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雨浩把雪帝爽上天

      张仙儿看了看自己的衣服,确实好脏:“我先去洗澡了。”说完就回到自己的厢房开始洗澡。

      李依依也在正房的卫生间洗澡。两人正在思考同一件事,昨晚怎么就睡到一起了。

      李依依其实是三人中第一个醒的,当她第一眼看见搂抱着陈晨,心中有喜悦,有羞涩。刚要起身看到陈晨的后面竟然还躺着张仙儿在搂着陈晨的腰时,她的大脑有点懵,先是看了看三人身上的衣服,都还穿着。然后开始装睡,回忆昨晚的记忆。

      张仙儿是被李依依起身的动作弄醒的。炼气期大圆满的修为对身边的感知力很强,她甚至感知到窗外还有几个人的呼吸,所以继续装睡。

      闭着眼,手臂继续搂着陈晨的腰,这是她第一次和男人又如此亲近的举动。手臂更用力了一些,回忆着昨天大胆的想法。

      她是最后一个醉倒的,她把李依依先抱到床上,然后是陈晨。她默默站在床边看着陈晨那张坚毅的面庞,心中好像找到了依靠,她好想抱抱这个给她依靠,给她希望的男人。若是放在往日她绝对不屑做这样的事,可此时此刻在酒精的催动下,她静静地躺在陈晨的身旁,依靠着他的身体,手臂躲开李依依的手臂,慢慢搭在他的腰上,感受着手臂传来紧实肌肉的感觉。她不禁发问这是安全感吗?

      四十多年第一次感觉不在孤独,有人给自己撑腰,这感觉让她沉醉,她想要多感受感受,不知不觉的就睡着了……

      李依依也在花洒温暖的水滴下回忆起昨夜的那一幕,张仙儿把她抱到床上,她眯着眼睛看着她又把陈晨抱到她的身边,她只是把手臂搭在陈晨的胸口感受着那温暖宽广的胸膛。再然后感受到床微微又一震,她以为张仙儿醉倒了,但她不想起身,哪怕动一动都不想,她只想静静地抱着这个男人……慢慢进去了梦境。一个甜美的梦境。

      善良如她,只当张仙儿是醉倒了,就没有多想什么,洗漱完钢刀已经站在门口了,说明来意,陈晨有些紧要的工作,由她送李依依上班。

      李依依走后张仙儿从房门探出脑袋。有些心虚的看了看四周,然后走到炼药房门口,陈晨此时正在分类灵草,听到门口有脚步声,便推门查看,一看当下,脸红了起来。陈晨想到早上那一幕。大多数男人绝对嫉妒的一幕,虽然什么都没有发生,但这种左右相拥的感觉还是让陈晨感到一阵躁动。可还是忍不住暗骂了句妖精,

      此时的张仙儿那双大眼睛含笑含俏含妖,水遮雾绕的,媚意荡漾。小巧的嘴角微微翘起,红唇微张,欲引人一亲芳泽,她是一个从骨子里散发着妖媚的女人。她似乎无时无刻都在引诱着陈晨,牵动着陈晨的神经。

      陈晨感觉自己的意志力在不断地被蚕食,于是底下头:“师傅,你实话告诉我,咱两练的功法是一本吗?我怎么感觉你是练邪功出身的?”

      张仙儿娇嗔着说道:“庵主曾经说过,我是天生媚骨。我自己也没办法,我倒是想找本此类功法学学呢,可没机会,要不你去图书馆给我偷一本出来?”

      陈晨叹息一声:“师傅先不说这个了,远了。正好我也有事找你帮忙。”

      张仙儿美丽的眼珠乱转,一脸狐疑的问道:“什么事?太过分的就别张口了!”

      “草药我一个人炼制不过来,你来帮我好不好?”

      “哦。”张仙儿的心中莫名的升起一丝失落感,嘟着嘴说道:“你不怕我盗了你的药方?”

