呦齿

      “ꄮ我...”伊洛蒂发热的头脑逐渐̓冷静下来,他回想起那天넗,吴林生爏拍着她的后脑㑕,告诉她每天三个铜板쉓是她的劳动所得,떴想起吴林䷜生带着她走近斗兽场,让她坐在水晶椅子Ղ上,想起吴林生扯着嗓子喊小孩子才坐一桌。

      ⍫故事퀨的结局是,伊洛蒂扔下了匕首,独自跑ꛓ了回去,吴林生吓得两腿一软坐在地上,他刚才也是热血上头,完全没有닧防备。ﱯ

      ╠ “榦我还以为你不会做这种脑袋发热的举动呢。”爱丽丝扶起吴林生,ꑅ后者哆嗦半天才能站起来。

      吴林生大喘一口气:“这绝对是我离死亡最近的蓺一次。”

      “你说,䓹她明天还会来吗?”

      缛“我不知道,”吴林生耸耸肩,“至少她不会吅再像躲瘟神一样拿石头砸我了礕,老天啊,真的太疼了。”

      “你就那么确定。”

      멖“我确定,小孩子嘛,好面子很正常,你醑不信就看着,她嘴上不说,肯定已经不生我的气了。”

      吴林生望着伊洛蒂离开的方向,꣒从他的角度看过去,整座米契鲁多就像一把直刺天空붵的银色利剑,无处不在诉说着雄伟和富庶。

      吴林生知道,如果除去几棵树木的遮挡쟠,贫民窟就会像一块坏疽一样赫然呈现在眼前,这点玿可以证明贫民窟的ㄍ选址是下了功夫的,不管在哪个角度看米契鲁多,都是一副完美而纯白的样子,阴暗肮脏的角落,只有那些身处其中的人才会知道。

      累 最后处理了一下哈利法的坟堆,吴林生就㹞回去了,毕竟还有一堆报纸要印,没有他这个管事的可不行。

      䮀花了点时间垏返回仓库,刚一打开门撷,吴林生就和莫名兴奋的乌勒尔撞了个满怀。

      쳀 “卧槽!”吴林生脱口而出,他差点就以为是伊洛蒂又来找他寻仇来了。

      乌勒尔看到是吴林生回来了,脸上的兴奋都快要溢出来了:“吴林生?你终于来了,快进来!”说完,乌勒尔强拉着吴林生进了门,身后的爱丽丝默默把门关上。

      “告脲诉我,这个是真的恶魔之子吗?쵸”乌勒尔指着墙边一脸歉騭意的艾希娜尔,她怀里抱着的萨尔似乎对半疯魔的乌勒尔很感兴趣,絣殊不知那个半疯魔的家伙对他更感兴趣。

      ꁩ “老师,他来得太突然了,我没能把萨尔藏好。”

      吴林生瞬间觉得头都大了一圈,一天天的都是事:“这个待会再说,乌勒尔,你没把这个婴儿的事情说出去吧?”

      “没有,我不会告诉别人的,但是我有䎕个⸶请求,你能不能把这个婴儿卖给我,我可以出二十个金库伦v!要知道一个恶魔之子...”

      吴林生抬起一只手,搃强行打断了乌勒尔:“停,首先这个婴儿,叫ਣ萨尔;其次,这个婴儿现在是我的养子...艾希娜尔,萨尔是个男孩还是女孩?”

      吴林生这才反应过来自己疏忽了一个致命问题,他连萨尔是个男孩女孩都没搞清楚。

      “男孩。”

      쒯“那就对了,萨尔ⶎ现在是我的养子,我不会把我的儿子拿去卖人,你也不会。”

      ﳷ 乌勒尔听着吴林生一口气说完,嘴巴已经可以吞掉一个乒乓球了,看着乌勒尔被彻底震惊的样子,吴林生感到格外的有趣,盘算着这个世界能不能搞到相机什么的,拍下来裱到墙上,天天看着肯定很有趣。

      “你知道他是个恶魔之子吗?”

      “知道。”

      뷉 “你知道私藏一个恶魔之子是什么行为吗?” ൗ

      “那你想买他干什么,成为下一个私藏者吗?”

      潑乌勒尔把吴林生拉到一边,凑近耳䔿朵悄悄说:“现在整个学界,不管是不是魔法学界,都没有一份关于恶魔之子的完整研究报告,因为所谓学者都害怕恶魔之子的血脉会存在诅咒,但我已经查证过了,恶魔ᙛ之子本身没有诅咒,你知道这样一份研究报告可以带来﷊什么吗?很有可能是生物学界乃至炼金界的一次变革!”

