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妻成长日记动画片

       ➺ 茯苓郐、茯神、竹沥、百部······

      里头有完整的丹方内容,但并不仅仅一种,而是有八种。

      丹숈方1:襝强血丹

      丹滷方2:筋骨丹

      丹方3:壮息丹

      丹方······뭕

      最让他感到欣喜的是,最后一种丹方尤为特殊。

      媲名为蕴神丹。

      “蕴神?莫不是䎾和精神力有关?”陆长生想起了自己那感知领域,很大可能那就是精神力。

      他将竹简郑重地收好,放到一边,继续查看其他收获。

      墓主室内,拿到了三样东西。

      丹方竹简一样,武学册子一门、以及金属盒子一个。

      拿起武学册子,陆长生目光有些复杂。

      册子是一门内息武学,品级不低,若是按系统品ꎽ级区分,在蓝级品质中也极品,名为《清风劲》。

      但他现在连气息都引导不来,哪怕有再好的武学,也难以修炼。

      其次,花费太多时间去入门这些品级的武学,并不值当。

      䔬品级越高的武㧚学,入门越难,有这时间,他早就入门了数门白级武学了,然后进化值伺候,直升蓝级,还能让自身实力获得一个极大程度的跨越녈。剨 띂

      “李麻子的橫练倒是属于蓝级的,就是不知道效果如何?”陆长生暗道。

      最后一个盒子,他没有立马打开,而是抓住柴刀,用刀尖一挑,吧嗒一声,金属盒子应声而开。

      臆想中的机关暗器没有出现,里面平平无奇,就连放着的东西Ӟ也是,ᴂ那是一面皮纸,看着似乎有뒻些年月了,表层的角质层脱落了不少。

      陆껬长生拿到手上打开。

      壟 “好像是一副地图!”

      ᝀ 上面有一些简ꑾ写画,只是缺失得厉害,根本不知道最终的目的地在哪。

      陆长生摇了摇头,把一角地堒图放了回去。

      这东西对他来说很是鸡肋,哪怕目的地是一处藏宝地,但缺失的地图充满着太多的变数,他不可能会把太多的떡时间消耗在上面,进化系统的的强大作用才是自己最大的财富,舍近求远并不符合自身的价值观。

      除此之外,其他多是一些银钱和准丹药。

      所谓的准丹药就是生血丹那种,也可以称之为药丸,相比于丹药那是远远不如的,一名三河帮的正式帮众努力一下,每个月都能购买到一些。

      清៎算了一下,银钱约摸有五百两,其中多数是王员外一家子提鞥供的。

      不过,相对于王家来说,这点钱并不軽值得一提,整个붭王家的家财,除却固定资产,恐怕有上万两。

      这种商贾,生意并不仅限于一镇,或许在那府城中,都有生意交集。

      ᠇藏好东西,陆长生拿了孔些银子,到药库抓药,然后开始配置李麻子樑的东西。

      ······

      咠 翌ⓣ日一大早,陆长生查看了一下新药童们做፯事的进度,然后等到了八点左右,药老出现在了铺口。

      从陆长生口中得知进度情况后,他点了点头,又安排一些事情,这鷸才道:“这几天小心一点,听说昨晚有黑魔会的人在镇上动了手,杂役处那边首当其冲,死了好几个人!”

      ␵ 陆长生掴脑海中掠过被自己打死的那這个年囶轻妇人的㍮身影,暗道:不会是଻因为那个吧?್

      “为什么会动縳手?”

      “哼!”药老冷哼一声,“黑魔会和我们三河帮本身就是仇敌,这些年来没少起冲突,这黑魔会行事向来肆无忌惮、无法无天,屠村灭族都是常事!当年黑魔会势大,触角甚至蔓延至徐府、冀府,颇有称霸三府之势,后来却其他两府联合打压,才由盛转衰,龟缩在青府之中!”

      “可惜,因为名声不行,现在띠也不得好过!”

      “不过,我们也不能小瞧黑魔会,瘦死的骆驼哀比马大,以往虽然有不少的冲突,但大젥体上还是克制的,就是今年开始,攖黑魔会的动作就越来越大,这是个不好的征兆!”

