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名站导航

      麻九点点头,瞅了一眼西厢房的仓库方向,又开口问道:

      “还有,蜘蛛园的粮食都背来了吗?”中

      “都背来쟆了,一点也没剩,就仓库里那些。蔬菜更틩少的可怜,秋天储备的一点蔬釯菜几乎都吃没了,就剩一些红薯和白菜了。”

      说完话的大虎一脸的羞愧之色,仿佛被扒光了衣服一般。

      人都是有面子的,⺋都不愿暴露自己的短处,穷人怕提钱,提钱脸变酸렻,没有吗!

      ⠁“好了,好了,我都知道了。”

      麻九很平静,㭛这些都在麻九的预料之中,不说别的,殀看处州木碗会人们的穿戴,就说明了一切。

      “仧我给⫇你们拿一些银ᨂ子和粮食吧!你们人দ多,消耗大。”小琴一边插嫀嘴说道。

      麻九朝小琴摆摆手,善意的一笑,说道:

      “谢谢慷慨,不过ਦ,现在还不用你帮忙,ࢯ我们自有办法。”

      小琴一看麻九谢绝了自벵己的好意,把小嘴一噘ꁂ,生气了,靠边了。

      麻大傻,不可交,拿良心,当豆包,扔在地,踏一脚,你说该削不该削?

      小琴在一边握紧了拳头,在心里把麻澘九砸了个狗血喷头,她终于笑了。

      멋 麻九不知道小琴的心里活动,看小琴靠边뾴了僈,便又清清嗓子,朝两位护法说道:

      “大虎二虎,有几件事我要说一下㵜,第一,从明天起,告诉崞大家暂时不要出去劳动ˑ了,这两天出了太多的事,直接影响了我们木碗会成员的安全,大家就在白桦公社休整,也别闲着,你俩要指派专┛人带领㘦大家练武,是练拳还是练杵,你俩做一溹个具体的计划。

      第二,你俩明天跟ᙫ我去一趟处州城,咱们㈔有重要的事情要办。蒖第三,告诉大家只能在白桦公社附近活动쇆,绝对不能进入村子,谁要进入村子,打五十柳条鞭子。第四,指派ꄼ专人在北屋ˆ和东厢房搭建两个土炉子,就用你们背来的大锅就行,把大锅扣起来,当做散热的炉子,地下挖一个灶坑,灶坑接到炕洞里就行。先就说这四条吧,记쩢住了吗?”켆

      “记住了!记住了!”

      大虎二虎齐ဝ声回答,两人脸上都露出了佩服的神色。

      佩服麻九的果断。

      第二天上午,麻九小琴大虎二虎四人进城了붖,小琴女扮男装,还戴上了一顶貂皮小帽,像一个俊咀俏的后生。

      麻九大ⶨ虎二虎三人佩戴胸挂,麻九手拿铁杵,大虎手拿麻九的튈水曲柳木杵,二虎拿着自己뜤的榆木木杵,小琴杉挎着一把精致的腰刀,腰刀手柄为马头形铜雕,刀鞘为雕花的檀木。

      䆺麻九几人首先㎐来到了千味包子铺,包子铺的房顶依然是白气缭绕,雾气蒙蒙的㮪,显然在紧张地蒸包子,由于是中午饭口,吃饭的人很多,大厅里几乎坐满了食客특,四人选择一个干净的桌子坐了下来。

      很快,上次招待麻九小琴的猴里猴气的堂倌走了过来,用抹布狖假意擦拭了一下餐桌,望了一下麻九小琴,似乎觉得面善,但一时又想不起来了,只得和气地问秹道:

      “几位客官,吃点什么品种的包子?我们的包子口味很多,馅大皮薄,吃一次一辈子也忘不了。”

      小琴把腰刀摘下来ⶅ,向桌子上一摔,震勒得木头桌子一阵呻吟,说道:“펓就来昨天吃的዁那种!”

      堂倌瞅了瞅杅小琴,疑惑地问道:“这位客官,本店来往的客人很多,小的实在不记得您昨天吃的什么包子了,燆还请客官明示!”

      小琴싰小嘴一噘,生气地说道:“堂倌大哥好忘性啊,昨天下午我和这位大侠来吃过ᤙ包子,我们要了两碗莲子粥,还要了六个大鹅肉的包子,吃完,这位大哥还赏了你银子,你还领我们去了后院的茅房,想起来了吗?”

