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sni618在线

      第二天,雾气已散。

      天气晴好。

      一大早的,典韦起床穿衣,走出土地庙,下意识瞥了眼小河方向。

      昨夜他看到的一幕幕㮜,历历ⴟ在目。

      典韦心中惴惴,匆匆洗漱之后,投出骰子。 䨁

      当!

      当!

      黄金骰子停了下来,是一点!

      一号外挂:捡到一分钱。 롰

      “看来今天财运不错。”典ᙃ韦轻轻一叹,发财깸外挂自然是极其牛逼的。

      不过,苍桐镇已经被他搜刮过了一遍,此时开启一号外挂,却是失去了用탷武之地,就好像全身氪金屠龙装备,却没有龙可屠一样。

      收起黄金骰子。

      典韦深吸口气,收敛情绪,骑உ着毛驴快速赶往苍桐镇,他想要尽快将所见所闻告知郑老头。

      冂 可띣是,等他到了郑府大门外。

      典韦忽然想到,如果他栬将昨夜的见闻告诉郑老头,且不说췡郑老头信不信,万一郑老头想要去事发地看一看ﯤ,势必发现二道村已经毁了,发现他是孤身一人,到时候他该怎么解释。

      他蓙身上的钱财是哪来的,光是这一点,恐怕就说不清楚。

      思及此处,典韦骤然冷静╟下来,缓步走进院子东䌀角,自顾自热身。

      日上三竿쁲时分,郑老头打着哈欠现身了。

      ꐦ 典韦抹掉脸上的热汗,走到郑老头面前,二话不说,直接递出五两银子。

      郑ෲ老头一瞧见银子,双眼顿时发光,脸上的慵懒一扫而空,嘿然笑道:“不错,不错,看来你家里人挺支持你的。”

      实话说,他有点意外。

      像典韦这样穿着穷寒酸的孩子,一看就是穷人家的孩子,每个月要缴五两学费,以及吃异兽肉,绝对有很大压力。

      穷文富武,没有充足的钱财支撑,穷人根本没有资格练䀃武。

      现实就是这么残酷。

      淦 콲 在这个世界,只有习武才能改变命运。

      但习武,要花钱,投入很大很大。

      䲤 穷人,哪来那么둗多钱?

      除非,你有异于常人的天赋,是那种一眼就能看得出来,万里挑一的习武奇才。

      这样的你,再幸䄛运一点,遇到了伯乐的话,绝㺍对免费学䭶艺。

      即便像郑老头这样㇚贪财的,也会收为弟子,全셩力栽培。

      问题是:

      穷人里有几갛个天才?⎗

      谁来发现这些天才?

      至于典韦是不是天才頵,郑老头摸不准,没人能摸঴得准。

      毕竟大家都是一双肉眼看世界。

      噛 再者,典韦还是少年,哪怕天赋很͎高,潜力꠾深厚,那也不是随随便便一眼就能ೃ瞧得出来的。

      蛏 郑老头一视同仁,亲兄弟明瀖算账,无论谁学艺,该收的钱一分不能少。

      “请郑老传授我招式。”典韦郑重一礼,目露期待之色。

      琇 “好,跟我来。鐛”郑老头兴致不错,转身走进堂屋,典韦跟着进去。

      侍女关上了门,不让其他人观看。

      堂屋很宽敞,空间很开阔,中央摆放一尊青铜鼎。

      郑老头扶手站定了,表情已经严肃起来,缓慢道:“典韦,大家都说练武,䗌练武,可我们这些武夫,到底练的是什么?”

      这是在问武功的本质是什么。

      典韦也ۅ很好奇,连骉道:“请郑老赐教。”

      뮋 䒅 郑老头不答反问,“我问你,如何才能打死一个人?”

      典韦眨긯眨볲眼,“用,拳头?”

      “笨!”郑老头摇摇头,“如何才能打死一뼐个人,当然是使劲打了。”

      这老家伙……

      典韦无语至极。

      郑老头嘴柄角一뢕牵,露出玩味的笑容,说道:“我可不是在逗你玩,武功的鬗本质就在这句话中,答案便是‘使劲’二字。”侟

      膧 典韦若有繠所思:“郑老的意思是,练武其实就是练劲?”

      “正是此意。”郑老头点点头,“所以,只要횣你搞清楚了什么是䩿劲,劲彭从何来,如何练劲,n便真正踏入武道的门槛了。”

      럣有点意思,典韦不由得竖起耳朵倾听。

      郑老头缓缓道:

      “劲是人体内在力量,看ᓊ不见摸不着,但当你握紧拳头的굶时候,你又能感觉得到它的存在。

      劲来源于我们的身体,血液里有劲,肌肉里有劲,骨头里有劲,脏腑之度间也有劲。綿

       既然劲就在我们的身体里,那么,只要我们能够闲强化劲,驾驭劲,便可掌握强横力量,不是吗?”

      典韦心头迅速明了。

      郑老头刚刚解释了什么是劲,劲从何来,总结他的话就是죕……

      全特么是废话。

      “郑老,那埽如何才能强化劲呢?”典韦干脆直接问了。

      郑老头摆摆餢手,悠然道:“你别急呀,我再问你一个问题,你觉得人的劲力,极限是多少厨?也就是,我们最多能使出多大的劲?”

      典韦想了想,“普通人也就是搬檏起一袋米的力气吧。”

      “퓕差不多,一个强壮的普通人,也就是那么点劲力而已。”

      郑老头说着,走到了青铜碛鼎旁边,伸出右手,收起三根手指,用食指和中指顶住了底部。

      典韦不知他要干什么,伸头看了看鼎底。

      哪想到,青铜鼎忽然离开地面,一点点升高。

      典韦顿时变色,心神震撼。

      只见郑老头用两根手指举起了青턍铜鼎,这座青铜鼎至少千斤重吧。

      ᗄ 郑老头将青铜鎑鼎举过了头顶,表ꂘ情轻松依然。

      此刻的他,身上涌出一层光芒,泛着淡淡的霞彩,像是一种黏糊糊的液䤰体覆盖全身上下,如同溪水一谋般潺潺流动着。

      “你,看到了劲了吗?”郑老头就这样站着,气定神闲问典韦。

      典韦屏住呼吸,큿点头道:“看到了,像是鼻涕一样的黏液ꢋ。”

      郑老头瞬间破功,没好气道:“什么鼻涕,这叫諼‘血劲’,乃是血液中劲力得到强化之后,达到໾肉眼可见的高超境界,懂吗?껜”

      典韦似懂非懂,点头道:“弟子受教。”

      얄郑老头放下青铜鼎,他本想显摆一下巨力,震慑一下没见过世面的弟子,每一次用这招都能把那些弟子一个个驯服,让他们露出震撼而膜拜的表諡情,敬他如神。

      典韦这臭小子,好像缺根筋。

      麈罢了,郑老㮱头顿时感觉索然⁠无味,开口道:“我修炼的武功᷂名为《搬山功》,师承‘搬山门’,从低到高分为‘异血’,‘易筋’,‘锻骨’等数个境界。

      练武第一步,便是‘异化血液委’。 㹬 狡 ͜顾名思义,就是让自己体内的血液变异,从而强化劲力。”

      终鶄于讲到了重点。

      墰典韦随即蕰打起精神,默记于心。

      “修炼《搬山功》第一层쇿,辅以独门秘药,加上异兽肉的滋补,便有希望‘异化血液’。䎡”

      郑老头纇摆开架势,“《搬山功》第一层有三个招式,你且看仔细了,第一式‘单臂擎天’……”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