萝莉网app下载

      “哦!是吗?我看应该不止吧!”薛宇似笑非笑道。

      “奴……奴婢不知道少爷在说什么,表少爷是老太君的外孙,这些年为府中做了很多事,表少爷离逝,奴婢自然伤心。”

      薛宇上前拍了拍小巧的肩膀,小巧更是浑身一颤,下意识的向后退去。

      “少爷请自重。”

      “哈哈哈,有意思,真有意思,小巧,柯世昭已经死了,不要再做你那些美梦了,好好照顾好老太君,如此我还能饶你一命,不然你真以为这些年你所做的一切就没有人知道了吗。”薛宇哈哈大笑道。

      小巧脸色变得惨白,双目中满是恐惧之色,两腿无力,整个人瘫倒在地。

      薛宇没有继续理会,转身离开。

      另一边十三个主管也早已聚齐,每个人都是正经危坐,不敢高语。

      权力交接之际,还是他们一直没有重视的三少爷,至于这三少有什么品性一概不知,怎能不感到惶恐。

      几位相熟的主管也在低声讨论,陈中各自闪过担忧之色,但也有信心满满之人。

      茶水已经换过三遍,也慢慢开始出现厌烦的情绪,如此薛宇才迈步走了进来。

      看到薛宇的到来,诸位主管赶紧站起身对着薛与行礼道:“我等拜见三少爷。”

      薛宇也笑着还礼道:“诸位叔伯请起,天磊来晚了,还请恕罪。”

      坐在最上首位的中年男子,笑着说道:“三少爷忙着处理丧事,此乃人伦大事,我等本应该在过些时日前来拜会,只因我等愚钝,无法处理商会之事,还请三少爷恕罪。”

      男子名叫刘明忠,主管金州的商业贸易,十三位主管之中更隐隐以他为首,便是老太君见他也不敢有丝毫的怠慢。

      而且此人说话八面玲珑,长袖善舞,本是薛宇来晚,但经过此人的一番话故意揽到自己等人身上,让人听之如沐春风,心情大好。

      薛宇龙行虎步,直接坐于上首之位,没有丝毫的谦虚。

      这一幕也落在众人的眼中,心中了然。

      薛宇叹了一口气说道:“坊间传闻,我齐家受上天诅咒,男丁稀少,难享子孙满堂之乐,齐家自我曾祖父开始便是三代单传,到我这一代两位兄长更是先后身死,而我更是体弱多病,终日与药为伍,如同药罐的一般,这十年来齐家的生意一直都是交给表兄柯世昭来打理,可老天无眼,表兄突发疾病而死,可悲,可叹。”

      刘明忠拱手道:“逝者已逝,生者已矣,三少爷节哀。”

      薛宇摆了摆手道:“表兄去世,老太君心痛成疾,卧病在床,但国不可一日无主,家不可一日无长,也幸得我师父国医妙手,历经八年终于将我的病治好,我乃齐府唯一男丁,自然要挑起齐府的大梁,召集各位叔伯前来也是因为如此。”

      说到这里薛宇站起身,肃声说道:“从今以后,齐家的生意由我来打理,今日齐天磊拜见各位叔伯,还请以后多多扶持。”

      十三位主管不敢有丝毫的怠慢,快速的站起身,同样对着薛宇躬身行礼道:“我等拜见少爷。”

      刘明忠上前一步说道:“我等是齐家主管,定当为齐家鞠躬尽瘁,肝脑涂地,少爷无需如此。”

      “不尽然,该有的礼节还是要有的,那齐家就是一辆马车,而我就是车夫,诸位叔伯便是那车辕,无车辕而空有马车也不过是一件死物,诸位才是我齐家的顶梁柱。”

      一般马屁拍的动人纷纷露出喜色,短短几句话也拉近了薛宇与他们的距离,而且他们最担忧的是不明三少爷的心性,而现在却已看出。

      会不会做生意不要紧,做生意有他们的,担心的是有一个心性薄凉,不明是非的主子,不过从刚刚的那番话,就可以看出自己的这位新主子是一个长袖善舞之人,悬着的心也落下了一半儿。

