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asee在线2021ios

      “长孙肥,车驾为何停止行进!”不知奔驰了多久,拓跋珪被一道清冷的声音惊醒。

       “母ꑗ亲,到哪里了?”

      贺兰氏没有回答拓跋珪彻的疑问,她的面色鯌看上去异常憔悴。

      匎 拓跋珪揭썥起车窗上的幕布,一张遍布风霜,满面血迹的恶脸跃然眼前,此人正是之前阻敌的侍从长孙肥。

      鲜卑拓跋部不同于其他草原部落,他们哕辫发垂于身后,这也是拓跋鲜卑被广泛蔑称为“索虏”的原因。

      拓跋珪并不厌恶他们的样貌与듐装扮,没有人会嫌弃危难之际的忠臣;人的立场、观点和态度,从来都是由站位决定的。

      长孙肥右拳紧贴左胸,神情肃穆道:“禀夫灂人,车舆上뛏销钉遗失팹,不能成行;若是强行驱驰,恐会'有倾覆之祸,臣此举乃是为国家安危计”。

      销钉遗失,车轮就会倾斜,疾驰的马车若是倾翻,后果不言而喻。

      贺兰氏闻言叹息一声,缓缓走下车舆,跪地仰首秬,举右臂,三指并拢指天,ʲ目光虔诚,心中默念馸祷词⨟“킣国家胤胄,岂能亡于此处!未亡人贺兰明月惟神灵相助!”

      拓跋珪知道,这是鲜卑人的祷告仪式,类似匈奴人的祭天,这六年他已经见过无数次了,㽏就连他的祖父拓跋什翼犍也很笃信。

      㟡 嚸祷告过后,车驾重新踏ᖧ上南归之路,不过队伍行进的速度却明⹴显比之前慢了不少。

      马车上,拓跋珪倍感无聊,便试探着问贺兰明月:“阿母,你能给我讲讲中原ꐪ的故事吗?”

      他迫切地想要ꮕ了解这个世界,为自己积蓄力量毖,保护母亲与■弟弟。

      삚“珪儿,你想听什么?”贺兰明月柔荑抚摸拓跋珪光洁的额头,目光中充满了慈爱。

      “我想知道秦王是个怎样的人?”

      秦王是伲指苻坚,苻坚即位之初以自己德行不足,去皇嗌帝号,称天王。

      贺兰明月手抚眉心,明眸流转,好半晌才叙述起来:“秦王深谙儒㡎家经典,仁政爱民,重视ᯆ农桑,征伐列国,不诛无罪者一人彲,待诸夏如初一,视夷狄为赤子,天下人皆服”。

      “难道我学的历史是假的?投鞭断流、草木为兵、风빬声鹤唳,不都是讽刺苻坚的成语吗?먏”拓跋珪不䒂禁怀疑自己,他手托下巴,精戀神振奋,龌双眼放光,静待贺兰明月的下文。

      䗡 “秦王攻燕国,百姓翘首以盼;攻凉国,士民归之如流水;攻我代国,诸部离散,兵无战心。”

      그“孟子曰:不嗜杀人者能一之。正合秦王扫沎平列国”。

      拓跋珪心中一直将自己的母亲当做普通的鲜卑贵妇,此刻뇐听闻她这番卓越的论调,惊诧不已,低声发问:“母亲也懂汉家典籍?”

      贺兰明月声音不急不쩘缓答道“汉家典籍,包罗万象,不可不学。”。

      “孩儿谨꼱记母亲教诲”拓跋珪重重应诺。

      贺兰明月笑笑没有再说话,神情复杂,或许她是在担忧母子三人的命运吧。

      ̅ 又行军两日,队伍營返回到七介山南,遇ڟ到一股千人秦军,说明情况后,由秦军护랮送返回云中,等待秦王苻坚的处置。 뾽

      ……

      长安,太极殿。

      苻坚正襟危坐在御座上,头戴笼冠,身穿对襟大袖衫,下佩玉佩组绶,他面容俊朗,气质出尘,周身环绕ਁ一股浩然正ണ气,桸令人不由亲近。ᨤ

      苻坚涾沉吟良久,对其下首一人温言道:“代国已亡,什翼犍已陨,吾意迁其子嗣嫡孙入长安学经习礼,燕卿以为如何?”

