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彩妆视频

      第五章两年之后

      一阵疾风而过,옝竹林卷起了阵阵狂风落叶,只见一青色身影紧随其后,定睛一看,竟然个十五六岁清온冷容颜的绝色少女。

      “小胖子,还想跑?㊨”身着青衣的古恦婧随手甩出匕首拦住前方狂风的脚步。

      麋 噗呲一声刀入血肉的声音,前方的狂风便渐渐停歇,露出一只小乳猪般大小的动物,它的模样和竹鼠相似,除了那过大的体型和尖利如钢铁的爪子쬉。

      匕首扎进了它的腰腹,它好似被逼入绝境般使出致命一击,嘴中吐出强势的䌡风刃向古婧袭来。

      古婧却不끓闪不避,露出自信的笑容反手架起弓箭,搭上箭矢。

      ‘嗖’的一声,平平无奇的箭矢便冲了出去,向风刃而去,二者迎面对决,风刃却被箭矢破襼刃成碎屑,随后那挡无可挡的箭矢便冲刺덽而去。

      狠狠地插入铁竹兽的笽头颅中去。

      “小胖子,我踩你点踩了这么久,再让你跑了岂不是很丢脸?”䳱古婧轻笑着走近,自言自语起来,随后一把灵火飞去,确保这灵兽死了个绝才去扛起它往回走。

      两年过去,由ꦔ于并没有人告诉古婧竹林里뉭都是灵兽,所以古婧从一开始被竹鼠打的满竹林跑,只能卑微吃竹笋。

      直到后来的修炼有몎成,才把整个竹林的竹鼠打自闭,吃肉吃到爽。

      ꙾ 说到족修炼有成,其实古婧并未因五灵根熏感到修炼띦困难,甚至说一切顺风顺水,水到渠成。

      伭 两年内从入境到练气圆满,从未遇到瓶颈綶,甚至比天资过人的凌生和李默然还高两层修为,可以说是聹天才中的天才。

      外界都说是她荤师尊玉执给她用灵丹妙药堆砌出来的修为,可只有古婧知⚭道႙,师尊并没有让她초服用任何辅助修炼的丹药。

      思维发散,古婧扛着铁竹悭兽走出竹林,一眼便看到不远处熟悉的两个ރ身影,뷥其中一个兴高ង采烈的ᖭ向她挥手。

      “阿婧,我们来看你啦!”⑜

      妫 这话落到古婧耳朵里,和我们又来蹭饭了没什么区别,她抽搐两ᢡ下⎙嘴角,走了过去。

      是李默然和凌生,三人入宗后常有来往,古婧才知道李默然竟是人间皇城太子,修仙界历练满二十四岁便要回国,继承皇位。

      而凌生来많头也不小,修仙界三大家族之首凌家嫡壧系二公子,天生道体的宝贝疙瘩。

      “呦,二阶铁竹兽,用来配我从霞河镇刚刚寻来的跍新调料正好!”李默然一身气宇轩昂的王贵ﶨ气质,只是拿扇子敲铁竹兽脑袋的样子像极了小流氓。

      身侧쟴的凌生则是瘮温尔儒雅,奶里奶气,熟练的用灵气接过铁竹兽,他笑着说“阿婧累了吧,你歇一歇,凌生烤给你吃。”

      “老规矩。”古婧与两人目光一接洽,便默契的收拾剶调料和柴火往溪边走去。䠠 䠬

      师尊玉执不喜烟火味,所以古婧做饭时一定会选在离竹屋很远的䋩溪边。

      半晌后。

      咎三人在溪边大口吃肉喝酒,偶尔传来两声李默然畅快的笑声。

      㨾 李抸默然痛饮一口桗桃花酿,忽然∤说起:“不知你Ế们是否听뗞闻,仙道比武在十日后于昆虚启幕,即时神莲界前۴十워名道宗门派将携百名优秀弟子,一试高低。”

      “叔父有曾同凌生说过的,按照他的意思,是想带凌生去见见世面。”凌生思考了一下,便笑着回了쾋一句。

      古婧咽下烤肉,也好奇了起来:“也准许练气境弟子参与?”

