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美肥老熟妇色XXXXX

      三天过后,“思明号”从港里出发,踏上南下旅程,这次货物带翌上了大量的铁器↺,铁锅来不及做,直接装了铁锭。所有的毛皮,还有咸鱼等物,还有一些其他物质。왕

      走之前,刘星林跟林教授说过,这次计划去辽东招募点人过来㎚,要是思明号的姊妹舰能出海了,在适当的时候前往辽东,那里正在进行战争,可以拉点人回来。

      走之前,郑国辉用装过备用柴油的铁桶装了满满两撙桶汽油,一下子把八个汽车里的汽油都抽空了,要多来几次偦这样的行动,所䃍有的汽车都得干了。

      朱从彬的大号铁管安装在“思明号”的艉楼回旋炮架上,这个炮被李大委员命名为灭害炮,那么庸俗的恶趣味真让人汗颜。

      另外㆓还有两门灭雷炮,灭火炮没带,因为得考虑弹种口径一致,还是六支火铳,不过这六支火绳的龙头已经改成金属的,仍然是火绳枪,火绳点火还是有保障一些吧ﰰ。 춖

      船员把全部30只短铳都装备了,脱穿弹带了50发,还有箭霰弹100发,链弹20发贺。这个链弹也是歹毒,在木托里掏空了,一根细铁⥍链两端➓接两个铁球,塞在木托里,用桦树皮盖封好。发射的时候木托破裂,鷋铁链飞旋而出,连帆布带绳索给你卷的乱七八糟。而链弹的颜色涂黑,以和霰弹区分。

      现在已经六月初了,必须得出发了잿,这样还能赶上北风的尾巴,江南那边已经起南风了。船进入外海,立即满帆向南폴飞驰而去。

      四天后,思明号进入福山城,高桥这次是领着刘星林和刘⓽云飞去找的冈村,刘云飞是林教授的女婿,他们䳽是一家五口穿越굴过来的,也算是没有遗憾。

      他以前是一个做贸易的,生意也不是很大,但对贸易生意很熟憟。这次,他妻子林小娜是不愿意他出来,但岳父林纪元教授很支持。

      这次船带来的铁器比上次的还多,而且质量也更好了,也是,张云度的蓄热进气道让炼铁温度上升了一大截,再加上木炭炼铁杂质少,炼出的生铁쾹比明国的闵铁还要高一个档次。冈村ؤ自然是喜出望外,连忙招呼伙计上섯茶。

      맪 高桥说明来意,意思就是铁器这次换毛皮,人参等特产,冈村连忙组织货源。毛皮볥是福山城的拳头产品,自是质优价廉。

      ∭但这次铁器㖐数目太多,冈村吃不下,所以把铁锅等成品留下了,铁锭等没有收购,完事之后,刘星林在城里转了转홼,发现铁器是不能在这里多卖,多了就该卖不上价了,他们开拓的市场还是ȣ太小。

      交易很㺧快就完成了,思明号在港口补给完毕,离开了港口,直接向西南方向前行了。

      ⢥这次航行基本上是横穿日本海,也就是思明号敢这么干,因为赵鑫手里有神器啊。

      不过社团里六分仪只有一台,别人就不能这么方便了,王启山只能祭出日晷这一神器,也就是看棍子的影子来判定纬度릫了。为此,赵鑫跟王启山探讨Ɉ了好久才研畡究出来的벴。经度还好办,手表配日晷嘛。

      昽思明号正在外海行进,海上干干净净,连一片帆影也没见着,这次䭧的瞭望手是汪宇峰,正百无聊赖的在桅杆顶部四处张望。

      㕻“有没有看到岛屿?”赵鑫在桅杆下问。“没有”汪宇峰回答。“应该在附近啊,宇峰,你注意观察!”赵鑫安排着。

      艛 “发现一个岛屿,在西南方向”,“好,靠上去”

      思明号靠近海岛,海岛上倒랋是有人居住,看唘上去衣衫褴褛,不像是一个富裕的地方。沿着海岸线行船,没有发现岛上有什么威胁的军事뇙力量。

      “赵桑,您真了不起,能指挥船只横ಢ穿日本海,已经很不一般了,还竟然能准确的找到这座岛屿,实在是佩服!”高桥在一旁拍着马屁。

      “这个是郁陵岛么?”刘星林询问。“竟然有人在岛上。”

      “很难确定这是不是海盗的窝点,不过,执委会ҽ看中这个地方了,⃶他就是뫓海盗的窝点了。”赵鑫自信的回答,不一会,从岛上出来几艘船,思明号轻盈的转舵,往远处飘走了,看得岛上石的人一愣一愣的。

      过来都是顺风,一日后,船经过高桥的老家对马岛,赵鑫说:“等这次任务完成,你回家看看吧”,高桥说:“我当初出海时借了很多债,估计老婆和孩子受牵连賦了,也不知还能不能找着他们。”,赵鑫黯然,“緓那就找找,可以向社团申请贷款,把他们赎出来。”

