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师bd

      “那老家伙居然没出席,不是说他那弟子是先天符篆的天赋者吗?”远峰之上歊,道虚真人㉷摇头喟叹,略有失望之色。

      钟镇抬了抬下巴道:“你看神符堂屋顶。”

      道虚真人灵机一动,忙寻向看屳去,鹤龟왃年半卧在屋檐笃处,正拎着一壶酒仰头倒灌,道虚骂了声:“口是鶄心非的家伙。”,脸上却ﲐ满是笑意。

      钟镇微微叹息,道꣕了声:“当年之事,掌门为了顾全大局,也只能委屈他了,好在新收的弟子,似乎又让他燃起希望,ᜧ若是经由此次,能劝忥他重返通天殿,也算了ꯍ了一桩憾事。”

      鷛 “好了,大家静一静,今日的比斗,由法学殿的方磊,对阵神符堂的祁龙轩……”

      僈法学殿外,人潮涌动的演武台,主鈝持比斗的内门ꆐ长老年五,正在台上进行战前解说,洋걲洋洒洒的说着比斗的规则和注意事项。 茴

      什么点到为止,落地者输,限制一些影响平衡的法宝与法术的鲷使用等等렸。

      都是些历奟届老生常谈的规矩,台下众人听得耳朵都起茧子了,但还是得老老实实听着。

      待说到此战胜者,能获得灵宝阁任选一样法宝作为奖励时,台下才爆发出大片的惊呼声。

      这奖励,已经是和历届外门会武考核的第一䮚名持平了。

      “好,规则㋪已经说完了,蘳下面,请参战双方上台。”

      㿯 “方师兄必胜!” ꛈ

      “方师兄打䠏败他!暩”

      “方师휂兄加油,给他厉害瞧瞧!”

      埾台下,几乎一边倒的是给方磊的Dz助威之声,神符堂几位的声音完全被淹没在声浪中。

      颙这让祁龙轩的脸色有些尴尬,没办法,方磊的实力摆在那,威望远不是他能比得,何况法学殿本就人多势众。

      在观众热辦情高涨的狂呼中,两人同时跃上比斗台上,相互行了一礼。

      ᾩ祁龙轩的目光在台下寻了一圈,不见虞桑雪的踪喇影,让他放心了不少,目光又落回了方磊的훦剑上。

      方磊不愧是法学櫸殿执牛耳之人,手︫中的长剑尊贵华丽,౥出窍时发出的一声剑吟清脆细长,剑身光泽透亮。

      虽没有器灵法宝脈的波光流动,但比起祁龙轩手中这把,不知强了多少倍。

      “神符堂弟子祁龙轩,请方师兄赐教!”祁龙轩入门较晚,当先行礼。

      Ⅽ ᘠ方磊也自恃셠身份,不敢率先出招,还礼道:“祁잴龙师弟先请!” 뱻

      铮쾆!!!

      祁械龙轩没有客气,一把银色长剑应声出鞘,同时,一道火神符祭出,熊熊火焰风卷残云般,向方磊卷去。

      他长剑扬空而起,脚尖点地几个纵跃,紧随火势之向后,剑势连转,刺、挑、斩、劈,즳不过僝眨眼,一连发了四招!

      方磊嘴角勾起,似乎觉得祁龙轩这起手式有些稀霪松平常。

      四道剑花快不眨眼,分别封住了双肩与头心四路,招式出自法学殿的寻常剑式,只不过有火神符的叠加,让威力大了些。

      方磊不急不缓,似乎有意谦让,直到火焰逼近쬫之时,才抽剑迎上。

      蟵 剑势连连武动,将四道剑招ҷ化解,随即长剑凌空一转逐,划风而下,一道凛冽剑罡应声而现。

      祁龙轩挥剑横挡,被击退数步,同时手捏法诀,倏然风起云涌,一道火红色剑罡呼啸ꚫ飞出,如龙跃天堑,气势万千,轰然射了出去。

      “火龙吟,不错。”方磊眼中闪过赞赏。

      ⢩ 神符堂的人,对法学殿罩的剑术如此精通,可见⍵祁龙轩平日饆里没少下功夫。

      方핁磊有意卖弄法学殿的剑术,见火龙吟的剑气飞啸而来,他身影凌空跃起,剑罡沛生,挥出数道릘凌厉剑气,堂堂正正与火龙罡对了一击。

      岓数声巨响过后,连绵道罡轰然震开,场下诸人一片哗然。

      ᆢ境界的差别很快的显现了出来,祁龙轩被一击之下,צ往后急退了十几步。ᇳ

      而方磊却不退反进,前式未⥠尽,后招又出,长剑疾舞间,三道剑势挟风云⵾急鱊涌,掀起一阵罡风,撕裂流云。 迶

      正是法学殿的‘三才分光剑’。

      面对剑罡如潮,祁龙轩不敢大意,仙剑脱手飞出,他脚踏缡禹步Ꮧ,势走精纯,仙风流云被剑锋腾起,连连旋转。

      未几,就听嗖嗖嗖数声乱响,无数道黄色剑芒,从风云的漩涡当中急射而出,迎上方磊的剑罡。

      两股真力在空中数度交锋ᆚ,眨眼间已经过了十鸗几招,而两股剑气相抵之间,隐隐可见,黄色剑气虽然威力不如碧ᅰ蓝色剑罡,但却隐隐有压制之势。

      “嗯?”

      ,坐台之上,Ꞅ莫问行瞳孔放大,面带疑뱂惑:“这小子怎么回事,难道是土㗇属性功体?”

      边缘处,徐智谦也是一脸不解:“能使出火龙吟,应该是火属性功体,难道是借助了符篆?”

      ꨦ“确有这个可能,剑术有五行之分,但符术一呐道糅杂百家,确有高妙之处。”柳唐秀微微颌首,眼中略有欣赏。

      “祁龙师弟,怎么尽用法学殿的剑术,不见神符,难道是存心让我?”

      演武뵮台上,双方激竒战ክ之间䮊,方磊忽而开ﻤ口相问,也难怪他起疑,对于剑术的造诣,祁龙轩远不如他。

      但开战至今,祁龙轩都是使用的法ﵙ学殿的剑术,只有开局化了一湊张娪火神符。憹

      两殿的比斗,为了ጾ就是剑术与符术分个⠌高下,但打着打着,竟变؁成了法学殿自家的剑术➣之争,这让方磊莫名有些无语。

      难道祁龙轩知道此战必输,想以此挽回神符堂的一些颜획面?

      当然,这正是粊祁龙轩的打穱算,如何能扛过方磊的第咦一波攻势,为他布设符兵阵鬼争取到宝贵时间。

      瓖这个问题,祁龙轩侧夜未眠的思考了好几个晚上。

      说实话,若一开战便施展神符术相抗衡,祁龙轩完全没把握能扛㜃得住法学殿凌厉的剑꽱式。

      而一旦神符术一出,方磊出篆手便不再有顾虑。

      毕竟ﱱ这一战牵扯到的,乃是ᵅ法学殿与神符堂两殿法术的高下之分。

      方磊绝칝不会在他没使出神符术之前,将他击败,若是那样的话,那这场比斗将失去它真正的意义。

      祁龙轩料定的正是法鎌学殿的这点小心思,故而有恃无恐。反倒讥讽起方磊来:“用剑术就是让着你啦?᪣方师兄难道瞧不起自家的法术?”

      “额~”

      㘓方磊脸色一僵,下意识的看了一眼观战ཐ台上的旫徐智谦,见他脸色拉了下来,登时怒气涌上,骂道:“休呈口舌之利,看剑。”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