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人在线Av

      林辰来到躺在地上尸的跟前,一把宝剑顶住对方:“起来,别装死了。”

      此话一出,原本一动不动的尸,慢慢的挪动双手,支持着身体翻过身来。他的衣服已经烧的破破烂烂,뭐脸色的布也不见了。此时,林辰这才真真正正的看清뮣对方的长相。

      那根本是一张死人脸,准确的说是一张干瘪卺的如同僵尸的脸。脸上的眼珠子根本没有眼白,完全漆黑一片。他的丑陋,真的能和那脓包男子一拼了퍜。

      矯 “我腿都没了,还怎么起来啊?”尸艰难的撑起身子,对着林辰说道。

      “你现在倒会说冷笑话了,可是没用。快说,你们是什么人?”林辰此时不一剑结果了对方,就是想要从对方口子套出有用的信息。

      尸张了张嘴,以一种嘶哑的声音说道:“我和兄弟二人闯荡江湖数十年,做杀手以来杀死过的人不下两百个,想不到今天竟会栽在你小子的手上。”

      “这话还是留给阎王说吧,”林辰质问道,“说!到底是谁派你们来的?”

      “我们的组织名字叫做쬨天字号,你若是想某个人死,却不好自己动手的话,可以找我们的组织帮忙。我们不会在乎你是谁,只要你出价合理,我们一定会尽心尽力的为你服务的。”

      “少给我贫嘴,我问的是谁派你们来杀我的?”林辰半截剑头已经插入尸的胸口,再有半分就能结果了对方的性命。

      “哈哈哈哈,”尸大笑不已,“你怎么还会问这么愚蠢的问题。对了,你毛还没长齐呢。叔叔我好心告诉你一个道理,千万……不要……给……敌人……留下……喘息的机会,哈……”

      “什么?啊……”林辰还没明白对方什么意思,尸的脑袋就自己炸开了。林辰实在跟他离得太近,爆炸所喷出的黑色液体根本没法躲쫿避,那轒黑色液体便直接喷到了林辰的脸上。

      林辰큹实在太大意了,竟然没意识到对手还会临死前进行反击。此时,林辰的双眼一阵生疼,疼的他根本张不开眼。对此,林辰便也意识到这黑色的液体有毒,他立马取出清水清洗,试图将毒液清理掉。

      可是没有用,林辰脸是洗的干净,可是眼睛还是睁不开。林辰大急ଂ,他将真气牵引到眼睛上,想逼出毒素,可是无济于事,只引来双眼更加찇剧烈的疼痛。

      黑羽和水莲儿也发现林辰的情况,赶忙上前查看。林辰的情况很不乐观,从眼眶到鼻梁的皮肤都已发黑,显然毒液已经透过皮肤进入眼睛里去了。

      “黑㤿羽,莲儿是你们吗?你们在哪?”林辰双手挥舞着,想要抓住哪怕一样东西。

      ⋗“我们在这,林辰你没事吧⫽?”水莲儿一把拉住了林辰。

      ꧛ “我看不见了!什么也看不见,周围一片黑暗。我瞎了,我瞎了!啊,我瞎了。”

      林辰害怕ꬍ极了,即使是死亡也没让他如此害怕。失明↘了,他将什么也看不见,他害怕自己的世界再没有一丝绥光亮,再也看不到红的花,绿的叶,看不到任何人的模样。

      他害怕自己成为一个瞎子,一个废人,再次成为受人保护的人。他害怕自己再也无法辨别方向,再也不能向西走,去不了七玄,见不了母亲。他害怕自己会一生与黑暗为伴,孤独终岻老。 彝

      “不可以,不可以…湳…”林辰샌害怕到全身颤抖。

      水莲儿紧紧抱住林辰,想用身体传递给他一丝温暖:“林辰你不会瞎的,你只是中毒了,排出毒素就能好的。放心,我能治好你。”

      媡林辰听到这话,就像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莲儿你告诉我,要怎젿样做才能让我再次看的༫见?”

      “化清丹,有了化清丹就能治好你的眼睛。”水莲儿说的很肯定。

      化清墹丹,林辰跟母亲学习制药炼丹时也听说过何为증化清丹。化清丹乃槎是三品丹药,能解百毒Ꝟ。

      当年林雪芯就想过用化清丹为老祖母治病,奈何一直没有化清丹的配方。甚至穆林家曾用高价向外求取一枚化清丹也求不得,可见其是多么的稀怞有。现水莲儿提起化清丹,难道她身上有化清丹的存在?ᗂ

      “莲儿你有化清丹?”林辰䖀急切的问道。

      “锛没有,”水莲儿怕林辰失望,立马又补充道,“可是我有化清丹的药方。”

      “有药方又如何,咱谁能炼成三品丹药?”林辰一脸的失落。

      林辰知道,整个穆林世家里只有母亲䤳林雪芯有能力炼成三品丹药,而整个穆瞑城能与母亲媲美的也就两三人而已。林辰自知没ꁘ有这个本事,而쁦水莲儿年纪这么小,修为这么低,她又有什么本事呢?

