芭乐视频黄幸福宝

      成风气듟的登时起身,双眼뎣充满怒火的怒视段泽阳。 㡪

      两个人的眼睛中间就好像有一道闪电——“滋啦䰈——滋啦!업”

      Ꚅ池映月这时候压了压手,“算蔕了,成风,有话好好说。”

      蓶  虽说他和成风的目的是一致。썳

      但是。

      她却也不会偏ⓓ向鴑于成风。

      准确的说是,她的心不会룎偏向于任何ᚕ人。

      绝不会!

      不管是追求她的人,还是他的下属,都不会!

      ࡴ这两年,一直如此痳。

      “当当当”

      话音刚落,池映月的办公室门便被敲响了,紧接着进来了一位ꍡ段泽阳组的网店运营。 ⊾

      ꮂ段泽阳借助着没处发的怒ೲ火,斥责道:搇“有没有点规矩?让你进来了吗?”

      싩那二组的员㩁工唯唯诺诺,结结巴巴,声音颤抖道:“对......对不起,阳......阳푕哥。”

      说完之后低下了头,甚至不敢直视段泽阳,又走出了办公室,再次敲响了₹办鞸公室门。

      “请进!”池映ᝄ月道。

      段泽阳这时候对那员工问道:“什么事?”

      那员工说道:“阳....镁..阳哥,你能不能出来一下。”

      “我是阳哥,不是阳阳哥!”段泽阳喝道:“就在这里说,没关系!”

      员工声音更加颤抖,那生硬,如同是三九羋天穿着三伏豽天휷的衣服发出的一般。

      这时他没有喊“阳阳哥”而是喊道崔:“阳....䡇..阳......阳......阳哥,篮球.驜.....囝篮球鞋꘳的店出事了!”

      㩬段泽阳的目光“唰”的一蕥下打在了他的脸上,急切地问道:“出什么事了㳒?” ꑨ

      諈 那员工说道:“爆......爆单......”

      尚未说完,段泽阳面色一展道:“爆单不是好事吗?你怎么急成这样?”又对池映月得意地说道:“看到没?那店铺在我的手上爆单了。”

      成风接着道:“那也是用了魏搋来的方法爆单了吧?”

      段泽阳没有说话,显然是默认了。

      那员工着急地跺脚道:“不是......不是!是......是爆单后,物流压力......太大,超过了十二小时发货时间,被消费者投诉了!”

      請往往店铺的发货时间是由店铺自己设置,分别为十二小时,一天,两天,七天,大店为了提高服务质量,往往会承诺十二小时发货。

      段泽阳瞬间起身,问道:“说清楚,别着急。”

      那员工稍稍平复了一下心情,接着道:“爆了......爆೴了20000单,由于超过发货时间,被消费者投诉。”

      池映月说道:“说᤽清楚点,别着急。”

      那员工到了现在竟然还没有完全平复心情,喘着粗气道:“平台......平台罚金是销냲售额......”

      成风这时候立马起身,对池映月着急道:“老大,还听什么啊,咱们先看看吧!”

      穃 熈 说罢之后,段泽阳也立马起身,直接冲到了自己的工位上똅,准备打开店铺后台,查看情况。忽

      接着,成风和池映月也走了出去。

      等他们全部走出去之后,魏来依旧听那员工讲完后面的话。 䌫

      那员工终于说完了后面的话,“赔偿金额是销售额的5%,一共是15万的罚金!”㓌 䩛

      当他终于说完这句话的时候,除了魏来,其他人早已离开了办公室。

      傅斯年,你不用这么慌张。”魏来走到了他的身边,说道:“,慢慢说,把事情说清楚。”

      傅斯年见众人已经离开,䘗神色紧张,五官扭曲地激动道:“这个䚜店是我主要负责运营的,现在赔偿金额这么大,我怎么能不着急。”

      忽然,傅斯忽然抓住了魏来的胳膊,就仿佛抓住了救命稻草晵一般,怎么也不松开。

      “魏来Ĝ,求求你,帮帮我,虽然咱们之前的关系不好,但是这一次一定要帮我。”

      렠 实际上,魏来早就想要帮他,如果不想帮他,早就和池映月一起出去了,毕竟和一个美女待在䉥一起,总比和一个大男人待在一起来的舒服。

      因为就在昨天,魏㡤来刚刚뾿得到观察术的时候,Х已经查看过该员工的称号,쌵——【未来“电商界的马腾腾。”】

       所以。

      如果他想要有更大的囅发展,傅斯年是他不可多得的帮手。

      但是。

      鷚别人要你帮他,你就帮他,别人得到的容易,对你的ꢖ感谢也就会少。

      因此。

      魏来打算先拒绝一番,압再帮忙。

      魏来笑道:“年哥,你是病急乱投医吗?

      您别忘了,我可是这个月才来到公司,对于公司来说,我只是一个新人。

      蚈 你就不同了,你在公司已经又三四年了,又是我的前猖辈。

      뒓你让一个后辈去帮一个前辈,不是说笑吗?”

      按理说,话说到这么份上,傅歿斯年就不好意思开口了。可是,傅斯芧年竟然丝毫不餎顾自己这个“前辈”的面子。

      他语气十分恳切,“魏来,我知道你是一个新人。

      但是,通过你昨天的表现我就已经知道了,你这个新人不简单。

      ᩎ 那么多高层开了那么长时间的会议,都没方案挽留这个客户,你却能够挽救。

      而且,我딘上有老,下有小,我根本不能失去这个工作。”

      魏来长叹一口气,“同事之间,有困难本就应该相쾂互帮助。”

      傅斯年忽然眼睛发光地看着魏来。

      魏来轻笑道:ﵔ“年哥,这么简单的道理,你难道忘了吗?”

      “怎么说?”傅斯敟年버急切道。

      “킖现在是由于发货时间晚了,导致了罚款,对吗?”魏来问道。

       傅斯年先是犹豫了几秒,最终,还是狠狠地点ᩓ了点头,“对!”

      “那么,如果ᓳ是发货时间晚了,导致훿最ꕘ后的罚款,谁是主要ໞ承担헫责任的人?線”魏来继续问道。

      “是发货人。”傅斯年回答ﰠ道。

      “客户的产品应该是谁뎃发货?”

      “自然是客户发货。”傅斯年回答礓道。

      魏来双手一摊,“这不샶就得了,既然是由于客户自己发货时间晚,导致最终的罚款,这和你又有什么关系? ꦖ

      咱们是做运营的랭,首要目的就是提高客户的销量,至于发货方面,和咱们又有什么关系呢?”ꎌ

      魏来不是在逃避责㣭任,而是在说明一个事实。

      ϲ 傅斯年眉头一紧,手指不断ꍜ搓着衣角,一鴛句话都没有说。

      又或者说是,他一句话都꾙说不出来。

      良久良久......

      땬 魏来看着傅斯年的表情,心里突然“咯噔”一下,再想到刚才傅斯年的犹豫,心中暗想:“莫非,傅斯年有事情瞒着自己?”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