我不是什么大理寺的人,我只是我。我刚才֑说过了,有人先我之前在蔡御史的书房捷足先登了,这件东西是我从她的手里抢回来的。请大人再给我一次机会,我一定把大人想要的东西拿㜵回来。”

      “那件东西已经落在了大理寺的手中,拿不拿回来已蠮经不重要了,机会只有一次,你错过了,就是错过了卟,在我这里永远没有第二次。겴”刘化凤说得쁷也很坚决。

      陆一白虽然放开了刘褗化凤,可ꑒ刘化凤还在陆一白的三尺范围之内。三尺的距离,陆一白随时都能将刘化凤擒在手中,但是,刘化凤没有躲,也没有服输。 놞

      銩刘化凤能得刘瑾器重,他绝不是一个贪生怕死的懦夫,他在赌,赌陆一白不会杀他。

      ᗀ⶜这会儿,最难受的就属刘化凤的퟿两个贴身侍卫了,既想上前去救人,穽又不敢违抗少主的命令,更是担心少主的安危,所以,冷汗直流。

      有刀皒有剑的决斗很容易,无声的博弈却很难,此刻,陆一白和刘化凤就在无声地博弈。

      “我倒是有一桩生츁意,保管刘大人只赚不赔。”何不理处世圆滑,知道这样僵持下去,不论他们二人谁赢谁输,自己绝没有好果子吃,故而打破僵局。

      “哦?说来听听?”

      “首先腺,我们不是大人的敌人,陆一ਏ白也绝不会吃里扒外,我们是规规矩矩的生意人。其次,这种场面绝不是你我想要看到的,而是大人的对手想要看到的噁。他们用一封假ꐢ书信,又杀了蔡御史夫妇,不就是想要促成这一幕么?我看不如将功补错,就让他再跑一遭。我用我这颗脑袋,还有醉梦居的金银作保。”

      何不理是一个地地道道的生意人,如果他说用脑袋作保,那么就不可信빨;如果他说用金ﴈ银作保,那就别当另늟算了。

      有一鄛种生意人,赔命也绝不会赔钱。Ǹ

      刘化凤道:“这个主意倒⎃还不错。”

      何不理见刘化凤开口,就知道有戏,赶忙接道:“我就知道大人是个开明的人,一定不会做蚀本的生意。”

      “天黑之前,将裏大理寺卿的人头拿来,咱们꽉既往不咎,ན酬金加倍。”

      ☻ 眼下ჺ辰时已过,到天黑至多싍还有五个时辰,用五个时辰的时间去⢿杀大理寺卿,这样的生意简直犎要蚀掉老本了。

      ꁛ何不理赶紧道:“大理寺虽然比不上东厂,却也是卧虎藏龙之地,一天的时间太紧迫了,况⸞且陆一ﴔ白还受了伤……”

      “机ষ会只有一次。”刘化凤坚定异Წ常。

      何不理怔了,没想到争取来的却是这种要命的生礇意。

      “我去。퓛”说话的是陆一白。“你教过我,生意人最怕失去信誉⎡,ݷ我做错的事情,就要去补偿。”

      硲 刘化凤拍手叫了一声煡“好”,何不理见没有了讨价还价的余地,便撒了撒额头上的汗珠,嘴里面嘟囔道:ᤜ“但愿这一次不会陪得倾家荡产。”

      岚姑娘又进了大理寺的东偏门,这一次没有翻墙。

      东偏门里面有一个独院,院门口有一丛南天竹的⹘影墙,院子中间还是那颗茂密的鉺海棠树。不过,这一次海棠树的叶子騴黄了。

      “是你ڇ放的뭬火?”

      “你不该ሮ到这里来的。”

      “我又不是没来过,辺怎么,白天就不能来了么?”

      ﬢ “东西拿到了么?”

      “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你为⮘什么要放火?你知不知道我还在里面,你是不是要连我一起烧死?你是不是……”岚姑娘的话还没有说完,咽喉就被沈剉渐扼住。

      “我再问你一遍,东西你拿到手没有?”沈渐的话刚毅果决,如斩钉截铁。

      窭덕岚姑娘委屈的眼神里面突臑然多了一丝丝的怨恨,뚽她知道,若是在平时,沈渐就算阻止她说话,也绝不会用手抓住她的咽喉。

      “东西被他묅抢走了。”岚姑娘悠悠地说道。

      沈渐听到这句ᜊ话却很生气,不由地使劲一推,竟然用육了三分内力,岚霍姑娘被敯这一掌震飞了五六步远,重뫒重地撞在墙上,然后又跌落下来,身后摆放花盆的裏几架被撞得粉碎,花盆泥土散落一地。

      沈渐也觉得自己出手重⾢了,赶紧上前两步,想要将岚姑娘扶起来,可才一伸手,恰好门外闯两名侍卫。侍卫听到了屋内的响动,跑进来叫了一声:“大人。”

      沈渐自顾身份,赶忙立身站起来,摆了摆手,说道:“没你ᕦ们的事情,都出去吧。”然后又瞧了一眼地上的岚姑娘,恨恨地说道:“匦你的手段我最清楚不苃过了,到了你手里的东西,又怎么会被别人抢走?我特意叮嘱你扈的,那件东西非常非常重要。你……我看你是对他日久生情了吧?”

      这句话,比刚才的那一掌还要痛。

      因为,皮肉之痛䷿永逑远也比不上心痛。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