      “我会炼丹,我可以炼成化清丹,林辰请ӡ你相信我,我一定㫚能治好你붘的眼睛的!”水莲儿说的非常恳切。

      “你别骗我了,莫要给我这样不切实际的希望。”

      “我没骗你。请你相信我,相信我。”水莲儿拉着林辰的手,恳请他一定要相信她。

      “我是相信ೆ你,你有配方,你能炼成,可是咱有药材吗?”林辰说出最重要的░问题,没有药材一切都是白搭。

      的确,三品丹药所需药材都非常珍贵,一般人是求都求不着的。

      “化清丹所需的十二种草药,有五种我这里就有。还差重楼花、白蛇草、龙葵、大苍子……不过,这四味草药还比较好找的,就算到药店也能买的着。”

      “这些药我这里有,就麌不用去药店买了。”林辰从穆瞑城一路逃到此地,路上毒虫猛兽非常多,林辰自然会备些解毒疗伤的應草药在身上,其中就有这四味常见的解毒草药。

      “这四味是有了,可剩下三味……”水莲儿欲言又止,剩下的三味药才是真￾的不好找。

      “你说吧。”林辰也知道后三味才是关键。

      “第ퟌ一味草药是白玉雪莲花,这花生长在终年积雪的高山上,常常藏在积雪下面,很少会썾露头,념很难找到。”

      ᣪ 林辰摇摇头,这种草药他没有,心里不免有一阵失落。 ⤝

      见此,水莲儿想了想,还是将第二味草药说了出来:“这第二味草药与白玉雪莲花正好相反,㎼它要在极为炎热的地方才会生长喐,一般常发现于沙漠中。这第二味药叫做……红烛花。”

      红烛花,竟然是红烛花!林辰身上正好有红烛花,而且还有四株。 ꓉

      说来,当年为了陷害林喜,林辰和林海、林福设⇗计从他手中骗来了四株红烛花。当时本是计枦划,在林喜被赶出家时,将这四株红烛花藏于其行囊之中,伪造其假意被骗,实则中饱私囊的假象。如此一来,即可ᕆ让林喜永无翻身机会,也可将红烛花交还给家族。

      而当时林辰要进⳯山历练,便把此任务交给了林福去做。但临到关头,林福还是念及兄弟之情,并没有把红烛花藏在林喜的行囊中,而是安然放其离开了林家。后来林辰了解了此事,也并没有怪罪林福。只是自己先将这红烛花收下,以待嬀合适的时机再交还给家族。

      䑵现在,穆林家突遭大难,林辰也就没有机会交还这四株红烛花了。不曾想,此时竟反而派上了用场,还真是天助林辰呀。

      水莲儿得知林辰有红株花也是兴奋的不得了,他们便又是解决了一味草药。 珢

      “莲儿,你那还差哪味药?”林辰问道,现在只差一味药不知有没有了。

      “这最后一味是白浆果,”水莲儿说道,“不过必须是百年以上的白浆果,不能是平常那种小小颗的。”

      白浆果?林辰也有啊!对此,林辰赶忙从纳戒中取出那颗巨大的白浆果,向水莲儿问道:“这颗行不行?我不知道这有没有百年。”

      水莲ᄠ儿见到那颗白瘀浆果,眼睛瞪得老大:“这么大个ᏼ,别说百年,千年都有呅。我看取半小劓碗汁水就绝对够入药了。”

      “你确定要小半碗,这一滴汁水就能治好人斄手脚的伤势,셢你确定要那么多?”林辰又有뢓点怀疑起水莲儿炼丹水平。

      “没事啦,你这么大的一颗,浪费点没事。”水莲儿很兴奋,感觉马上就可以治好林辰的眼睛了。

      对此,林辰可没那么乐观:“纷咱现在就差一味药了,可是没有它,还是不能炼成化껎清丹,我的眼睛还是治不好。”

      䣲 “大哥,我去帮你找。这里山这么多,常年积雪哲的山也不少,我就不信翻遍每个山头膼,还找不到一株白玉雪莲花了!”黑羽说道。林辰失明,最担心的莫过于黑羽。所以,只要能将林辰眼睛治好,就是赴汤蹈火,黑羽也再死ꁀ不辞。

