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头好大揉着好爽

      弟弟见刘长远酒气熏天的,给他倒了一杯热水后问他:“怎么送趟熟食,这是和谁喝的,身上一股酒气,四姨父也没在家呀”!

      刘长远说:“你忘了当初四姨父去接我,在酒桌上许愿,过一两个月将梁学智也整过来,可是找好的差事,让别人顶啦!

      今晚四姨说四姨父现在很为难,我就和四姨说将学智整到我们??。谁知道一下楼,就看到动力车间主任,和他喝了一场酒,将梁学智安排到他的车间”。

      弟弟忙说:“咱这大表哥,别干两天撂挑子跑了,你到时候该咋整,就那不靠谱的性格,别给你惹下麻烦,将来再收拾这个烂摊子”。

      刘长远说:“自己不好好干,以后被辞退关我什么事,那是他纠由自取,这也是帮四姨父分忧解难,替他向梁家赚个人情。

      行了这件事你就别操心啦,管好这个超市就行,这是咱们发展的第一步,时间也不早了,上楼休息去吧,一会儿我也该洗洗睡了”。

      弟弟走后,他将整件事挼了一遍,觉得还是让四姨他们打电话比较好,自己要是打那就是漏洞百出,反而将很好的事办砸。

      第二天习武依旧,一大早又去了一趟四姨家,让四姨给大姨家打电话比较好,又将村上的电话告诉了她,才安心地回店里吃早餐。

      天天他来厂里都比别人早,收拾三个屋子没一个小时完不成,现在李玉凤也答应和自己相处,也算是自己的准女人,干活也不算是给别人干。

      正在他猫腰拖地,清脆的皮鞋声响起,然后传来关门声,一副丰盈的娇躯从后面搂住了他,还将俏脸贴在他的脸上,两团柔软还不断晃动。

      并且喃喃地说:“小男人长远,你让我想了一整晚,连做的梦都和你在一起,咱们俩个带着孩子周游世界,那情景太美妙了”。

      刘长远提醒她:“大姐,咱们在工作中尽可能别这样,早上找你办事的人又多,昨天下午那是没有人是个特例,切记小不忍则乱大谋”。

      李玉凤这才松开刘长远,并伸了一下舌头,“恋爱中的女人就是这个样子,都是不管不顾的,何况我遇上你这个心爱的小男人,更是不能自拨”。

      刘长远并没有和她继续纠缠,看看已经快八点半了,也该去找人事老孟,将梁学智的事确定下来,也不用自己总牵肠挂肚的。

      于是他走出办公室,来到人事科,看到屋门敞开着,向征性敲了两下门走了进去,看到老孟正在接电话,他便在一旁等候,老孟用手比划让他坐下。

      等一会儿接完电话,老孟左右看看刘长远,“长远行了哇,转正这样的事都能让你办成,现在转正太难办了,据我知道除了转业军人和大学生外,这几年几乎没有。

      你是不是也知道了,刚才接到一公司人事科长的电话,让我送你的相关材料,然后变动一下人事关系,你从今天开始就是油田的一名工人啦,你得出点血请客”。

      刘长远听后也是欣喜若狂,自己的理想终于实现,梦寐以求的石油工人的名额到手,回到老家也可以挺直腰杆啦,在瞧不起自家的亲戚面前,也可以扬眉吐气。

      他忙说道:“我知道有这件事,但没想有这么快,我找你是为别的事,昨天我找刘主任想安排个亲戚,他让我和您说一声”。

      老孟说:“动力车间就四个名额,来找我的人也有几个,既然咱们在一个办公楼办公,就给你一个名额,可千万别往外说”。

      刘长远说:“孟叔,我又不是傻瓜,咱可说好了,等你下午回来,晚上我请你吃饭,感谢为我的事跑一趟,还赏了我一个合同工名额”。

      老孟说:“我就那么一说,你还当真啦,你刚上班又没有什么积蓄,咱俩喝酒又没嘛意思,还是以后再说吧”!

      刘长远说:“那还不好办,陈会计是我的介绍人,这你也知道,把他叫上不就完了嘛,大钱是没有,喝顿酒的小钱还是有的。

      咱可定好了,晚上下班杜台饭店,我就不特意叫您了,这就去陈叔那儿,把他留下来陪你,咱们好好喝它一场”。

      老孟也架不住刘长远的挽留,也就答应下来。刘长远之所以请客,自己转正只是一个由头,他不想欠老孟的人情,人情债不好还。

      从人事科出来,他便来到财务科,陈礼金正低头挼着供销科的单据,见刘长远到来,知道肯定有事,就站起来相迎。

      用湖南腔说道:“小刘快坐,你也不经常来我这里坐,今天来我这里肯定有事,你就大胆切说,咱们这关系不要客气”。

      刘长远说:“陈叔您挑理了,这财务室我不敢总来,经常和钱打交道的地方,让别人看到不好。

      我今天找您来,没有什么事,只是人事老孟告诉我转正的事,我合计庆祝一下,也没找别人,就是老孟和您,人少也肃静”。

      陈礼金一怔,随后说道:“小刘恭喜啊,现在的名额太有限,知道你的人际关系厉害,没想到短短不到一个月,就由临时工变成正式工人”。

      刘长远说:“人际关系是一方面,我是勇斗劫匪上了石油报,又写了小说在报纸上连载,基于这两点,才将我报上去,没想到就转正了”。

      和陈礼金商定晚上吃饭的时间,他就回到了办公室。李玉凤问他:“刘长远说个事,去了这么半天,我发现你办事越来越磨叽,象个老娘们似的”。

      刘长远看了她一眼,“你说话怎么这样难听,人家跟我说转正的事,我还扭头就走不成,你这个人不可理喻,一点人情味没有。

      老孟让我请客,庆祝我转正,我又去找了陈会计,怎么说也是我的入厂介绍人,就耽搁这么一会儿,你就象个怨妇一样”。

      李玉凤一阵惊喜,关上门搂住刘长远:“没想到转正这么快,看来是大人物出手啦,真为你感到高兴,晚上的庆祝宴我也去”。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