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桌用中指在我下面擦

      沑 “冬青哥,你自己考虑一下吧,其实人生未必只有高考这一条路ན可以走,你在辅导班干的就很不错。”

      “可是,可是辅导班迟早会关门的。”李冬봫青纠结道。 猈 

      쥨辅导ը班的事,可以说是李冬青这二酳十来年除了高考之外,最用心的了。从最开始的打扫厂房到后来的⴯招学生,他都全程有参与其中,每天孩子们上学的时候,看见李冬青叫一声酰李⵷老师,他内心鎋别提有多自豪了。

      䱓连놻续四年的失败,也只有回到辅导班,在孩子们一声声的李老师下,才能给他些许的安慰,让李冬青知道自己不是大家眼里只知道高考賞却考不中的废物。

      Ѝ“谁跟你说辅导班会关门的?”

      李燕歌打팍开抽屉,从里面拿出了一叠纸,上面是关于暑假结束后,辅导班未来的计划书。 빼

      ಭ “这Ꙡ是我们辅导班以后的计划书,再过八天暑假班就要结束了佦,但这只是暑假뤮班的结束,等暑假结束以后,辅导班还是会继续开的,只不过不攐是每天都要上ͬ课,而是周六周日。” 浑

      “除了孩子们外,辅导班还会开办一个成人乐器培训教育,交谊舞培训班誽,我得去京城上学,到时候统筹招生的工作就得全面交给你来做。”

      “我,我可以吗?”一听辅导班不会随着暑假班结束,李冬青眼前一亮,随即就是对自我ڷ的否定。

      别看他在辅导班干的不짂错,可面对的都是些孩子,一旦有즌成人来学乐器,李冬青就有种拘束感,或者说䞩是窘迫感,生怕被人发现自己就是高考四年不中的牛人。

      “那有什么不Ꞙ可以的?你訵之前干的不就很棒吗?就按照我们的招쬏生步骤来,先宣传后招生,而且我这上面有鑦写宣传计划书,慢慢摸索你肯定可以的。”

      李冬青迟疑ꕛ了一会儿,看李燕歌期许的盯着自己,一咬牙道:“行,燕歌,你既然相信我,那我肯定好好干。”

      輪李燕歌眉头一皱道:“拿出点气势来!”

      李冬青一怔,随꼛即咬牙切齿的大叫道:“我一佥定可以的!”

      看他被激励的很有斗志的样子,李燕歌大感欣慰。“对!就是这样!冬青哥你要对自己有点信心,人生并非只有高考这一条路可走。”

      李冬青又问道:“可是燕歌,我们办交谊舞培训班没有老师怎么办?”

      “这个就得你去负责了,暑假辅导班马上要꟟结束了,我跟俞成礼也快要去学校了,招生或者聘请老师的事情就交给你全权负责。”

      “我?可是幭我不认识谁会跳交谊舞啊!”

      괕 “望江公园、人民公园每天뺇都有那么多人跳交谊舞,你这两天去看看,谁跳的好就请谁来教。”

      “去公园找老师?”

      李䉀冬青ঁ瞪大眼睛,略显怀疑道:陒“这真的可以吗?”

      “有什么不可以的?谁跳的好就请谁呗,我前几天去人瓧民公园的时候,就看到不少人在跳,那么多人总有一个跳的好的쯍,而且交谊舞这种舞蹈简单ᤡ的很,学会走拍子就行了。”

      随着运动的结束,改革开放后的首个除夕夜,中央电视台专门举办了一台迎新春文艺晚会,晚会上第一次出现了消失20此年的交谊舞场面,这无疑敲开了交谊舞被封冻的冰面。

      加上葁近些年来大量知青返乡,为了增阖进青年之间的了解和友谊,交谊鿵舞会成为了大家重要的社交方式,熧全国上下几乎所有的大小城市都닱有交谊舞培训班。

      比之后世的广뷴场舞还要来愉的凶猛,广场舞Ɛ最多是上了年纪的老人跳跳,可是交谊舞在这个疰年代却是老納少皆宜。

      别的城蛞市李燕歌不知道,但蓉城就有好几家这种交谊舞培训班,也没有一个正规的场所,全都是老旧剧场一类的地方,把座椅拆了就可以收门票了,最多人的时候甚至干警还要派人维콯持秩序。

      这也造▴就了80年代末期的交谊舞热潮。

      李燕良歌上大⋀学的时候,也参加过学校组织的校园交谊舞会,本来没有啥舞蹈细胞的他,初次上场还有点蟹紧张,可是后来练了几次后,发现这舞蹈不要太简单,就是跟着音乐的节奏走拍子᳻就行了。

      “那我这⌺两天抽空去公园看看。”

      李冬䫈青半信半疑,从公园真的能找到教交谊舞的老师?

      ……

      㼚…… 䏧

      蓉城文工团。

      女子舞蹈队的舞蹈排练室内,二十来个青春年华的賠姑娘们,䶄正在挥匏洒틸汗水加紧排练着这次慰问演봊出的舞蹈。

      “好!大家休息一会儿,等会儿再加练一组。”

      过了好一阵,队长庄静拍了拍手掌,示类意大家可以喝点水休息休息了。

      “呼!总算可以休息了。Ո”

      暥“这都五点半了还要加练一组啊!﹕”

      “累死了,不行了,我不想动了,小燕你帮我把水杯拿来可以吗?”

      “自己去拿,我也累得不想动了。”

      “……”

      一听解散休息,众姑娘们纷纷不顾形象的一屁股坐在了木质地板上,全都是䍔喘着粗气,大口大口的喝水。

      从上午到现璲在,除了中途休息吃饭的时间外,大家没有一刻是清闲的,一直在练习舞蹈动作,为的就是确保接下来的慰问演出不出差错。

      小燕把水杯拿来,刚喝没两口,就被人抢맹了去,急道:“哎哎,想喝水自己去拿啊,别拿我的杯子喝。”뺎

      “哈哈,别介意么,让我믍喝一口。”一个短发女孩咧嘴一笑,毫不在意的拿起水杯⺓狠狠地灌了几ᔀ口。

      小燕见此,也只好无奈捔的翻了个白懙眼,大家在文工团也待了好几年了,彼此都知뽲道各自的性格,也是没怎么太在意被抢水杯的事。

      末梢她瞥了眼旁边休息的程芍君,见她脸色苍白릪的很,皱了皱眉头道:“芍君你脸色怎么那么差?是不是昨天晚上没休息好?”

      程芍君摇摇头,挤出一丝笑容道:“没,昨天睡的挺好的,可能就是累了吧。”

      䔃 䋽小燕狐疑的看了她一眼,脸色苍白没有一点血丝,额头上也是满是汗㠺渍,看来真的是累了,也没多想,拍了拍程芍君的肩膀道:“要是ⱛ实在不行就跟庄队长说声,别累坏身体了。”

      ꓉ “我知道的,谢谢你了小燕。”

      “没事。”

      几人正说着,那边的庄静看大家都恢复的差不多了,拍拍手道:“好了,大家也休息的差不多了,蹿再加把劲,加练一组就各梟自回矞去休息。”

      체 “ហ啊!!!”

      一看又要排练,好不容易缓和下来的众人,耷拉个脸不情不愿的站了起来。

      程芍君听到这话,也是连忙放下水杯,准备起身走到中间的时候,突然感觉头一昏,身子无力的靠在一旁的杆上。

      小燕听到动静,回头说了句,“芍君快点,队长要集合了。”

      “来了。”程芍君牬咬了咬牙,使劲力气站了起来,步子踉跄的走到了队伍中去。

      譃 ...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