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5dy看不了

      顿时센大量深橽奥新奇的审個讯技能涌入他头脑,辪这是超越常规的턊审讯技术的存在,让他感到信心百倍。 龹

      “杨军,你是不是벱被人设计陷害了,有人置你于牢狱之灾!”

      杨军浑身一震,双眼圆睁,半截烟灰落到胸衣上。

      “你?…你怎么这样看!”

      “你很清楚,一般的圈套你不会上当,你被人家拿住了痛点,顺势做下局,你杀完人就醒悟过来,有苦难言,对吗……”

      杨军大感惊讶,这个岳剑洞察力非凡,他是如何犾发现端倪的?

      燥 “你知道我多有钱,有多大势力,是个隐藏身份的大人物?可惜,你怀疑的无法查证。”

      岳剑启用《情报分析师》㽢技能,综合了研判线索和史庆审讯提纲,直指隐秘之处,这是连局长对史庆都保密的ฉ部分。 䙈

      岳剑突然道:“你是个杀手,雇佣杀手!”

      这时,史庆坐直身子,刚开始以为岳剑出奇招,实施诈术,听到这里,感到不可思议,这从何说起?

      而杨军㭗仰天大笑,笑中带哭,委屈带泪,郁闷有所释放。

      “我曾听师傅讲,他收了个关门弟子,有颗玲珑心,能见微知著,善成大事,果不其然……”

      史庆和岳剑沉住气,听他抒发感受。

      “我前年清明回老家祭祖,在祖宗坟绂前下跪哭过,老⑹杨家到我这一支断子绝孙!䦖因为老婆生的儿子是别人的野㝲种,而我因执行一次任务发生事故而致生殖功能丧失。我一直在忍受着别人戴绿帽子的耻辱呀!……”

      “还有更奇蹊的剧情吗?洗耳恭听。”

      史庆只需将杨军杀妻杀子案件的犯罪动机和经过、关联证据查清楚,形成证据链条就可以交差。

      现在,案件走向难以㪵把控,莫非局座ො让岳剑参加侦审是有意为之?

      妜他并没有介入过深,是以差点惊掉下巴,又不好干扰岳剑发挥。

      “叮!宿主签到触发奖励暴击,获得三次奖励,是否查收?!”

      丶“查收!”岳剑亳☝不犹豫,目盯ጴ杨军。 ⛵

      “叮!宿主获得暴击奖励《超级震摄术》初级蔍一本!”

      “叮!宿主获得暴击奖励《超级感化术巊》初级一本!”

      “叮!宿主获得暴璼击奖励《超级画像术》初级一本!”

      岳剑感到有点应接不暇,对,这里是斗智斗勇没有硝烟的툍战场,当是道蕴浓厚的地方。

      多少凶嫌在这里缴械投降,被送往监牢或送上刑场,多少沉冤从这里得雪,因此解民困苦于倒悬。

      签到系统诚不欺我,沿续前生从警的志큨向,助跨本不可能跨越的鸿沟,闯放出适合自已发展的路㞛!

      杨军垂头,道:“岳剑,史警官,请放心,对我所犯下的罪行我不会狡辩,现在就交待这次杀人的详ꕯ细经过,该怎么判听天由命!……”

      “其他的就不想说了?你可以立功的,减轻罪行!“

      “不,我杀子是畜牲ꙷ行径,不管是否亲生,当诛!至于其他问题,我想见你局长,还有,我要见我部队首长,됙请安排吧,谢谢!”

      突然,岳剑眼前显示系统界面。

      “宿主:岳剑

      舊 ﶎ职业:初级警探

      修为:练气껸一层

      正义值:0

      Ⱀ 辨暢伪值:10

      佈 技能:刑警自我修养,皣情报分析师,空手夺白刃初级,洞察术初级,追踪术初级,超级记忆术初级,超级审讯术初级,超级嗅味术初级,超级感化术。(未解锁不列)

      맠 扠装备:无。“

      “杨军,你手上的猎枪是从哪里来的?”ﯠ

      “……”

      鲄 “你不说,我们也查得出来!”

       “老杨,你还有个八十岁的老母亲是吧?”

      “是!你想⩏说什么쁵?”

      “慈母手中线,游子身上衣。临行密密缝,意恐迟迟归。谁言寸草心,报得三春晖。你当年当兵是为了什么?”

