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判专家2?件

      连续使用五次梦引技能的谢雨晴,悲哀地发现,她再一次,进入了花葬语的梦境世界。

      还好,这里不再是令人闻风丧胆的梦中梦……

      整个梦境,所有的灾祸,在他觉醒的时候,被拔除了。

      “这里……好漂亮啊……”

      一道北极光如同五颜六色的丝绸一般,横穿整个梦境世界。

      脚下的大地,堆积着各种各样的玩具。

      变形金刚,玩具火车,四驱车……

      所有小时候男孩子爱玩的玩具,应有尽有……

      天空中,有一座巨大的彩金抽卡机,那里,一枚枚银色的硬币,自动落入硬币槽内。

      “咔嚓,咔嚓!”

      抽卡机上的旋钮,自动旋转着,一张张卡片随着旋钮的转动,从空中落下……

      梦境世界大片大片的彩金卡片,哗啦啦的飘落而下……

      犹如一场彩金色的大雨,下个不停……

      不远处,仿佛纸片制成的旋转木马,伴随着一声声欢快的音乐,不急不缓的旋转着。

      “这是……”

      没有灾祸的梦境世界,剩下的,只有最为纯净的回忆与思念……

      旋转木马上,三个纸质小人坐在上面,有说有笑,这分明就是,一家三口。

      “这是花葬语和他的家人吗?”

      谢雨晴还是第一次进入这么纯净美好的梦境世界。

      到处都是男孩子纯真的童年。

      “你这么喜欢窥探别人的梦境吗?”

      一道冷冰冰的声音,让感慨中的谢雨晴吓了一跳。

      梦境师与梦境师之间,不会随意进入对方的梦境世界,这里,是梦境之人的主场。

      现在,这里的一切,花葬语才是它们的创造者。

      “你……对我使用梦器……我需要一个合理的解释……”

      花葬语将手举向天空,大手一挥。

      天空中,那些纷纷落下的彩金卡片,汇聚成一架巨大的玩具模型。

      花葬语脚下用力,弹跳而起,进入玩具模型的驾驶舱内。

      他现在,就想教训一下,这个私自闯入自己内心世界的笨女人。

      让她明白,花家的男人,不可欺!

      居然用梦器,让自己陷入深层梦境……

      即便不是梦中梦,那也要睡上一整天。

      他已经旷课好几天了……

      今天来学校报道,一节课没上,这个笨女人就又来搞自己。

      我和你有仇吗?

      玩具模型抬起巨腿,朝着谢雨晴,踏了过去。

      “花葬语!你个天杀的,老娘不过是想要邀请你去梦庭芳,多少梦境师想去,还没机会呢……啊……”

      破口大骂的谢雨晴,被一脚踏实了……

      花葬语从驾驶舱走了出来,玩味的看着还被压在玩具模型脚下的谢雨晴。

      “你个蠢女人,连梦器都用不好,你要搞我就算了,还把自己搭进来,你是不是蠢?”

      “噔!”

      一个脑瓜崩弹在她额头上。

      “混蛋花葬语,你个孬货,放开老娘,老娘要和你决斗……”

      谢雨晴再一次失去理智,为啥一个阳光满满的青春美少女,自从遇见了花葬语这货,她就从来没好过……

      看着半边身子还压在巨腿下的少女,花葬语打了一个响指。

      “嘚!”

      彩金卡牌组成的玩具巨人,重新化作一张张卡牌,飘荡而去。

      “冰火双龙剑!”

      一把燃烧着冰火双炎的长剑,插在谢雨晴面前。

      “你确定要和我决斗吗?”

      不好!这个男人,是认真的……

      他是攻击型梦器,姑奶奶是辅助系梦器。

      怎么打?

      为什么嘴要那么贱?

      这几天,回家就被母老虎凶,出门还要被这个臭小子欺负。

      她谢家大小姐,什么时候走出去,那些狗腿子对她不是服服帖帖的……

      别人求都求不来的机会,这小子也不知道是哪根筋不对,软硬不吃。

      老娘连色诱都用上了,他还是无动于衷!

