缘之空全集在线观看

      ……

      “六叔,这些都是家族崛起的机密,一切都以保密为主。”王守哲暂时放弃了和他普及路亚的打算,郑重其事道。

      “我明白。做这一切我都会格外小心,到时候还请家族分配两个家将给我。”王定海激动到浑身颤抖,“此外,关于那个搬筝,我有一些想法。用撒网可以迅速改造一口搬筝出来,咱们先试试效果。如果可以……”

      他的眼睛都放光了,已经迫不及待地要去实验。

      定蒲渡口至乱石滩都是王氏地盘,普通人是不会也不敢接近河岸的。毕竟河岸都未经开发,只是简单地清剿过,有着种种不经意的危险。

      而且该河段九曲蜿蜒,偏僻隐蔽处不知多少,受到王守哲的启发后,熟悉捕鱼业的王定海已经迸发出了好多个方案与想法。

      待得王守哲同意后,王定海将船一路向该江段一个隐蔽的小码头而去,这里每一个小码头都是秘密小据点,可以有多种用途,狡兔还有三窟呢,何况乎王氏的捕鱼船队。

      小码头旁还建有隐蔽的木制小屋,是躲避风浪等情况下休憩之地。王定海将王守哲和公孙蕙安置在这简陋之处,留下那个王狗蛋侍奉两人后,他便匆匆忙忙而去。

      “还是第一次见到六叔如此风风火火。”公孙蕙感慨道,“看样子哲儿你提供的捕鱼思路,效果会非常不错。”

      “都是古籍上看来的,未经实战做不得准,希望对家族有用。”王守哲淡然一笑,随后对王狗蛋道,“狗蛋,会烤鱼吗?”

      “会。”王狗蛋机灵地点了点头,“家,家主,小人这就去烤鱼。”说罢,就一溜烟地跑了出去。

      等只剩下公孙蕙与王守哲两人时,公孙蕙仔细地瞅着王守哲,直把他看得内心有些发毛后才感慨叹道:“哲儿,你变了,变得好似洒脱不羁十分自信。以前的你,肩负重担只知道拼命修炼,其余事情一概不管。若非大娘看着你长大,还真怀疑你被掉包了。”

      “大娘说笑了,以前有父亲顶着,我自然可以凡事不管不问。”王守哲表情平静,叹了一口气道,“但是如今父亲过世,家族局势已恶劣到如此程度了,我若再不振作王氏何去何从?大娘,先不说这事,你一路舟车劳顿,先休息会儿,待会儿期待六叔的惊喜。”

      王守哲掌控局面,主动结束话题,带头闭目休憩。

      小半个时辰后,王狗蛋弄回了几条金灿灿的烤鱼,闻着都香,王守哲掏出两个大铜丢去:“赏你的,外面候着去。”

      “谢家主,谢家主。”王狗蛋欢天喜地地跑了出去。

      烤鱼与公孙蕙分而食之,狗蛋虽然手艺普普通通,就撒了点粗盐,可胜在食材新鲜优质,吃得王守哲口齿生香赞叹不已。

      公孙蕙也是首次吃到如此粗犷的食物,几口吃下来美眸连连闪动,好似十分合口味。

      几条烤鱼吃完,外面传来了王定海兴奋的叫喊声:“守哲,五嫂,你们快出来看看。”

      王守哲两人闻声而出,到了小码头边上,却见王定海已经按照设想架好了一口简易搬筝。好家伙,那口搬筝看得王守哲眉头直跳,四根支杆都是胳膊粗细的圆木,主杆更是比大腿还粗。

      就这东西太过笨重,怕是有两三百斤了吧,地球人必然耍不动。

      只见王定海站在木制码头上,只是腰马合一,略作发力拽动缆绳,笨重的搬筝就被他轻而易举地撬出了水面。

      呵呵,忘记那家伙是个炼气境五层的玄武者了,一身力气比普通地球人大了十倍不止。

      “轰隆!”

      搬筝网中兜住了一条大鱼,大鱼猛地炸水一波却被网片挡住了去路,还没等它第二波反应,就被拽离了水面,躺在网片中央任人宰割。除此之外,还有几条一到两三斤的小鱼悄无声息地躺在它身旁。

      “好!”

