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医生帮我

      “什么?荒古圣圣圣体?”段德有些吃惊,很显然,他听说过荒古圣体,不过听到这里他的덠脸都绿了,但是无良道士怀疑道:

      쐺 “我说你小子不会在骗我吧,我可听说过圣体的苦海坚如㵢磐石,无法修道的,你小子看着血气旺盛,阳气直冲云霄,显然턒已迈入道宫。”

      段德越说越感觉怀疑,他否定了之前的想法,他觉得这濙小子不老实,于是段德不怀好意的说道ᱫ:

      “你小子看着怊无所依靠,不像是出自那些圣地世家,凭你一人是怎么开辟苦海的?”

      段德越说越大声,刚开始他被石年吓了一跳,还真以为他是什么荒古圣体,现在想来还真是可笑自己怎려能相信这样的谎言?要知道一个荒古圣体是多么的稀少,更重要的是一个圣体散修是难以开辟苦海的。

      “我吃了几株圣药。”ᡰ石年平淡的说道,可뇬他的语气却像说了“我吃了三颗大萝卜”一样平淡。

      “吃吃吃了几株……圣药?”段㿡德再次激动풆得结巴了起来,他㈥稳定心神仔细一想还是不嘱对,段德不太相信这小子,他用藐视的眼光看着石年道:

      “小石啊,圣药的确有可能破解圣体之厄,可我看你孤身一人垯,圣药又不是大白菜瀁,可这不是你所能得到的吧!”

      石年不敢拿出荒塔来证明,他害怕把段ঠ德给气的背过气来,他只好无奈道:

      “老段,你不相信的话就用神识打探一下我的苦海吧늻,我一会儿放开心神让你看一下。”

      石年并不害怕段德会对他做些什么,也许是因为那些梦境的原因,他虽然还在修炼道宫秘境,可他的神识휹要比一些修得第四秘境的修士还要强大。

      段德有톝些不信,他疑声道:

      퍚 “你真的让我看看你的苦海?”要知道苦海可是每一个人的逆鳞,里面藏着很多东西,除了最亲密的人其他人是不能看的。

      “是的,来吧!”石年微微放松心神示意段德进去。

      其实这里段德已经相信了大半,可他不到黄河不死心,他搓了搓手说道:“这怎么好意思”。

      ꕊ虽然如此说着,可他的手可并不是这么老实,段德分出一丝神识进入石年的苦海,随后他就被震惊到了:

      石年的苦海竟然和常텄人不同,它是金色的,这时ㆊ段德相埛信了石年是圣体的事实,因为他的苦海有金羔色的汪洋汹涌而起卷起滔滔海浪,上空伴随着一阵阵电闪雷鸣。

      阵⎂阵紫色霞光在上面环绕,段德好奇的顺着紫光向上看,原輝来那是一个道宫,一丬个如同神祗般的人物居坐其中,紫霞凝成的火凤ꆳ在他身边飞舞,一道不可对抗的神音从祂的口中传来:

      “现퐪在你相信了吧!”

      随后段德的那丝神识被一股巨力推了出去,外界段德骇然的看着石年,身为荒古圣体竟然打破了禁忌迈入了第二秘境,神识又强大的可怕,这真是一个小怪物。

      这一切都是在路上进行的,段德刚想说话犴就被前面的景观吸引住了目光:

      一座巍峨的大殿通体散发着紫霞,上面有莫名的神韵在流转,紫铜铸造的大门闪闪生辉,上面印刻着紫色的凤凰,一阵紫气飘来这里宛如仙境。

      段德暂时把圣体的事情抛在脑后,他严肃了起来催动着手中的紫金葫芦,突然葫芦发出亮光,竟脱离了段德的双手,쇩缓缓升空直奔紫铜门쒻的正中心而去。

      仔细看去,铜门中心刚好有一个和紫金葫芦大小的凹痕,葫芦内嵌其䫖中,ማ这像是激发了其中的阵法,地上微微震动,突然一道紫气从东方直射而来,ᯆ打在了紫门之上。

      䉌 蘘 “紫气东来,这是紫气东来呀!”段德在一旁吃惊道,要知道紫气东来的这个异象其中蕴含的意味可是极为深远的…

      紫色神光照射在铜门上,激活了上面的阵法,石年发现铜门上印刻凤凰逐渐活了起来,它们变得越发灵动,最后印ﺝ刻的飞凤竟然飞舞而出脱离了铜门的束缚,随后在古殿上空飞舞。

      突然一个紫凤突然鸣叫了一声,随着一声凤鸣紫铜大门頝缓缓打开,里面冲出的紫气实在是太浓郁了,竟然凝成了水雾,葫芦随后落下,重新回到段德的手中。

      石年段德两人相视一眼,随后冲入里面:

      “抢啊!”

      貜两人这时跑的比谁都快,石年如同鲲鹏在世,他运转一种神秘的秘法,整个人如同一只鹏鸟在空中飞快的移动,说来也是奇怪,自从进入䝈命泉后他在ꑪ天왫上飞久了就突然想起来了这么一ʮ门ⱈ秘法,如今用来真是得心应手。

      段德也不甘示弱,他臃肿的身体在空中不断横渡,速度也㮴是不慢,䡞两人向前숶飞奔着,犹如两只洪荒蛮兽,走了不久前方的奇景让段德感叹不已継:

      “䒪这ោ是?”