      堂倌一听,细细地Ƙ打量了瀊小琴和麻九,不禁吓得脸色苍白,双腿打颤起来,他认得麻九的衣服,认得小琴的眼神,虽然小琴的装束有些变化,但眼銷睛的美丽依然。

      我的妈呀,原来是这两个食客,这是天煞孤星,都是要命的主啊!昨天他们要的大鹅肉包子几乎没吃,吐了一桌子,他们上完茅房就没影了,接着放着死人的仓库就着火了,掌柜的说,一定是他们吃出了什么东西,发现了那几个大鹅肉包子的秘密。

      今天,他们来干什么,又带武器,又带帮手的,绝对不是吃饭了,要出ኤ事,要出大䐸事了?

      堂倌心里打着鼓,盘算着,可煞白的脸上还是堆出微笑,ᬣ强装镇静地说道:

      曲“哎呀呀,끐小的想起来了,是有这么回事,小的是贱人多忘事,该死ں!该死!那什么,几位贵人,还来大鹅肉的包子?是䲞吗?”쇦

      ᰭ ඄ 小琴刚才说要昨天那种,这堂倌还没吓冔傻。

      㾱小琴看看麻九,麻九朝堂倌摆摆手,猛地把手中铁杵往地上一戳,嘭的一声巨响,地板顿时被砸出了一个大坑,大坑就在堂倌的脚边,吓得堂倌面如土色릿,费了好大劲才挪动暁一下身子,两眼看着地上立着的铁杵,蝨浑身如筛糠一般。

      ﳻ 这么大的动静早就惊动了四周的食炚客,他们就像一群吃草的绵羊受了惊吓一样,放下筷子,停止咀嚼,张开大嘴,齐齐抬起头来,朝麻九等人观望着,没人敢动,怕惹火烧身。

      麻九指着堂倌的鼻子,大声说道:

      “堂倌先生,请你听好了,我们不要大鹅肉的包子了,你的大鹅太特殊了,花白的胡子,脖子上还挂着一串小木碗,对吧?告诉你,我们是木碗会的,知道吧?我们昨ツ天走失了几位同道,有人看到他们在卧佛寺广场被衙役打死了,尸首稊被什么人用木头推车子推走了,至于推到了哪里,变成了什么东西,我想你是比㰞我清楚的!”

      䫵麻九说道这儿,屋뾔里有些混乱。

      一些食客开始交头接耳,面露疑惑之色。

      他们知道麻九几人是来找茬的,说包子ꌕ有问题,但,具体什么问题,没听明白。

      拍了一下桌子,麻九继续朝堂倌说蚲道:

      “今天,我ϥ们哥几个刚刚在家吃了一口,我们不饿,我们就想每人来一个包子打打尖就行了,不多要了,就来四个包子铞就足够了!”

      这时,一个锦衣玉带的风䨈族中年男人从后厨走了出来,站在离麻九他们状两丈左右的柱子后面,静静观望着。 即

      崙 显然,他是掌柜的,是其它堂倌给他通风报信了。

      堂倌听到麻九说大鹅特殊,还挂着木碗,顿时᪩吓得脸都紫了,明絚白麻九几人已经发现大딧鹅包子的秘密了,不知道麻九狮子大开口,会提什么赔偿条件,但后来听麻九说就要四个包子,没有提出别的要求,一颗悬着的心又放下了不少。

      食客们都注目看着这边,神情怪怪的,麻九几人却显得怡然自得,理直气壮。

      堂倌一看麻九没提什么吓人的条件,觉得立在地上的铁杵矮小了不少,赶忙说道:

      “请问几位贵人,这四个包子···要什么馅的呀?”

      “你们做过的馅我们都不큼要ꖘ。”麻九的话斩钉截铁。

      堂倌一听,面露璳狐疑之色,不知麻九葫芦里卖的횩是什么药,但ⰸ还是开口说道:

      “这ꋨ位贵人,那到底要什么馅的呢?那个···那个···我们号称寂千味包子,只要您点出来块,我们一定满足你的要求。”

      Հ

      媢 堂倌心里道:“连人肉包子我们都有,你们就随便点吧!”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