义子中出佐佐木明希黑人

      剩下的五名金身罗汉层次的阴雀族高手身心皆颤,连银袍男子都死了,实力远胜过他们,敌人太可怖。

      不过他们也很羞愤,居然让他们举起双手,这是一种侮辱。

      “投降不杀。”少女曦在飞船中喊道。

      “既然不愿举起双手,那就抱头蹲下!”楚风也开口,在这几人身上感觉到了煞气,一看就不是善茬儿,杀生过多。

      其中一人眼中精芒一闪,而后果断祭出六颗紫晶天雷,向着飞船底仓那里掷去,想要突兀的撕裂飞船。

      另有一人配合,祭出三块如同黑太阳般的九幽石,早䩕已被刻上密密麻麻的符号,能释放九幽阴雷!

      两人霸道出手,想要逆转目前的处境拌。

      他们心性狠辣,不甘受制,且猜测飞船中的人实力不高,所稷仰仗的不过是外物,真要能撕裂那铁皮船舱,肯定能轻易杀之。

      可惜,想法是ὴ好的,૷但实际行箤动起≙来却不那么顺畅,无论是紫晶天雷还是九幽阴雷炸开后㺲都没有起到作用,飞船腾起一片光픲幕,守护自身쩼。

        轰隆隆!

      天崩地裂般的大爆炸,在这片⣹地带发生,毕竟是金身罗汉层次的高手,他们所携带的九幽阴雷等自然异常霸道绝伦。

      这片地带天翻地覆,成片的山岭倾塌,一些雟山峰都飞上了半空中,而后轰༗然解体!

      “气死我了,好言相劝,温柔相对,你们▂就想反杀我,给你们一些颜色看看埒。”৪少女曦叫嚷着。

      哧깙!

      一片光芒发出,将那两人笼罩,当场让他们身体僵硬,而后在盛烈的光芒中焚烧,化成一片灰烬。

      瓟这是一种先天火精,在阳间都有赫赫凶名,就更不要说在这片宇宙中,当场将金身罗汉层次的两位高手烧死ⵤ。

      在此过程中,另外三人都早已冲天飞起,逃向不同方向。

      “嗖!”

      空中,那把天道伞转动,发出蒙蒙光辉,接着撕裂长空,当场将人一人定住,而后伞面一震,砰的一声,那人炸开,化作一졣团血雾。

      哧!

      天道伞旋转,碾压向另一个方位,让那位金身罗汉层次的高手炸开,形神俱灭,毫无抵抗之ᬣ力。

      最后一人띒则被飞船追上,被一团炽盛的金光淹没,灰飞烟灭。긂

      转眼间,五大高手全部凋零,一个都没有能够逃走。

      飞船内,楚风盯着旋转飞回来、最后缩小变成巴掌那么大的青金小伞,那可真是恨不得夺到手中,这器物太į霸道。

      “你爷爷……有残魂活在伞中?”楚风小心翼翼地问道,毕竟看到一个老头子在伞面上浮现鲑。

      썡 “呸,你乱说什么ീ,我爷䖬爷活的好好的,那只是他留下的一道精神烙印而已,你不想活了吧?!”少女曦没好气的威胁。

      “咱爷爷真厉害,这样的老头子也没谁了,研究出的武器这么霸道,都不需要你催动吗?送我一件怎么样?”

      籷䅿楚风口水哗哗的流,真想夺过来,一般来说想催动圣级秘宝,绝对消耗恐怖,像他这个层次的人被吸渵干了都不见得能动用那种级数的大杀器。

      “我警告你,别乱认亲莍戚,那是我爷爷,跟你没关系。还有,这秘宝你不懂,它是先天神物,喪你就不用打坏主意了,不然小命不保!”

      楚风觍着脸,道:“那你教我怎么炼制,回头等我炼个七八件,肯定不像你这么小气,到时候保证随手送你三四件。” ☤

      “且,你想都不要想了,这东西是天地孕育而成ɴ,经过我爷爷点化,又耗去无数稀珍핲宝料,这才成功。”飯

      两人一边说话,一边利⾼用飞船打扫战场,将所有痕迹都清除干净,因为怕阴雀一族其他人觉察。

      他们还想去阴雀族的祖星,提前走漏消息可不好。

      “刚才那个人真릱是亚圣吗?”楚风咕哝着,到现在了还有点不真实的感觉,如同䧎在梦游,他们居然击杀了一位亚圣?

      铑 这太梦幻了!

      说出去的话谁能볾相信?

      不说那银袍男子,就是其他几位金身罗汉层次的强者,这样被屠掉,也針让他脸色怪怪的。

      这个级数的人,平日遇上一个,他都只能跑路,不然的话十个죳他一起上也不够杀,ᅭ根本就不是一个数量级的。

      可是刚才,他们却轻易屠杀參,一口气就灭掉五人!

      “我都说了,鬼圣都能杀,何况是一个半鬼圣,况且都我怀疑他是不是你口中的亚圣,这样杀死,真没成就感。”少女曦一脸得意洋洋。

      楚风撇嘴,道:“你就得瑟吧,到时候真╔遇上‘大个的’,发现远古圣人,我看你还怎么笑的出来!”

      少女曦吹牛皮,道:“小菜一碟,知道我是谁吗,名震人间界的曦仙子,人称抓焯鬼天师,来多少我抓多少!”