      짔两人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

      何首乌、人参、灵芝、灵疱、玉丹子、……成千上百种的灵药数不胜数,它们极有规律的栽种在궘这片土地上。

      这片药园有着无数的灵药奇珍,也许是因为这个大墓不知道有多久没打开过了,所以这些灵药的年限恐怕是上了年头,都是一些老药。

      不过两人没有心思去采摘这些,他们不知道紫府圣地要多久就会察觉,因此他们想得到一些更为重要的东西,两人随舊后深入了近十里地,药园才变得不见,这让两人感到心惊,这么大一片药园恐怕就是那些圣地也会感到心动吧!

      “继续向前走,好东西擄一定还在前面!”段德咬牙说道,他不知是在催促石年,还是在说服自己。

      긔 一路上两人看到了有不少通灵宝器在空中飞舞,他们还是没有理会,直奔核心区而去。

      慢慢的,空气突然变得粘稠藺,紫气几屣乎凝成实质,越是向前越是感㟂到一股压力,൫他们知道核心区到了。

      石年努力睁开双目向前望去,他隐꜏约能看到前方有一个紫色的棺椁,不过上面散发出的压力太过于强大,石年只是看了不到一秒就兵扭头避免直视。

      两人向前一步一步走着,每步都要花费很꽳大的精气,终于在两人快要承受不住的时镮候,紫金葫芦微微颤动发出波动,波动传到棺椁处像是在沟通夣着什么,随后他们身上的压力一空,于是两人接机靠近棺椁。

      針 “嗨!我这宝贝葫芦还真管用!”段⹶德猜测到了他这宝贝葫芦做了什么鶚,它竟然能沟通一个大圣级别的棺椁,想必它的来盧历也不简单,两人来不及多想迅速接近棺椁。

      잨走近发现,棺椁럵通体竟然是由紫铜精倅打造而成,长五米宽两米輓,段德感到吃惊:

      “这么大一块紫铜精,不知道能打造出̵多少绝顶宝器,甚至就是一些圣兵也需要这种材料!”

      段德两眼冒出精光,他想혯要抬走这副棺컻椁,可是他试着抬了一下,却没有抬动,石年天生圣体,如今又服食了那么多圣첟药,单论体质他쳒还要超过一些四极境界的修士。

      ﻎ可是他上前抬了一下,却也是无法移动分毫,两人不敢催动法力,恐怕生出异变惊动里面的人物。

      突然陹,棺内出现异动,段德两人连忙推后,要知道一位大圣哪怕死去,他存ᦦ留的种种手段还是异常恐怖的。

      出乎意料的是,棺椁并没有出现强烈的波动,不知刚才的紫金葫芦做了什么,它好像是认可了两人的身份,里面突然冒出三团紫气,在空中不断飞舞。

      段德两人连忙抓住,他们拿到手中发现三团紫气分别是一个玉简,一个戒尺,一个紫珠。

      “哈哈,小石,这最为重要的宝贝终于被我们得到了。

      段德眼神很好,他一眼就看出那把戒尺恐怕是一个圣兵㒶,不知这名老圣为何没有把这个圣兵放入圣地,反而是把它干埋齢入坟冢,要知道一个圣兵就算是对于一个圣地而言也是极为重要的。

      那卷玉简上面印刻着紫金经,显然是紫府圣地的一种秘法,至于那个鸡卵大小的紫珠,段德暂时无法判断它的用处,不过这个戒尺的级别都这么高,恐怕其他两件也都不会差到哪里。

      “此地不宜久留,我等还是速速离去……”段德想要退却了,他知道最为重刾要的三件宝贝已经到手,可话还没有说完就被打断了。

      远方一个近百人的队伍化作一团紫云向这里急速靠近,百名紫衣修士携带者一股惊天动地的气势,向这里压来。

      “糟了,是₹紫府圣Ҙ地的人┈……”段德惊道,被圣地当面逮到了掏他家的祖坟,勤想必不是一件很愉快的事。

      石年大致一扫,他发现这百人队伍中至少有六成是化龙秘境的高手,还有三成为道宫修士,剩余的十来个人他看不出境界,应该已经迈入仙台秘境。

      其中几个少年少女被守护其中,想必他们都是紫府圣地的仙苗,是前来历练的槬。

      不过这些人还难以让石年放在心上,他最在意的是那几个少男少女中其中的一个紫衣少女,因㱅为石年竟然在那个少女身上感受到了一蠚股莫名逸的气机。

      那位少女身材修长,蛮腰修长,明眸皓齿,发丝飘舞被身边的紫气所笼罩,一身紫衣随风飘动,立身于上空,宛如一个不食人间烟火的仙葩。

      这个少女看着不过十七八岁,她眼色平淡仿佛没有什么事能放在心上,少女立于半空中三千发丝微微飘턕动,竟有几分身与道合,天地合一,道法自然的韵味。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