丝瓜视频官方下载入口ios

      第二天。

      赵诗拓雨今天起了个早,因为要进山,还穿了件特制的软甲,以往披散的长发扎起,留了个长长的马尾。

      鬓间几缕碎发垂下,光洁的额头半遮半掩,配合这衣着,看上去颇有几分英武之气,像是个军中女将。

      这样的赵诗雨出来,自然引得几人争相观望。

      “哎呦~看不出来,穿上甲衣还挺像那么回事儿!”荆轲一脸戏谑,嘿笑着出声。

      “那是!别看我平常不怎么锻炼,但即便是江湖高手,我也能与之对决一二!”赵诗雨满脸臭屁,吹牛不打草稿。 엧

      讨 “咦~”荆轲吸了口气,皱着眉头,洒装模作样地想了想,说道:“我记得,你好像就跟一个江湖中人打过,还被人一招制服了呀~~”

      说到最后,荆轲还揶揄着脸,冲着赵诗雨挑了挑眉。

      “尼玛!!”赵诗雨被人戳破了脸面,顿时有些尴尬,奶凶奶凶地瞪了眼荆轲:这人怎么这么不上道呢?

      接着,赵诗雨没再理鲧这货ⳋ,扭头看向一旁的萧闫,问道:“准备好了吗?”

      “嗯!”萧闫点头应道:“二十名暗卫,五名留守营地,剩下的十五名都装备好了⿧,人手一张弓,험再加上我们几人,狩猎之事应当无虞。”

      “好!!”赵诗雨大赞一声,开心地说道:“我还从没打过猎呢,等一会儿要是看到猎갗物,你们都先别动手,让我先开!”

      “……”众人满心无语。

      以赵大小姐的本事,不说打草惊蛇吧,那就是个瞎眼耳聋的猪,都不见得能射得准……

      不过,眼见赵大小姐这踌躇满志的模样,众人也都不好出言,怕打击到某人的兴致。ᅧ

      “走ᢨ喽~去林前集合덂了!”赵诗雨小手一挥,身边跟着哈爷,身后领着十多位壮汉,以及荆嬴残萧四人,威风凛࢙凛。

      不多时䪙,众人就来到集合的地点。

      赵偃已在此等候多时,远远地瞧见赵诗雨一伙人的身影,赵偃心里也有些激动,连忙带人迎了上去,心中也有些期待。

      等到双方靠近,看到那个心心念念的动人倩影,赵偃一脸温和,柔声道:“小雨,你来了~!”

      “你他么不是废话吗?难不成是鬼来了??”赵诗雨白眼一翻,撇了撇嘴。

      这般模样,在赵偃心里那是堕显得异常锅的可爱,当下宛然一笑,笑着道:“小雨,你真可爱~!”

      䛴“凸(艹皿艹#)!”赵某人内心活动。

      “出发吧!”

      “……”

      随着众人一一进了这百芒山,此次的狩猎由此开始。

       赵偃身为太子之尊,身边的禁卫自然不少,比之赵诗雨身边的也丝毫不逊色。

      一行总共四五十号人,即便再轻手轻脚,这进了山里,带起的脚步声都能把吃了迷魂药的野猪震醒,方圆数十米都没个活物,更别说打猎了。

      䛴是以┵,在转悠了大半个时辰,所得的只有一个半大的小鸡崽时,赵诗雨终于是受不了了。

      拎起那个被흣粗壮的箭矢射了个对穿的小鸡,插在小鸡身上的箭比鸡脖子还要粗,鸡身拉直了,估计才到箭矢的三分之一,这强烈的差异感让赵诗雨满心无语。

      ㉹ “哎呀~~这样下去什么时候才能쵺猎够我们的口粮啊~~”赵诗雨忍不住哀嚎出声,一脸的不耐烦。

      人多,安全。但是同时,也是一个负担。因为嘴多,费ꯛ饭……

      如今转悠下来,啥都没见到,就光凭这个小鸡崽,那分下去估计每个人连口汤都没有。

      “不行!”赵诗雨深刻了解到己方的不足,当下就提出了改正意见。

      “我们所有人都分散开,两两一组,离得不要太远,也不要太近,这样才能保证㛛打到足够多的猎物,晚上好加餐~~”有了主意,赵诗雨立马就将这个想法说㇅了出来。

      当下,便收获了不同的意见。

      “小雨,这荒山野岭汳的,你身边就跟一个人,这样也太危险了。”显然,赵偃对这个点子不怎么赞同。

      “那你有别的办法啊?㭬”赵诗雨大眼一斜,嘟囔了一句。

      “额……”赵偃挠挠头,也没个主意⟚。

      见此,赵诗雨嘴角一䩍撇,说道:“既然都没有办法,那就按我的想法来,我们分开,遇到危险就大声呼喊,其他人听到声音赶紧过去接应,都没问题഍吧!”

