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ponensis18日本护土

      噗通!噗通!缅甸人一顿并不整齐딻的排枪,打翻了十来个广南士兵。

      “二十米!”叶开双眼冒火的怒吼了一声,周围的人闻言都自觉放下了已经举ʍ起的枪杆,继续冲锋!

      嚭叶开觉得自己和周围的士兵们都进癰入了一种奇怪的状펚态,那种状态就像是他在后世的时候打王者农药或者DOTA一样,局面特别顺,感觉特别好的时候,叶开感觉自己会进入一种极其奇妙的状态,不管是反粵杀还是埋㒻伏、紴或者开团,都仿᫝佛运气꘥都特别好,自己经常能打出自己都咂舌不已的操作。

      现在就是这样,基Ꮞ本没有练过排队前进的广南士兵,Ⳣ如同龙虾兵附体一样,他们迅速紧挨着叶开排成了一排宽阔的横队,没有音乐可以踩,他们就集体‘吓!哈!’䩝的高喊着咠,统一着自己的步伐!

      这样一支钢铁般的,仿佛无所畏惧的军队是极其可怕的,哪怕他们面飙对的厵是缅甸王子扎多敏梭的亲卫队,ゅ这支亲卫的前身可是跟着缅譲甸民族英雄雍籍牙,一统上下缅甸的精锐部队詿,但叶开带着的人,仍然从气势上完全捻碾压了他们!

      “᥸快开火!打死他们!”梭温直觉得背上一片冰凉,他虽然这韸半辈子都在和军队打交道,还被安排来护卫王世子扎多敏梭,但其实他并不是什么悍将,他能谋得这样的差事,完全是因为他的父䢆祖都是缅甸贵族大将的原因。鵿

      “砰!”手忙脚乱的缅甸人第二㫬次排枪,竟然只打翻了排着横b队的叶开军不到十人,这让行进的叶㊑开和众人更觉得自己如有神灵庇护!캁

      迱 终于!二十嬭米了!唰!一百多只火枪同鈻时举꺠了٘起来,‘嗷褛’的一声惊叫,正面面对的缅甸人仿佛一只只被扔到开水中的青蛙,所有人都蹦跳着,拥挤着,希望自己不是在最前面!

      빗 “开火!”叶开怒吼一声,“轰!”穿着铁甲的缅甸人一下就倒下了整整一片,最少五十人被打倒了,炽热的铅˙弹根本不是任何盔甲可以抵挡的!

      “冲啊!”朱文送端起上了刺刀的火枪,大吼一声率先쏳冲了出去!

      惊恐的럻缅甸人根本无法再组织起反抗了,梭温与周Ꙍ围的亲卫对望了一眼,随后在众人的默契眼神中,梭温和一个侍卫一把架起扎多儛敏梭王子的胳膊,径直往后逃去。

      败局已定,梭温明白的很,前面进攻的军队还没뜏拿下暹罗人的勒腊王子,自己这边则快被凿穿了。

      仗可以打败,不就损失衬一万多人嘛,损失的起,吃了败仗,他梭温大不了罢官去爵滚回老家吃老米,可要是扎多敏梭王子有屌一点意外,他岃全家都跑不了,孰轻孰重,梭温还是分得清楚的。

      “别去追!给我砍掉王旗!”叶开透过层层烟雾,看见了百十来个身穿铠甲的武士护送着樶一个金甲人从王旗下离开了,他犹豫了一下,还ᎆ是决定先砍掉缅甸人的王旗,救下拉玛二世再说。 蚴

      ṙ王旗下还有一百多缅甸军在死守,他们是专门护旗的,旗在人在、旗ꥄ失人亡,ᖈ叶开大手一挥,早已打疯⫪了的广南人和叶家子弟嚎叫着一拥而上⣙,瞬间就把护旗的缅甸人淹没了!

      㢌 “王旗倒了!扎多敏梭已死,王旗倒了!扎多敏梭已死!”生硬的缅语呼喊让四周的缅甸人都心头一麻,不少人回头看去,象征着贡榜王朝的孔雀旗‘轰’的一声Ꮓ就栽倒了!

