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蹈教室被

      大人们在聊天,欧阳辩已经开始哄骗表弟表妹们了。

      “刚刚的齐天大圣大闹天宫好听吗?” 

      “好听!”

      “还想继续听吗?”

      “想!”

      小正垏太小萝莉们一个个睁大࢓眼睛看着欧阳辩,欧阳辩一一辨认着小萝莉们,这些小表妹们中的一个以后很可能就是他的妻子了。

      这个年代表哥和表妹最绝配嘛!

      表妹们基本都继承了薛家女覗儿们的⮦美貌,欧阳辩满⃯意地点点头:“好,不塓过要听故事就必须打赏,看到里面的糕点没有,每个人去拿一块给我,我就把故事讲完。”

      趛一个胖乎乎的小正太有些惧怕:“我怕阿娘打我,阿娘说是招待客ᢦ人的,要等客人走后才能ᖎ吃,不然就要打屁屁。”

      “那你要听故事吗?”

      “我要!”

      “怕被打屁屁还是听姦故事?”

      “听袞故事!”

      欧阳修贬谪多年,儿子们基本都是在贬谪路上所生,所以这些亲戚都是第一次见面,欧阳修也不厌其烦的将他们介绍给王拱辰几﯏人。

      “这个是大儿子欧阳发,二儿子欧阳奕,三儿子欧阳棐……”

      外面的童言童语传进来。

      “还有那个无赖子……他是我小儿子欧阳辩。”

      欧阳修一一介绍,介绍到小儿子的时候有些好气阉又好笑,这个无赖子刚来舅父家,就瞄上了招待客人的糕点了。 ꪖ

      欧阳辩美滋滋地享受着小萝莉小正太献上来的糕点,一边讲着齐天大圣大闹天宫的故事,把小正太小萝莉们听得⣎如傇痴如醉。

      不过没一会就让欧괟阳修叫进去了,欧阳辩走进去,挨个问好。

      “舅舅好!”

      薛仲儒拈须点头,薛仲儒继承了薛家的相貌堂ꇰ堂,年近四十,仂依然还是个帅大傀叔。

      “大姨夫好。”

      张奇是个富商,像是个弥勒佛一般笑容可掬,欧阳辩看着弥勒佛一般的张奇,眼ﲹ里满是期待,不知道张姨父家有没有女儿,如果졡有的话以后就是緊岳丈了。

      至于表妹会不会长得像张奇,这个不重要,胖嘟嘟的才可爱嘛,而且发现心짊灵美是欧阳辩所␼擅长的。

      “小姨夫好。”

      Ů 王拱辰相貌清秀,气质过人。

      问过好后,欧阳辩自觉地站到兄长们的旁边。

      长辈坐到一起,自然是要考究小儿辈们的功课了。

      欧阳发ᱟ是欧阳修的长子,是被提问最多的。

      薁 欧阳⬃发虽然不喜科举,但他在欧阳修这个大文豪的执教下,봪基础打得很好,王拱辰的提问他基本都能够答上。

      其实也不会问太艰深的东西,主要就是最近读什么书啊,有什么感想啊,斀某⟅一段文章背来听听啊之类的。

      老二欧阳奕看起来不太聪明,但舍得下苦工,应答起来虽然不太流㱓畅,但也算是过关。

      至于10岁的欧阳棐表现让人眼前一亮,欧阳棐讲话机灵,对问题应答如流,还有一些发散思维。

      王拱辰几人对他相当赞赏。

      王拱辰看向欧阳辩,这个小子和他三个哥哥长得不褐一样,眉清目秀,大眼珠子滴溜溜乱转,一看就是个小机灵鬼。

      “小和尚啊,最近在看什么书啊?”王拱辰笑问道。

      欧阳辩大力摇头:“颽不看书不看书,一看书头就痛。”

      欧阳修哭笑不得:“这惫懒小子,每次叫他读书,就﹈装傻充愣的,一会要出恭,一䁯会肚子饿,౏一会脑徦袋发晕的。”

      王拱辰笑道:“年纪还小嘛。”

      欧阳修哼裒了一声道:“晏相公五岁的时候헜已经是个神童了,你君贶也是年少成名,八岁不小了。”

      欧啮阳䦅辩挤眉弄眼做鬼脸:“爹爹和哥哥这么厉害,也不⫅缺我一个了,我就好好孝顺爹娘就好了,以后哥哥们出去做官,我跟着爹娘孝顺你伯们!”

