操空姐mm电影

      忽뜩然,一声“谁一␈大早的没事干,乱叫什么撕?”把气势正盛的马红俊吓得打了个寒颤,躲到了弗兰德背后。

      弗兰德不慢的皱了下眉,压低声音,“行啦,躲什么。难道你们二龙老师还真的会向你们出手不成?你们要理解她,毕竟年纪不小了,内分泌有些失调。脾气大点也是正常的。”

      “弗兰德,你想死是不是?”尽管弗兰德的声音已经压䯚的㽂很低,但柳二௽龙也是能听见的。

      柳二龙从ⶼ帐篷里钻了出来,刚刚她一直在等大师叫她去吃饭,但是她失望了。

      现在的大师根本不敢面对她,毕竟昨天……

      柳춅二龙的眼睛有些红,不知道是昨天晚上没睡好,还是因ⵤ为心中有气。

      “呃……二龙,你就当我没说。”这个时候弗兰德果断认怂,用脚轻轻踢了踢一旁的大师,向他求助。

      “二龙,够ꕸ了。”大师开口道。

      柳二龙顿时停了脚步,看向大师ꍏ的目光幽怨,娇躯微微颤抖。她与大师分离之后不断积累的爱与怨在此刻骤然爆发。

      柳二龙第一次对大师宣泄自己的情绪,有些东西压抑得久了,爆发的时候会更加可怕。

      自知可能说错了话的弗兰德也是第一次见뾼他的二龙妹歇斯底里的姿态。

      “你更不是好东西!就会欺负我!”朝大ₐ师吼完,柳二龙转身冲回帐篷内,留下一滴在空中坠落틳着的泪。㈅

      骩 泪,重重的击打在大师的心上,舢让他痛苦不堪,只能闭上双眼,而他端着碗的手,手指捏的发白,粥撒在他的鞋子上訖也不自知。

      对此,其他人也不知道该如何安慰他,只能让他一个人有安静空间ⴡ。晐

      “二龙老师还没吃饭욽,⺔我去拿点吃的给她吧。”小覻舞说道。

      大师张了张嘴,还是没有说什么。

      一个小时后,一行人再次上路,只不过气氛变得有些微妙。

      柳二龙一个人阴沉曼着脸走在队伍的最后,䜠大师、弗兰德和赵无极走在前面,反而让史莱克七怪走在中央。 ۞

      奥斯卡碰碰马红俊,謾“胖子,䏣第四魂环感觉怎么样䭣?好吸收吗?”

      马红俊点点头,道:“很容易啊,才半个时辰就搞定了,比第三魂环都容易吸收。真ᓍ是奇怪。难道说,那头大地之王被二龙老师虐的已经放弃了生的希望,꼳真的以为我帮它༫解脱了才任由我吸收的么?” 뀣

      唐三道:“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种情况是有可能成立的。老师研究过,如果魂兽在被杀的时候怨念不深帡,那么吸收起来就会相对容易一些。相反,如果魂兽的怨念极深,那么吸收魂环也竼将变得困难重重。像我上次吸收人㕽面魔蛛魂环的时候就是ᖞ这种情况。但是,老师也说过,有两种情况魂兽死亡后被吸收魂环对魂师最有利。一种就是魂兽充满了极端的怨念,在这种情况下,掉落魂骨的几率也会大幅度增加。另一种情况,就是在魂兽自愿被杀死。自愿让自己成为魂师的魂环时,几乎有百分之百的几率会掉落魂骨,并且魂环会完美吸收,不受到年限的限制。也就是说,即使我们现在只有四十级,要是有一头万年魂兽愿意让我们杀死并吸收它的魂环,我们也不会遭受反噬。”

      “这么好?”奥斯卡和马红俊异㧝口同声的说道。

      ῔戴沐白没好气的说道:“好什么好?你们以为这是那顮么容易的啊!魂兽凭什么自愿让你杀,把魂环给你?这只是理想煼状态才会出现。或者说是根本没可能出现的。”

      小舞轻抚着口袋中的相思断肠红,淡然道:“没ꯌ有什么事情是不可能的,在机缘巧合的情况下,ᄋ或许会出现吧。”

      胖子䲨有些棱失望,“那这么说,我吸收兄的这个魂环既不塳属于第一种,也不ୢ属于第二种情况了?”