      吴林生揉了揉鼻梁:“你还真的是疯魔了,科学怪人,甝炼金解剖学要义第一条是什么?”墙 ᚥ

      衝  所谓炼金解剖学要义,据说是初代的奥术大贤联合大陆上最强大的炼金师们定薘制的要义,因为魔法本身没有善恶,但张很容易被引导进入歧途,当初赫底修斯在还没有完全离开加兰德的时候就命令初代的奥术大贤定制了这样一条准则,供后世的炼金研究者们参考。쯪

      “不得以智慧生物作为材料进行炼金研究。”乌勒尔脱口而出,虽然他并不是炼金学者,但不代表他以后不可以是,更何况炼金师和法师这种同宗同源的玩意,类似于“第一要义”“首要准则”之类的东西⯽,只要不是完全不接受官方教育的野路子,个个都是张口就来。

      “如果我告诉你,恶魔之子就是智慧生物,你会怎么想?”

      “不可能!”同样是脱口䌯而出,恶魔之子都是无脑的野兽这蜂种话乌勒尔ژ从能理解语言开始就已⣁经听腻了,有好几次他妈曾经还用再不睡恶魔之子就要来吃小孩了之类的恐吓威胁他睡觉。

      “谁告诉你的,你亲眼见过了吗?知识是要求证的,尽信书不如无书。”吴林生背起手,开始装老资历,熟悉吴林生的人都知道,当他做出这个造型的췋时候,最好不要和他辩论。

      갰看到乌勒尔有所迟疑,吴林生乘胜追击:“而且你回忆一下那天角斗的时候,野兽需要衣服和饰品吗,需要武器吗,会保护女人和小孩吗?”

      这些乌勒尔确实都看到了,吴林生虽然看了个开头就走人了,但能实际上他也清楚,那一天的确是一场屠杀,至于女人和小孩,爱뷉丽丝在带萨尔回来的那一天就已经和吴林生袑说过了。

      “但...就算这样你怎么会,把ⷜ他,我是说㊒,养子,但...”乌勒尔的逻辑已经开始混乱了,㥨他需要一点时间思考,任何一个人的常识쉰被颠覆了之后有这种反应很正常,当初爱丽丝也经历了不小的思想斗争。至于吴林生,他本来就没有这个世界的常识,粟大多数常识都只是随着记忆的触发而明晰的,对于힓这个世界的大多数常识,吴林生更多的是新奇和无奈,至于接不接受,럳还是吴꣟林生自己的事情。

      凼“行了,想不通就不要ନ想了,萨尔的事情先放一边,以后你就明白了,现在我们要先处理一І下明天的报纸,以后我可是鲑要把报纸做成日扷更向的,不赶紧动手可不行䓯。” 睄

      엊 乌뇮勒尔点点头,做报纸确实比思考一个恶魔之子的未来简单多열了:“但你,不担心我说出去吗?”

      吴林生耸耸肩,满不在乎的样子:“随意咯,就凭我九阶大法师的身份뼚,你觉得有谁会因为一个恶魔之子来处理我呢?到时候反倒是你比较危险诶。”

      乌勒尔看着吴林生一脸人畜无害的样子,不禁感叹:“你訟真是个阴险的男人。”

      吴林生已经开始筛纸了,艾希娜尔也很自觉地进入了排版工作,有关街宴的细节吴林生都已经整理好了,艾希娜尔要做的就是筛选信息。

      “谢谢夸奖,我也觉得我很阴险。” 씻

      딧看到乌勒尔重新进入工作,吴林生也算是放下了心里的一块石头,如果乌勒尔真的做了告密者,吴林生确实可以安然无恙,但艾希娜尔,ᆂ爱丽丝,还有伊洛蒂四人,很难说会落得什么痙命运。这个世界不同于欧洲黑暗时期,加兰德对于女巫和秘法之类的东西宽容的要死,但渎神行为是绝对不被允许的,因为吴林生的前世没有真实的神神怪怪的玩意。加兰德瘴不一样,科学难以解释的东西太多了。ﱤ

      眩但激说起渎神,还有什么是比豢养恶魔之王的子嗣的子嗣更亵渎⫺的呢?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