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门看写真视频网站

      罗头儿紧张地说:“白必安,你不要乱来。”

      江萍也紧张地看着白必安。白必安说:“知道这是什么吗?这个叫炼魂瓶。我要是把这个扎在你身上,你的魂就会一点点地被撕碎,然后吸到这个瓶子里面。就像你们阳间的剐刑一样,一片一片地割肉。只不过这个是撕魂魄的,可疼可疼了。”

      白必安说完一步一步朝江萍,江萍紧张地看着白必安手里的瓶子,一步一步往后退。

      我说:“白必安,你欺负一个女孩子算什么本事?”

      白必安听到后,又朝我们走了过来。白必安看着我们,突然把炼魂瓶插到了罗头儿身上。罗头儿疼得大声喊了起来,我看到他眼泪都流出来了。

      “不要!”江萍大声地说。

      白必安把炼魂瓶拔了出来,对江萍说:“别怕,你弟弟在这里待了一千多年了,皮糙肉厚的。不像这俩儿,扎上去估计没一会儿就不行了。”说完又要扎罗头儿。

      “不要!”江萍又大声地说。

      白必安转过头,对江萍说:“你这是在求我吗?求人的语气哪是是这样的?我不满意。”说完又扎在了罗头儿身上,罗头儿再次疼得大叫。

      “求你了,不要!”江萍急得哭了。

      白必安听到后转过身来,说:“你求人的时候,站着求吗?一点诚意都没有,看来还得继续扎。”说着又举起了炼魂瓶。

      “求你了,不要!”江萍跪了下来。

      “哎,这才像话么,”白必安走了过去,眼神在江萍身上扫来扫去,说,“听说你一千年前为了你这弟弟,被坏人给糟蹋了?啧啧,这个胸,这个屁股,我也好想糟蹋你?”

      “白必安,你别欺负我姐!”罗头儿大叫。

      白必安举着瓶子走了过来,再一次把炼魂瓶插在了罗头儿身上。罗头儿想忍住,但是没一会儿就再次疼得叫了起来,痛苦地挣扎着,可是被措音的尾巴紧紧缠着。罗头儿的眼泪止不住地往下流。

      “白判官,求你放过萝卜!”江萍跪在地上说。

      “穿着衣服求我吗?没诚意。”

      罗头儿继续大声地喊着,脸上全是泪。

      “我脱,我脱,求你了,放过他!”江萍说完,哭着解自己的扣子。

      白必安这才把瓶子拔出来,淫笑地看着江萍。

      “白必安,你畜生!”罗头儿颤抖着声音低声骂道。

      白必安对江萍说:“你弟弟在骂我呀,我可要扎他了?”

      “不要,不要,萝卜,你别说话了。”江萍已经把外衣脱掉了,只剩一个内衣。

      白必安激动地说:“脱完呀。”

      江萍迟疑了一下,白必安晃了晃手里的瓶子,江萍只好伸手去解内衣。

      我不忍再看,把头低下、眼睛闭上了。

      “哇~哇~”白必安说着,然后应该是走了过去,“摸着真爽,真想咬一口?”

      “啊!”江萍轻叫了一声。

      “白必安,你畜生!”罗头儿又颤抖着声音骂道。

      “哇,摸着爽,舔着也爽。来,张嘴,你也舔一下我的?”

      我忍无可忍,大骂:“白必安,我C你M!你也算男人吗?”

      我听到白必安走了过来,对我说:“哟,这小兄弟怎么还闭着眼睛?这么好看的画面,你不睁开眼看看吗?”

      我继续骂:“白必安,我瞧不起你,瞧不起你这种人,你不算男人!”

      “我算不算男人,你得问这个妹妹。以后你也可以问问一号鬼府那小妞。只要是我想睡的女的,我一定要睡到。”

      我睁开眼睛,说:“你敢碰顾云影,我?”我的脚心上突然一阵钻心的疼,我感觉像是像是有一个会开花的针头,在我脚心里变成很多根针,这些针又不断地开花,然后一下一下地在里面快速地扎,越来越疼,直到我再也没法忍受,不由自主地就喊了起来。

      疼痛骤然缓解,我看到白必安手里晃着瓶子,对我说:“还敢骂吗?才扎了你几秒钟就不行了?”

      刚才只有几秒钟吗?我这才发现我自己脸上也全是泪,我的脚麻痛麻痛的。

      白必安又走了过去,我看到江萍上半身裸着,身上还有牙印。我赶紧又把眼睛闭上,听到白必安对江萍说:“帮我把腰带解开。真乖。我让你做什么,你就做什么,要是不听话,我就用这个腰带抽你。来,趴在地上,像狗那样趴着。屁股抬高一点,裙子掀起来,把内裤?”

      “C你M,白必安!”我忍着脚上的疼又大声地骂,白必安这个畜生,这次对江萍做这些事,下次指不定会怎么对我的顾云影。一想到顾云影要被她欺负,我就感觉心如刀绞。

      “哟,又把眼睛闭上了?”白必安又走了过来,打了我一巴掌,“还想被扎吗?你觉得你能挨几下呀?”

      白必安又走了过去,对江萍说:“抬起头,把嘴张开,张大一点,我看看你的舌头。快点!”

      “啊!”白必安应该是用她的腰带在抽江萍。

      “舒服?手放下面,求我弄你?”

      “白必安,你下流!无耻!我C你M!”我再次大骂。我做不到眼睁睁地看着一个女孩子被欺负,我总会联想到顾云影。况且白必安也说了,他的下一个目标就是顾云影。此刻,我什么都做不了,唯一能做的就是骂他。

      “敢破坏老子的兴致!”白必安又走了过来。

      脚心上的疼痛再次袭来,我感觉我的脚好像踩到了一个全是钢针的盆里面,这些钢针还在不断地上下扎。我感觉我的身子已经在不断地发抖。我不知道被扎了多久,因为我疼得失去意识了。

      等我再恢复意识,我发现我的身上已经湿透了,全是汗。白必安正在穿他的裤子,看到我睁开眼睛了,对着我说:“没死呀?没死就好。”说着故意慢慢吞吞地系腰带,还哼起了歌。

      我的眼睛扫到江萍,她现在趴在地上,头发散乱遮住了脸,背上和屁股上满是印子,有牙印,还有像是被鞭子抽的红印,显然是被白必安的腰带抽的。我只看了一眼就不忍心再看,把头低下了。

      “小白,”墨无赦这时走了进来,看了一眼院子里的情况,说,“鬼王不是说,让你别欺负这个姑娘吗?”

      白必安说:“不是我要欺负她,是她求我欺负她的,不信你问她。”

      墨无赦看了一眼江萍,江萍还是在地上趴着,身子在微微抽搐,应该是在哭。

      我又看了一眼罗头儿,罗头儿眼睛红红的,嘴紧紧闭着。旁边的老尤呆呆地坐着,不知道在想什么。

      墨无赦轻轻叹了一口气:“该做的不该做的,你都做了,就放过人家吧。这几个人一会儿我会让人关进鬼狱的。你现在跟我去找王宫公吧。”

      说着和白必安走了出去。

      “六只措音被杀了?”身后传来白必安的声音。

      六只措音被杀了?六只措音?

      难道,是她杀的?难道之前的三只也是她杀的?

      李志佳?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