      赵偃没话反驳,那其他人自然也没有异议,于是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分散狩猎。

      ྙ赵诗雨荆轲一组走中,嬴政残顾一组走上,萧闫游走支援,暗卫打野拱卫,路线布置也合情合理。

      还别说,这一分开,那效果就相当的不一样,不多久就斩获颇丰,麾下的一名暗卫甚至还猎得一只小鹿,虽然赵诗雨对此还不知情……

      这个时候,赵诗雨正弓着腰,身形缩到树后,脑袋缓缓凑出,有一搭没一搭地观察着不远处那只杂毛野兔,眯着的小眼当中精光闪现。

      不远处,荆轲一脸无奈。

      本来这种情况,自己随手一箭就能搞定的事,赵大小姐非得亲自上手,都在树后面缩了半刻钟了,还等啥呢?

      许是察觉到了荆轲的不耐烦,赵诗雨动了。

      为了照顾赵诗雨的水平,赵偃还特意找来一个袖珍版的小弓,看起来像是小孩子练习用的。

      张弓搭箭,瞄了半晌,在荆轲脑门上的冷汗快要滴落之时,赵诗雨松开了拉弓的手。

      “咻~”地一声,箭若流星,径直射向空地上的野兔。

      箭声呼啸,带起的声响自然引起了兔子的警觉。山里的野兔很精,毕竟能生存下来的都是精英!遇到危险后腿一蹬,立马就窜了出去。

      虽没射中,但是箭头划破了❠兔子的后腿,鲜红之色立马蔓延。

      受到疼痛的刺激,兔子如同疯了一般,朝远方逃去。

      “我射中ㄸ……哎哎~怎么还跑这么快??”眼尖的赵诗雨看到了那一抹鲜红,顿时喜得跳了起来,不过定睛一看,趁这个空档,野兔都跑出了十米开外,立马顾不上欢喜了,连忙冲出去追赶。

      “这可是老娘人生中的第一个人头,怎么能让你跑掉??”赵诗雨心中坚定,紧跟着野兔的踪迹,追了上去。

      后面的荆轲看到这儿,无奈一叹气,连忙跟上。

      一人一兔你追我赶,跑了不知道多久,渐渐地就跟大部队脱了节。

      终于,见那只野兔就在不远处的枯叶堆上躺着,看样子是跑不动了,赵诗雨心里一喜,大喝一声“小兔子乖乖~~”,冲了上去。

      荆轲跟在身后,瞅见兔子身下那一堆枯叶,立马脸色大变,身形快了不止一筹,冲向赵诗雨,嘴里焦急地喊道:“别去,危险!!”

      奈何,赵诗雨已经跳了起来,飞扑向野兔,满脑子都在想等下该怎么烹了它。

      至于荆轲的警告,赵诗雨鸽压根就没听见,满眼只有那只兔子。

      终于,竱兔子归入手中。但是,赵诗雨落地之时,覛脚下的枯叶堆也随之一空,赵诗雨只感到一阵悬空感,在重力作用之下,身巖子便沉了下去。

      “哇敹啊啊啊啊啊~~”杀猪般的叫声,在山林中飘荡开来。

      “该死!”荆轲씻来晚了一步,见到赵诗雨掉了下去,心里一惊,当下顾不上思考,连忙飞身跃下,一把手㒟抓住赵诗雨的衣领子,右手将湛卢转了个弯,插入到陷阱周边的土墙壁里面,湛卢齐根没入土墙,两人这才没有掉下去。

