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人福利电影

      “我呢,好心好意让你们唐家,有机会接近义家的人。而你唐冬雪,你在这里跟我装清高?现在还弄的我女朋友的手都红了,你信不信我现在就撕了你,我看看唐家的人敢不敢替你出头!”

      “义子铭义少,是吧。”

      穆砚将唐冬雪拽着自己胳膊的手紧紧的握在手心里,唐冬雪有了一丝明显的闪躲,不过最终还是放弃了挣扎,任由他将自己第一次与异性的牵手夺走。

      “怎么,你还想着要出头?”义子铭看着穆砚,继续说道:“你是不是看我没搭理你,你就认为你自己可以了?”

      “那倒不是,不过有句话你说得很对,我之前的确是柳家的上门女婿。”穆砚放下唐冬雪细嫩的小手,想要走出卡座,却被猛地拉住了衣角。

      “穆砚,和你无关,你不要强出头!你赶紧走,他们不能拿我怎么样!”

      “没事的,你放心。”

      一米八五个头的穆砚犹如一面城墙,遮挡住了所有人的视野,十几个人不约而同的抬了抬头,怒视着他的眼睛。

      穆砚半低着头看着眼前的人,他发现如此年轻的义子铭,竟然有一些秃顶,如过不是这么近距离的观察,还真看不出来。

      穆砚笑着对义子铭开口说道:“义少今天的所作所为,就不怕给自己家族抹黑?”

      “抹黑?呵呵,你不要忘了,这里是郡西,我姓义!我就是今天把这里拆了,也没有谁敢说什么!”义子铭往后退了大半步,让自己不用仰着头和穆砚说话。

      “不过你现在求我饶过你,我兴许看在今天心情好的份上,很有可能会答应你。”

      “不知道义少怎么样才能绕过我们?”穆砚平静地说着。

      “饶过你,很简单。”义子铭拉过身边平头青年附耳说了几句,平头青年听后拿起桌上的空杯,大步的朝着洗手间走去。

      随后义子铭对着穆砚指了指大理石地面,说道:“跪着,道歉。”

      “哦,那是不是跪下道歉,你就放我们走?”

      “小子,你是不是耳朵不好,我说的是,饶过你,不是饶过你们!”义子铭就像看傻子一样看着穆砚。

      “放我走?冬雪呢?”穆砚不紧不慢的问了一句。

      此时,刚才去洗手间的平头青年回到了人群前,啪的一声,将一杯装满黄色液体的玻璃杯放在了桌上。

      “这样吧,你只要跪着,道歉,喝了它,我就考虑放过你和唐冬雪。”义子铭脸上带着一丝戏谑,盯着穆砚。

      “义子铭,你欺人太甚了,穆砚,不要听他的!”唐冬雪大声的喊了一句,无处安放的双手此刻不由自主的颤抖着。

      义子铭转过头看着唐冬雪,突然恼怒的说道:“我原本以为你是知道我在这里,就找了这么个货色来气我,让我对你再有好感,没想到,还真是你的姘头。”

      穆砚看着义子铭再次侮辱唐冬雪,缓慢的闭上了左眼,右眼慢慢的划过。

      似乎刚才对他的惩罚,还没有起到效果。

      “义少这么喜欢跪,那就跪着吧。”

      只见穆砚说完,义子铭的双腿一软,直接跪坐在地上,头重重的磕在大理石地面上。左脸完全的和地面来了个亲密接触,整个人瞬间大汗淋漓。

      这是怎么了?怎么会这样。怎么会全身一点力气也使不上。义子铭的内心瞬间爆发出无尽的恐惧感。

      不对,不是没有力气。他现在完全感觉不到自己的身体,感觉不到自己的双腿,感觉不到自己的双手,就连抬起头这一个简单的动作,他都无法操控自己的脖子去完成。

      兰雁冰回过神连忙上前扶起义子铭,可不论怎么搀扶,上一秒还生龙活虎的人,下一秒就如同一个被霜打的茄子,软绵绵的不停地爬在地上。

      穆砚没有理会所有人的目光,蹲在义子铭面前说道:“没想到义少除了喜欢跪着,还喜欢磕头,呵呵。”

      “姓穆的,我不知道你用的什么把戏,但你要知道得罪我义家是什么下场!”义子铭虽然身体不能动,但说话还是没什么问题。

      只是此时的他,因为脑袋的重量一直压着自己的左脸,所以当他说话的同时,一些不明液体也会随着嘴角向外缓慢的流出。

      “那可能会让义少失望了,我并不介意让你这辈子都躺在床上。”

      穆砚从桌子上抽了一张纸巾,脸上带着说不出的笑容,在众目睽睽之下擦着义子铭嘴角流出的唾液。

      “你要清楚一件事,除了我,没有人能治的了你现在的状况,想明白了,可以随时联系冬雪找我。”

      原本已经起身的穆砚,突然又蹲了下去:“对了,义少,食道癌的感觉应该不好受,记得多吃点流食。”

      唐冬雪突然从穆砚的背后使劲儿拽着他,拼命的往后拉,急迫的喊道:“走!你快走!”

      “想走?”兰雁冰冲了出去,一把拽住唐冬雪的头发,直接喊道:“给我打!”

      十几个纨绔青年一拥而上。

      穆砚见情况不妙,一脚踢开还在拽着唐冬雪头发的兰雁冰后,双手用力一拉,将唐冬雪护在自己的身前。

      此时穆砚感觉自己的后背,不停的被十几个人拳打脚踢。

      他那妖孽的能力,一次只能对付一个人,并且他没有妖孽的身法,也没有妖孽的体术,更没有什么邪门的法术。

      他可以不管不顾的逃走,但他不能不管唐冬雪,现在的他无法反抗,只能默默忍受着背后的疼痛,只能凭借自己宽厚的身躯,把面容苍白的唐冬雪护在自己的胸前。

      被踹倒在地的兰雁冰爬了起来,顺手拿起桌上的一个空酒瓶子。

      “啪……”

      一声脆响,伏特加的空酒瓶,在穆砚的头上化作无数溅飞的碎片。

      鲜红的血液参杂着酒水,顺着穆砚的脸颊缓缓地向下流淌,染红了他的衣服,染红了他的脖子,渗入了他胸前的那块玉坠……

      “嗖……”

      玉坠上原本雕刻着的双龙,一闪而逝……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