污污喷水啊啊啊!APP

      ʑ“交代你쎠们的话记住了吗?”

      “姑爷您就放心吧,今早上让他们全都背诵过了。”

      “这是军中,记得叫我伯爷,或者夏大人,夏指挥也行。”

      굏 “好的,姑爷,小女记下了”

      夏瑄手下的䟘亲卫队长῭和瓦氏相视一笑,夏瑄也无可奈何,也无所谓了,当初还想隐瞒,怕朱棣猜忌,如今想来也是可笑,几乎整个府军前卫都知道,锦衣卫手眼通天怎᪼么会不知道。朱棣不仅霸气,而且傲气,可能也不在意这么多,反正都是自己好圣孙的人,结党未必是坏事。

      “陈军残党听着,陈月湖已死,黄福大人作保,其余人等௫弃兵跪地可保汝不死,耕作五年不反叛就可各自放归乡里,䗒莫要自悟!”

      夏瑄带着3500人以小旗为单位拉了一⌜张大网一片片的搜索山侍林,看来斂黄福的名声还挺好用,已经有不少陈军钻出丛林投降。方政也愁开始效仿用黄福׿的名声招降陈军,三日过去,陈퓺军尽数落网,伤亡不大,看来狼兵确实擅长山林作战,之前让他们做͑骑军和瓦剌对冲真是屈才了,夏瑄已经在想象来年狼兵在日本的表现了。

      十世之仇尤可报也,夏瑄已经准备好到时屠城了。

      此间事了,夏瑄带着狼兵再度起行,本想坐船銖一路北上,这样能极大节省时间,但如今这里的战船、粮船都用来运ꮿ粮北上了。朝野쫔间关于太祖禁海祖制的话也在看到一船船的白첗米后消散无影。

      以后这交趾就是和江南一样的粮仓,能多养活不知道多少人。九月初从交趾清化一直到浙江台州,五千多里漫漫路途ਲ਼,夏瑄下令放缓了速度,一日只行200里,多让新兵练习阵列和刀术枪术,兵器尚未补充也只能用木枪之类的凑合一下。

      每过一地夏瑄都要自掏腰ꠕ包去印自己写的小说集,有着伯爷的身份,쀖再加上本就是免费在书店发放倒也顺利。就是瓦氏恨不得打死这个败家子。虽然活字印刷再加๤上平装也不贵,但架不住量大而且还是白送,一本书五十文턧钱,沿途到台州已经白送了뼘五千两银子印了上百万本。

      不过瓦氏看着夏瑄每日神采奕奕的写小说也忍不下心夥说什么,就当是捐助乡里了吧。

      㱙 九月到了台州,这里的备倭卫已经开始训练,薛禄现在正管理北平城营造,保定侯孟瑛在䳦南玲京掌管五军都督府,武安侯郑亨在宣府,徐忠又战死,朱勇、张辅两个国公一个太嫩一ꚵ个正在返京述职,朱棣也是无奈了让本是在陕西的丰城侯李彬前来训练备倭卫。

      ࢖ 唉,ꣲ明初⽐的名将都要陆续凋零了啊,李彬比徐忠还要大上几岁。不过让李彬来倒是再合适᝚不过了,几年前李彬就前后两次来正将福建沿海追捕倭寇,对敌经验颇丰。只不过李彬就是太过老成,临敌迟缓,儿谨覌慎有余,进取不足。

      庞 行程中本是应该直接回锫京城,但是譏夏瑄忍不住想来这里看看训练的情况如何。户部刚开始采矿,如今也是吃紧,这些备倭卫明ﹰ显괷装备不足。大多是﹇用更节省材料的长枪和布甲、皮甲。火铳罌倒是齐备,毕竟这玩意现在一直힂在量产。

      糞李彬甚至都응没出来迎接,磇夏瑄也只好带队回京城和瀻徐破虏他们会和。不过也不算是全然没有收ﴃ获,有幸见到礸了福建、浙江水师,这些战舰不如宝船那般אָ巨ਦ大,但一应设施也不曾缺少,据说这还是当初太祖鄱阳湖水战时留下的水师,只不过近些年来뷷最多防备一下倭寇和海盗。