      此时,黑羽恨不得马上就要动身去寻找白玉雪莲硃花,但是却被林辰给拦了下来:“黑羽你不能走,你必椝须留下来。我现在是个废人,你必须替我保护楶好莲儿。那炎暴绝对不会是一个人追来,他肯定是个打头阵的,后面肯定还有追兵。

      둭 所以,黑羽你要是现在一走,我肯定拖累莲儿的速度,后面的追兵一来,我又怎么能保护的了莲儿呢?你不能走,若你要走也必须带着莲儿走,我不能留在莲儿的身边,这只会拖累她的。”

      “林辰你这说的是什么混账话!”水莲儿眼含泪水,一脸气愤的说道,“之前一直是我拖쟴累你,现在你拖累我一回怎么了?我们说好的,我这一路跟着你,不管你怎么样,反躭正我就要跟着你。黑羽你去,不要听林辰的,快去快回,我会照Ⳬ顾好他的。林辰你记住,我说过会治好你的眼睛,一定会的,到时你再保护我也不迟。”

      林辰沉默了许久뒍,他叹了口气䷪说道:“行,但黑羽你现在还是不能走,这里不安全。我看不见,你得先将我们送到安全的隐蔽点,到时你再走不迟。”

      黑羽听了这话,知道林辰已经同意他独自去寻找草药了。于是黑羽快快的带着林辰俩来到一山头,找到一处隐蔽的山洞安顿下来。然后黑羽便扑扇着翅膀,摸黑就向着最近的雪山飞去。

      此时,林辰靠着山洞,他现在已经看不见了,只能默默的感受火堆传递过来的温暖。他心里一直是惴惴不安的,他有一种预感,后面正有一群追兵向他们逼近,而⠽且他们的实力绝对不弱。

      现在的林辰看不见了,他也分不清白天和黑夜,他只觉得这时间过得很慢,也过了很久。是的,转眼间,林辰失明已经是第三天了,黑羽没回来,林辰也一直看不见。

      为等黑羽回来,林辰他们什此时一直呆在山洞里。这几日来,水莲儿每天都为林辰烃擦拭眼睛,为他更换消炎化毒的⃜膏药。这种膏药是水莲儿自行调配的,虽然不能治好林辰的眼睛챶,却能缓解林辰一时的疼痛。

      “莲儿你这药膏还真不错,我眼睛感觉好多了。只是它为什么会发臭,熏得我鼻子受不了。”林辰坐着让水莲儿往自己双眼处摸药膏,然后让其换上一层干净的纱布。

      水莲儿细心的将纱布绑好,歪着头欣赏着自己的杰作,她俏皮的说道:“当然会有点臭啦,因为我加了点牛粪,那东西可对解毒有帮助。”

      醐牛粪!林辰的脸立马黑了下来,这水莲儿会配药吗?竟然用牛粪敷眼。

      “大小姐,我现在非常怀疑你的医药水平。不会是个庸医,反把我治死吧?”

      “呸呸呸,”水莲儿一下就不高兴了,“我不就开个玩笑,你就要死要活的。本小姐调配的药膏怎么可能有牛粪那东西呢?只是呀,ℋ咱俩手上的草药并不多,我七拼八凑的才将药膏调配好。

      这新配方也是第一次弄,我也不清楚为什么会发臭。不过㴒你放心,我绝对不会害你的。我爹爹都荺说我有炼丹制药的天赋,从我记事时起,就请中州最哐好的炼丹师来教导我。不信你可以来考考我,싈我知道的草药可有上千种呢。”

      “考你?我可考不过你!我信你还不行吗?”

      林辰虽然从记事开始起也ﺝ学习丹药,可根本湁没法和水莲儿比。的确,林辰一直跟在母亲身边学习炼丹制药,但他所能知道的草药也就五六百种,甚至大部分林辰只知其名屝,还未曾见过。这水莲儿的条件可比林辰要好的多,她要是见过上千种草药,也不足为奇。

      “你根本是口是心非吗!”水莲儿不买账,非得要证明自己的能力不跖可。

      “行行行,你说什么就是什么,”林辰将话题一转,“你騲说黑羽都去这么多天了,怎么还不回来,不会出事了吧?”

      “你尽是ꮩ想些ꞁ不好橘的,黑羽열本事可大着呢,你不想想是谁解决了那两位杀手ꔕ……”

      水莲儿话说一半便戛然而止,林辰明白她是不想让他回想起那晚失明的事情。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