      周围渔工都兴奋地叫好,用简易抄杆七手八脚地把渔获抄上。虽然那是一条不值钱的赤鲤,但是六七斤重的它也能卖数十个角子了,同时也证明了搬筝的效果。

      随后,又在王守哲亲自指点下,王定海对搬筝进一步改进,装上了倒杆,配重等物。

      原理十分简单,就是地球上的跷跷板。不过这个跷跷板是个三角形,两个顶端用缆绳连起,在跷跷板的另外一头配置好合适的配重,只要轻轻施加压力,就能将另外一头的搬筝和网片以跷跷板的形式提出水面。

      这一弄,又是两个时辰过去了,天都擦黑了才全部折腾好,但是大家伙儿的热情却是十分高涨。只要小半柱香时间,就能起网一次,而且还不费力。

      当然,空网是不可能避免空网的。然而这个点儿天已擦黑,不少鱼类开始趁着夜色悄悄靠岸,沿着岸边寻觅食物,岸边的食物远远比大河中心要多。

      “轰隆!”“哗啦!”

      几次空网后,总会有一次爆响,中上一条大鱼什么的。偶尔还会一网两条,三条什么的。这把那些渔工和王定海兴奋坏了。

      “守哲,发财了发财了。”举着火把的王定海狂喜地汇报,“刚才一个时辰起了三十网,跑了五条,中了九条大物,中小型渔获无算。

      光是一个时辰,便百多斤渔获,总价值得有十来个大铜。”

      如此可怕收获,让王守哲也有些发懵,到底是玄武世界啊,资源比起地球要好太多。不过王定海随后也表示,现在时值鱼汛旺季,而晚上又是捕鱼的最佳时间,有此收获也算合理。

      “这东西比撒网强大多了。”王定海兴奋道,“撒网的渔获也不少,但是一个体力充沛的渔工,一天下来至多能撒上百网就没体力了。但是这种新式工具不用耗费太多体力,也不用技术,可以安排两个渔工十二时辰轮番作业,而且还比较安全,毕竟河岸边比到江中心危险少许多。”

      “不错,不过你还忽略了一点优势,那就是可复制性。”王守哲也是心情极佳道,“六叔,你明天从家族里找一些能工巧匠,将这种简陋的东西再好好雕琢雕琢,然后就逐步推展开来,趁着今年鱼汛期间再多捞一笔。”

      “最重要的是保密。”公孙蕙在一旁补充道,“六叔,人手不能盲目扩充,尽量从旁系族人内找些可靠的帮手。”

      大家你一言我一句的补充着。

      蓦地!

      “轰隆”一声巨大的炸水声。

      王狗蛋在那边嘶吼起来:“海爷,快,快来。”

      三人齐齐望去,只见搬筝中兜住了一条体型硕长的蛇形巨物,它的爆发力极其凶猛,即便被两个成年渔工压住搬筝支架硬抬出水面,已经离水的它依旧在网兜中疯狂挣扎,震动地整个支架都晃动起来。

      “是赤鳞鳝!”王定海面露狂喜,但转眼间他又脸色急变,“不好,它要破网。”

      只见赤鳞鳝尖锐的利齿咬住了网孔,身躯疯狂扭动旋转,瞬间就将渔网撕出了条大口子,它顺着破口扭动着要挤出去。

      王定海二话不说,直接猛窜入水中,速度极快向渔网游去。就在赤鳞鳝即将脱困时,他伸出大手掐住了它脖子,右手掣出腰间分水刺,狠狠地扎进了它的脑袋,左右搅动起来。

      可即便如此,赤鳞鳝依旧缠住了他,拼命搅动,显然是生命力极其旺盛,又是足足一柱香后,那东西才奄奄一息死去。

      王定海将它拖上了岸,铺在简易码头上,那东西身躯长余两丈,最初的地方比大腿还粗,全身长满了赤色鳞片。

      “一阶水生凶兽赤鳞鳝,六叔,这条应该是成年赤鳞鳝吧,得有一百斤吗?”王守哲和公孙蕙也在好奇地围观。

      “哈哈哈,不止,这条起码有一百五十多斤,至少值三五十乾金。”王定海一屁股坐在地上喘息,双眼放着激动的精光,“这凶物要是让它下了水,你六叔还真不一定弄得过它。不过这赤鳞鳝浑身都是宝贝,家主,今天全托你鸿福了,哈哈哈~明天拿到定蒲渡口去炫耀一下。”

      ……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