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阳直播电视TV

      上午时分,李昭正在书房中练字。

      寻常人练字,只用一根毛笔,李昭却是双手各执一根,刷刷点点之间,两行大字出现在了白纸上,右边写的是:‘浮生若梦、若梦非梦,浮生何如、如梦之梦!’

      这是《庄子》中的名句,字迹飘逸俊秀,带着一股子清尘脱俗之气!

      左边写的是:‘其疾如风、其徐如林、侵掠如火、不动如山、难知如阴、动如雷震。’

      这是《孙子-军争》篇中的名言,字迹遒劲有力,隐约带着一股子杀伐之气!

      若非亲眼目睹,恐怕谁也不会相信,这两种截然不同的字迹,竟然出自同一个人之手,而这正是李昭的本领之一:一心两用、左右开工!

      而这两种截然不同的字体,也是李昭性格的真实写照:一半是天使、一半是恶魔,前者有恩不忘,后者有仇必报!

      练完了字,本想再练练拳脚的,却突然听到前院响起了喧哗声,似乎来了很多客人,派白馍过去打听,很快弄明白了,原来今天是白眼狼-李德的四十二岁生日,正在前院大摆酒宴,要好好的庆祝一番,还请来了好多的客人。

      不过李德记性似乎不太好,把亲朋好友、左右邻居都请到了,却偏偏忘记了小祠堂里还有一位‘侄子’,又或者,人家就是故意的。

      “白馍,跟我去前院走一趟!”

      “啊,人家也有没来请,咱们过去干什么?”

      “嘿嘿,要钱,顺便出一口恶气!”

      李昭别的方面都挺好,就是心眼比较小,是个有仇必报的性格,之前青姨被欺负的事情他并没有忘记,只是一直没找到报复的机会。

      今天,机会来了!

      杀人偿命、欠债还钱,这是古今不变的至理。

      于是乎,李昭带着白馍气势汹汹的出门要债去了、要这几年拖欠自己的生活费,顺便狠狠的教训‘黄鼠狼’一顿,可没走出几步,又滋溜一下跑了回来。

      不是临阵胆怯了,而是还没准备好。

      “白馍,把你的衣服拿一件来,要最脏、最破烂的那件。”

      “主子,您要破衣服干什么?”

      “不必多问,一会儿你就明白了。”

      “是!”

      衣服很快拿来了,果然是挺破旧的,大补丁摞着小补丁,是白馍平时上山砍柴穿的,可却一点也不脏;青姨是个勤劳的女人,把家里收拾的妥妥当当,衣物也清洗的干干净净,想找出一件脏衣服还真不容易。

      李昭把衣服换上了、大小还挺合适的,不够脏的问题也好办,到鸡圈中打几个滚就解决了。

      头发披散开,又掏出两把黑灶灰,抹在了小白脸上,原本还算不错的落魄贵族小公子,瞬间变成了人嫌、狗不待见的野孩子,这副尊荣跑去参加丐帮,都能给个三袋弟子当了。

      李昭照了照镜子,满意的点点头,这才领着白馍二次出门了,直奔前院而去。

      前院,红毡铺地,张灯结彩,简直比过年还要热闹三分,仆从、侍女们来回穿梭,不断把美食送进正堂,见到李昭的身影出现,这些人略感惊讶,却没人上前阻拦。

      毕竟李昭才是这座宅子的真正主人,在自己家里走来走去,天王老子也管不着的,于是乎,两人很顺利的来到了前院,却没有直接露面,而是躲在一个角落中窥视着……只见前院已经摆开了流水席,潜龙岗的乡亲们正在吃喝着,男女老幼,一个不落。

      李德过生日,还不忘请乡亲们吃饭,人品似乎也没坏到家吗?

      不好意思了,今天这顿寿宴可不是白吃的,无论男女老幼,人人都要交两百文孝敬钱,那怕是人不来,钱也要来。

      再看看桌子上的饭菜:炖豆腐、拌豆腐、拍豆腐、豆腐羹……野菜豆腐汤,菜都扒拉到底了,也没见到一块肉丁!

      说白了,李德回到潜龙岗办寿宴,就是借此机会敛财的。

      ……

      “恭祝李兄—长命百岁,万事顺心!”

      “喝!--喝!”

      再往大堂上看,也坐着几十名宾客,都是方圆几十里内有头有脸的人物,他们的饭菜就奢侈多了,鸡鸭鱼肉、陈年老酒,全都应有尽有。

      李德穿着大红色吉服,与郑氏并肩坐在主位上,正在接受客人们的敬酒,已经喝的有几分醉意了,不时发出得意的大笑声。

      夫妇二人身旁,站着他们的两个儿子李冲、李飞,乃是一对孪生兄弟,今年正好十八岁,之前就是他们兄弟把小李昭推下井的,还扔了几块大石头,可见其心之恶毒。

      让人疑惑的是,李德的容貌、体型都还不错,可他这两个儿子却是肥头大耳、身材臃肿,体重至少在两百五十斤以上,和他们的父亲一点也不像。

      子不类父,何故?

      想想郑氏‘放荡形骸、交游广阔’的生活作风,似乎能从中找到答案!