      “扎多敏梭已死!扎多敏梭已死!”仅剩的百余暹罗武士也高声大呼了起ʜ来!

      随着欢呼声,看似人多势众的缅甸人一下捩就奔섢溃了,许多人停止了进澆攻,六神无主的四处张望了起来,更多的是早先不知道哪去了的暹罗军人,一队一队的从各个地方‘鸢钻’了出来!⿠

      稭 胜㯛了!先是五百对四千,击嵲溃,后是两千对两万,又是大胜,本来㧫就觉得自己如同天神下凡的叶家子弟,化山堂人,广南士兵们更加凶蝏猛了,ꅖ缅甸人则退潮般的萎靡了下去!

      ⽅ 叶开见到了拉玛二世,他头上本就不多头发几乎都快没有了,脸上被黑火药熏得如同带着一张面具,浑身都是鲜血与尘土。

      叶开自己也好謤不了多少,他每蝳走一步,鞋子就发出‘库叽库叽’的声音,已经被鲜血泡透了!

      “叶氏子束武,见过䙤勒腊王子殿下!”叶开还是颇为规矩的拱了拱手。

      “我知道你!”ਸ拉玛二世笑嘻嘻的看着叶开,뒇脸上充满了劫后余生的喜悦。

      鬛 “叶家二世祖的名޳声在撕曼谷可是街知巷㖰闻,而且...”拉玛二世擦了擦手上的血迹,“颂帕可是我폈表哥!”

      “呃...”叶开尴尬的摸了摸鼻子,不知道怎么接这句话才好!

      “不过!世人惯用世俗的眼光看人,他们哪知你叶束武如此英勇,今日軲你救了我,ㅊ伊刹罗颂吞永世不忘!”

      幸好拉玛二世没有继续调侃,他而是收起了笑嘻嘻的样子,艰难的站起来,无比感谢的对着叶开双手合十鞠躬,周围没死的暹罗武士也纷纷对着叶幕开合十鞠躬,今天叶开可不单单救了他们,还救了他们全家!

      。。。。

      Կ 曼谷,大皇宫,叶开站在父縯亲叶福来身后,今天他两得到了拉玛一世的召见。

      清莱之ᙎ战已经过去半个月了,连续两场以少胜多的大战,还解救了伊刹罗颂吞,叶开的名字一下就传遍了整个曼谷,这次奉诏入大皇宫,就是拉ꧻ玛一世谹准备为他授勋的。

      “克武他们的身后事都办箩完了吗?”叶开轻轻的问着身前的父亲,这一次清莱大战,法国雇佣兵战死五人,叶家子弟战士十六人,化山堂战死了三十人,广南士兵则战死了超过三百人。

      但战果也是很辉煌的,光是拉玛一世的酬谢广南人的赏赐,价值就超过了二十万两白银,阮福映最近是乐的嘴都合不拢了,不但得到了急需的物资,还让暹罗人见识到了广南人的英勇!

      当然同时拉玛一世的收获则更大,他攻下了缅甸人在英坦山脉上的几乎所有諪堡垒,还收复了泰北的清莱等地,声望直追吞武里大帝。

      输家则是缅甸人,鱒据说扎多敏梭刚回缅甸就被他父亲幽禁了,缅王孟云本来是指望他用两万人与軳拉玛一世ሒ在죐英坦山脉周旋的,结果这뎕位心高气傲的王子殿下,竟然敢如此冒险,简直把打仗当做了儿戏。⺅

      缅甸人这一役,被杀被俘和失踪的高达一万一千人,除了孤悬北边的清盛,几乎全体被逐出了泰西和꾔泰北。

      “都办妥了,这次你就和我回北大年Ꞛ去댦待一段时间吧!”叶福来没有回头,这次叶开实在把他吓着了,据叶义武回去讲ᐩ,多少次都是命悬一线,叶福来忽然感觉,身后这个气质沉稳的儿子,他越来越不쬫熟悉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