      如果她老妈在这里,怕是会嗤之以鼻。

      闺女!你管那叫色诱吗?最多就是装傻卖萌好吧……

      打是不可能打的,上去铁定又是一顿被削……

      “哇……啊……啊……”

      不管三七二十一,眼泪攻势,走起!

      “哇!你们都欺负我……”

      这突然的转变画风,让花葬语欲哭无泪。

      你们谢家的娘们,果然都是神经病。

      “儿子!”

      老爹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

      “老爸……”

      花葬语眼眶微红。

      “男儿有泪,不轻弹!身为花家儿郎,内心这么脆弱,可不行啊……”

      这突然出现,又突然玩失踪的死鬼老爹,再一次现身。

      “看到那座旋转木马没有?”

      花葬语呆立在那里,脑海中,正与父亲交流……

      “花葬语?花葬语……”

      喊了几声,没人应。

      “这是魔障了?”

      谢雨晴的作死属性,又要觉醒了。

      “家里除了那只母老虎敢弹老娘脑瓜崩,你是第一个敢这么干的人,都欺负我……让你欺负我……让你欺负我……”

      谢雨晴一下又一下,用力弹着那个混蛋的脑门……

      “你……又在干嘛?”

      被人抓了个正着,她也没有脸去找什么检测对方脑门质量的借口了。

      “弹你脑瓜崩不行嘛?”

      花葬语摸了摸额头……

      “嘶……”

      还挺疼的。

      看来这丫头,三天不打,就上房揭瓦。

      慌!

      非常的慌!

      我叫谢雨晴!

      眼前这个男人正在一步步向我逼近。

      老娘一个弱女子,怎可在这里,丢失贞操……

      花葬语薅起笨女人的屁股,就是一顿胖揍。

      “啪!啪!啪……”

      也不知道是打了多久,打得谢雨晴嗷嗷直叫。

      “花葬语!你个王八蛋!我妈都没有这么打过我,你个鳖犊子,你个臭瘪孙……”

      “啪!啪!啪……”

      他下手,是一点也不含糊。

      “没声了?”

      反正这里是梦境世界,所谓的疼!

      也只是因为害怕,大脑反射给神经系统的一种暗示罢了。

      “手感还不错……”

      恩,这句话还是闷在心里比较好!

      “呜呜呜……呜呜呜……花葬语!你个天杀的王八蛋……我妈都没有打过我……我妈都没有打过我……花葬语……你个王八蛋……”

      谢雨晴的呜咽声,也是越来越小了。

      她喊累了,他也打累了……

      “骂够了没有?”

      他也是拿这个笨女人一点办法也没有。

      “没有……永远都不会骂够……花葬语……你个臭小子……你居然敢打老娘……”

      欠收拾……

      “啪!啪!啪!”

      混合双打三连击!

      “哇……你又打我……”

      花葬语把她放了下来,在她屁股上又拍了一下。

      “啪!”

      “还骂不骂?”

      还打我……

      谢雨晴张嘴又要骂,看着那个天杀的臭小子又把手掌举了起来。

      大小姐赶紧捂嘴!

      “呜呜呜……不骂了……不骂了……”

      被驯服的母老虎,连连后退。

      就在刚才,老爹让自己加入梦庭芳,理由就是,还未长成参天大树的小幼苗,需要一个可靠的靠山……

      谢安彤,虽然是业内出了名的母老虎,可人家也是有优点的,那就是护短,极其护短……

      除梦师和梦境师的区别就是,梦境师一生,只能有一件梦器。

      而除梦师,可以拥有多件梦器……

      差距,不可同日而语。

      这才是当年花响荣无敌与梦师界的真正原因。

      既然这么厉害!为什么还要躲避仇家追杀?

      直接上门撸了对方就好了。

      既然想不通,那还是别想了……

      终于老实下来的谢雨晴,像一个小媳妇一般,站在他的身边。

      “等出去以后,我就……跟你走一趟吧!”

      什么?自己没有听错吧?没有听错吧?

      谢雨晴一蹦三尺高,一路小跑,到花葬语身边,大眼睛期期艾艾的看着他……

      这个臭家伙,终于被自己搞定了……

      喂!到底是谁搞定了谁?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