      众人몬大笑。

      意欧襑阳修哭笑不得,指着欧阳辩笑骂道:“你看看咻,釟你看看,年纪鹪不大,就想着当个蛀虫了。”

      王拱辰笑道:“南也算是个孝顺的小子。”

      欧阳쓏修虽然表面궇骂他,不W过对这幺儿的确是要疼一些栖。

      几家人虽然多年未见,但言笑晏晏,也是颇有温情。

      欧阳修原本想着就在薛仲儒这边借助几天,找了房子就搬出去,没想੸到刚回来就被召集进了宫里,见了官家之后被委以牍重任,忙得连找房子ᘫ的时间都没有,欧阳一家只能在魤这薛府上暂住Ԋ了。

      欧阳修被官家任命为权判流内铨。流内铨是吏部的一个下设齮机构,负责幕职、州贓县官的考察、选拔軥、调动等相关事宜。

      ゚欧阳修既已受命,便将心中D诸多思虑一齐放下,全身心地投入工作。

      欧阳发四兄弟则是暂时在薛家族学里面读书,薛家是大家族,非常重视教育,薛氏族学也算是很不错的私学,欧阳修将四个儿子放在薛氏族学里面就学也颇为放心。

      欧阳发、欧阳奕、欧阳棐每日都准时上学,唯有欧阳辩每日睡到日上三竿髼才起。

      薛氏疼爱幺儿不忍呵斥,欧阳修工作繁忙,也ꐺ不知此事,欧阳辩得以每日ㅅ到处乱逛。

      哼,上学是不可能上学的,上辈子学了十几年,连买套房子都得拿命去뽌拼,这辈子有老父亲,不读书照样过得逍遥㉹!

      欧솚阳辩最喜欢找大姨夫张奇,张奇家中豪富,在汴京这里开酒楼,欧阳辩逛着逛着就跑张멬奇的酒楼去,去了就蹭吃蹭喝。

      ५当然,吃吃喝喝的都是其次的,主要还是亲戚之间要保持往来嘛,绝对不是自己嘴馋的原因,欧阳辩这么安慰自己。

      日上三竿,天气闷热,欧阳辩被热醒只能起床,嘴上嘀咕:“没有空调续命的夏天是不完整的。”

      “四郎在说什么?”一个清脆的声音道。

      说话的是侍女碧珠,碧珠琤是薛家的婢女,欧阳修一家远道而来,原有的婢女都在当地遣散,薛仲儒给欧阳家指派了几名孑婢女,碧珠是其中一个。

      欧阳辩因㟡为年纪尚小,碧珠就被专门指派来照顾他,其余的几个兄长年纪稍大就没有这个待遇了。

      ᧌碧珠过来帮欧阳辩擦脸穿衣服,一边说道:“四郎今天还是去大姨父那边吗?”

      欧阳辩道:“嗯,大姨父耭的酒楼菜虽然不太好吃,但比起舅舅家的菜还是好吃很多,而且还有小曲听。”

      碧у珠笑道:“大姨父的酒楼虽然不是开封最】好的酒楼,但味道好是公认悍的,四郎的嘴太挑了。”

      欧阳辩伸着手臂任由⌨碧珠穿衣服,懒洋洋道:“吃来吃去不是榵蒸就是煮,一点都不香,连个炒菜都没有。”

      碧珠帮欧阳辩扯了扯衣角抹平:“炒菜是八仙楼的独门ᬖ手艺,༎开封就此一家,七十二家正店就这룕么一家会,你㙜在张家酒楼没吃到也正常啊。”

      欧阳辩一愣:“炒菜是独门手艺?”

      碧珠舔了舔嘴唇道:“对啊,这炒菜也是这几年才出现的,听说炒菜一出来,就将八仙楼推向七十二家正店之首,也不知道这炒菜是怎么做出来的,据说炒出来的菜香气四溢,根本不是蒸煮的菜能比的。”

      欧阳辩有些摸不着头脑,炒菜不就是用锅下油爆炒吗,这有什么难的?

      不过他随即反应过来,锅这ꃥ个烹饪工具是宋朝才出现的,炒菜得用锅,没有锅퇓之前没有炒菜这种做法也很正常。

      欧阳辩摸了摸下巴,眼珠子滴溜溜乱转。

      杖这样啊,如果炒菜是独门手艺,那张姨父应该会很感兴趣才是。

      将炒菜之法传授给张姨父,不仅能够还了这段日子蹭吃蹭喝的情分,说不定还能够挣上一笔钱,给自己一大家子买个房,舅舅这里虽然不错ኖ,但级终究是寄人篱下。

      欧阳辩觉得很委屈,觉得自己承受了这个年纪不该的有的重担,原本是想着啃老,没想到最终还是一个人承受了所有。

      没办法啊,谁让自家老子那么爱玩呢。

      欧阳修是个爱玩的人,晚年的时候自号六鰔一居士,何谓六一?

      藏书一万卷,金石遗文一千卷,琴一张,棋一局,酒一壶,再Ӏ加白发老奪翁一个,这就是六一居士。

      这些玩意哪样不花钱?

      㩢宋朝高薪养廉,但也经不住这么造啊。

       欧阳辩的几个哥哥还小不懂事,他还能不ꔨ懂,母亲薛氏时常愁眉苦脸,时不时还得找弟弟救济一下。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