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遇吧

      莫轻雨此刻望着眼前֒的白衣女子,却不知道폞如轘何开口。

      莫轻雨张了张嘴,却不知从何说起,他满目疮痍,神䞱色露出深深的悲哀之色。 扝

      女子看着他这般模样,也不知为何心中竟有几分不忍,只得歉身道

      “ꁃ对不起,我忘了很多事,但我相信你,你一定认识我,而且是我重要的人对庇吧,待危机过去我们再来细说好吗。”

      白衣女子说着,瞟了一眼与他们对峙的淗白幽等人。

      霊 旚 莫轻雨心领ﶈ神会,明白现⬶在不应该多做他想,当下᯼强压⃔心中诸多情绪,盘膝而坐,快速恢复着自己的伤势。

      白衣女子也并没有眍闲着,只见她略微鬚上前一步,将怀中所抱长琴置于身前,而后盘୴膝坐下,以素手拨弄着琴弦,乐声随之响起,帮纯助莫轻ꬹ雨更快恢复实力的同时也在为对方施加压力。

      白幽内心充满了焦虑,如果放任对方不管,时间越长对自己这边就越为不利。而他这边的人还能出手的又没办法抵抗那女子的诡异魔音,뜥他倒是还莊有底牌没用,不过又不敢轻易出手。

      又过了一会儿,眼见自己情形对自己越来越不利,一番权衡后,白幽终于下定决心出手。暗自与几位部下传音部署好后,白幽散开领域。 

      ㈕与此同时,一面红色小旗自其体内飞出,直冲白妊衣女子而去,而后幻化为一面大旗,旗面上隐约可见怒号的鬼面之橘影。

      㢝 鬼影凄厉的嚎叫声与女子的琴音跩相互᨜抵消,使得其余猎魂者不再被琴音影响,有了行动之力。一时间,数道凌厉攻击指向莫轻雨。

      想来之前白幽与部下传音冹所Ỵ商议的便是由他牵制白衣女子,而其他鐒人则对莫轻雨发起雷霆䥫一击,务必ƭ要将筴其击伤甚至斩杀。 鉫 ힹ

      好在莫轻雨经过修整以及白衣女子痭的琴音相助下,实力已然恢复大半。弄见得术法来临,他并不慌张,抬手间捏出一道术法,只见原本受损的‘墨雪’剑身瞬间完␵好如初。而后化作一道长虹穿梭于各种术法之中。

       茜铿锵声不觉于耳,‘墨雪’不断于猎魂者们的兵刃交锋,然后将对方的术法一一破解了去。

      ⩰术法破除,莫⪙轻雨霾并未给对方喘息机(会,剑锋一转,‘墨雪’剑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快速袭向距离自己最近的三人。

      噗嗤声连续响起,飞剑自愐三人身体穿过。倒不是他们不想仟抵挡,而是飞剑速度太快,三人还来不及作出像样的防ކ御便被飞剑带走了生命。

      看着发生的这ゲ一切茵,白幽心中怒火更多一分。自他带人冲进入这寒冰古墓以来,在寻找玉棺的읿途中手下就折损了八人。好不容易找到所求之煦物,正要得手之际却又遇到了一位半路杀出的程咬金。

      再加上方才陨落的几人,现在场内连他在一起只剩十人。 ᕩ

      밥虽然这些属下对白幽而言不算什么重要之人,但他们至少对自己无比忠诚,且无数ᕃ年来陪他一同完成了许多任务,现在却䰋折损大ᙗ半,这叫表他如何不痛心呢?

      㦤 见得自己一方人马再次处于下风,白幽神色一凝,心中作出了决断。

      炧 只见灖他自怀中取出一把暗黑色匕首,划破自己左手掌心。面꛺色不变的施展术法牵引着掌中之血,而靱后绘制出一幅特殊符阵。

      绘制完血符阵法,白幽额头上早已渗出许多汗水倶,整个䂄人脸色也略微发白,能看得出布下此阵花费了他不少经历。

      “疾”

      窓轻叱一声,血符飞向与白О衣睄女子对峙的红色ഩ小旗本体。两者相融的瞬间,旗帜幻化而出㵬的ﷷ恶鬼实力更加凶猛,㖱发出的吼叫声多了几分摄人心魄的诡异蟊力量。

      白衣女子在这一刻也不知怎的,竟忘记继续弹琴,失了抵抗之力,一时间旗帜上冲出数头恶鬼,张牙舞爪的向其扑去。

      “哈哈哈,原来如此,原来如此,哼,果真与我猜测的一般,你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复生,我到要看看灵旮魂不完整的你如何抵挡摄魂幡的躛力量。”

      白幽放声大㮬笑,而后将目光移到了莫轻雨身上。此刻的他仿佛胜券在握,脸上挂着戏谑的笑容,开口道

      “尔等退下吧,让我来好好会会这位打算将我等全部留下的道友。”

      ࡺ 没有ꛒ白衣女子的干扰,ꕾ白幽全然不ை用担心会有什么意外发生。取出自己宝禁剑,飞身靠近莫轻雨。

      莫轻雨此刻处于危险境地,将‘墨雪’召回的同时不断传音给女子,试图将其唤选醒。

      只是不论他说什么女子都没有清醒的迹象,无奈只得将本已䀌受损严重的另外뷵六把辅剑再次召唤而出,飞向莫篱将其护卫其中。

      才做完这一切,一道剑光便迎面斩来。匆忙之间莫轻雨将‘墨雪’横执于前,堪纯堪挡下一击,却是肺腑震荡,受了轻伤。

      莫轻雨连忙紧敛心神,欲借助白幽攻氽击时的冲击力与对方拉开距离。

      不过显然对方也并不想错失先机,莫轻雨刚后退一点,白幽便行近身前发动一轮又一轮猛ࣖ烈的攻击。

      经过十几轮连番不停歇的打击찦,白幽终于力竭减缓攻击速度。莫轻雨趁机飞身拉开与白幽的距离,却睎也终于承受不住猛然喷出一口鲜血。

      '这样下去不是办法,阿姐也不知是何缘故无力再战,我要提防对方其他人的同时还得顾及⽼阿姐的状态,加上还有一个实力和我相差不多的人牵制着我,迟早会被此对方生生耗尽所有灵力,该作出取舍了。'

      这般想着,莫轻雨眼中露出决然之色,口中吟唱着古老的法诀,只见原本围于莫篱身前作防护的六把飞㓠剑中有三把受损更为严重的飞剑瞬间飞出,这些飞剑分别由紫、青、白等不同光芒笼罩。

      一阵光芒幻퇙灭过后䃶,飞于最前方的紫光飞剑爆炸开来,摄魂幡厉鬼虚影顿时消散几分,紧接着是青色飞剑,最后是白色飞剑,两把飞剑先后ཪ后自毁,摄魂幡受到损伤,白幽不得不被迫将法宝收回。

      只见他怒骂道

      “你个疯子,为保一个魂魄不全的半死之人居然不惜自爆法霽宝葖,你自己寻死便罢了,还敢伤我宝物,等你死去,我定生抽你的魂魄,献祭给那位大人,让你体会灵魂被生生磨灭的痛苦。”

      莫轻雨脸蕌色越鶎发苍白㠸,自己以精血祭炼的飞剑连续自毁,令他心神쭠遭受重,精神力虚脱,完全只凭一股毅力强撑不倒。

      但他不后悔,只是在莫轻雨的眸中还有深深的不舍与遗憾,随顶即便化作一声轻笑。

      莫轻雨心想,或瀟许这样也好,死去之后自己便能见到婉蝶了吧,她一定等了自己好久好久。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