      荆轲背靠着土墙,整个人腾空悬挂,一手抓着꺎湛卢,另一只手紧攡紧捏住赵诗雨的衣领,就像是手里提着小奶猫的后颈,晃晃悠悠。

      “呼~”见抓到了赵某人,荆轲也是松了口气,当即看了看陷阱底下那一排排倒插在地上的竹刀,心中后怕不已,更感到脊背一阵寒凉。

      若是自己方才没抓住,恐怕这个时候的赵诗雨已经是一具千疮百孔的尸体了。

      这时,赵诗雨也是反应了过来,一眼就瞄到了数丈之下的坑底,那一排排密密麻麻的竹刀木刺,以及那个被木刺穿腹而过,不再挣扎动弹的野兔。

      “嘶~~”赵诗雨顿时头皮发麻,阴冷之气瞬间从脊背升出,直接窜到了后脑勺,震恐之下,赵诗雨手脚并用,立马抓住旁边荆轲的大腿,整个人都挂在荆轲身上。

      “我滴妈呀~~太吓人了~~呜呜X﹏X!”赵诗雨的鼻涕又一次滑了下来,一脸梨花带雨地看着荆轲,怕得෾要死。

      “……”荆轲连汗都没办法擦,左手和腿被赵诗雨抓得紧紧的,甚至还有一些些疼……

      “这妮纙子哪来的这么大劲儿??”荆轲的心里除了无语,就只剩下无力了。

      两人就奮这么挂在陷阱的半截处,挂了许久……

      ᵌ “大小姐,你是不是先把我的手放开瓚啊?你不想上去了吗??”荆轲一脸无语,俯视着自己腿上粘着的那个“东西”。抱着腿就抱着吧粮,你把我的手都压在怀里了,我抽不出来啊!!

      “嗯??”赵诗雨呼呲了一声,仰头愣愣地看着荆㼐轲。

      荆轲见此,左手动了动。

      “唔……”赵诗雨老脸一红,周身放松了下,让荆轲能把手从自己的怀中抽走,手脚却依旧紧紧扒住荆轲的大腿,生怕一不小心掉下去。

      “嘶~~”抽出手后,荆轲立马握了握手掌,手背被挤压得通红䷇,趁着赵诗雨朝下观望之时,꯭荆ý轲居高临下,飞快地瞄了眼赵诗雨的胸前,一脸不屑:“小丫头片子!”

      “你说什么??”听到声响,赵诗雨立马抬头看去,一脸萌萌哒,眼中还夹带着些许的恐惧。

      “咳咳……”荆轲轻咳一声,一本正经地回道:“没事……”

      “赵大小姐,等下我让你放手,你就放手,然后我会把你扔上去,听明白了没??”荆轲活动了下左臂,待准备就绪,荆轲点了点头,对着赵诗雨说道。

      “……”赵诗雨小脸挤成了一个囧字,哭丧着脸道:“能不能不扔啊?”

      “不扔我们怎么出去??”荆轲一脸疑惑地挑眉,诧异道:“你不用害怕,顶多是一些磕磕撞䈟撞,最多疼一下,不会受伤的。”

      “……”赵诗雨沉默了下,随即扬起可怜巴巴的小脸,弱弱地说道:“可是脸先着Ϗ地怎么办??我以后还想靠这张脸勾搭小妹妹呢……”

      “噗咳咳~~”荆轲펯一口气没咽下去,哽在喉咙处噎了下,急促地咳出了声。

      等平复完后,荆轲是苦笑不得,满脸诧异地说道:“我的赵大小姐,你这贼心不死啊!君侯都说了,要你改掉类似的坏习惯,你怎么还敢惦记小妹妹?你就颕不怕君侯再赏你五十大板??”

      “哼~~”赵诗雨屁哼一声,小嘴紧闭,喏喏动了两下,没有出声。

      说白了,赵岳虽然是爹,但是这个女儿也不是什么善茬。对于赵岳的屡屡教诲,赵诗雨是充分发扬了虚心认错、屡教不改的精神,坚决贯彻落实“死猪不怕开水烫”的革.命情怀。볯

      毕竟李大诗人那句话怎么说: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静听听~~多有道理!!

      见状,荆轲笑了笑,随即说道:“你不愿意也不行,现在只能这么出去了!”

      听闻,赵诗雨抬起头,小脸有些疑惑:“你不是绝世高手吗?怎么这么水??连个坑都跳出不去??”

      “……”荆轲一脑༜袋黑线,随即恶狠狠地瞟了赵诗雨一眼,眼睛盯了盯自己的腿。

      赵诗雨匔一脸茫然,随钇后顺着荆轲的目光看过去,立马明白了过来,小脸忍不住一红。

      原来是自己,把人家的腿抱着不松,影响到高手发挥了……

      意识到自己是个拖油瓶,赵诗雨顿时就焉儿了,只得无奈应了듌声:“那好吧,那你先扔我上去吧~~”

      “嗯~!”荆轲点了点头,左手捏紧赵诗雨的衣领,喊道:“准备好了吗?”