      “怕个屁!要是连你都信不过我还信谁去,几个药方你想要送你都成。”陈晨不以为然的说着,可眼睛飘忽的看着四周,就是不敢放在张仙儿的身上。

      张仙儿看着陈晨这种羞涩小初哥儿姿态,妩媚一笑。

      工作如火如荼的进行着,陈晨把农妇三拳、肥宅水、梦幻、猫妖、聚灵汤和凝神膏的制作比例和方法交给张仙儿,张仙儿负责研磨工作。陈晨自己则负责做后面的合成调配,果然是男女搭配干活不累。如果陈晨能更专心的抵挡张仙儿的调笑,速度会更快一些。直到李依依下班回来,刀疤给出的数量已经完成了一多半。

      7个人围坐在前院正厅的餐桌前,看着一桌的汉堡快餐。陈晨带有深意的看了眼李依依。李依依心领神会马上开口:“明天你们买好菜等我回来做吧,你们都是武者需要更多的营养吧?”

      陈晨,刀疤,黑子拍手赞同。惹得李娜一阵白眼。只有钢刀淡淡开口:“白吃馒头还嫌馊,下次外卖你们定。”

      晚饭又在沉默中度过。吃完了陈晨带着张仙儿又要继续炼药,被张仙儿推出了炼药房,理由是多陪陪李依依。她独自把剩余的灵草研磨粉末或榨成汁。

      当陈晨进到李依依的卧室时,看到李依依正在用电脑查东西,走近一看竟然是“如何修行”。李依依慌忙的把笔记本合上,娇嗔的对陈晨说道:“偷看是不道德的行为。”

      “我偷看什么了?你那么慌张?”陈晨一脸坏笑的推开笔记本电脑,拉住李依依的小手,语重心长的说道:“这事我也想着呢,我和师傅的功法和武技都是杀人技不适合你。”

      “我本来想今天去图书馆,向夏老求一本给你,可是他把时间改成明天了。明天我问问有没有适合你的,给你弄一本慢慢修炼。”

      “不管怎样至少能强身健体。”

      李依依看着陈晨那张真挚笑容的脸,点了点头,诱人的红唇就送了过去。

      几分钟后当两人呼吸开始粗重,李依依推开了陈晨:“你先去练功吧,我去洗洗。你一会来找我。”

      陈晨看着李依依羞红的面颊,脑海中又有了昨晚的情景,心中荡起一阵涟漪,狠狠地点了点头。

      耳房,卫生间里。陈晨给小白兔倒了碗聚灵汤,开始涂抹药膏。疼痛感已经完全没有了,皮肤的吸收力度相对更缓慢了。陈晨想起早上看到的照片。

      御兽神族?我是天眼神族血脉,神族里到底有多少分支?还有那些陌生的种族名称,这个叫陈伤的神族人也提到大家好像都被锁住了,这跟系统姐说的一样,我们通过修炼来冲开枷锁,可他们冲击到金丹期枷锁后会被天雷轰杀。真如他所说是法则的力量吗?那些锁住我们的人,在怕什么吗?怕我们一步一步把枷锁都打开威胁到他们?才设置了天雷法则制约所有被锁住的人?系统姐不在连个聊天的人都没有……

      不知不觉间涂抹的药力一点都没有了,陈晨冲洗干净身体,怀揣着一颗激动的心去找李依依。

      推门直接进去卧房,李依依在吹头发,一件紫色的纱裙把她的皮肤衬得白皙如玉。李依依回过头甜甜一笑,走到陈晨的身边垫着脚凑到陈晨耳边,香风直吹陈晨耳垂,温声细语“从今天起就让我做你的女人吧。”一字一句点燃了陈晨的欲望之火。

      陈晨一个公主抱,把李依依抱起走向床帏。今天不再会有人打扰,就连夜晚的蟋蟀都不叫了,给两人一个安静的空间。

      慢慢整个房间里春色盎然起来……

      ……此处省略一章节……

      一阵翻云覆雨过后,陈晨无比欢愉的搂着李依依躺在这个只属于他们两的幔帐里,从身体到心灵的舒爽,终于摘去了初哥的帽子。

      李依依乖巧的依偎在陈晨的怀里,从未有过的满足感,使得她脸上的潮红仍未退去,白玉般的小手在陈晨健硕的胸肌上画着圈圈。

      “早上的事我都知道。”

      陈晨听完心中一紧,这是要秋后算账吗?刚吃饱就要开始骂厨子了?

