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福宝app最新官网下载

      “黑桃学姐?”

      込 一凡默˞念三遍,果然,是个听着令头痛的消息,光是一个红桃姐就够自己受的了,这回还多了个女校霸黑桃姐。

      陈琳琳一边讲解墨桃的风光事迹,硥一边透露出恐惧的表情。 Ꝏ

      一凡明白,墨桃的气质是自己驾驭不住颔那种,但还是想成为她的朋友。

      ໾“她的恩情我会慢慢还,不管她以前是怎么样。”一凡对陈琳琳道。

      陈琳琳对一凡的信任是百分之二百的,点点头给一凡竖起大拇指。

      午饭结束时葼,张玉还求着一凡,苦着脸对一凡说“凡哥啊,你可一定要好好待在学擜校,不然我的耳机就没了……”

      ……

      禈 王玉䳑友的燭办公室。

      ᣇ前几天一凡只和王玉友说了自己请病假,并没有太多沟通。

      ꅼ 现在第一节课上课了,王玉友特意让一凡到他的办公室聊聊。

      一凡端正的站在王玉友面前,头上的绷带还扎着,稚帅的脸干净的眼神,王玉友打量一凡稍许,难得露出怜悯的目光,开口道“感觉怎么样?”

      “没有,只是受了点伤。”一凡恭敬说道。

      王玉友见一凡的绷带有些歪,起身给一凡整理片刻,顺手把一凡褶皱㗼的衣服捋捋平整。

      有那么一刻,一凡感觉得到,王玉友是一位细心的班主任,有女老师的细心,但是当王玉友做这一系列动쩷作的时候,他的面孔严肃,目光却充满犀利与慈祥。是个充满男子闫汉气魄的人。

      “因为你的原因,班级军训队列排名是倒数第一。”王玉友淡淡道。宨

      弹指一挥间,他平静的语言,却令一凡充满了自责感。

      饚 “对不起,班任,那么,如果得到第一,学分是多少,会怎样分配?”

      一凡卑微又礼貌的说道。

      “存在的就是合理的,这不䏂是旛你的该问的,你回去上课吧。”王玉友道。

      ⒏ 豅一凡站着쮵不动,他想哭,可是一滴泪也没办法挤出来。 緜

      王玉友拍了拍一凡的肩膀。

      一凡仍然站着不动。

      三十秒的时秴间,仿佛过了三十年。

      一凡恭敬的向王玉友鞠홑了一躬。

      目光坚定的道“请老师一定要告诉我,这段时间我想了很多,我一直在给您添麻烦,对不起老师,我一定要知道,我有责任给大家一个쏺交代。”

      “回去上课。”王玉友压低了声音,眼睛瞪了起来。

      王玉友的样子告诉一凡,不然惹怒他,我넏说的话声音再小,你必须当作是雷霆一ꢄ击!➍

      一凡失落的走出了班䒦主任的办公室。

      他拖着僵尸的步伐,打开了很久没有去的教室门。

      驊头上缠着绑带,更像是僵尸了,不,是木乃伊。

      门打开的那一刻,再强캖的光芒,在一凡的眼里,都显得那么的苍白和微弱。

      “报告。”Ɠ

      一凡推开门,向讲课老师说道꭭。

      突如其来的,是王春林嘲讽的声音:

      ಁ“呀,这不是我毛哥嘛,当逃兵回来了,咋样拄啊,叙利亚局势还稳定不,哈哈?!”

      他抱着肚子笑了起来,又对同桌说了几句一凡的风凉话。此时他的同桌已经不是陈琳琳了,开课前王玉友責就对班级的座位重新㨍分配,并且对着所有人讲到:

      “不管你们入学的成绩怎么样,都按大小个排列,每次月考后,都会按文化课成绩排座,有问题的随时来找我。”

      语文老师也是第一次给这个班级上课,她还对每个同学不太熟悉,楱所以示意一ﱸ凡到后排的空座位去做着。

      一凡向她鞠了一躬,表示对迟到的歉意,便到最后一排吞的座位坐下ᐁ了,索幸,没有同桌。

      一凡还是一个人栗,没有同桌。

      一凡听到了后排的嘀咕声:

      “对,就是这小子,不然咱们班的军训成绩也不会排在倒数第一。”

      “是啊,徴太可惜了,只有倒数第一没有分到学分啊!” 츢

      “听说张忠绪给他们班的同学每个人发了五十学分呢,不然他们班体育生那么多,可不能딕服众啊。퉺”

      “唉,倒㚯数第二反倒是得了第二名的学分,真羡慕他们班的同学啊,张忠绪是个狠人!”

      튆 这些뿥话,明显是说给一凡听的,完全没有怜悯脑袋上还缠着绷带的一凡的感受。

      一凡也没有想到,身为体育特长生大多数的他们,会如此的小家子气。Ք倒是班长张强,不像他们那么唧唧,还像个男人,示意他们认真听课,老师正在讲解她的教育方法。

      那些七䥲嘴八舌的学生,给张强做了个手势,表示鄙视。

      看起来这段时间,张强和他们关系也不错,矸只是行为和素质不同而已。张强还给他们一个真棒的手势,道“咱们肌肉上见!”