      옴 “我担心,这里会成为双方厮杀的校场!麞”

      陆长生静静地听着。

      滸 药老似乎在犹豫什么,片刻后,似做了决定,道:“丹法在柜子里,你自己拿出来看就是!”

      “好的莊!”

      陆櫓长生进了屋子,药老想了想,也跟着走了⩙进去,只是没횿有在堂前停留,而是穿过走道,转身进了一个独立的小읅园子里。

      园子种满了药材,和햑药铺那里不同,这里的药材更加珍贵,如山参、灵芝这些大药也有不少,甚至还能看到一些体型颇大的上了年份的药材。

      空됿气中弥漫着药香味。

      边上有个铁笼子㱼,锁住一个白色信鸽。

      他找来纸笔,在上面写了几行字,然后绑在信鸽脚下。

      松开手ࢀ,扑腾扑腾地几下,信鸽顿ᶀ时飞向了高空,迅速远去。

      ······

      青府愆有三河。

      雄 一河‘玉项’,如美人脖颈,两头偏宽,中部稍狭,因地处广袤平地ភ,时长看到月光洒落,因此有美人如玉孉,玉项河之称。

      龜 一河‘济水’,取人才济济之‘济’字,被称为青府命脉,商贾大船,经由此河道,前往大宋各府,将青府特产送出,各地珍稀之物运回。

      还有一河,为‘东源’。

      三河㰈交汇处,便是青府巨头三河帮总舵所在。

      水光潋滟,船坞连成一片,一艘艘巨大的船横亘在⵶水面上,有一些船甚至打上了厚厚的金属防护层,尖锐的船首能够直接将大多数的商船撕成碎片。

      谋 赤着膀子的汉子吆喝声不断响起。 聼

      不时间有巨船裹挟着大小不一的船只脱离这个巨大的船坞,驶向远处駍,留下巨大的꫚波澜,久久不㛳消。

      又有大量持刀汉子行走在船坞之中,一个个皆是气息不俗。 ๥

      珒 ꥦ整个一片热闹的景象。

      三河帮,掌控青府水路命脉,甚至连官船都要顾及三分。

      ྑ青府河乊道繁荣,起码䟶有七成和三河帮息息相关。

      船坞深处,稌有阁楼水榭。

      此时,一座充满药香的偏院中,几名身着药童服饰的少年正给笼子里的信鸽投食。

      忽然,䙥有信鸽落觰在不远处垂挂的‘信巢’上。

      衧所谓的‘信巢’是信鸽归位之地㞜,用一根木棍፻撑起的圆盘,上面留着每一个信鸽最喜欢的气味和过往记忆,当它们从远地返回,会自主寻到自己印象最深的‘信巢’上。

      一名药童走了过去,从信鸽脚上解下信纸,然后匆匆地离去,不多时旳就找到了此地的负责人。

      “24号信巢来的信?”负责人一身黑衣,右肩上停着一只尖喙雄鹰,目光锐利몵。

      “你先退下!”

      绸药童退开。

      㑓 黑衣中年沉思了脎一下,起身转入不远处的一处院子内,到֛了一座丹房前。 哣

      ѷ“余师!”

      “何事?”

      “24号信巢来消息了!”

      “24号?”丹房内沉默了一下,似乎在思索,好一会才道:“是白仲么?”

      “是的!”

      “从丹房带出的몿信ꑘ鸽,便是可以提一个要求,他想要什ೀ么?”

      “举荐!”

      躾 屋内传来声音,“荆山那边,有谁在的?” 痢

      黑衣中年道:“빝甲等学徒,方剑!” 륞

      꿞“让他去吧!”

      黑衣中年犹豫了一下,正要说些什么,但见到丹房内传来一声轰鸣,知道是炼丹开炉的声音,벗顿时憋了下去,转身回了居所。

      “那方剑虽是甲等学徒,但傲气自生,在余师面前还会压制一下,到了外头也不知会是怎样!不过——白师兄为人慎微,应该能够应付得来!问题想来是不大的!”想到这,他拟䠾了一封信,让人绑在信鸽上,送了出去。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