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花小视频视频网址入口

      陆夭夭一动不动, 小胖手捂着眼睛,完了完了,她要被揪起来了!

      她等了半天,没有觉察到身边有动静。

      陆夭夭悄咪咪睁开一只眼, 从指缝看出去。

      咦, 好像没有发现。

      陆夭夭张大双眼, 小心翼翼的爬起来,往黑池看,爹爹闭着眼一动不动, 刚刚就是换个姿势而已。

      陆夭夭抬起小胖手缩蜷缩在两侧,小短腿一挪一挪,继续往外走。

      终于走出爹爹的视线范围, 她无声松口气, 然后咻地往外跑。

      陆清予在小崽子偷偷『摸』『摸』出来的时候就发现了, 他没睁开眼,神识却一直关注着, 简直被小崽子藏头『露』尾的模样逗乐,忍不住想逗逗小崽子,看她一惊一乍的样子特别好玩。

      陆清予倒是没阻止她出去玩。

      幼崽还小, 玩心重,他也不忍心揪着她一直修炼,便睁只眼闭只眼了。

      “啊啊终于出来了!”

      陆夭夭站在闭关之地的门外,她激动之极 在原地蹦两蹦。

      她回头看两眼,爹爹没出来, 肯定是没发现!

      陆夭夭拔腿迅速往外跑。

      她现在可是魔丹期!陆夭夭知道身边有鸦青跟着,更加不害怕,因而没叫上其他魔, 准备自己出去。

      魔卫魔女们看到她也不敢去跟魔尊打小报告,陆夭夭大摇大摆的走出魔宫。

      魔都的集市仍是不冷清也不热闹,陆夭夭左右张望,随意走动。

      她往摊位上走,看看有什么稀奇古怪的东西。

      地摊上的物件灰扑扑,看上去很古朴,陆夭夭一眼扫过去没有被吸引。

      “小姑娘,要看看吗?我这里有很多珍奇法器,别的地方绝对找不到。”

      一个头顶带着帽兜的魔人开口道,对方的声音嘶哑,听着有些刺耳,不过的确吸引了陆夭夭的注意力。

      她的脚步一转,三两步走过来,好奇的蹲下来,“有什么珍奇的?”

      “这个是炼器的材料,十分稀有,整个魔界都找不出第二块陨铁……”

      “这个骨塔,上品法器,可以镇压魔物……”

      陆夭夭听着没什么兴致,她见过的顶级材料和法器可多,这些分明只是一般的法器材料,吹得天花『乱』坠,肯定是欺负她是个幼崽,没有见识想忽悠她。

      魔人还在推荐,他拿出一块墨玉,“这块玉佩是隐息佩,上品法器,佩戴在身上,哪怕站在大乘期修为的老祖附近,老祖也无法捕捉到您的气息。”

      陆夭夭的精神一振,“这么神奇?”这不正是她最需要到吗?有了这枚玉佩,她以后偷溜出来不是更方便了?

      “当然,小的从不说谎!”

      陆夭夭仔细观察,发现这枚玉佩具有浓郁的气息,在一堆低级法器中十分显眼。

      不管是不是真有这样好的效果,这枚玉佩她也要买下来,甚至比爹爹给她的一部分东西还更珍贵的样子。

      陆夭夭暗自激动,她要捡漏了吗?

      陆夭夭稳住小表情,『奶』声问:“这个怎么卖?”

      魔人一看,大生意上门,顿时道:“我这可是九死一生从危险的魔域带出来的,要不是小的急需一大笔魔石,小的也不想拿出来卖……”魔人絮絮叨叨一大堆后,才说出价格,“一百颗极品魔石!”

      陆夭夭暗暗盘算,她没买过法器,不知道这个价格是贵了还是便宜了,极品魔石她的库房里堆成大山,这么一对比,好像并不贵。

      魔人以为眼前小魔人沉默是嫌价格太贵,遇见这么个单独出来玩的高等魔族不容易,魔人生怕自己没有忽悠……卖出去,连忙道:“小的最多便宜十颗,您要的话只需九十颗极品魔石就卖给您!不能再便宜了,这上品法器,小的本身就是亏着卖了……”

      陆夭夭的眼珠子转转,她觉得这个魔人肯定不知道这个法器很厉害,他肯定是在忽悠自己,陆夭夭觉得如果自己再讲价肯定能讲下来。

      不过,陆夭夭瞅瞅这枚玉佩,直觉这价格是真便宜了,于是没讲价:“醒,九十块极品魔石,我买了!”