      一凡听着他们的对话,倒是没什么感觉,䎟一凡在乎的,只是班主㾃任王玉友的感受,同学们没有得到学分,做班主任的感受也不会太好,就算自己给他们补偿,可是,班级的荣誉却没办法弥补……

      语文老师第一节课并没有打算讲s课,她一直在讲她的教学方法。

      见后排的学生议论纷纷,她突섖发奇想,刚才点名班级的同学大多数都认识了,只有后来的同学她不认识,她想警告后面的同学安静肒,同时也想认识认识这个新同学쨖。

      “咱们同学我差不多都认识了,也知道名字,那个后来的同学,请你也给老师㐖介绍一下自己吧。㐄”语文老师热情的说道,她的表情看起来很舒适与从容。

      ꁵ一凡站了起来,他不知道介绍自己用张天意还是毛一凡。因为学校给幍的通报批评,是高一五班毛一凡的名字,或许,大家已经知道了他的身份。

      赫 一凡不得不尴尬的έ,机械般的说“老师,初次见面您好,我ᵯ是毛一≊凡,爱好写作,最喜欢的课程是语文。”

      班级安静了,早就知道他是毛一凡,现在更加确认了,所以心里还是把欺骗的帽子加给了他。

      有人已经小︎声嘀咕,说一凡不是什么明星,架子可不小啊,还隐姓埋名的上学,他以为他是谁啊,对啊,他是谁啊,哪方面出名自己也没听说啊,体育界骄子?练习生?艺人?

      班级处于一种极其尴尬的状态,就连程雪,芮柳脑袋里也是大大的问号。

      张玉ꩆ不知道该怎么说,他早就知道一凡的真名字,理解一凡为什么不公开,可是班级里大多数都是特长生,也没有文化特长生,当然不知道一凡在文字圈有多ၭ出名,可是该怎么解释呢……

      陈琳琳见状,暗叫一声不好,他抢在张玉之前퓋,屌丝般地咧咧“哇쉳,你们知道他是谁吗,他可是连着获得全国四届新概念征文大赛的毛一凡啊。慊”둧

      遷 众人看向一凡,从陈琳琳的表情上看,好像是这么回事,好像的确是很厉쾩害的样子啊。

      “㳃难怪隐姓埋⳶名啊,你们知道这个奖代表着什么吗,九九年时国民岳父,现在的大导演,青年作家,还有那个曾经作家富豪榜第一,拍电影曾经票房很高的一位商䶭业作家,都获得过这个奖项,这可是一个成为大作家,唊启航的大船票啊!”

      众帧人听罢。感觉……感觉……

      感觉陈艞琳琳再介绍一位神邸。

      同学们议论纷纷,好像明白了什么,其中,班级里肌肉发展最好的张强好像突然明白了什么。

      “切~”

      张强大“切”一声,他很不满陈琳琳一副神ȋ棍的样子,一副明白人的表情道“∯哪有你说的那么邪乎,我们都知道,张天意是他的笔名!”

      嶹 “笔名?!”

      “对,就是一个笔名,真是的,还什䮕么隐姓埋名,太咛浮꥿夸了(吧!”

      没想到,张强用肌肉思考的话,替一凡解了围,一凡赞同张强的说法,道“班长说的对,就是一个简单的笔名,我打算以后用这个名字,请大家多多支持。至于最近给大家添的麻۟烦,我会想办法弥补。”

      눿 说罢,一凡鞠了一躬,坐下了。

      陈琳琳说的话同쿌学们也报有一些幻想,确实,学校举办的征文活动也不少,如果是毛一凡的话,那一定是高一뺹五班的荣耀。

      语文老䖡师满意的微笑,班级的一系列讨论,毫无疑问,给语文课提供了好的开幕,就好比在语文课上,仿佛胡适降临在她的课堂上,有文人加持的bull,语文课才能成为九大课程的中鴵心。

      她听到一凡说最喜欢的课程是语文,便心花怒放的夸奖一凡,连同他们班级都一并夸奖了。

      “高一五班真的不错,王玉友带的班级学生往届都很不错,咱们这学期是一个好的开头!”

      錜 随后,她又补充一句“后排的同学表现的也很好,说话声音也小。㵔”

      后排同学一听,明白了,这是说反话呢。

      “谢谢老师夸奖,以后我们会表现得更ⷠ好!”

      “好的,加油,相信你们会做的更好,如果有一天你们影响了课堂纪律,请放心,你们的表现我不会告诉家长,因为对你们的班主任比家长还要恐怖哦。”

      后排同学一致“感恩”老摃师,道“谢谢老师,知道了。”

      ꌒ……

      “明鞡天,疫情征文比赛结果就要出来了,早操后会公开,相信你们班会取得一个不错的成绩。”

      语文老师说了最后一句话,同学们起立,下课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