      唐三道:“如果那头大地之王是由二龙前辈杀死的,或许会出现第一种情况吧。”

      顿了一疰下,唐三继续说道:“第礉一蕪种倕情况出现的难度同样很大,想要让魂兽的怨念达到极限,就必须要自己动手。不能假手于别人,分散魂兽的怨念。可是,按照正常情况来说,魂师所要猎杀的魂兽,实力都会比自己强一点。很难做到像昨天二龙老师那样的纯虐形态。自然无法达成。而二龙㻒老师虽然可以纯虐昨天那头大地之王,但因为它的实力与二껵龙老师相差太大,就算二龙老师现在需要魂环附加,也肯定不会选择它。”

      헐奥斯卡深以为然驔的道:“难怪魂骨会那么少。对了,胖子,你的第四魂技是什么?삈”

      胖子眯着眼睛,故作神秘,“等有机会动手的时候,我让你们看看。感觉可是很不错啊!可惜攻击范围小了点見。而且没办法锁定对手再释放。”

      一旁的东方明城安静的听着唐三的分析,这些东西都是他没学过的。比如魂骨糋的出现的概率,췫这都是林图没研究过的,毕竟她的﫽精力有限,或许삇整个大陆也只有大师才研究过这些东西吧。大师的所学涉猎太多,不愧“魂师界理论第一人”之称。

      清晨,林뾷间弥漫着晨雾,淡淡的雾气冰冷而湿癘润,随着轻风럥飘荡。

      ꨟ 唐门出身的唐三知晓晨雾并不是什么好的东西,给众人分发了一끄些避瘴的药丸。

      晨雾越来越浓,能见度也越来越矪差,햰弗兰德谨慎的道:“大家小心一些,有些魂兽是专门喜欢在清晨行动的,现在视线太差,队形紧密一些,以防不测。”

      柳二龙快走几步,来到沆赵无极身边,拍了拍他的肩膀,“你到后面去吧。我们换换。”

      濖此时,柳二龙的气也消得差不多了,而魂兽森林中的危险퇃太多,当然,这是对뷈于现在只有䎽三十僾一级傥的大师来说的。

      ン 赵无极没敢说什么,连忙点头,走到队伍后方。

      柳二龙看了大师一眼,站߻在他的另一边,和弗兰德从两侧护住大师。黄金铁三角聚在一起,在这落日森林中也没有什么危詽险能够威胁到他们隻了。

      大师心中暗叹一声,什么都没有说,依旧默默的向前走着。

      突然,一阵怪风从퓷前方吹来,原本白色的雾气被一种粉色的雾气所取代,朝着众人笼罩而至。那粉红色的浓雾之中有股淡淡的甜味,有种令人沉溺的感觉。

      “大家小心,雾岞里有毒。”弗兰德大喝一声,排掌,想要用魂力将这雾气吹散。

      但是,很快他就感觉到了不对,这突如其来的毒雾比他想象中还要粘稠的多,虽然他能够将毒雾震散,但很快又会凝聚起来。

      Ꚅ溨短短十几秒钟,众人身边就尽是一片粉红色。

      雾气弥漫的第一时间,大师、弗兰德和柳二龙就依着肩膀呈三角,这是ꡌ多年来的经验与默契。

      其他人有样学样,东方明城与朱竹清背靠着背,警惕着四周。

      马红俊跟戴沐白背靠着背,唐三肯的后背贴着小舞的娇躯。宁荣荣跟离得最近的奥斯卡背靠鏱着背,要是我是袭击者我就先攻击他们两个,两个没攻击力的辅助绑在一起那不就是送菜吗?

      ꍷ苦逼的赵꒕无极茫然的看向四周,每一个人跟他搭档,忍不住想Ꜵ骂一句,一群见色忘义的家伙!

      “这不是瘴气!小奥쀹,解毒小腊肠⠯。”唐三大喝一声,第三阶的紫极魔瞳能让他在这雾气中勉强看清东西。

      “小心了,是魂兽。”唐三再次高声喝道,同时蓝银草武魂飞快释放而出,朝着四탽面八方蔓延而去,在四周做好了预警措施。

      铭探手进如意百宝囊,取出了一株㞶淡粉色的大㍆花。花无叶,茎长三尺,花朵极大,每一片花瓣看上去都像水晶一般晶莹剔透,花蕊是淡紫色的,就像一颗颗䯁紫色的钻石镶嵌在那里,一股清香飘荡开来,沁人心脾。蚹

      賒 正是幽香绮罗籹,宁荣荣吸食的是幽香绮罗的花蜜,㢆花的本体䁺还是完整的保存着的。

      当唐三将幽香绮罗取出后,以它为中胗心,直径十米范围内,粉红色的浓雾顷刻间消散。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