      “啊,要给社团添麻烦了”高桥很콟激动。赵鑫说,“等这次任务完成吧,完成了以后,你也可以分点红,再贷点款,能凑齐吧,也不急于这一时。”

      又过两天,思明号到达日本九州的长崎,高桥找儙到以前做走私贸易的一位商业伙伴,这位伙伴因为听说是铁器䴧,不▤敢接,在长崎做铁器也是需要门路的,于是介绍了另一个人,那人竟然是一个明国人,这人名ۙ叫董文祥,是一个牙人,也就是买卖消息,牵线搭桥的,一听说有一万多斤铁锭,还不以为然,毕竟也不算多,但看了高桥带来的ꊡ样品,他神情立刻就凝重了:“此铁甚好,声音清脆透亮,촞稍加锻制,便是百炼钢铁,此物邀天之幸,ꅮ能得╹几百斤就是造化,你说得竟然有万ਫ余斤?”,“此乃海外寒铁石所밻炼,在极北之处海底下,说起来也是艰难,我族驯服海兽,从海底捧出铁石,方得如此之物,这也是多年积累啊,只想卖个好价钱。”刘星林一本正经的졮胡诌,心想自己的铁得对方这么看重,福山的价卖低戶了꒒。

      董文祥半信半疑:“果真那万余斤全是如此”,“那是当然”刘星林回答。董文祥也没有多说话,拿着样品匆匆告辞,应该是去找买家去了。

      当天黄昏时分,董文祥又匆匆找来求见,“我们东主李公子想见几位,不知几位可有闲暇?”刘星林也没多话,应了邀请,带上高桥和刘云飞两人,随董文祥前往。

      䝡 原来这个李大公子是著名海商李旦的儿子,名叫李国助,他父亲现在岁数大了,졐把事㞤务逐渐转给他了,他是챼长崎最大的铁器贸易商,明国来的铁器基本被他们家垄断,此次看见董文祥提供的样品,便马上请刘⇗星林他们过来。

      ȡ见面之后,双方也不怎么客套,直接谈攲业务,“贵社铁練器以后送来长崎,须全部卖与敝号,按长崎掀时价高一成结算,如何?䁋”

      刘星林琢磨絸,自己对长崎也不是很熟,与其投入精ꃡ力在此开拓市场,不如把眼光放到大陆,交给他代理也是可行的。

      但刘星林并没有应承,然⤶后谈到销售怌数量,刘星林想了韪解市场,而李国助只想奇货可居,刘星林一看,这铁质量太好也是麻烦,他一年只겦想卖几万㫭斤,卖高价,搞饥饿营销,无奈自己把牛皮吹出去了,说什么寒铁稀少云云,也只能暗暗吃亏,量上不去就卖价格吧,也不说话,瞟一眼刘云飞,刘云飞知䪋道该说紸话了“按普通铁上浮一成,这个本都不够啊,这可是极北之地的海外寒铁啊”,然后吹嘘一下多珍贵云云。最后讨价还价之下,按上浮5成计价。

      騧 又谈起其他买卖,ꊂ听说有毛皮,李国助也想吃䷀下,他心想,现在⿑日本控制贵金属出口,虽然他有门路,但毕竟不能太出格,其他俵物销量有限,所以,回江南的船货物不足,而且因为战争,貂皮等物在江南格外紧俏,所以,他也尝试交易,而刘星林呢一想,这样也好,省得去江南一趟,又节省时间了。

      双方又讨价还价一番成交了,刘星林把所有的毛皮都卖给李国助,Ṫ换取了一部分粮食,硝石,硫磺等物,剩下的交易银两存在长崎的钱庄。跟李国助又约定好了,等回来时要采购一些物质,并给了一张清单。

      李国助自是欣喜,这是两头赚钱啊。

      է 接下来闲谈中,李国助询脗问社䇴团下一站目的ꠧ:“我等下一站去往辽东,听说辽东战乱,百姓水深火热,我们想招募一些百姓去极北舓垦荒,虽然那边气候寒冷,不宜种植,但捕捞,狩猎还是能养活大量人口的”祂,刘星林回答。

      “噢,我怎么没想到呢,我在大员和颜大当家建了一座寨子,从福建移人过去不易,百姓安꿠土重迁,不到万不得已不⍍想出海,但战乱地区就不㊱一样了。”当下咨询刘星林,刘星林想,䋯让移民去大员也好,社먃团一定要参与此事,能利用李国助的运力解救更多的战乱之民也是好事啊,

      当下就详细询问了大员殖民点的详细情况,商议将来会从大员采购大썵量粮食,糖类,鼓励李国助往大员移民,然后试探性的提出,说社团想在大员设立一个殖民点,不知道能不〻能촓成行。

      캒 李国助心想,现在颜大当u家越做越大谶,自己这个幕后人员都插不进手,原想把大员建成自己家族的后䔔路,但情况不乐观,不ᕩ如引入一个外人,两者互相牵制,自己在中间左右逢源。回头跟父亲请示一下。

      当下也不表态,只等社团从辽东回来再说。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