望月ios下载安装

      与“新年老人”达成比试共识。

      司匡眼神变得更加坚定。

      㝤 声音高昂,“请落下兄提出数算之道比挗试内容吧。无论何题,小弟,皆接了!”

      说实话,对于数算,他丝毫不慌。

      毕竟,古人可不会解方程,更别提很多数学公式了。

      然而,司匡还没开始回忆数学,拒绝声先到了。

      “不用了。”落下闳摇了摇头,“我农家传承数百年,你可知,为何,连一部历法也没制定出来吗?”

      ࣋司匡低着头,拱手,“小弟不知,请兄长明示。”

      “只因数算水平不够!”这位农家青年一辈第一人幽幽长叹,仰望天空,“历法制定,需星象。而我们的不足,皆体现在对星象摯运动轨迹的计算上。”

      他把双手背在身后,落寞地说道:“君言一己之力制出一部完善的历法,若是真的,数拘算之道,定在我之上。”

      落下闳顿了顿,换了一口气,接着说道:“因此,不需要比数算,直接用历法说话吧!”

      뽜司匡嗯了一声,“如此也好,倒省了一番功夫。”

      落下闳转ﮛ过身,一手指日,沉声说道:“此刻已至申时,临淄城宵禁位于酉잃时,若是君着急赶回去,恐怕,只能再挑战一家了,否则,没有时间撰写历法喽。”

      “抓紧时间吧!”

      撂下这么一句话,他背着手,慢悠悠的向稷下学宫走去。

      ࢥ走了几步,忽然停下脚步,抬头高呼,以示众人。

      “此战胜负!明日清晨!自有分晓!”

      话毕。

      他哼着小曲,走得更慢了。

      像是一只蜗牛。

      激动人心的比试癐没有出现。

      围观众人略有失望。

      稷下门口

      百家诸生脸色从阴沉,变得姜黝黑。

      他们的目光都停留在不远处那个缓慢挪动的身影ꐋ上。

      馣 心情复杂。

      落下闳虽然平੅时喜欢宅在屋内,但是没人敢否认,其农家年青一代第一人的地位。

      稷下之内,精通农、医、天、数者,唯他一人!

       哪怕是精通数算的墨家弟子,在数算之道上,也不敢与之相比。

      廈 严遵深吸一口气,额头渗出一层浓密的淡黄色汗珠。

      用袖子擦了擦,难以置信的自言自语,“落下闳也无法拿下㒞此人?”

      “这可如何是好?稷下之内,学识能与落下闳相媲美者……不多了捠。犀”皇甫休哀声道。

      严遵转过身,眺望,试图从在人群中找到一个主心骨。

      然而晦,扫视了好几圈,始终没有合适的人选。

      䛑 ገ 他转回身。

      气的猛地拍了一下大腿。

      故作高声,抱怨,“唉!可惜!若是我道家东方朔、兵家良岳、法家张安世、杂家刘德、纵横家聂真、阴阳家公嘭梼平、名家公孙九歌在汈此,此人安能如此綫嚣张?”

      퀱 “哼!”孔安国冷哼一声,颇为不满,嚷嚷,“严遵,你少冷嘲热讽,言尽百家,为何不言我儒家?”

      “为何不言,你不清楚?”严遵目光在褚大身上游走,冷笑。 海

      “你!找死!”孔安国檑怒了。

      “嗡!”佩剑出,杀气侧漏。

      “我道家怕你不成?”皇甫休与旁边一白衣青年,同时拔出佩剑,站到严遵前,护卫着。 䟂

      一时间,儒、道,呈剑拔弩张之势。

      ᄒ 王贺一步踏出,拔出墨剑,挡在他们中间,劝诫,“诸君切勿冲动!”

      “是啊ﶪ,现ꮎ在可不是内讧的时候。”浚农家邓平也站了出来,用锄头挡住二挻人。

      “安国,回来。”

      “师兄!”

      “回来吧!”褚大仰着头,莞尔一笑,๥“看来今天,我也无法置ꢉ身事外喽。否则,儒生会被人当成贪生怕死之徒。”

      “哒!”

      一步踏出。

      衣带飘飘。

      浓郁且无形的浩然正气从他身上扩⫿散出来。

      高声:“始皇帝焚书坑儒,我儒家都不曾低头。今日,亦不会!斴”

      稲 褚大双手交叉,放于长袖。

      一身灰色儒装,大大方方地走了出来。

      他刚毅的脸庞上,写满了自信。

      这是源自诸子百家第一家的自信!

      “既然百家皆无信心镇压此人,那就由我儒家出马!”

      话毕!

      IJ 他昄踮起脚尖,眺ꇦ望驰道。

      扭头嚉,指着司匡,对孔安国笑着说道:“此人,以新文体,完败小说家,吾甚感兴趣。就譼让我来试试其儒学能力吧!”

      说完。

      ̴

      褚大大步迈出。

      “哒䒘哒哒哒哒”챴的,连走了五、六步。

      其背影

      ——萧萧肃肃,爽朗清举。

      其身形

      ——充耳琇莹,鷵会弁如星。

      风流倜傥之气、翩翩君子쓒之风。

      寥寥几步,尽有大儒风范。

      顷ན刻间,让诸生隐隐失神。

      驰道尽头

      返回앬的落下闳与出门的褚大相遇。

      ᰴ二人相互拱手帛作揖。

      “褚兄,多加小心!”