      一时间紧张的气氛也变得欢快起来。

      薛宇压了压手,房间内安静了下来。

      “天磊初次执掌齐家生意自然要以各位叔伯为准,各方的准则待遇并不会改变,请各位叔伯放心,齐家不会亏待各位,甚至还要提高。”薛宇笑着说道。

      “少爷说笑了,齐家自由法度存在,我等身为齐家主管所得待遇不知羡煞多少人,老太君为人宽厚,对我等更是亲信有加,无需如此。”刘明忠道。

      “不错不错,齐家是林州豪商,我等身为主管在外更是受人尊敬,齐府给我们的够多了。”

      “对的。”

      众人只当是薛宇在说敞亮话,自然也要相互吹捧。

      薛宇笑着摆了摆手道:“诸位叔伯可是认为天磊在开玩笑?今日天磊与诸位叔伯齐聚一堂自然要说一说一些体己话,若有言论不当还请各位叔伯指正。”

      “天磊虽然体弱多病,这些年一直都在养病,但也知曾祖筚路蓝缕,为我等子孙开辟出如此家业,儿孙自然不能做看家老狗,守财之奴,当以先祖为目标,开疆扩土,为子孙后代打下一个大大的家业,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天磊如何能坐吃等死,尽享荣华。”

      众人称赞道:“少爷能有如此心气当为齐府之福。”

      “我齐家生意历经四代做到如此规模,但却已达到瓶颈,我想这点诸位叔伯应该早有感受。”

      众人沉默了一下,刘明忠开口说道:“少爷慧眼,的确如同少爷所说,齐家从事粮食生意起家,遍布江南八州,可从老爷开始便已达到极限,无奈只得开始而是其他的行业,也就是现在的珠宝,但商场如战场,珠宝行业也被排挤在外,无法扩展。”

      说这些话的时候其中两个主管感触最深,重重的点了点头,他们便是不是齐家珠宝生意的两位主管。

      “那刘世叔可知道原因?”薛宇反问道。

      刘明忠点了点头:“开始只当是我齐家商号实力不足,无法进一步扩展,只是随着这十几年的碰壁却是了解一些,我朝太祖有言:士农工商各司其职,商人不事生产,低买高卖,为世间不稳之职,故限制颇多,士农工商,商人虽然掌管大量财富却地位最低。”

      “不错,商人地位最低,出门不得穿戴绫罗绸缎,便是面对那穷酸秀才也只得行礼,不管你有多少财富不过是一只肥羊罢了,任人割肉宰割,我们在做生意时看似与那些官员较好,但在他们眼中也不过是一茬茬韭菜,随时都有可能舍弃。”

      众人瞬间沉默下来,情绪也变得低沉,不仅仅是在大梁王朝,便是前朝也是如此,千年不变。

      刘明忠心中一动,开口道:“少爷可是找到了商号破局之法?”

      “不算是找到,不过是拾人牙慧罢了,想要破局无外乎两条路,一者在朝中扶持代言人,为我们保驾护航,开辟商道,二者便是成为皇商,但不论如何也不过是成为别人的钱袋子而已。”薛宇道。

      薛宇到这些话没有说错,这些都是那些天下豪商最常用的手段,可以参考一下《红楼梦》,《红楼梦》中的薛家便是皇商的代表。

      还有便是中国古代历史中江南盐商,那些才是豪商的代表,金钱开道寻找保护伞,资助寒门士子,长远投资。

      江南盐商强大之时,半个朝堂都是他们的保护伞,便是皇帝的政令都不一定能下达到,可谓是真正的富甲天下。

      刘明忠等人眼神中也露出失望之色,对于薛宇的说法他们自然知晓,只是这其中的难度可谓是痴人说梦。

      皇商就不用说了,再怎么也轮不到你,不知有多少人想作为皇帝的门下走狗,想做狗你也得有资格。

      至于寻找保护伞,这个他们一直都在做,不然每年三成的利润送往林州知府府中真以为是开玩笑的?

      不然齐家又如何盖压整个林州,成为林州豪商的代表。

      看到众人不以为然的神色薛宇心中了然,故意笑着说道:“刘世叔,眼前的这些应该是今年的新账吧!”