      鰨苻坚口中的燕卿全名燕凤,是位面相忠厚的三旬男子,他曾担任代王拓跋什翼犍的长史,代国亡国之时被俘,苻坚深爱其才能,欲辟为行台尚书,燕凤屡辞不受。

      然而今日之事关乎旧主子嗣的存亡,燕凤再不能如同之前那样保持沉默,只得出言劝谏道:“代主拓跋什翼犍骤崩,嵊臣子或亡或叛,遗孙拓跋珪年幼,无人拥立辅佐,应当恩准其留于代地,此子自幼体态孱弱,若是亡于迁徙途中,必毁陛下仁名,陛下常以宽待人,姚苌,慕容を暐,张天锡皆得恩荣,ꡍ况一孺子,望陛下深思䭦”。

      “昔宗周攻亡旧邦不悔其﮺宗庙,方有“三恪㽋”,陛下应当效仿圣人之举。待其遗孙拓跋珪年长9,乃存而立之,是陛下大惠讆于亡国也”。

      啓 ☩燕凤多次出使秦国蒙,深知苻坚的为人,三条有理有据的分析直指苻坚的死穴——仁。

      苻坚听完拊掌䐁大笑,曰“善”。 䏷 㐺

      “依卿之见,代地应当如何治理;阴山以北,朝廷鞭长莫及,若是放任各部,朕又恐其侵扰内地;胡汉皆朕之子民,不忍其刀兵䤘相向”。

      氐族苻뺼氏世居陇右,习汉言,读쀈汉书,这也孕育了苻坚向汉的性格;另一方面,苻程坚不鄙薄、欺压各地的胡人,在中原废除㳇了胡汉分治之法,采用更加柔和的方式来汉化部分开쥬明的胡人;由是取得了整个北方的拥戴。

      然而在塞外,胡族才是主体,草原上的民族一旦遭遇틂黑灾白灾,必然南下劫掠,这正是苻坚最为担心的一点,他历来将自己视为汉家正朔,自然不能容许쏖这种事情发生。

      禽 燕凤保护拓跋珪的目的濳已经达到,心中也钦佩苻坚的志向,行拜礼献计道:“原代国南部大人刘库仁勇꽕而有智,匈奴铁弗部首领刘卫辰狡而奸诈踃,皆不能单独委以重任,宜将代国一分为二,令二人各率一部,此二八人虽同为于夫罗之后,却素有深仇,正可互相牵制,此为御边之上策”。

      苻坚听完后缓缓起身,梳理好仪容,踱步至燕凤늣身前,诚恳地说道:“燕卿大才,何不留在朕身侧,䓝规劝朕”。

      “承蒙鹂陛下厚爱,请恕臣无礼。”燕凤跪地行叩首礼道。

      饧苻坚见状连忙上前扶起燕凤,而后以袖掩面,转过身躯,哽咽道“燕卿、燕卿何슯故如此,是朕孟浪。贤人不归附,必然是君王的德行㍢不足鿽,只盼先生不要离我而庍去”。

      燕凤听闻苻坚欺话语中夹杂的啜泣声,心中大为震动,泪珠不禁滚落:“臣旧主遗孙拓跋珪年幼䪉体弱,不能远行,请陛下赐臣经书几卷,使其知礼,去其野性,如此,可⊎保代北永世不叛。”

      “罢罢罢!燕卿稍侯,㶞容朕拟好圣旨,备好典籍与护送军队”。

      㺥燕凤甚为뜞感动,含泪再拜:“谢䣝陛鷺下恩典”。

      苻坚颀一生瓬以“仁”为本,或许这正是他能吸引了王猛入彀的原因;后世胡人脋君主,无一人有其三分仁德。

      ……

      믁秦建元十三年,一月初。

      燕凤带领百余人的队伍顶៱着呼啸寒风,抵达了云中郡郡府所在的云中城뺥,带来了秦王苻坚的圣谕。

      而这次未成行略的内迁,也彻底改变了鲜卑少年拓跋珪的命运。

      퉘…… 슢

      燕凤,字子章,代人也。好学,博综经史,明习阴阳谶纬,昭成素闻其名,辟为长史。

      及昭成崩,太祖将迁长安,凤以太祖幼弱,三请于苻坚,坚从之,凤乃∎东还。 롞

      ——《魏书》卷十二.燕凤传.列传第二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