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光超清电影在线观看

      第64ꨰ章 消毒

      这딥个时代并不止食物没有发展,就连医术 ̄也是,余掌柜和刘大夫简单地擦了擦手,就拿着针商量从何处下手。

      从他쪿们的低语中柳卿卿大概听明白了,他们二人青年相识,偶慿尔便一起手术,㽍这珐么多年下来已经是老搭档了,现在他们也准备像以前一样,余掌柜上手缝合,刘大夫便随时加针控制局势,保证禄小少爷的身体不会崩。 뱦

      柳卿卿只觉得一切都好新奇,跟着店ₖ里的学徒一起站在一边看着,倒是系统没忍住嘟囔了一㟶句:“这里细菌丛生꧗,他们居然打算这么简单地缝起来就是,这样禑很容퉮易出现感染状况的。”

      柳卿卿一愣,道:“什么?”

       系统啧了一声:“用湿毛巾简单擦过,❖这连最基本的消毒都算不上,若是这样下针的话,感染的几率很大啊。”

      柳卿卿再看向余掌柜手中的长针,这才意识到刚刚他们居䩶然没有做任何的处理就要直接动手!

      她虽ꊜ然不是学医的,也没见过几次手术场面,却也知道手术前消毒,保持无菌状态这种常识。

      内 在这个时代⬐……虽不说保证无菌,但是也不能就这么随便地下手吧?这样禄小少爷不感染才怪! 

      其他人听不到柳卿卿的脑内思想,尤其是当事人余掌柜和刘大夫,他们在经过简单的讨论以后,已经准备下手。

      柳堟卿卿퍃连忙小声道:“二位且慢,此事尚有不妥!”

      岐 䠢本㜏来把她留在手术室内已经是例外,⢌现在她还出声阻挓止手术,余掌柜的脸色便有些不大好看:“小少爷的事耽搁⃂不得,该如何行动,我们二ﲚ人自ⷞ会商议,有你一个小学徒什么事?௚”

      “我虽只是一个小学徒,但此刻却能提出真理!”柳卿卿不喜欢霯被人轻视的感觉,努力让自己看起来气场更强大一些,“如果你们就这样简单是真的话,可能会쳙害死小少爷的!”

      “你在说什么胡话?”余掌柜皱眉,“若不是看你是老刘的人,早叫你轰出去了,哪还容ᜒ你在这里胡说八道?”

      忽然被点名的老刘轻咳了一声,“老余你消消气,这小丫头聪慧的很,不如听听她到底要说什么在做定论,说不定她说的真的有道理呢?”

      余掌柜眉头又紧了紧,最终还是没说什么。

      刘大夫便用鼓励讂的目光看向柳卿卿,Ꙧ他现在只希望柳卿卿能争气一点,既然已经打断了手术ነ,就真的能够提出什么问题来。

      柳卿卿应着刘大夫的眼神,斟酌了一下语言,道:“小少爷一路过来,受了不少먨灰尘在伤口↰上,简单的擦拭肯定不能将所有脏东西都⣤除掉,如果现在就进行手术,小少爷的伤口后期可能还会⏠更加严重。”

      “什么?”余掌柜不明白。

      扤 他在济世堂已经ṽ有홱好些年了,动过不少次刀子,一䔲直都是这样简单处理,后续再有问题吃些药就好了,若是实在扛不过Ⓒ去,也只ᴗ能说明人家命不够硬,倒是第一次听뀽见有人提出这个问题。

      刘大夫毕竟是柳卿卿的师ᠪ傅,这段时间下来已经习惯了柳卿卿偶尔奇怪的言论,此时一细细斟酌,殇便发现了事情的不对之处。

      恍然大쮍悟的同时又有些心惊,他们这些老医虫都没有发现的问题,晆她一个八九岁的小姑娘却能轻松看出,难不成这丫头真的天生就是学医的苗子不成?

      堂 柳卿卿并쯄不知道她在她师傅的心里的地位又拔高了一些,她还在认真跟余掌柜解释:“人体何其脆弱,如此简单手术无异于将那些灰尘ᧉ脏物留在小少爷体内,有很大的几率会引发感染发炎,鶲甚至更加麻烦,而现在小少爷的状态,一不小心就会夭折㾷!”

      余掌柜嫌少被人这样质疑,寮何况对面只是一个小女娃,䕛顿时对柳卿卿的印象就差⇣了不少,表情也冷了下来Ԃ。

      他带过不少学徒看맺手术,从来没有人像柳卿卿䛇这么大↜胆,居然敢这么跟他说话。

      换句话说,学徒只是进来学习的,如果他们什么都懂,对人指手画脚的,那組不如让他们来动手䱶术好了!还要他姓余的做什么!

      ढ柳卿卿显然不是随意指手画脚的那一렑类人,但是此情此景她也没办法解释自己。

      倒是刘大夫还心系着躺在木板上的禄小少爷,打断道:“老余你礡都ᔪ多大的人了,跟她一个小姑娘争执什⃢么?细想之下,她说的确实也对,是我们草率了。”

      余掌丞柜没再说话,看起来像是在消化这件事。

      如果柳卿卿说的是真的的话,那他刚刚的那些话不就是在詂打自己的脸吗?他学了大半辈子医了,就是第一次碰际到这种事!

      ᛾余掌柜当然不是쌧小肚鸡肠之人,他非但没有记恨柳卿卿,反而在脸红之ጴ余又感慨刘大夫这个徒弟找的还不错。

      刘大夫转头看向柳卿卿:“你既然懂得这些,又知不知道怎么样才能更好的去除脏东西,保证伤口的清洁程度?”

      “从杂医书上稍微看过一些。”其实是系统刚刚给她恶补的知识,不过现在她只能找个借口搪塞过去,“消毒最常见的办法就是高温,릁用开水将器物煮嘘沸或者是直接上火燎过,ᏻ高温之下可以去除大部分的脏东西。”

      他们不知道“消毒”是什么意思,但在此情此景下也能猜个七七八八,大家都顬是老狐狸了邉,便也没多问,而是直接吩咐了店里的学徒,在最短的时间内准备开水。

      禄家家业摆在那罪里,济世堂的人自然不敢懈怠,开水砧送来的很快,柳卿卿按照自己对现代常识的记忆,给他们用的银针简单的消毒,然后又用烫好的毛巾细细的给禄小少爷擦拭了伤口。

      古代到底不Ἷ比现代,再怎么㏉样也还是有很大的感染风险,但࠺这已经是柳卿卿能做ຶ的全部了,她只能让二人戴上了手套,并再三嘱咐他们手部最好不要离开手术区,避免再沾染上什么脏东西。

      余掌柜ݏ和刘大夫从来没有见竹过⸚这套理论,听䇕的云里雾里的頏同时竟然觉得有一些道理,现在情况已璎经如此,这样做也不会有什么损失,便也由着她去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