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被丝袜女王榨干精

      青宁圣尊绷住想笑的脸,这帨徒孙还真是什么话都敢说:“你候着便是,还有有道的事,师祖得谢你”。

      刲“师祖为何?” ㅺ

      “呵呵,他ﮚ是师祖多年前认识的一个友人的后人,你帮师祖了了这个心愿,师祖当然得谢뺤你喽!”ὢ

      ⌽ “嘿嘿,是红颜知己吧”,苏轻轻心圯里干笑,师킟祖这不食人间烟火的人,也有红颜?

      “你回去吧,修炼藂一途不可马虎”,青宁圣尊敲敲这丫头,这ಱ性子跳脱得很,无双又太沉默了。

      ﻶ锜“是,徒孙谨记,徒孙告退唞”,走时,双手一摊,果䀧然一枚戒子出现在手里,苏轻轻高高兴兴的谢輿过师祖飞回无忧阁了。本想八卦一下师祖的,结果师祖直接撵人。

      苏轻轻一走,青宁阁人影一闪消失了。

      中洲天剑宗剑痴洞府。

      “来了,刚泡䬝好的,你运气倒是好”,剑痴对着青宁圣尊道。

      “你心情不错!”剑痴圣尊都能感受到青宁圣尊身上散发出᤼来的那股愉悦的气息。

      “还好吧,今天见到莹儿的后人了”,青宁好心情道。

      “呵呵,那莹儿怎么样?”剑辸痴略略有些呆愣。

      “知道你老家伙惦记着,要是知道是这样的结局,成全了你也可,莹儿陨落了”。当年那个风华绝代的佳人,就这样无䖝声无息的消香玉陨了。

      两人陷入短暂的沉默!黱

      “你那徒孙怎㉫么样?见过了么?”剑痴打破这压㵌抑的沉默。

      “呵呵,你别打她主意了,她对你家那凤九可没有半点意思ᔼ”。

      “咋了?这臭小子还有没有人喜欢的?”

      “哈哈哈……无忧说,跟你那宝贝徒儿说话太费劲,说他太高冷,那孩子说的真漽贴切,可不就是高冷么”!青宁圣尊打趣道。

      “那孩子回来后更闷了,还没有谁能让他上心过,不管了,年青人的事由他们自己折腾吧”剑痴皱皱眉䭋。

      “对厌了,这次魔域山脉的事怕天魔要动手了했”。

      讹“我也是为了这事来的,背后的人䚍牵扯不少,这次全部给他们端了,怕是要出手了,老伙计,在飞升之前把这事摆平吧,有我们几个老家伙在,徒子徒孙们能保多少便保多少,资源短缺ℋ,修士蓺日益增多,优胜劣汰是必不可少的”,疒宁青圣尊深深叹口气,至此修仙界将不太疬平,大动乱大洗牌即将来临。

      슺걗苏轻轻美滋滋的回到ⰴ无忧阁时,风婉风云早已做好美食等着苏失轻轻回来。

      “哇,好香”圁,苏轻轻深吸一口,放出九天。喝

      “风婉你貧们也坐下吃,툥这笢么多퉱一起吃”,她坐下拿起筷子开工,쒲九天有它专用的餐具,两只鸡爪子也不停的往口里送,风婉风云光是帮它夹肉端汤都忙不过来,一顿饭吃得相当满足。

      “风云퉾,你快要筑基了,有没有见到我给你的功法”,뙒苏轻轻给风云留下那部上古《五行决》,《混沌决》䖙想想还是算了,那是师尊给的,不埤可乱传。

       “师叔,弟子看过了,很适合,谢谢师叔”,风云很感激苏轻轻,真心实意的옥回道。

      퓯 簺 “适合罕就好,你们去忙吧,有什么需要告诉我,哦,澶风云一会儿我哥来了让他上来挪就是”。

      话毕苏轻轻上置了楼,她进入房间布上禁制闪身进入空间,第一时间是得整理自己的东西,这么久了,空间里怕都都ॐ乱了。

      她先쑝在空间里转了转,九天一进空间跑去睡觉了,养魂木前的无痕子还是饸老样子,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会醒来,只是这样白ᤁ养在空间一点用也无,苏轻轻心里多少有些失望。

      撻再去看了看那个大骨架子,这个站地有点多,又不能变小,放着就放着吧,这是九天的母亲,以后问问九天了。

      混沌气更浓郁了,那些混䢾沌灵石品质越发高了,中间那颗九转混沌⟸莲的九瓣花有一片已经转成红色的了,等下ꕷ查查这九转混沌莲到底有什么用。

      转完了空间,她在竹楼旁边的空地里重홾新建了一间大的륃竹붍屋,做为她的储藏室,再把所有的东西搬过来放好,逐一放好汚。

      整个一间储藏室排满木架,分类摆放摘,也方便自己查用。

      싄 以前的那些东西都是整理好了的,倒是没费多少功夫就钂放好了。

      最多的还是从梻妖族那里抢来的,太多了大多ർ是些矿石,灵石,法器,灵植足足整理三天ᆭ才好。

      큦 然后是魔⹴域山ŋ脉那四间石癭屋抢来的那些储物袋,苏轻轻将大布袋子里装的储物袋全部倒ߑ出来,光是储物袋都堆成一堆小山似的。

      䟞 太多了,随手打开一个里面全是灵츿石,ᄶ苏轻轻知道那四个石屋装的不会全是灵石,与她打开的灵石储物袋一样颜色都是灵石,苏轻轻全部挑了出来。还有一半堆在地上,她把灵石储Ở物袋全放一个架ᓝ子后才开始打开那一半的储物袋。

      她随意拿起一个:“咦?神识不能进入”,쒓就是说这一堆储۳物袋的主人是他们掳去的修士的。

      “人Ϩ家还好好的活着呢,还是别拆了,放起来吧睵”。

      苏轻轻拿出师祖给的储物戒䳲子一看,空间有一百丈,里面㻞玉盒一堆,玉佩嶇和一枚玉简还有一本书。她全部倒了出来䅙,玉盒里全是珍稀高阶볰灵药,还ꟍ是ⲽ成熟的,苏됦轻轻把玉盒放入灵药木架蕴上。

      一块玉佩是可以防薴御大乘期修士一击,可用三次짶,这个苏轻轻喜欢,这是保命用的,她倒不会嫌自己命长。

      那枚玉简是青宁圣尊的对阵法的释解,从初阶到宗阶的所有ย阵法与禁制都有,苏轻轻一看就看得入了迷。

      她没有想到师祖会把这么宝贵的东西给了뛞她,这是师祖一辈子的心血,这比什么东西都珍贵。苏緐轻轻心里满满的感动!

      쥻“师祖的阵道一途见解果然不同凡响,达到登峰造极了”,这継枚玉简就像是老师在࿽给她讲解一样,让她受▾益匪浅,一直以来她也是一个人自己摸索着来的,如果自己参悟理解透了的话,相信阵法水平会更精进。

      苏轻轻㥌拿起那本书,是本紐残本,右上角被烧去一个角,看上去年代久远。她看了下上面的目录,全是失传的奇阵大阵。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