      陆夭夭拿过玉佩看了看,随后握在手里。

      陆夭夭『摸』『摸』小荷包,她没有随身携带魔石,之前在库房她只拿了几个看着好玩的东西。

      “鸦青?”

      陆夭夭轻轻喊了声,下一刻,她的身边忽然出现一个高大的身影。

      陆夭夭站起来,仰起头看鸦青,“我没带魔石,你有带吗?”

      鸦青颔首,不等陆夭夭多说,便帮忙付魔石,那魔人迫不及待的接过袋子,神识一扫,“够了。”

      陆夭夭握着玉佩,高兴道:“等回去我还给你。”

      鸦青道:“为小殿下分忧是分内之事。”

      陆夭夭摆摆小手,“不会让你吃亏呀!”

      离开这个摊子,陆夭夭有了捡漏的心思,更加有兴致逛别的摊子。

      她让鸦青不用再隐身,直接跟在身边,“你先帮我付魔石,我回去一并还你。”

      陆夭夭决定也给爹爹带礼物,等回去爹爹发现她偷溜,她可以哄哄爹爹,就不会被惩罚了。

      ……说到礼物,陆夭夭想起放在小荷包里的花环,她放了好久都没有送出去,差点忘了。

      陆夭夭逛了好几个摊子,凭着犀利的眼力劲买到几个好东西。

      她不知不觉逛到一个相对偏僻的地方,发现闹哄哄的,陆夭夭一开始以为又是一个生死台,她扫了两眼,发现不是,便问道:“鸦青,那是什么地方?”

      “回小殿下,那是买卖魔仆的地方。”

      买卖魔仆的地方?

      陆夭夭眨眨眼,“鸦青……”

      鸦青沉声道:“小殿下,很多低等魔族,都巴不得能进世家或魔宫做魔仆。”

      魔门十三宗对外招收魔族弟子,内门外门都有一定的要求,达不到要求的魔人只能做杂役,但宗门的杂役弟子有限,总有魔人被落下,这些魔人只能寻求其他出路,比如入高等魔族世家做魔仆。

      这样魔人才算是有了靠山,生存会比较容易,没有靠山的魔人在魔界生存十分艰难,大多数资源被宗门世家把持,生存十分恶劣。

      哪怕自己的命不算命,说不定什么时候就死在主家手里,那也比在外头强多了,若是有机会能入魔宫,更是魔人们梦寐以求。

      哪怕知道魔尊并不好相处,魔人们仍趋之若鹜。

      陆夭夭听了后,心里很不是滋味,但这是别人的生存之道,想要彻底改变,只能先改变大环境。

      她不想看魔人买卖,转身便想离开。

      身后响起的嘈杂动静越来越近,陆夭夭转过身,率先听到锁链响动得声音,接着看到一个红『色』眼眸、脸上有魔纹,手脚戴着镣铐的少年跑出来,身后追着好几个高大的魔人。

      “臭小子,你给老子站住!”

      那少年俊秀的脸上和破碎的衣服中『露』出的肌肤布满伤痕。

      那少年越过陆夭夭,刚跑了十米远,就被一群高大魔人追上,黑『色』魔棍打落在少年身上。

      “看你往哪儿跑!”

      “给老子往死里打!打到求饶为止!”

      少年眼见逃不出去,他索『性』放弃挣扎,双手抱头,双脚屈起,在地上翻滚,努力躲开棍打,躲不开的尽量让其落在背部。

      不一会儿,身上就添了好几道伤痕,手臂粗的木棍打在身上,发出沉闷的声音,少年一声不吭。

      陆夭夭一看,这还得了,她顿时一声『奶』喝:“住手!”