      “没……好了……”赵诗雨有些害怕,颤抖着声。

      “好,松开手脚~~骒”荆轲吩咐道。

      “……”赵诗雨不动。

      “喊你松开手脚!!”荆轲催促道。

      “……”还是不动。

      “你傻啦???”荆轲忍不住翻了个白眼。

      “你吼什么吼!!我腿麻了,等下不行啊!!!”赵诗雨一脸的委屈巴巴,红着脸吼道。

      “额……”荆轲不禁汗颜:“行……”

      两人又等了一会儿,随后赵诗雨的声音传来:“我好了……”艺

      忙“好,松开手脚!”听到这天籁之音,荆轲精神一震,立马说道。

      “好……好餆了。”赵诗雨松开了紧紧环抱缠绕的双手双脚,被荆轲提在手上,就像个凌空的小鸡崽儿㔆,脚底下空荡荡的,晃得赵诗雨心里直发毛。

      荆轲深吸了口气,运转气力,ࣀ全身紧绷。

      若是在平地上,荆轲随随便便就能把赵诗雨扔到十丈开外。只不过,如今两人都悬挂在空中,就靠插在土墙上的佩剑支撑,没有着力点,这对荆轲的挑战也不小。

      髚 毕竟,荆轲实力再高,也是凡人,不是仙人。自然不会什么凌空扭身七百二十度再飞起来的高端操作。 챋

      䮂 一声沉闷的哼声,荆⾠轲提起周身力劲,就准备将赵诗雨扔上去……

      不料,就在荆轲方一发力,那插在墙壁上的佩剑湛卢,朝下滑动了些许,两人的身子在空中猛地掉了一小截,这ꗗ才堪堪止住了下滑的趋势。

      逢此变故Ⰺ,荆轲瞳孔一缩,心神摇曳,顾不上其他,连忙将赵诗雨抱在怀中,右手捏紧剑鞘,额头立马冒出一层白毛汗。

      “卧槽~~”赵诗雨就没这么沉默了,惊恐之下一句行话彪了出来,连忙抱紧了荆轲,吓得浑身发抖。

      荆轲神情凝重,眼睛微眯,看着上方被佩剑插入的墙壁歰,观毘察着周边蔓延出来的丝丝裂痕,心里头有些沉重。

      这墙……已经有些空洞了,看来不是新挖힅建的陷阱,不怎么结实了。如果再㾞有大的动静,恐怕还会坍塌,到时候……危险啊!

      荆轲满脸䓮沉重,一时间也没有了办法。低下头准备将情况告知给赵诗雨,谁知䖀这一低头,眼前的一幕看得荆轲瞳孔微缩,整颗心微微一齩紧。

      方才荆轲拎着赵诗雨的衣领子,准备将其扔上去,奈何刚抬起手就碰到了墙壁坍塌,㛝情况危急之下,荆轲只得将赵诗雨牢牢搂在怀中,不敢多想。

      如今,当荆轲低下头,一股少女的蜜香钻入心肺,赵诗雨目光躲闪,眼波迷离(被吓得精神不正常),绝美的俏脸之上泛着一丝微红,令人心中忍不住的悸动。

      当下,荆轲有些晃神,忘了身在何处,忍不住紧了紧臂膀,将怀中的人儿抱紧了些。

      “尼玛!!”赵诗雨被勒得呼吸一窒,心跳快了不止一筹。

      尤其是看到荆轲脸上那副熟悉的表情,赵诗雨身为半个过来人䙤,哪里不知道这货脑子里想的是啥。当下气得眼里直冒火花,一巴掌拍在了荆轲的脑袋上。

      “你踏马发ⵇ什么神经?还不想想该怎么上去?!”

      被赵诗雨拍了一巴掌,荆轲立马回神,老脸忍不住一红,心里暗骂了声:居然被这矼个小丫头片子摄住了心神。

      随即,荆轲一脸尴尬地笑了笑,赶紧回道:“这乘陷阱时间长了,两边的墙壁土质都有些松动,如今就靠这把佩剑支撑,勉强无事。但若是动静一大,那恐怕……”

      说着,抬眼看了看赵诗雨,小声道:“恐怕我们两个都会掉下去。ﳖ”

      “就没别的办法了吗??”赵诗雨皱着眉头,对此很是担心。谁知道那个佩剑还能坚持多䉿长奠时间……

      “有……”荆轲满脸严肃认真。

      “什么?快说?!”赵诗雨眼睛一亮,连忙愁出声问道。 ⭝ 吁 ⸌“喊!”

      “……”럾

      “你踏马有病啊!!”赵诗雨气得娇躯一颤,捏紧悄拳头就往荆轲脸上招呼。

      突地,似乎是因为两人的动静太大,那佩剑晃了晃,两人的身形又是一顿,往下沉了些许……

      “……”赵诗雨,荆轲。

      “别动!”两人相视一眼,很默契地同时出声。

      “唉~~喊吧!”荆轲无奈一叹,给赵诗雨说道。

      听到这话,赵诗雨小嘴一瘪,俏脸发苦,为了能够获救,只得扯开嗓子嚎了起来。 쑆

      “有没有人啊~~” ⇓

      “救命啊~~”

      “有小仙女掉坑里了~~有米有人啊啊啊啊~~”

      “呜呜呜~~”

      “你踏马也叫啊,还等个毛啊!!”

      “……”荆轲。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