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游戏攻略>

      “那个所谓的新出医生,很有可能,就是贝尔摩孧德。”

      他的声音很轻ꇰ又很低,微微发颤,犤在非晦非明的光䪁线里,仿佛隐没着难以抑㵞制的情愫。

      “⋭什么?ꭕ!”

      柋 听到“邦贝尔摩德”几个字后,ꯁ灰쨹原哀蒗瞳孔猛缩,巨大幃的恐惧感朝她袭来。

      “嘘——” 䙘

      及川雪成猛然想到了什么,眼中闪잆过一丝光亮,他伸出食指放在唇派边,对灰原打了一个“不要出声”的手势。

      ⿔他压低声音说:“这个房间蘀,有可能被她窃听了。”᧵

      为了找出窃听器,他用手机调出了一段铃声,将音量调到了最大,随后拿出了随身携带着的反窃听设备,四处探测着屋内的窃听器。

      巨大的铃声引来了阿笠博士的注意,䛪他一边推开卧室门一边说:╱“小哀啊,你在做什……”

      阿笠博士推门看到킄及川雪成后,手中动作戛然而止,脸色大变㾘:“你,你是谁?!”

      “啊,找到줻了。”

      及川雪Ǵ成自顾自地将窃听器拆了下来,随手毁坏后,才慢慢站起来看向阿笠博士:“您就是阿笠博士ލ吧?”

      之后,及川雪成向阿笠博士解释了自己的身份,一旁的灰原哀也对他的话加以了证实。

      뼰“我太熟悉覠贝尔摩ᝍ德봻了,如果我的感觉没错的话,刚刚那㺙个新出医生就是她假扮的。”

      “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办㇁?要把小哀藏起来吗?”

      瘩 “没用的,我们的对手是贝尔摩德,无论躲到掳哪里都是徒劳的,更何况哀还生类着病。所以我认为喲,我们还是静䬅观其变的好。”

      及川雪成表面⍟上装作平静,但他放在衣服口袋里的颤抖낍的手,已经将他真实的情绪暴露无遗了。

      “她썭是如何这么快就找到这里的,真是……太可臩怕了。”

      “雪成……”

      灰原哀看出了及川雪成的不安,躺在床上的她伸出手拉了拉及川雪成的衣袖。

      及川雪成轻笑一声,眉宇舒展了许多,嘴角紧绷着的线条微微上扬,他握住了灰原的手,慢⻷慢蹲到她床前:

      “放心﹨,我没事的。”

      他的声音很轻又很柔,像丝绸划过肌肤,又像羽毛缓缓飘落。

      “ᓕ那么阿笠博士,你把刚刚这些情况告诉工藤新一吧,贝尔摩德估计很快就会有动作了。”

      “哦⣖哦,我这鴨就去给新一打电话끤。”

      看到阿笠博士离开了ꊡ这间卧室,及川雪成收起了平时那副戏谑的态度,一本正经地对灰原됊哀说:“其实我这次过来,是想问问你,要不要加入FBI的证人保护制튘度。”

      “你或硓许听说过ꦆ,证좗人保护ಁ制度就是将你的姓耦名,身份,年龄等걱信息完全更改成另一个人,以쇣全新的身份謰在远方生活下去。”

      “这样可以在免受到保护的前提下,自由럃地生活下去,但是……”

      下面的话,及川雪成的声音越来越小:“但是,你要从此断绝与家人,朋友,亲人的来往……” ⡟

      说实话,及川雪成的私心是不希望灰原哀加入证人保护制度的,那样会使他再也无法与她有핅任何来往。

      但他心里清楚,加入证人保护制度,能让她不再每天担惊受怕,自由둞地生活下去。

      因此,他还是坚持劝说这灰原,尽管这些话都无法说服他自己:

      “这样的话넑,今后你就可以告别过去的一切,不돒再受到组织的影响。”

      “……”

      “那种害人的药物,你再幛也不用研发了,而且以估你ῴ的能力和知识,无论읆到哪里都可以应聘到ꄤ一份很好的工作的……”

      ⻓ “不要再说了。”

      㭨灰原哀打断了及川雪成的话,及ヌ川雪成脸上闪过一抹诧异。

      她说:“这些话,咳咳,你连自己都无法说服吧。我已经舣下定决ꑑ心,不会再逃避自己的命运,所以……再给我一点时间,让我好好考虑一下。”鶠

      他看着她,轻轻点头:“好。”

      几日后,햓果然如及川雪成所料,贝尔摩德开始有所行动了。

      “你说,你收到了一份贝尔摩德寄来的邀请函?”

      这天,柯南收到了一张邀请函,内容是希望൏邀请他去参加一个叫做“万圣节派对”的侦探活动。

      此时,柯南正通过电话将此事告诉及川雪成。胂

      㘴柯南边看着手中这张精致的邀请函,边说:“没错,她邀请我去参加一个活动,而且……收件人是工藤新一,但信件开头却是‘江户川柯南’。”

      “嘶—䂎—也就是说,你和工藤新一是同一个人的事情,已经……败露了?͆”

      “嗯,恐怕是的。”,柯南回答道,但语气中没有多少惊慌,相反崒却十分冷静沉稳,仿佛提前预料到了一样。

      仴“诶诶!咱先提前说好,我可是有好好信守承诺的,你淊是工藤新一的事,我可没跟任何人说过。”

      及川雪成嘟着嘴,一脸烠委屈,仿佛一个被大人冤枉了的小孩子

      “我知道ﬨ,就凭之前装在Ɉ阿笠博士家的窃听器,还有前段时间警视厅资料被偷来看,饙她猜到我的真实身份并不难。”

      汳柯南接着说:“而且,沙朗曾经在纽约看到过我小时候的照片,如果沙朗是贝尔摩德一人分饰两角的话,估计她见我第一眼就已经认出来我是工藤新一了。”

      听到这里,及川雪成嘴角抽搐了一下,㑩他知道,美国女星“沙朗·温亚德”,还有所谓的她的女儿閻“克里丝·温亚德”,其实是贝尔摩德一人分饰的唲两个角色罢了。

      쨬也就是说,贝尔摩德早就钒认出来孠了柯南就是工햐藤新一,却仍然让及川雪成去调查柯南栈的身份。ᦱ

      这一矛盾之处更加坐实了他之前簷的猜想——贝尔摩德一定另有所图!

      “那么,这个万圣节派对你要去吗?这绝对是一个陷阱,你可要想清楚ļ了。”

      惑“啊,没错。这多半是贝尔摩䊭德设下的鸿门宴,但是如果一直这样不做些什么都话,是永远不会取得进展的。”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