      陆夭夭的话音刚落,鸦青的身形一闪,那些魔人还没反应过来,就被鸦青打飞。

      “谁敢多管闲事?我们可是申屠大长老门下!”

      陆夭夭跑过去,“你没事吧?”她看向那些哎哟叫唤的魔人,拧起小眉『毛』,“你们想打死他?”

      那魔人一看这小魔人身边有这么厉害的魔人,一看就是高等魔族,再次自爆家门,“我们可是申屠大长老门下。”魔人的目光扫向两魔,企图吓退他们。

      陆夭夭眨眨眼,问鸦青:“大长老厉害还是我爹爹厉害?”

      鸦青诚实道:“小殿下,自然是尊上和您厉害。”

      魔人一听,想起这段时间传得最厉害的传言,这位就是那位传说中的小殿下?魔人连忙陪笑道:“小殿下误会了,我们只是想给个教训,这是我们的逃奴……”

      魔人的话还没说完,少年就打断道:“我不是逃奴,我是被抓来的。”

      陆夭夭一听,顿时看向鸦青,眼神疑『惑』。

      鸦青:“……”

      有些魔人并不想做魔仆,但运气不好被魔商抓到,下了魔仆印记去买卖,不想做也只能做。

      鸦青直觉不该说这些给小殿下听,便没有多此一举提起,没想到就遇到这样的情况。

      鸦青解释完这情况,陆夭夭看向少年,少年一双桀骜的血眸盯着她看,哪怕被打得遍体鳞伤,仍未打得他低头。

      那魔人理直气壮,“小殿下,这也是我们花魔石买下来的。”落到他们手里,他们哪管是不是自愿卖的?

      陆夭夭歪歪头,“这个魔我要了。”

      魔人转转眼珠子,正要狮子大开口,陆夭夭觉察对方的想法,微微眯眼:“想好了回答。”

      身后鸦青的气势外放,直接将魔人压趴。

      那魔人顿时不敢耍小心思,“小的花了三块中品魔石买下来的。”

      陆夭夭示意鸦青给魔石。

      魔人们拿到魔石,顿时不再管少年,感恩戴德的离开。

      陆夭夭的眼睛看向少年手脚都镣铐,鸦青的刀出鞘,闪了两闪,那镣铐顿时断裂。

      陆夭夭道:“你可以走了。”

      少年站在原地,哪怕浑身是伤,仍站得笔直,他『揉』『揉』红得渗血的手腕,低头看向陆夭夭,“你买了我,我就是你的魔了。”

      嗯?陆夭夭『迷』『惑』的歪歪头,他不是非自愿卖身,宁愿被打死也要逃跑的吗?

      “可是我家有很多魔仆,我不需要更多了。”陆夭夭微微睁大眼,“我只是想帮帮你。”她并不是真要买他,但这是最简单解决的办法。

      少年眉宇不驯,他微抬下巴,“你救了我,我会报恩。”

      陆夭夭连连摆手,“不用,举手之劳而已。”

      陆夭夭看向鸦青,两魔迅速离开。

      少年一晃眼,眼前魔就不见踪影,他左右看了下,并没气馁。

      小殿下是吧?他记住了。

      并不知道自己被惦记上的陆夭夭,还在庆幸自己逃离现场。

      好险,差点被以身相许了。

      经此一遭,陆夭夭没兴致再逛下去,带着鸦青回魔宫。

      陆夭夭拍拍跟小荷包系在一起的玉佩,就看这玉佩的隐蔽效果是不是真的能瞒过大乘期的爹爹。

      陆夭夭蹑手蹑脚的进去,探头探脑的准备偷偷回闭关之地,要是爹爹没抓到她,岂不是神不知鬼不觉?

      她悄悄从门边探头往里看。

      一身红衣的陆清予站在黑池旁,他的双眸血红,泛着冰凉的杀气,唇角勾起残忍的微笑。

      他的手掐着一个魔女的脖子,随意一甩,那魔女的身体撞到墙壁落在地上滚几滚,一动不动,再无生息。

      陆夭夭蓦地睁大眼,瞳孔震动。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