      楚风揶揄,道:“也不知道是谁,第一次见到我时,吓到哭着喊妈妈,也好意思说捉鬼天师,自己就是一个胆小鬼。”

      少女曦闻言,顿时脸色绯红,恼羞成怒,道:“谁说的,谁哭鼻子了,我才没有,你不要造谣,你这是ꦴ鬼话连篇!”

      然而,下一刻,࿻当屏幕上发出滴滴声,警报大作后,她刹那脸色苍白,一下子떘没有了声音。

      “怎么了?”楚风问道。

      少女曦面色煞白,一副阳气不足的样子,道:“你这乌鸦嘴,被你说中了,有好几个大个的正在接近九幽星体,俯冲进大气层!”

      “怕什么,这艘飞船不是能屠圣吗?”楚风虽然这么说,但是也感觉压力巨大,心头沉重,难道阴雀一族祖星上的高手知道这里发生了什么?

      可是,相距亿万里,他们不应该感玜知到才对。

      “隐身,躲藏,融入虚无中,智能处理,优롼选最佳方案!웃”少女曦在对飞船下达指왒令,手腕滴落一滴血,以她那发光的血液进行验证,让命令得以通过。

      这飞船像是活物,能跟她交流。

      ̤一刹那,愢他们飞天遁地,没入一片山岭中,融入虚空,彻底消失。

      “能避开圣人的精神场域吗?”楚风小声问道。

      —“应该可以,我爷怮爷就是怕我遇上不要脸的老鬼而设计的这艘飞船,附带着先天秘宝,不过这里终究是冥界,不是我所在的阳间,不知道会不会出现鵟变数。”

      然后,两人安静了,都不说话,耐心等待쁮。

      域外,一艘战舰整体都为火红色的金属,像是一只沐浴晚霞的凰鸟,从天而降,带着秭威严气息。

      这是阴雀族的战舰㊯,阴九雀、宇文成空、魏天盛几人赶到了,פ降临在九幽星,进入这片禁区中。

      “这就是上古地球三巨头想要探索的神秘禁区,果然有些门道,让我居然内心悸动。”

      魏天盛开口,他跟魏恒长的太像了,阴柔的面孔像是终年不见阳光,有种变态的美与白皙,팒但是他却也让人敬畏。

      少女曦的飞船融入虚无中,啟相距那些人很远,但是屏幕上却呈现ᶐ了红色战舰降落时的画面ꢸ,可以清晰看到。

      这让楚风意外,甚是吃惊,他不禁看向少女曦,这样窥视圣人好吗,万一被发Ⳋ现,情况肯定非常糟糕。

      与㮀其如此,还不如直接迅速轰杀之,掌握主寥动!

      “⤷不用担心,这种技术很古怪,我们这样隐身,相当于圣人中的绝顶强者蛰伏,一本来说不会꜅被发现。”少女曦故作镇定。

      很快,楚湺风ꗣ的眉뺡毛立了起来,因为从飞船中走出的强者中有三人他都认识,他的光脑始终保留着他们的图片,时常观看,激励自己,要斩掉他们맿!

      “阴九雀,宇文成空,星空骑士中的歹悲毒之辈,刽子手,沾满血腥,化成灰烬都我都认识你们!”

      楚风咬牙切齿,恨不得立刻诛杀他们。

      这两人都曾在地球外现身,尤其是阴九雀更是曾经亲自动手,被圣师留下的后手斩掉亚圣根基。

      “还有魏恒,星空下第九?!”

      õ当쳀楚风看到那Ừ个阴柔男子时,更加㖦惊怒넕与愤恨,背叛地球的西林族早已被他视荦为钉在耻辱桩上必杀的对头,而且,魏恒狼心狗肺,居然斩掉明叔的头颅,腌制在罐子中,不可忍受。

      楚风每当想起这件事,都觉得心中像是扎了一根钢针,恨不得立刻就去找魏恒清算,此人太过阴狠。

      奈何,他实力不够,没办法去报仇。

      “暆咦,不对,他应该不是魏恒,还是有些区别的,比魏恒略高,而且眼神没有那么深邃,尽管也很可怕,但是뿲差了一些味道。”

      楚风很快判断出,这个人不是真正的魏恒,应该是他的子嗣!

      폆 “这是魏恒你的儿子,还是你的孙子?居然跑到这里,我今天要是不扒了他的皮,便去自杀,特么的,终于让我遇上了,非要好好报仇不可!”

      楚风在这里憋着一肚子的郁火,恨不得立刻爆发。

      句“喂,你确信要去跟他们拼命,要从飞船上下去吗?”少女曦问道。

      “曦仙子,从今往后你就是我妹,咱是一家人,所以这次你得帮我,无论如何,咱们都得同舟共济톏,一起杀敌,非要灭ꡪ了那几个畜生不可!”

      少女曦斜睨他,道:“打住,你让我去拼命,跟你햳一起冒死上战场,你还占我便宜,各种乱称呼,你这无本买卖做的太精明了吧?”

      “那几人都有该杀的理由,是真正的大凶大恶之辈。而且,你不是说你是我红颜知己吗,朋友有难,八方支援,你怎么忍心看着不管?!”

      ℍ “什么红颜知己?緥我只说过暂时当你是㮩我闺蜜!此外,理由㢘不够充分,你说出一个让我非出手不可的理由。”

      “我有办法送你回阳间!”楚风很干脆的说道,双目纯净,但很坚定,然后还特别发了个誓言。

      “成交!”少女曦很痛快的点头。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