      “唉,我曾经也是踊跃当兵的热血男儿,梦想精忠报国﮲,实现毕生志向!也曾受教于岳老师傅,也知侠之大者,为国为民!但命运多舛,我也不知为何越走越迷茫,以至今天。我对不起我母亲恧,也对不住师傅!……”

      杨军情绪有些失控,竟然失㾞声痛哭起来。

      “我无法尽孝赡养,麻烦政府将她送到福利院,拜托ừ了!”

      岳剑正声道:“人非圣贤孰能无过,你饊现在回头,或许一切来得及,你母亲已在门外,是否要见面?”

      两史庆讶然,什么时候䩎杨军母亲被接到这里了,他䅹怎么很쇦多事不清楚,这都是岳剑在唱戏ෟ,我只蘦是륾个配角?

      殊젌不知,这是岳剑启用了“感化术”。

      杨军惊讶,心中极其复杂,想见又不敢见,除了思念Z和愧疚,更重要的是怕母亲受牵连。

      岳剑运用洞察术洞察,分析师技术分析后得出结鱗论。

      “你不怕死,担心母퐳亲受牵连,害怕设局者谋害你唯一的亲人?”

      “你?”杨军感到岳剑将其内心洞开,一一解剖。

      “你以为你掩藏更深的罪行,不供出幕后罪恶黑手,别人就会放过你母亲?你一定不愿意可怜的ΰ老母亲不得善终?”

      “你!太厉害了!……“

      “你无法对抗,因你对颾抗的不是一个茱人,而是一⯹个组织,没有一个背叛者逃脱惩罚,䩧是吗?”

      涋 杨军再次沉默,半响道:“我有个同父异母的兄弟蚚,在海外M组荛织,本地有个分支……你们去查吧,其他的恕我无可奉告。“

      “让我见我母亲一面,可以吗?”

      岳坐剑与史庆对视一眼,露出微笑。

      “可以!小郭,麻烦你扶他母亲进来!“

      “是!剑哥。”辅Ȗ警小郭在外听到电话指令,马上行动。

      “叮!宿主正义值+10!”

      㤴“叮!宿主辨伪值+10!”

      ꖋ岳剑对邳史庆说:“史主任,见母亲,就让他下铐椅吧!”

      史庆点头同意,岳眒剑上前与看护警打开铐㯪椅,让杨军站出来。

      杨军看到手柱拐杖颤微微的白发老母亲进得室内,顿时眼睛一酸,上前几步,声音哽咽地叫道:“妈!……“ ѿ

      “军儿呀!回来了!”瞎了㢒一只眼的杨母听到声音,看清眼前人瑶,“回来就好!”

      突然,她挥杖击向杨军头背,骂道:“畜生,良心让狗吃了吗?忘恩负义的东西,忘了国家部队培养!뙐忘了我教你岳母刺字‘精忠爜报氡国‘!忘了祖先杨家将一门宗烈……”

      “妈,我有错,我有罪,对不起列祖列宗,对不起部쟝队和政府,歺让您失힡望了!你打吧!”

      杨军向她下跪,连磕了几个响头,任由杨母杖责。

      “前年我住的小平房垮塌了,是政府消防车挖出了我,又给我盖了新的扶贫房,让你安心在部队建功立业,政府有大恩啊!你怎么忘了!”

      “妈,你受这么多苦,都是我不孝,我鬼迷心窍,忘了恩负了义밈!您惩罚吧!”

      不忍杨母过于痛心而出意外,岳剑握着她挥杖的手背,轻声劝说:“奶奶,别太伤心,只要他现在伏法,戴罪立功就ࡴ可以了。”

      廋杨母放下拐杖,鎴喘了几口气,接着痛斥道:“军儿呀椦,好好配合政府戴罪立功,我死也就冥目了!”

      杨军呜咽着说:“妈橍,你别气坏身体,뼹我听你的,彻底袒白,戴罪立功……史警官,岳警官,安排我见你们局长,䂻我有択重要情况反映!另外,务必保护我母亲安全,跪谢了!”

      杨军ꡔ猛然朝史庆和岳剑下跪,神色毅然。

      “叮!宿主正义值+10င!”

      “叮!宿主感化值+놀5!”

      这两天,岳剑感受到签到技能的神奇力量,得抓住一切签到껯机会,比如法医室和技术室、物证室应可签到科技含量高的好东西。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