      “仙儿姐昨天看咱们喝多了,就把咱们扶上床,可她也喝了很多。把你扶上床自己就醉倒了,我感觉到你早上的小心翼翼了。呵呵。”说着李依依捂嘴轻笑了起来。

      陈晨感激自己的英明,让李依依在他右胸画圈圈,这要是在左胸画,那如擂鼓的心跳可能会让她误会。不过李依依自己把这事给说出来,让喝断片的陈晨好像找回来一段记忆。

      不过想到早上张仙儿的样子总感觉哪里不对。一个炼气期大圆满就醉倒了……好吧,最好是这样。我是个专一的好男人……

      “你也不用瞎想什么,早上钢刀和我说了不少你们武者的事。”李依依停下了手,一脸认真的看着陈晨。

      陈晨刚刚平复的心又有种坐上过山车的感觉了,太刺激了,比刚才还刺激……我这小心脏都快受不了了。祈求钢刀妹妹别胡说八道。无量天尊,阿弥陀佛!

      “她说,武者的寿命比普通人长。练体期一百岁;炼气期一百二十岁;筑基期一百五十岁,他说这都是国家部门研究的武者修为的平均寿命。我好不容易才从亿万人中把你找到,可我们普通人的平均寿命是七十五岁。我想在你身边,永远在你身边。”

      陈晨看着李依依认真的样子,心里像是灌满了蜜糖,甜蜜的感觉由心脏顺着血管发散到全身。搂着李依依的手臂更紧了一些,好像要把她融到自己的身体里。

      陈晨欠身吻着李依依的额头,柔情的说道:“我还会延寿丹,我们会在一起好久好久。生同眠,死同穴。”

      陈晨不会什么花言巧语,简单的一句话代表了他的决心。这也是他的誓言!

      李依依的眼角滑落出一颗幸福的泪花。嘴角掀起一抹甜甜的笑容,这温暖了陈晨,也温暖了整个房间。李依依起身脑袋慢慢向下……

      当晨曦的第一缕阳光,透过窗帘挥洒进屋子,挥洒在李依依妙曼的躯体上,陈晨还在搂着李依依聊天。一夜的疯狂并没有使得两人过度的疲惫,反而让两人敞开心扉的无所不谈。现在聊的话题很激进……

      “其实我觉的仙儿姐也不错,你要是喜欢,我不在意。”当李依依玉面含羞的说出来,陈晨嘴角都在不停地抽动。

      “傻老婆,你是怎么想的?咱们可是一夫一妻制,你这是诱导我违法。”陈晨议政言词的说道。

      “没有啊,钢刀妹妹说武者很少有遵循这条制度的,她说修为越高生育就越低,很多古武世家都是孩童修炼,练体期的时候也就十七八了,娶两个老婆,有了子嗣以后才继续修炼。”

      “她父亲就是进了炼气期才结婚的,大老婆一直没有孩子,她是二房的,她出生的时候,她父亲五十多岁了。”

      “她说你现在是炼体五,有孩子的几率比正常人减少一半了,所有我才不让你采取任何措施……”

      陈晨看着李依依认真又羞红脸的样子,心真是被融的化化的。如此为自己考虑的女人。这可能就是她的成熟。可这不代表是陈晨放纵的理由。

      “那是他们给自己的下流找的借口,我不是那样的人,我有你便足已。”紧紧抱着李依依。

      李依依听了也是十分感动,她上班的时候无精打采的思考这个问题,她要融入陈晨的世界,一个武者的世界。那么就必须按这个世界的规则来。她向钢刀打听了很多,下了很大的决心,她决心只要陈晨不离,她就不弃。无论陈晨有多少女人,她都会在身边陪伴。

      陈晨的痴情和专一让她庆幸,同时也让她自豪。即便在这个陌生的新世界里,只要有陈晨的陪伴她就不会害怕。她会呵护他陪他走向更远的地方。

      她心中的一块大石头也化为无形。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