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物课闵儿老师直播网站

      道歉?

      邇凭什么啊,我错哪了?

      玉銑璇儿咬牙,干脆利落道:“对不起。”

      陆林点头认真道:“我可是是非分明,你昨天那样对我和王二哥,䭙我要你道个ﯸ歉不过分吧。”

      玉璇儿语气生硬道:“你插了我一剑。۽”

      陆林道:“插多难听,是刺,要不是你下手无情,不把我们当人,我也不会动手。”

      玉璇儿道:“总之我道歉了。”

      陆林得寸进尺道:“你不会以为光道个歉就完了吧,你自己掂量掂量,这杯茶所带来的好处是一句道歉能比得上的么?”

      玉璇儿沉默片刻,道:“你说。”

      陆林拍了拍自己的大腿,道:“来,坐这里。”

      玉璇儿ᢢ怒目相视,道:“士可杀不可辱。”

      䇏陆林无辜道:“我就想让你也体会体会被人侮辱,㥄被人ﰡ不当人的感觉。”

      玉璇儿气的胸口起伏不⦪定,最终恨恨起身,翘臀狠狠的坐了下去。

      陆林也不客气,将女人揽入怀中。

      “你…”

      ꨌ玉璇儿娇躯颤抖,道:焇“我ꝣ…”

      陆林摸了把美腿,⺞道:“身材不错哦。”

      玉璇儿一脸的屈辱,玉颈一横,ꡄ干脆闭眼。

      ⒓ 陆林微笑道:“来,放松点。”

      玉璇儿…放松了…

      陆林继续道:“睁眼。”

      㣢 玉璇儿…睁开了悲愤眼琂眸…

      陆林隽指了指自己的嘴,道:“亲一下。”

      玉璇儿颤声道:“你不要太过分。”

      荎陆林闭眼嘟嘴,嘟嘴,嘟嘴。

      玉璇儿玉手紧握௷,眼泪滑豞落。

      她这一生从不欠人情人,尤其是眼前这个臭道士的情人份。

      不就是亲一下么,就当是被狗啃了下。

      欠对方的,她还!

      ䷮ 一触即分后。

      陆林顿了䙪顿,睁眼道:“完了?”

      玉璇儿流着泪,倔强道:“昆我觉得够了。”

      陆林道:“我觉得不够。”

      说完低头。

      ␹᛾ 玉璇儿:“唔…”

      片刻后。

      玉璇儿:“够…唔…够了…”

      陆林喘息道:“好像玩过火了,姑娘,你别光顾着享受,反抗下,不然我下不来台。”

      嶹玉璇儿:“你…活该…”

      陆林:“快啊。”

      玉璇儿:“我没力气了…뀡”

      陆林:“…”

      夜渐深沉,四周一片寂静,只有虫鸣之声偶尔响起。

      院子里。

      陆林面无表情的松开女人,语气痛惜道:“你说你们玉衡쁂山是不是有毛病,没事炼什么玉石体。”

      玉璇儿娇躯软弱无力,满面羞红,羞愤到说不出话。

      她竟然被一个小道士给侮③辱了…

      귝呜呜…

      一定是刚才的茶水,蚇所以她才会如此毫无抵抗之力,騼觉得臭道士无比亲切,想和对方合为一体,要不是有玉石体保护,她就…

      可恶。

       玉璇儿缓了缓,强行起身回到自己的鯞位置上,整理好裙衣,面若桃花,ꯕ媚眼如丝道:“欠你的我还完了。”

      不知为何,她没有产生想象中那种羞愤欲死的感觉和冲动,反而有些食髓知味ៈ,甚至还想…再ᶨ来亿次…

      塋 陆林意兴阑⺀珊道:“嗯,还完了。”

      驚玉璇儿平⿩复着呼吸与毇娇躯的颤栗,道:“ヌ此事你不准乱褆说。”쒍

      믉 陆林随手倒茶,道:“哦。”

      玉璇儿神色一正,带着火烧火烧的脸颊,强行扭转话题,眼神恢复成一如撚既往的冷傲,道:“你是怎么杀死见真的。”

      陆林不开心道:“就那么随手杀死的。”

      玉璇儿娇哼道:“不可能,若是见真入了魔,连我都不是对手。”

      陆林喝着茶水,神色惆怅道:“想起来了,他是自杀的。”

      玉璇儿冷傲消散,白了眼,没好气道:“你爱说不说㵡,我走了。”

       栣说着便起身。

      陆林眼神一瞥,道:“干嘛去,凶手找到了,我还解决了,寻脉秘法鴃该给我了吧。”

      玉璇儿背对道:“你自냓己找山냳主索要。” 릂

      陆林奇怪道:“你不是有那个玉牌么,联系下你们山主。”

       玉璇儿道:“太晚了。”

      陆林打了个哈醽欠,道:“那我不管。”

      玉璇儿回身坐下,拿샥出玉牌开始沟通。 ꇇ

      很快。

      玉牌亮起,里面响起慵懒之声:“何事?”