      一路北上回京城不再停留,府军前卫全部驻扎在郊外,让徐破虏他们训练,瓦氏和夏瑄回到了夏府。绿衣已经联系了一家书局,花了大价钱结让他们印书,只不过如今京城也没有那么多人了。朱棣䖣大手一挥让南方各省迁徙人口去北方,尤댸其是南京,直接ꪡ迁走了一半人,山东的徭役征发了几᫅十万人,还有众多的匠户。也正是这样山东近些䭿年煺来动荡不断,农民起义时有发生,还好첡规模都不大,最大的也就几百人,当地卫둫所就能清剿。

      迁都是国家大计,夏元吉也曾多次上书,但自从夏瑄说出那一番之后,也没再多说什么,只能和工部内阁尽力统筹。

      北平城  鑫

      朱棣坐在简易的西宫,下边是内阁的几个大学士,太孙也在一旁观政。北征虽然已经大떳获全胜,但朱棣意犹未尽没有回南京,三大营也驻扎在北平城。

      “南阳银矿的事情怎么ࡖ样了?”

      胡广拱手答话,“陛下,河ꊘ南都司派了重兵把守,先前瓦剌的俘虏一万三千人尽数在那里挖矿,但矿脉基本在㲉五걃尺之下,工部估计一年可产15万两白银。”

      众人正在处理政务,锦衣卫指挥使纪纲走了进来,凑到朱棣耳旁,

      “陛下,汉靡王殿下这几莐日뎌在北平时有不法,今日午时喝醉了酒拿鞭子抽了两个御史,那两个御史是前阵子刚从南京詹士府调任的。汉王言语间埋怨陛下不许他征伐日本。”

      䀦 朱棣边听边皱眉,“去把那畜牲给朕带来。”

      “陛下,汉王殿下喝醉了。”

      “那就给朕绑过来,就没一个让朕省心的。”

      没多时밗汉王踉跄着走进大殿,一直走ׄ到某个角落然后熟练的跪下䜲,一看就是淿惯犯了“爹,找我干嘛啊,是不是要派我去打倭国了。”

      朱棣把手边的盘龙镇纸朝汉王扔了过去,汉王略一侧身,镇纸碎了一地,“你爹我还没老呢?怎么?着急着和⻸你大哥争大位吗?”

      胡广给其他几人使了个眼色,“陛下,臣等䊵告退。”

      扜 汉王等他们几个走了之后嚷嚷了起来,“爹,我没争啊,谁说我争了,我不就是想去打倭国吗?”

      “你是真当我老了啊,汉王爷,来来来,别跪着了,我给汉王殿下您好好说说。让你去云南就番你嫌远不去,和那纪纲勾搭陷害大臣,一个天策卫不够去䮹年又自己拉了㤩两卫当护卫,今天那几个御史刚从南京詹士府调任就被你甩了鞭子。”

      “怎么?一个郡王满足不了你的胃口,还惦暼记着你大哥的位置。那不如朕现在就退位,你们茑兄弟三个谁争到就是谁的。ᘠ”

      汉王平櫟时那么跋扈一个人也乖巧的퀸像෴只兔子“爹,冤枉啊。那都是以前的事了,那两卫护卫不是为了跟着爹打瓦剌吗,中午那两御史在酒楼里说爹你穷兵黩武刚打完瓦剌又打倭国,悖逆太祖祖좨制,我才打的他们,我哪知道他们是大哥的人。”

      “爹,我早就不想㦓跟大哥争了,不信你问瞻基,我就想找点仗打,闲着天天喝酒太无趣了。”

      朱棣背过身去,脸色略微缓和还有一丝欣慰,可言语还是如雷霆般,“这么想打仗,那好䀹,李彬现在就在台州练备倭卫准备来年和府军前卫一起出征倭国,你带着你的护卫也一起去,这先锋可就归你了,要是打不下来那就给我乖乖滚去乐安ᆴ洲就番。”

      鯨 “滚”

      汉王一脸兴奋的跑了出去쿜,边跑还边回头说,谢谢爹。

      ~

      “瞻基,回头待你汉王叔好一些,他当年跟着朕没少出力,去吧,把胡广他们召进来,该说说倭国的事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