松冈李那

      将﷑李承乾带回了艒客栈,杨皓就让人送了些点心来。

      李承乾还是八九岁的娃儿,他可不管请他喝酒。

      茶?

      抱歉,那是吃茶。小孩子也不憣适合。

      他像是招待大人一样,将李承乾招待好了,才问他:“不知李小郎君有何见教?”

      李承乾叉手,꿢微微倾了一下上身,表现出极好修养:“乾听说杨六郎是不忍百姓春耕辛苦,才突发奇想改造出五丰犁。杨六郎可是墨家传人?”

      杨皓失笑说:“李小郎君你也㸦应当知道我先前是个小Ꮱ道士。怎就成了墨家传人了?”

      李承乾看他眼睛,癸说:“道家学医的、炼丹的,我听过的见过的不少。却没听说有成了匠人的。”

      杨皓听他这么说,也认真了:“你是好奇我所学ﶁ……还是觉得匠人低下?”

      李承乾不急不缓说:“杨六郎莫要误会。乾并无轻视匠人之意。这次五丰犁出,天下百姓皆得其利。乾受夫子教导,都说圣人言才是正道,其他都是枝末……不知杨六郎如何看?”

      这对父子怎么回事,随便一开口就是大命题。

      李承乾看㜴他不开口,也不紧着追问。只耐心等着뷎他回答。

      他看这小孩漜一副求知的表爊情,最终还是认真一点回答:“在杨某看来,天下没有无用的知识,只有不会用的人躽。”

      李承똦乾点头说:“确实如此。譬ꠃ如猎户樵夫,都有他们谋生之术。若是教给长安城中百襁姓而禃言,却是并没有什么作用。他们谋生还来不及,哪有时间打猎,更没地方伐木。”

      又说:“那是他们生活之道。每个不同的人,都需要有自己生存之道。

      “圣人教化可让人明理,以此学会生存之道雯。

      “是故,㝦三皇得以成皇成圣。侄

      “而术,是个人循自我之道所创,旁人未必得用。”

      最后又鼣提出了问题:“乾却有不明之处。既然有大道,为何就不能有大术?”

      杨皓一听这问题:这小子叛逆了啊。

      ㋶ 明明身为豪勋子弟,却想뒈着要找大术,这不是要反了维护自己利益的道。

      这问题,他不能胡乱回答,所以不答反问:“李小郎君为何求大术?”

      ΀李承乾默然,有些颓然说炈:“葟乾家中富贵。大道可僶以治国理家。只是这大道却不能让那家ⳝ中真正康平和顺。

      “乾又读过史书。发现历朝历代最라终莫不是五德轮换。

      “若是大道可行,为何国家总有叛逆᥽?

      “若是有大术,以大츔道行大术,家可以康平安顺,国可长续万年。ᏸ百姓便可安居乐业。”

      卧槽!

      杨皓小伙伴惊呆了!

      䱡 这小子不是叛逆,是有大志㘞向啊。

      他轻咳一声,问:“那李小郎君觉得你需要什么样的‘大术’?”

      “乾也极为茫然。李师……便是乾家中……西席,他学识广博、德高望重。乾虽不敢说纵览千篇,但孔孟之道也学了个七七八八,只是却看不到有大术的踪影。

      “乾在书中,只看到为大道不及䠦之处的辩护ꅈ。诸如五德轮替之说,便是为朝代更迭找㶇理由。

      “若大道真是大道,不应是行天下皆准?为何过一段时间就不灵了?对此,乾百思不得其解。

      “杨六郎改五丰犁,天下皆得利。乾以为得大术之要。故特来请教,该如何才能以大道施之大术竐。”

      以大道侨施之大术?

      杨皓沉默了。

      ꪀ 原来不是要放弃大道,而是要道、术结合。这是一个小小孩子,想要找一个放之四海而皆准的治国、治家理论?

      他明白是怎么回事ᱚ。而是不知道在这个时代背景下要怎么描述出来。

      他沉思着。

      李承乾很是沉得住气,一直等着他开口。

      半晌,杨皓抬起眼睑,看着他说:“不知李小郎君可用过印章?”

      李承乾一愣,却不明白他说这个是何意,但还是点头:“用过!”

      쌽杨皓让人取来取来纸笔,然ꔉ后沾墨写탬字,先是写了一行“李乾小郎君”五个字。字行间距很大。

      他再度抬头,对李承乾说:“我们假设,将这五个字做成印章。那么不管怎么印,它都是这五个字尫。对吧。”

      “那是自然。”

      脆“如果我们将每个字单独做成印章呢?”

      杨皓说着,将五个ᮟ字分别画了一个框:“那么我们就可以打乱这些字的布局韱,或者看酌情减少字。比如……”

      ꛝ 他写了两个:“李郎”。

      又写:“李乾”、“李郎君”。

      他停下来,说:“可看出其中奥妙了?”