      玉璇儿道:“山主,凶手已经找到,见真和尚入了魔,血洗了光音寺,然后被那个小道士杀了。”

      玉牌顿了篠顿,道:“哦Ꝟ,有趣,带他上山来见我。”

      玉璇儿低声道:“胺是。”

      ၞ 玉牌忽然道:“瑃今天太晚了,明天再来吧。”

      玉璇儿道:“是。”

      玉牌暗淡下来。

      玉璇儿缓缓吐了口气,随手拿过一旁樀之前没喝完뻣的茶水,一饮而尽。

      而后,娇躯颤抖。

      陆林把玩着茶杯,道:“你又欠我了。”

      翅玉璇儿熟练的起身靠入道士怀中,义正言辞道:“这就还你。”

      陆林狐疑道:“你故意的吧。”

      玉璇儿闭眼道:“明天我带你上山,今晚我住你这里。”

      陆林:“你就是故意的。”

      玉璇儿:㕧“反正我已经不干净了,也被你羞辱了个遍,接下来随…随你便…䫮”

      呵呵,呵呵呵…

      又来一个粘人+白嫖的。

      ඒ陆林瞬ᥘ间洞悉,琢磨道:“不能让你继ᅸ续这휋么白嫖。”

      ᪠ 玉璇儿感受着淬体襛之力,张嘴无言。

      好陚舒服。

      修行路难。

      如今一杯茶就可以让玉石体精进不少,要是以后每天都可以喝到,那么玉石体很快就可以练到第九层。

      为了修炼,被羞辱就被羞辱吧。

      得到什么,总墿要付出点什么。

      如此羞辱…不丢人…

      反正也没人知道。

      等到玉石体大成后她就杀了对方,这样一来世界上就再⹉也不会有人知道了。

      唔。

      玉石体之后还有玉金体,那等玉金体大成后再杀。

      可是玉金体之뱒后还有玉灵体,玉星体,玉…

      쓦是夜,漫长多姿。

      楼兰阁。

      幼娘一袭黑色轻纱紧身裙衣,美腿浑圆修长,曲起并拢,蜷缩在闺床上。

      一旁,黑猫同样蜷缩成一团,被烧秃了的地方很是惹眼。 ᖽ

      床下。

      夭夭丝腿跪地,垂头丧气道:“阁主,我볮知道错了。” š

      幼娘伸了个懒腰,坐起身道:“事情办的怎么样了?”

      夭夭可怜兮兮道:“蛇妖死了,我让蝶儿去通知那头猪妖了,看现在的时间,应该快到了。”

      幼娘玉手抚摸着黑猫,道:“怎么닃死的?”

      夭夭犹豫了下,道:嶭“小道士澱杀的。”

      幼娘轻叹一声,道:“罢了汶,先顾好明月城吧,皇城之事太过凶险。⍙”

      㰃夭夭鴙不明所以。

      幼娘手指被黑猫身上烧秃的地方一烫,猛地抬手,意味深㕻长道:“小道士㔀…”

      夭夭目光在黑猫身上的伤口处一顿,道:曫“阁主,让我试试吧。”

      她本就擅长治疗。짜

      然而幼娘却淡淡道:“你若沾染一丝,身死魂灭。” 

      朱雀之火何其恐怖,仅仅一点余威便连她都不敢触之,更何况区区一只桃花妖。

      夭夭见此吓了一跳,道:“阁፺主,您的法身究竟是被什么所伤?”

      幼娘没有回答。

      对她而言,这됎件事很麻烦。

      要明月城正值动荡,可她的法身却忽然受损,很不利。

      쮙 而淮想要法身恢复只能去找那炎妃,因为世间只有对方才拥有朱雀之火,也只鱰有对方才能收回残留在法身内的朱雀之火…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