      话题转换过于僵硬,有些让人摸不着头脑。

      刘明忠站起身笑着说道:“少爷慧眼,这的确是今年的新帐。”

      薛宇伸手接过,打开翻看。

      过目不忘,启动。

      虽不知这位少爷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不过该有的耐心还是有的。

      只是为何翻看账册的速度这么快?搞什么鬼?

      三分钟不过是一盏茶的功夫,薛宇放下手中的账册。

      “刘世叔,今年林州的雨水很多吗?所产粮食竟然少了这么多,金州为边疆之地,前后就只分三次运粮,三万石,五万石,十二万石,再加上因为雨水而损毁的……”

      随着薛宇的询问,刘明忠由开始时的信心满满,到之后的汗水大冒,双目中满是震撼之色。

      其他的主管自然也不是笨人,很快便想通了其中的关节,更是面面相觑,满是震撼与不信。

      刘明忠是林州的生意主管,半年多的生意,账本积累了足足有一尺厚,共计三个账本,其中更是拥有大量的数据,再加上收入支出,盈利损失等,让人看得眼花缭乱,便是最为高明的账房先生,在需要数人通力合作数天的功夫还能将其计算一遍。

      薛宇不过短短一盏茶的功夫就能将这些乱的数据记得一清二楚,如何不让人震撼。

      端起茶杯轻轻抿了一口,润润嗓子,薛宇似笑非笑道:“各位叔伯以为如何?”

      刘明忠猛的站起身,急切道:“少……少爷,您这可是传说中的过……过目不忘之能?”

      其他人也是双目闪着亮光,紧紧的盯着薛宇,呼吸急促。

      “些许手段,让各位叔伯见笑了。”

      刘明忠兴奋得来回踱步,看薛宇的眼神更是满是火热,兴奋的说道:“状元之才,状元之才呀!三少爷这是有状元之才。”

      另一位主管也站起身兴奋地说道:“三少爷此能如若有到科举之上定然能够连中三元,踏入朝堂,成为天子门生。”

      “不错,唐朝崔元翰、宋朝张又新、孙何、王曾,这些都是史书中记载连中三元之人,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的能力,那就是过目不忘,因此又被称为文曲星下凡,是天生的状元种子,三少爷有如此天赋,得能不让人震惊。”

      刘明忠心中一动,惊声说道:“少爷可是打算要走科举之路?是了,是了,有如此天赋却要从商的确是浪费,不对,应该是暴殄天物。”

      薛宇笑着点了点头道:“的确如同刘世叔所言,天磊打算走科举之路,一者为子孙后代博一个好前程,二者既然要扶持代言人,为何不扶持我自己呢?外人再怎么可信也不如自己人可信。”

      如果说之前来说这句话可能还没啥感觉,薛宇显露出过目不忘的天赋后让众人极为兴奋。

      商人做生意本就是投机之事,之前这件事有很大的成功可能。

      众人瞬间脑海中浮现未来之事。

      一个词。

      未来可期。

      “这是我说的第一件事,接下来是第二件事。”

      “少爷请说。”

      如果说之前是不仅仅是薛雨在考量众位主管,同样也是众位主管在考量以后的东家,那现在薛宇给他们画的未来画的大饼已经征服了他们。

      “过些时日我打算禀告老太君对我齐家商号进行改革。”薛宇道。

      大厅中的众人为之一静。

      来了。

      一朝天子一朝臣,新上任的东家自然有自己的规矩。

      “敢问少爷,何为改革?”

      薛宇轻轻一笑道:“齐家商号虽然是我曾祖所创,但这些年也是经过几代人的积累,同时也少不了各位叔伯的努力,齐家商号虽是我齐家的,但也是各位叔伯的心血。”

      薛宇的这番话引起了众人的共鸣,一个商会的初创可能相对简单一些,但想要发展壮大却需要众多人共同的努力。

      眼前的十三位主管,其中有六位的先祖便是当年就跟着齐天磊曾祖父一起打天下的人,数代人相互扶持走到如今。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