      ……

      另有一个身材瘦小、尖嘴猴腮,活像是刚从树上下来的中年男子,在酒宴上来回张罗着,不断给客人们斟酒,正是府中二管家--侯四。

      大管家—黄鼠狼却不见人影。

      拦住一名丫鬟询问才知道,‘黄鼠狼’在西厢房里盘算账目呢。

      “主子,咱们行不行啊,要不,还是回去吧。”

      “怕什么,按照我的计划,绝对万无一失,你不想给青姨报仇了吗?

      “想,我昨天晚上做梦,还梦见打了黄鼠狼一顿呢!

      “想报仇,就跟我走!”

      李昭没惊动大堂里的人,在白馍耳边嘀咕了一会儿,而后绕过大堂,顺着一条小路,来到了西厢房前。

      让白馍守在外面,李昭走了进去,黄鼠狼果然在里面,这次大办寿宴采买了不少东西,他正在登记造账:

      ‘三只肥羊,花了1200文钱,在账册上就变成了是2400文!’

      ‘河鱼五十条,花了500文钱,在账册上变成了1000文。’

      ……

      其他东西也一样,有的翻了一倍、有的翻了两倍,尤其是给小孩子们撒的喜钱,直接翻了十倍,因为这笔开销无迹可寻。

      没错的,‘黄鼠狼’在记花账,记‘姐姐、姐夫’的花账,虽然他们对自己挺照顾的,还安排自己做了府内的大管家,可亲是亲、财是财,公私必须分明才行,这是老祖宗留下的古训!

      ‘黄鼠狼’计算过了,这场寿宴办下来,自己起码弄个四五十贯钱,加上以往贪污的,足够在县城中买一处房产、再开两家商铺,过上吃喝不愁的舒服日子了,到时候,自己就不用伺候郑氏那个老女人了,一身都是五花肉、想想就觉得恶心!

      “那来的小叫花子,还不给我滚出去。”

      “混账,瞎了你的狗眼,看看本公子是谁!”

      “嗯,你是……昭公子,你来干什么?”

      “来要月例钱,一共是八年零九个月的,快点给我!”

      ‘黄鼠狼’揉了揉眼睛,从头到脚仔细打量,终于认出了李昭。

      同时也很惊讶,李昭怎么变成这个鬼样子了,记得这家伙平时大门不出、二门不迈,胆子比耗子还小呢,怎么敢主动上门来要钱呢?

      难道说,上次掉进井里受到了惊吓,脑子变得不正常了,这到不是一件坏事。

      “昭公子,按理来说,是该把月例钱补给你的,不过嘛,老话说的好啊,不当家不知柴米贵,这几年不景气,地里的庄稼一直欠收,酿酒作坊那边也没赚到钱,还陪进去了不少。

      如今府中上上下下的,全都勒紧了腰带过日子,那里还有多余的钱给你呢?”

      说话之间,‘黄鼠狼’搬出一摞账册来,随意的翻开几本,以证明自己所说不假,却全然忘记了,正在前院大吃大喝的人们,那有一点败家的样子。

      李昭探头看看账本,眉头顿时皱了起来,到不是看不懂,而是这账记的太烂了,就是简单的进账、出账,一点技术含量也没有,而且到处都是漏洞,一查就查出来了。

      不是吹嘘的,如果换成自己记这种账,保准能贪污的更多,而且做的天衣无缝!

      黄鼠狼不明所以,以为对方还是个孩子,脑子又糊涂,已经被自己忽悠住了,心中一阵的窃喜。

      “这话又说回来了,要是一直不给月例钱,你们的日子也不好过,给钱的话,账上又空空如野,这可真是两难啊,不过嘛,本大管家有一个两全其美的办法,还请公子听一听。

      是这样,本管家已经年近三旬了,却还一直没有成亲,正所谓不孝有三,无后为大,为了子嗣的事情考虑,本管家准备娶妻了。

      你们院子里的青姑娘,年纪已经不小了,却一直没有婆家,看着也怪可怜的,不如嫁给我算了。

      昭公子放心,等我和青姑娘成了亲,咱们就是一家人了,以后你们的吃穿用度就全都包在我的身上了,青姑娘那里我更是亏待不了,保证她吃香的,喝辣的,天天穿绸裹缎,这岂不两全其美吗?”

      一提到青姨,黄鼠狼连吞口水,那身材、相貌,还有那高雅的气质,能把丽春院的小桃红甩出十条街去,要是能弄到自己手里,这辈子就算没白活啊!

      “哦,你想娶青姨为妻,这倒也不是不可以,不过以前听青姨说过,她喜欢高大英俊、风流倜傥的男子。”李昭一脸茫然之色,仿佛真被忽悠住了,两只背到身后的拳头却攥的巴巴轻响!

      “哈哈,你们满大街打听打听,谁不知道黄某人的风流韵事,不是跟你们吹,武安县城内的青楼楚馆,大小暗门子,就没有我不知道的……!”提起自己干的龌龊事,黄鼠狼不以为耻,反以为荣,还从座位上站了起来,挺胸抬头,以示高大英俊。

      “不错,是挺风流的,可惜少了一样东西。”

      “少了东西,我少什么东西?”

      “少了男人的根本!”

      “啊?”

      话音未落,李昭闪电般出手摘了黄鼠狼的下巴,同时抬起了右脚,狠狠踢在了对方两腿之间……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