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新影院

      “不得无礼!”一声轻喝从店铺内传来。

      此时木千风正被冲来的青年怒目而视着,这青年从木千风手里夺过了横杆,跃跃欲试地想要对木千风有所动作。

      随着喝声传来,一名白须老者从店铺内走出。

      “不准你打小雅的主意,赶紧远远滚开,莫让我再看到你,不然要了你的命!”青年对着木千风发狠说道。

      “葛天豪,你若是如此放肆,还是离去吧,我教不了你。”老者喝道。

      “颜阵师,我错了。”青年急忙绕过老者进了店铺。

      “年青人,抱歉,我的学生失礼了。”老者客气地与木千风说道。

      “老先生,不必客气,无妨。”

      木千风恭敬地回道,随后抬头看了眼楼上窗户,此时窗子已关闭。

      “年青人,若喜阵法的话,可来小店采购所需,老夫给你最大优惠。”

      老者微笑着说道,说完,欲转身回店铺。

      “好呀。”

      木千风心头有火气,不过是与那美少女对视一眼,便被这青年来了死亡警告,现在他可是被死神追杀的人,还惧一个纨绔的威胁?

      老者却是尴尬了,他本来就是与木千风客气一句,谁知这人当真了。

      “哦,跟我来吧。”

      老者进了店铺,木千风跟了上去,进门前看了眼店铺的牌匾,此店名为“百阵阁”。

      木千风注意到在牌匾右下角刻着一个星状图案,这说明店主是一阶阵师。

      老者与伙计交代了一句,便抬脚上了二楼。

      店铺一楼多是书籍,看名字便知与阵法有关,另有小部分区域陈列着布阵所用的阵盘、符箓等器物。

      本着恶心那名青年的心思,木千风煞有介事地在一楼观瞧了片刻,微微摇头,表露出不满意神色,随后抬脚上楼。

      楼上的卖品都有木盒单独存放,看起来高档了很多。

      售卖区不远处有屏风,可听到那名老者的声音自屏风里端传出。

      “算经是阵法的基础,只有将算经的知识融会贯通,才能理解阵法的要义……”

      木千风一听笑了,算经?不就是数学嘛,他在地球上可是学过高等数学的理科生毕业生。

      “这道题目很简单,你们都思考了一些时候,谁算出来了?请说出答案。”

      “颜阵师,雉有23只,兔有11只。”

      “嗯,你的答案是对的,说说你的解题思路。”

      “我是一点点假设出来的,假如雉有1只,那么兔子便是33只,足数134,与题目不吻合,假如雉有2只……”

      “哈哈哈”,木千风实在没忍住,一下笑出声来,他们在做“鸡兔同笼”的算术题,这类难度的题在地球只是小学生水平。

      屏风后有人探头察看,正是刚刚下楼威胁木千风的青年。

      “嗯?是你!”青年腾地跳起,指着木千风回头大喊:“颜阵师,他来捣乱了。”

      颜阵师从屏风后闪身而出,面上微带愠色,望着木千风开口道:“年青人,听你的笑声中尽是嘲讽,怎么,对老夫的教学有意见?”

      木千风急忙摆手,并道:“误会,我只是想到了一件好笑的事而已。”

      “颜阵师,他一定是来捣乱的!”那青年在拱火。

      “年青人,你既然上楼来,说明楼下的货品已不入眼,看来你对阵法定是有造诣,那么算经自是通透,你来说说这道题目如何解答,我想听听你的高见。”

      颜阵师对着木千风做了个“请”的姿势。

      “好吧,既然你想出丑,那我便随了你的愿。”木千风心里暗想着,慢步上前,同时一个使坏的念头在脑中生出。

      走入屏风内,只见前方有一道木板,木板上张贴着一道题目,下方坐着五名青年,三男两女,那名叫小雅的美女也在其中。

      再看题目,果真是鸡兔同笼的算题,上写:雉兔同笼,头三十四,足九十,雉兔各有几只。

      看到小雅望着自己,木千风朝着她点头微笑,小雅顿时脸色再红。

      忽的,木千风从其笑容中看到了熟悉的影子,“小雅,莫非她是秦雅?”木千风想到这里心头不由得砰砰猛跳了几下。

      秦雅是谁,是当今太傅秦天的爱女,也是他的未婚妻,不对,是大皇子的未婚妻。

      木千风急忙按捺住激动而又复杂的心绪,不能失态。

      “怎么,有难度吗?莫非你没研读过算经?”颜阵师在木千风身后开口道。

      木千风笑了,点了点头道:“的确没有,不过这么简单的题目还算不得有难度。”

      “呵呵,好,你来说说如何解答。”

      木千风上前一步,面向坐着的众人,伸手指向木板的题目道:“大家联想雉兔同笼的场景,比如这些雉与兔很听话,它们按我的要求都昂首挺胸地站着,如果我喊一声‘各自都抬起两条腿’,你们想想,结果会怎样?”

      在座的青年被木千风的话语引导进想象之中。

      “结果还剩下22只足。”一名男青年反应快,张口喊出。

      “对,还剩22只足,再细想这意味着什么?”

      青年们不解,面露疑惑。

      “意味着雉都坐地下了。”

      “啊?”青年们茅塞顿开。

      “哈哈哈,我明白了,站着的只剩两足兔子,22只足便是11只兔子,随后得出雉23只。”还是那名反应快的青年,大声喊道。

      “不错,讲得很生动,你可以离开了。”

      颜阵师面色淡然,看不出是喜是怒。

      “赶我离开?哪有那么容易事。”木千风心头暗道,转身对颜阵师笑了笑,说道:“大师,我有一题目与此题难度相当,全当开拓大家思路,可否写与大家?”

      “好,请便。”颜阵师微带笑意地说道。

      木千风上前提笔,在木板上的雉兔同笼题目下方写下了一段话:一片草地,草每天长得一样快,若十只兔吃草,二十天吃尽,若十五只兔吃草,十天吃尽,若二十五只兔吃草,多少天吃完?

      当木千风落笔,颜阵师当即愣住,这不是算经里的题目。

      初读题目,看似简单,但琢磨起来,却是颇有难度。

      望着颜阵师陷入思索之中,木千风微微一笑,接着再次将目光投向了美女小雅,正巧与小雅目光相对,小雅快速低下了头。

      “小雅之貌,比我为大皇子时私下探来的描述还要美上三分……”

      正思忖间,小雅身旁坐着的一名看似十七八岁的少女朝着木千风招了招手笑道:“呵呵,太难了,我是不会,帅哥哥,你教我好吗?”

      这少女容貌同样不差,却少了些灵气,多了些妩媚,言语中带出了挑逗之意。

      那名怒意十足的青年正两眼冒火般瞪看着木千风,听到这少女的言语,转头吼道:“袁欣,你闭嘴!”

      木千风看着青年冷笑了一声,心头暗道:“我知道你们都是谁了。”接着转身朝着颜阵师说道:“大师,题目留给大家,我先告辞了。”

      颜阵师一时想不出解题思路,额头冒出了汗。

      木千风慢步走开,正走到屏风处,身后传来颜阵师的喊声:“小友留步,三日后机轩门玄远长老前来烈阳城,可否能与老夫一道前往拜见?”

      木千风回身看向颜阵师,却看到小雅正紧盯着自己,眉头微皱,并轻轻摆了摆头。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