      李承乾似乎捉到ఫ了什么,却又像是在迷雾中行走。他茫然摇头:“还请明言。”

      杨皓알说:“这就是我说没有没鸷用的知识,只有不会用的人。”

      辨他又在纸上写着字:天地玄黄……

      “如果我们将所有字都单独做成一样的印章,那日后印刊书籍,还需要每一页都雕刻印版?”

      李承乾不是愚钝之人,听到这就猛然褴站起来,躬身行礼:“杨六郎巧思妙想,乾佩服穥!”

      杨皓笑着摆手,说:“李小ꞹ郎君请坐,且听我说完。”

      “请说!”

      “你觉得这活字印刷之术,可算是大术?”

      “自然是。有了这活字之术,版书刊便容易得多。对教化天下,何其利大?如此ᗠ妙法,如果不算大术,还뜱有什么是大术?”

      杨皓却说:“你可是想着刊印容易了,书籍就该便宜了,更多百姓可以买书读书?”

      胼 李承乾兴奋还未收起,问:“难道不霽是如此?”

      自前朝开始,朝廷就想着打破豪门大族在地方的控制。特别是在县닜和乡这个层面。皇帝根本无法插手。

      皇命不下乡?匑

      不是皇帝不想下,而是根本下不了。

       皇帝的政令出长安,都要靠那些豪门大族呢。

      所以一直在想办法完善科举,想以此来扶植寒门。

      嫮 只是如今的寒门,却是扶无可扶。렽

      因为寒门子弟,连书都没有。

      묄 先前的书籍罫流传,都是靠手抄的。市面流通极少。书籍(知识)被都垄断在贵族手中。

      你怎么扶寒门ஊ子弟?

      当然不是没人想过办法。

      前朝就出现了版印技术,只不过版印量依然很少。而且版印出来的书籍很贵,普通人家根本买不起翺。

      如果뾲有了更好的印刷技术,书籍价格可以压到最성低。有心读书的人,至少有机会得到书本。

      李巺承乾虽然没想到这么深。不过想到这涉及到他爹的文治,心头就不由发热。

      仰杨皓摇头,说:褐“刊印技术,只是降低书籍成本其中一个方面。要想刊印一本书,不씇仅要印版,还要纸张、合适的墨等等东西。现在纸张价格可算便宜?”

      李承乾哪里有亲自싁买过东西?他自然不知道。

      杨皓告诉他说:“据说,晋时只一部《三都赋》就导致㗃‘洛阳纸贵’。当时洛阳读书人才多少?

      “由此可ꁭ见,当时能书写的纸张太少。而如今造纸术,自晋以来,并未有太大改进。可想而知,如今可用的纸张同样艁也不多。

      聧“裣我并未调研过,不过一本书的成本,我猜至少七成是纸张。如果纸张成本依然居高不下,再好的印刷技术,书籍价格也无法降下太多。

      “只有纸张擒、油墨等等成本都下降了,书籍才真正有降价的空间。”

      杨皓继续解释说:“我们都知道一套印版一旦橱做好,所费人力钱力就是固定的。

      “所费可以设定为五十贯。如果书籍太贵,买的人少,只能因五百ꠅ本。蘕那么每一本书的印版成本,就是一百文。

      “但如果纸张成本下降了,只需之前十分之一。书价随即下降,那么能买得起书的人,可能就会多一百倍。理论上励,版印商就敢印五万本。

      “那么五十贯额版印费,分摊到每一本书,所需多少?”

      李承乾算了一下,傻了:“只㩦需一文?”

      冧 “没错,只需一လ文。푓所以印刷用不用活字,并非降低书籍成本根本因素。它只是能提高版印时的效率。降低人工成本。

      “但这个锧效率,在现实中,根本没必要提高。因为纸张不够用!

      “如果没有纸,版印效率再高又有什么用?”

      李承乾迷糊了,问:“这样的妙法,竟然没用?”

      “不是룝没用。只是受限于当前条件,显现不出明显优势。´不过,只要我们知道它有用,又知道为何不能用。

      “就知道让它能发挥作用的方向。

      “想要让它发挥作碬用,需要真正的大术。每一种大术,都是由若干个,甚至是无数个小术组成的。

      삍 “那如何用小术组成大术?需要不断积累!

      “比如说,改进造纸之术,需要不断提高造纸效率,降低造纸成本。”

      ……

      “ற读书能启智。读书的人多了,聪明人也就会多起来。ꢪ

      “将这앇些人的聪明才智集中起来,继续深入钻研印刷技术、造纸术。

      “书籍就能越来越便宜,越来越多的人能读书。又有越来越多的人研究。研究造纸术、要就印刷效率更高的工具,研究更好更低廉的油墨……

      ……

      杨皓说着说着,四十五度角望天……是屋顶:“这只是一个印章引发的一种大术。

      “这就是儒家所言的‘勿以善小而不为’。

      “因为,一项不起眼的小术,也能引出一系列的大术。

      “也是道家所言的麌‘一生二二生三,然后三生无穷’。只要有了一个引子,后面就能引出一连串的众多反应。”쒧

      他直켁视李承乾:“李小郎君,你说,这算不算是以大道施之大术?”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