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婚请低调

      ⋙ 白颖揪着小蛮的耳朵不放,愤怒的质问道:“你不是说要和我并肩作战螎的么,突然把我关起来是什么意思,觉的我是售累赘是不是,你᭮知道我在阵中眼梼睁睁看着你被那么多人围攻,心里有多担心么。”

      꼖 云阳王见状〄对着白颖说道:“颖ᠵ儿䰁,你一个女孩儿家怎么얒可以如此的粗鲁,小蛮将你关在阵中,也是为了你好,就算你不考虑自己的安危,也要为肚子里的孩子着想,如今你初为人母,怎么能再以身犯廤险呢。”

      听到云阳王的劝解,白颖大为疑惑,问道:“孩子,什么孩子?爹梉你胡说什么呢?”

      云阳王一脸肃麣然的说道:“别瞒着爹了,你爹我㟘可是过来人,你那点小心思岂能瞒得过我,小蛮都已经招了,虽然咱们家秉承传统,但事ᥛ情既已发串生,爹不会责怪你的,你没必要再隐瞒了。”

      白颖听完云阳王白挚的话,手上的力道更大了,转过头对着小蛮吼道:“罗小蛮!你到底跟我爹说了什么?今天캆你给我解释清楚。还有你究竟还有多少事情耄瞒着我,今天不㊶把话说明白,我和你没完。”

      在小蛮的苦苦哀求下,白颖终于松开了手。

      两人回到픢房中,白颖手里拿着皮鞭⼟,站在小蛮身边,一只脚踩在凳子上,听着小蛮的汇报。 히

      云阳王得知白颖没有身孕后心中大松了口气,对于年奠老成精的自己竟然被小蛮这个看起来愣头愣脑的꼵家伙欺骗之事,大为恼火。

      ᏼ 回到王府中,坐羜在椅子上生着闷气。

      对小蛮这个小子,此时的云阳王是又爱又恨,既感激其将自己从迷局中拉出,又恨其欺骗自己。

      既欢殟喜其对白颖的呵护纵容,又担心其心眼儿太多,怕自己的女儿吃㹒亏。

      云阳王用手不断的敲着椅铋子的扶手,仔细思考着如何应对小蛮这难缠的准女婿。

      在小嫋蛮的解释以及再三的保证后,白颖终于放过了小蛮。

      不过经此一战,白颖发现自己与小蛮的瀲实力相比,出现了不小的水差距。

      为此白颖心中大为郁闷,将小蛮丢在一旁。

      白颖餍带着从府中精挑细选的五十名护卫,偷偷进入了云阳王府后面的兽王山中。

      小蛮与白挚这半个月来,急得焦头烂额。

      此时小蛮正带着巡逻队,仔细查₵看城门中过往的삧行人。

      忽然看到白挚亲自带着骑兵来到城门前,冲着小蛮说道:“有消息了。”

      二人一同来到府中,听着眼前侍卫长的报告。“王爷,不是小的们不说䐔,实在是郡主嘇殿下千叮万嘱要我们绝不许告于王爷和郡马爷,咱们郡主的脾气您也是知道,小的们哪里敢违背她的话。”

      ⨀ 白挚捏了捏脑袋,在小縭蛮疑惑不解的神情쑹中说道:“也怪我当年太宠这丫头了,你不知道,她去聚῾灵城求学前,在穷桑城是那也算是有名的恶霸。”

      侍卫长愤愤不平僮的对着二人说道:“王爷您摸着良心说,那能叫算吗?郡马爷小的自从听说您居然征服了我玗们郡主那天起就对您倾佩不已꒧,早已将您当做人生偶像。如今当着您的面小的也不怕得罪王爷㬦。”

      侍❎卫长挺着胸膛对着罗小蛮说道:弃“当年我们郡主,那可是穷桑城里最出名的小恶霸,穷桑城曾经有四大敘恶霸和一个小恶魔。”

      罗㦵小蛮一脸八卦的看着侍卫长问道:“四大恶霸和小恶魔?”

      쐜 ᣚ侍卫长对着有些好奇的小蛮说道:“四霸分别是城西混城霸王凌霸天,城北欺男霸女秦厚熊䰲,城东不讲是非吴有德,城南出门留섿财涂山鸿。另外还有一名通城凌霸小恶魔白颖。”

      小蛮听到白颖的名号后,有点发懵的问道:“白颖?通城凌霸小恶魔?”

      侍卫长点了点头,对其娓娓道腧来:剓“这是老Ϡ百姓的误解,同时也是郡主年幼无知。

      徇 ੉ 我家郡主平嵒时并不欺负百姓,但是对于四大恶霸来说就是恶魔般狻的存在。

      城主大人一人独掌穷桑城鴲中生杀大权。

      故而各方人马都慑于其威,골对于郡主自然也是容忍万千。

      郡主年幼之时,对于兽国游侠颇为神往。

      更是多方搜寻各方豪侠惩恶扬善的事迹。

      对于惩治뛉恶霸更是心心念念,不知鷐从哪里㯦听说四霸之事。

      便距每天带人去城中找四人麻烦。

      四霸得知郡主乃是城主独女不晧好过于得罪。

      駞 另外郡主每次出行都有大批护卫暗中跟随,使恶霸们心中更砷加忌惮。

      小郡主心思玲珑,诡计㈴多端,每天都有不同的花样,折腾嚋的恶霸们叫苦不迭。

      ᡝ四大恶霸被其治的服服帖帖。每当郡主出城,他们都醨会一同出来为其通城静街,以示䑱巴结。

      百姓对此颇有怨言,但是想到郡主能把四大恶霸治的如此听话。对郡主㪉的手段都大为畏惧ᄃ。

      不过迍大家不敢明言,只得嗩偷偷送了郡主一个通城凌霸小恶魔的称号。”

      侍卫长说道此处话锋一转:“郡马澍爷试想一下。

      䚃郡主幼年之时的手段,ꠖ便使城中四霸唯恐避之不及。

      如今郡主簬已然成年,我等小小侍卫又岂敢触其眉头。

      既然郡主有所㝟要ࣹ求,我们自当全力配合。”

      小蛮第一次听说白颖还有这样쬚的黑历史,心中大䕸为感慨。

      不禁回薔想起过往,޻从自己ᔚ第一次得罪白颖之后,被其拦截挑战。

      到不小心打了白颖之后,被其疯狂报复,先是挨了两拳。ꆔ

      之后每次上驭兽课都会出现的各种可⊛怕状况。

      再到后来一路上绑架雷심鸣,打劫狼逃,讨伐海盗,每次自己提出稀奇古怪的想法之时。

      白颖总是先露出一副兴奋无比的表情。

      꿝 察觉到ﮔ自己的咎注意之后,又马䁯上转变成一副小女人的模样,表现的矜持无比端庄秀丽。

      小蛮此刻想起二人之间的点点滴滴,顿觉细思极恐。

      此时兽王山上,一只成年吊睛幽冥白虎正在不断咆哮。

      就在刚刚一个不起眼的兽族女孩儿。

      趁着ᭋ自己与賉碧眼金晶猿,赤练紫血虺进行混战之时。

      ᷑ 竟然带着一队人马,偷偷将自己藏在山洞中的幼虎抓走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