      “练气,筑基,金丹,元婴,应是每个门派前三者各三十名,最后的元婴境留有෋十人名额。”凌生见她问媢,立刻积极的䑍解释了起来,见古婧陷入思考还补上一句:“阿婧阁身为玉执真尊独一份弟子,㑙也应有你的位置的。”

      ၱ 修仙界道者境界等级分为:练气、筑基、金丹、元婴、出窍、合体、分神、出世。

      在大门派,前四境界只能是弟㢿子之位,出窍可封为真人,合体尊称真꟡君,分神唤作真尊,出世则是一步飞升隐隐于市的罕见大能。

      “师尊向䅿来不爱凑热闹,他⸾自己去不去都还没有准话。”嗰古婧摇摇治头说。

      “可别这么说,能去见见场面自然是好的,闭门造车可뎡是修仙大忌。”李默然襍都已经有几分醉意上头了,还巹不忘指点指点自己的好兄弟臕。 

      一场三人的小聚随着夕阳落幕,也该散了,凌켚生撑着醉如烂泥的李默然和古퇶婧挥手再见,古婧点头往相反的方向走去。

      윐 不多时,古婧回到竹屋,在师尊门外踟蹰徘徊了一撌会儿,她在回想李默然的话,或许她境界是真的升得恱快,可是她的实力呢?

      当初拜玉执师尊为师,他只给ꬼ古婧两本功法,一本五行心经ဿ,一本玉清门人手必备的玉剑诀。

      五行心经共十层,她已经修炼至第二层,真金之境,而玉清剑诀中练气镜的招式都已熟练。

      但这캥绝对不够,不够她将仇人捻入地狱。

      不知不觉൥古婧在玉执㕞真尊的门外发呆ٜ了很久,直至伴随着开门声,一句清冷菳的话语才让她回过神。

      “进来。”

      뽲 古婧收起情绪,踏进师尊房内,屋内简洁到有几分简陋的地步。

      四周一片空荡,只于西墙壁上端横挂一幅书法锋利的笔ਸ਼锋写着‘天道苍生’四字,正中妖便是一苍白人影,盘坐在蒲团之上,冷白的月光穿过窗缝,打在白影身上更显孤世。

      “弟子古婧,拜见师尊。”古婧恭敬的行了一礼。埁

      “起来。”玉执睁开眼,那双透彻而虚无的眼直直摄住了古婧的思绪。

      古婧起身后,也ُ不嫌地上再无座椅蒲团,盘腿坐到了玉执前方不远处。궆

      “尔心不安,为何所乱?煪”古婧刚坐下没多久,便听见玉执轻生问。

      “师尊,听闻不日后昆虚将举行仙道比武。”古婧忽然有几分扭捏,不知如何开口,她可真不想麻烦自己能少一事就攫少一事的师傅。

      “你௺,想去。”玉执毋庸置疑的说,接着便了然的闭上眼:“那便去。”

      “뱝是!师尊。”古婧笑着应,看玉执闭眼便接着踌说:䨆“那弟子便不打搅师尊修炼了,弟子➫告退。”

      没得到应声也不失落,ﱣ兴高采烈的跑出去练了好一会儿剑,才回房修炼。

      回到房内,古婧看着쮈面前的水類镜,轻抚上额夕头水蓝色布帛,每进阶一阶她都能感觉额头处瀘胎记隐隐发热,让她觉得隐隐不安。

      对上镜中那张脸,埠似乎能从水镜中業自己的容貌看到记忆烊中已经有些模糊的,阿娘慈爱的脸,和熊熊烈火。

      붱“爹,娘,爷爷。”古婧眼中的泪光早已被벜坚决所替代,她接着自语:“我一定,会替你们报仇。”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