      “贤弟勿忧!”褚大面带微笑,声音清朗,“为兄打算与其比试儒家六ﴵ艺。”

      “不可!”落下闳斩钉截铁地说道。

      他先小心翼翼张望两侧,才压低声音,解释,“儒家六艺,纳礼、乐、射ӝ、御、书、数。其中,此人乐痻、书、数之能,绝不在兄长之下!剩下三艺,闳尚不清楚。”

      司匡在《封神演义传》引用的押韵诗,让他心有余悸。

      仅仅一眼,又能看穿浑天说,让落下闳心生恐惧。

      至于书艺这方面,他则是从被褥上的字体ϙ判断的。

      字体工ᆪ整,不是善茬!

      所以,才忍不住提醒这位儒家年青一代领袖多加小心。

      若是儒家再败了。

      诸子百家,可真就没有可战之力了。

      听闻警告,褚大脸上出现几丝忧愁。

      몲 他也没想到,竟然会这么麻烦。

      这是从哪来的乡野村夫?

      除了自己的师父董仲舒,上一个集百家大成者,只剩下杂家的吕不韦了。

      难道这个人是吕不韦再世?

      看来,这一次真的需要小心。

      不能大意!

      褚大自顾自的点了点ꀀ头。

      回过神来,挑挑眉,拱手,“多谢贤弟提醒,为兄记住了。”

      “不必!”落下闳挥挥手,不再多聊,慢悠悠走向돀诸生人群。

      ……

      驰道。

      蟾 司匡抱着脏兮兮的被褥,像是一个逃荒的难民。

      见有一气质非凡之人向自己走来。

      他站起来,迎了上去。

      驰道两侧,原本昏됗昏欲睡的观众,见又有人来了,纷纷把目光投过去。

      掔议论纷纷。

      “哪家来了?”

      䁟 “不清楚,不认识。”

      忽然,有人倒吸一口凉气,“他是……”

      “怎么,王七,你见过这个人?”

      又有一人惊呼,“我的天呐!竟Ꜭ然是他!”

      “谁来了?”

      “谁啊!你们快说话啊!”

      겣 不认识的人还在东一头西一头的询问。

      而凡是见过褚大一面,留有印象的繄人,都“哗啦啦”的站了起来。

      他们目쾢不转睛地盯着来人,大气杰也不敢喘。

      神色庄严,像是朝拜圣人似的。

      司匡杂七杂八的声音中,再此问出了那个久违的问题。

      “来者何人?隶属何家?”

      没有一个呼吸,清晰的回答便传了过来。

      那声音洪亮震天,底气十足,于四野回荡。 꽙

      “公羊儒家!”

      “兰陵褚大!”

      “轰!”

      稷门外彻底炸了!

      ﲦ  商贾、官吏疯狂了!

      他们纷纷脋站起来,用炽热的双眼,注视声音的主人。

      尖叫声、咆哮声…

      ꙮ 此起彼伏,不䄐绝于耳!

      탧 不需要多说,八个字足矣!

      ⲟ 儒家,代表的本就是顶尖,更别提前方冠以儒家第一学派的公羊二字!

      而兰陵,代젒表的是一个地名!

      一个产生ຩ了大儒的地名!

      当今,凡是山东吏民,除了皇帝叫刘彻之外,都知道一个名㩮字。

      哪怕不知道当地县令、郡⼣守的姓名,也知道那个名字——褚大!㠰

      自儒家大弟子吕步舒丑闻传遍天下之后,世人皆诏知,儒家年青一代变天了!

      新一代具备大忠、大孝、大仁、大义的人,名叫褚大!

      儒家大儒,兰陵褚大!

      董仲舒百年之后,儒家新一代的领袖!

      司匡微微失神。

      停下脚步,重虼复着这个名字:“褚大?这家伙竟然也在齐地?”

      一个奇怪的念头从脑海划过。

      难道百家띿争斗,已经从朝堂转移到稷下了豁?

      否则,怎么大儒一个接着一个地蹦出来?

      他想了一会儿,考虑到褚大还在等待。

      䅖急忙拱手,迎了上去。 帳

      “褚勴兄之名,早有耳闻,失敬!”

      “贤弟才厉害!竟然敢一人对抗百家。”褚大笑容可掬,感叹,“如今小说家已经败了,农家那里,估计也好不到哪去吧?”

      “哪里的话。”

      “不用谦虚了!我很了解落下ቅ闳这个人。他有一个特点,受到的打击越大,᰽走路越慢!”褚大转身,看着那道还没进入稷下学宫身形,咧嘴,“农家结果䔳,想必,百家皆明了。”

      司匡只是笑着,没有接话。

      褚大转回来,目光又㰇放在被褥上,

      顿时,额头多了数道凝重而生的横线。

      他对녨脏臭的被褥,并不感兴趣。

      真正让他感兴趣的,是被褥上的字体。

      “书法不错。”

      “兄长说笑了,涂鸦之作罢了。”

      “涂鸦之作?”

      褚大眯着眼睛,没有明白具体意思。 䚾  不过,听这语气,应该是自谦之词。

      “贤弟相当谦虚嘛。”

      司匡把【右腿向間后挪动了几公分,深吸一口气,答道:“实话实说罢了”

      不知为何,和褚䴜大说话的时候,浑身压力很大。

      就像是面对领导似的。

      还未开战,气势上先输了。

      难道是因为其浑身环绕着从儒家经典中培养的气㉹质?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