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美文名著>

      回想起这几天吃的小米粥,还有那没味道的煮肉,李承乾说着说౧着口水都流下씚来了。

      韭菜盒子,很普通的一种吃食,但狼是,论滋味,它绝对能和大鱼大肉媲美꤃。

      看李承乾垂涎欲滴的样子,李渊居然也有点心动起来。

      没准,真的能吃? 헐

      回头看了一眼案子上的奏章,盘算禞盘算时间,李渊发现自己居然有一下午的时间可以挥霍኶。

      看歌舞,陪妃子也就是那样,还不如陪着小孙子胡闹一番。

      下定了决心,李渊就说:“既如此,朕就跟你去礼部弄一些藯。不过㯈,咱们事先说好,这东西必须让宦官试吃,要是有问题,朕才不允许你动口呢!”

      蘰 李承乾拍着胸脯道:“没问题!” ଶ

      就这样,李渊成功的被李承珼乾拐带槸出了太极宫。놘

      襬祖孙俩乘坐着力士扛着的肩辇,连长孙宝庆都没带,就让于泰和几个殿前侍卫相随鬅。

      皇宫里还是李承乾第一次来,以前的记忆,因为比较年幼的原因,并不如何清晰。

      这次实地来看,完全没有记住路线,就感受到了皇宫的错综复杂。

      废了一段时间,才终于抵达礼部。

      按理说平日里,礼部算是三省六됇部里面比较清闲的部门了,但是因为礼部尚书严肃的原因,这里的官员哪怕平日也不散漫,而是칊三三两两的在一駲起讨论问题,尤其以讨论古礼的比较多。

      钻故纸堆,是读书人袅历来的臭毛病。礼数这种东西,就是个形式上的东西,心意到了就好。可是这群뒊家伙,愣是要考经据典,恨不得把商周的礼仪也给重现出来。

      幹一랓想到未来当太子的时候,皇帝是最强工具人一号,自己会是鎊最强工具괿人二号,李承᚜乾就顿感㷌绝望。ꑄ

      打死劳资也不要当太子,当一个闲散王爷多好?不用操心国事,不用ᐔ担心谁会造反,一门心思的混吃等死就好。这个世界上,只要不闲着没事儿造反,当个闲散王爷,就是最好的工作。

      ꥕ 㾤 肩辇停下,那些正在讨论问题的礼部官员立刻放下书,跑过来给皇帝行礼。

      至于一边小小的李承乾,自动就被他们忽略了。

      眼见这些官员弯腰拱手,没一个下跪的,李承乾就知道自己理解出错了。쒩唐朝,或者说早期唐朝,似乎用㼲不着没事儿就下跪,哪怕面对的是皇帝也是一样。

      李渊挥了挥手道:“免礼了퇢,朕这次来是要收割一点韭菜,你ὶ们〷应銾该有种䏚植吧。”

      长胡子,㝳神态格外严肃的礼部尚书道:“回禀陛下,韭菜确实种植了一些,不知陛下收割韭菜作何用途?最近一段时间,짮似乎并不用祭天吧。”

      李頥渊摇了摇头:“朕要㞎韭轣菜是承乾要用,不用多说了,韭菜在哪?带朕看看。”

      直到这时众官员才注意到李承乾,虽然不知道李承乾要韭菜干嘛,但是皇帝有令,他们只有遵从的份儿。

      뭜 ☦ 就这样,李承ỉ乾终于见到了韭菜。

      在礼部的中庭,有一块土地,上面种植着一些在祭앬天之类的礼仪上能用到的作物。其中,就有两条垄的韭菜。

      咨只빾是,现在这些韭菜还只有一半收̻割过,新出的长得很壮实,另外一些则有些小,怎么看怎么没精神。

      靍 就这点韭菜,似乎,只能吃一顿啊!

      看ℹ李承乾失望的样子,李渊疑惑道:“怎么了?不够吗?”

      李承乾点点头:“确实有点少,对勣了,那个谁来着?”

      李承乾回过头,找到礼部尚书的身影,学着他们的样子拱拱手说:“尚书,不知礼部还有韭菜的种子吗?㦝本王能否讨要一些?”

      ꑖ礼部尚书回了一礼说:“种子的话,确实还有一些。中山王既然要,礼部⸪可以给。只是,不知道中山뚡王要这东西何用?”

      鴉如果回答说是吃的话,恐怕又得费一些口舌,所以李承乾不耐烦道:“这您就别问了,本王自有用处。”

      囅说完,李承乾就拍了拍于泰,指指韭菜。

       于泰立刻反应过来,抢过一个官员手里的刀子,就到地里割韭菜。

      ᙹ“Ī贴着根割,小心点,力气太大会把韭菜根ݍ拽出来的。都割掉࡜,쟭反正韭菜长得快,没过多久就又全长出来了。”

      随着李承乾的指挥,一众礼部官员眼睁睁的䂀看着韭菜被一扫而空。牃就剩下了两条⭛垄的根。

      太残忍了!

       墷 见李承乾得㎚到了韭菜,礼部尚书也给了他一小袋韭菜籽,ఙ李䇮渊便一挥手,섺把扛肩辇的壮士们叫过᧑来㝞,拉着李承乾的小手上去。

      直奔....御膳房。

      对李渊来说,虽然有一整惇个下午的时间可以挥霍,但是难得奏章少一些,他还是比较希望在前半夜就结束。

      缱 虽然是皇帝,但是他已经很久没有好好的那啥过了。

      䔫皇帝莅᠕临御膳房,可把御膳房的大厨们吓了个半死。领头的厨子ꊏ,赶紧从厨房中钻出来,跪倒在地。

      面朩对皇帝不下跪,这也是鱣要看人的。像他们这种虽然在皇宫任职,但是出身贫寒的人来说,可没有那么好的待遇。虽说不跪也没人能趐说꒙什么,但是下跪的话,至少说明自己是恭顺的。

      李渊看了一眼烟火缭绕的厨房,㞊厌烦的皱起了眉头。

      君㳞子远庖厨,他这烚个皇帝就算是胡闹,也不会进去,否则,第二天就有一堆弹劾的奏章出现。

      “承乾啊ﳤ,你就进去弄这些东西,朕ڤ在外面等着就好。”

      “行。”

      李承乾并没有注意到李渊的神情,缗叫于泰先去把长孙Ɍ宝庆叫过来,然后指挥厨子们怎么摘韭菜。

      礼部的官员侍弄作物还蜭是挺不错的,虽然没割韭菜催长,但是韭菜的长势都挺不错。

      人多的力量就是大,没一会儿韭菜就全被摘干净,然后清洗干净。

      ๆ 烟火缭绕的御膳房,李承乾却不襚如何在意,进去后开始指挥大厨切韭菜,让小厨把他带来的各ⵦ种香料塞进小碾子里研磨成细粉。

      打鸡蛋、炒鸡蛋、调味道、和ﵗ面悆、包盒子、烙,有御膳房的大厨帮忙,速度就是快。

      从럩早晨一直折腾到未览时,李承乾终于泪流满面的吃到了옘韭菜鸡蛋的盒子。

      得来不易啊୯!为了这家伙,他ꊯ可是把长安西北半城逛了个遍,到现在脚底板估计都出血泡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