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字幕小说

      这部法典于公元267年完成,但是,这部法典的编纂在司马昭辅佐魏国朝政时期就开始了。当时司马昭命贾充、羊祜鴉、杜预梽等人参考汉律、魏律开始编纂⍏,到司꺕马炎建立西晋后不久完成。因颁布在泰始年间,故称?泰始律?,又因张斐、杜预为其作注解,经晋武帝批准“诏颁天下”,注与律文具有同等法律效力,因此,该律又名?张杜律?。

      竌由于有了这部法典,从此,律令界限清晰化,令不能再转化琙为法律。

      Ế 这部法典以汉?九章律?和魏?新律?为基础,最后황修改为20篇,涉及刑名、法例、盗律、贼律、诈伪、请赇、告劾、捕律、系讯、断狱、杂律、户┊律、擅兴谼、毁亡、卫宫、水火、厩律、关市、违制与诸侯律,共620条,2뾦7657个咓字䞔,比前麅代律令的内容ꐈ有所放宽쀩,对女子的判处也从轻从宽。

      新律法有利于缓和阶级矛盾,有利于司马氏江山稳固。 텑

      ?泰始律?在体例的改进和条杳文的简明方面,都突破了秦汉以来的ꊍ传统旧律,是我国古代法律编纂史上的一大进ꕓ步,成为两晋、南北朝时期最具影响力的一部法典。

      ꎐ 䔯晋武帝在颁布法典之前,曾和大臣一起学习〨有关法律条款,让尚书郎裴楷(裴秀的堂弟)诵读,还听取中书侍郎张华的建议,把新律令中有关死罪的条匿目抄写下来,在各驿站张贴,以告示民众。

      晋武帝又命河南尹杜预对官吏的升降进行考核,ԕ杜预上奏说:“古时候人才升降,筹划于心,不䦞拘泥于法规,到了쥙衰亡之世,不能考虑长期的贯彻而ె专门要求细致、周到,心存怀疑就相信所见所闻,对所见所骤闻产生怀疑又相信文书、信札,文书、信札越来越繁琐,为官之道越来越虚伪。魏末考核官吏的方法,正是汉代遗留的法澜则,其文辞条令可称为㵩极其细密,然后不足的是苛求细枝末节而违背了主体,所以历代都不能通行无阻。还不如申明唐尧时期的旧制度,取其大而舍其小,去其细而从其简明賐,使之易于遵၉循。要想说透事物的常理,彰显其精神实质,全在于人本身。抛开人而依赖法쌙令,就㴻会以文辞、条令损害事理。不如委任显贵的官员,各自考核其所统领范畴内的官吏,每年都进行考查,议论其优劣,这样连续六年,主管人殄综合六年的情况,审查对其六年的评议,六年成绩㭰都是优良的人,可以超格选拔,六年成绩都是劣的ꖤ,就要废黜免职。优틶多劣少的人平级调Ը任,劣多优撄少的人就要降职。在这当中如有对答不完满,品评有难有易,主镹管人自然应当准确地衡量轻重,稍加损益,不必曲折以求尽ḷ合于法。有对优劣的品⯞评徇私情,绾不符合公正的评议的,应当交付监察部门进行劾察。假如使上下公然地容忍过错,那么这就使公正的评论엙彻底失败,即᦬使有对官吏考核的法令,也不会有益处。”

      钞通常提出ߛ解决订办法不难,难的是实施,这件事氜实施起来难度很大,最终也ₙ没有实行。

      蕙 䯦࿜公鰀元268年4月,皇太后王元姬去世,享年52岁,谥号文明皇后。王元姬是曹魏司徒王朗的孙女,中领军王肃的女㼒儿,晋文帝司马昭的妻子,是司马炎和司马攸的椽母亲。王元姬出身东海王氏,书香门第之家,祖父、父亲都是著名的经ꪬ学家,她从小精通?诗ﳒ经?、?论齃语?嫁给司马昭后爧,恪尽职守,行为谨慎。司马炎继位后,尊为皇太后,她提倡节俭,身体力行。亲自在宫中纺纱织布,衣着朴素,房间不使用豪华摆设,吃的食物也很普通,为后宫做出表컏率。

      歫文女明皇后댌葬礼结束后,主管部门上奏说:“虔安魂的祭礼已经完毕,可以除去丧服了。”晋武帝下诏说:“朕得到母亲一生的爱抚,却没有用更多的时间回报母亲,从感情上说不忍心。”

      主管部门坚持请䨸晋武帝除去丧服,武帝下诏说:濂“我꣬所担心的是不能一心一意地尽孝,你们不要为我过度悲伤而忧虑。前代的礼仪典制形势内容也有所不同,何必要用近代的制度加以限制,使通用的丧礼废缺呢?”

      㖈群臣仍然继续请求,晋武帝便听从了,但是仍然戴白冠,吃素食,坚持了三年,如同为晋文帝守丧一样。

      9月,青州、徐州、豫州与兖州四个州因࿇为连续暴雨,都发生了大水,伊河、洛河的水已经漫出了堤坝,很多农田被淹、民居被H水浸泡而倒塌,老百姓失꫊去了安生的住所,扶老携幼到处逃荒。面对此种惨况,晋武冸帝命令官府打开粮쿿仓,赈济灾民,驈以解燃眉之急。

      晋武帝这年还下诏推行常平仓制度,晋国因为实行屯田制,生产的粮食很多,够吃很多年的,因此,粮价贱。但是,丝帛的生产受技术限制,生产丝帛费时费力,因此,丝帛贵。晋武帝琢磨着做一件对国家有好处봌的事,建立谷帛常平仓制度。具体就是丰年按适当价格抛售布帛,收볲购粮食。荒年则按ﶈ适当价格出售粮食,稳定粮价,维持人詧民的正常生活。晋武帝一再责令郡县官吏,要轻徭薄赋,打击投机倒把,囤积居奇。即便以现代人的眼光来ᵂ看,这个政策非常具有前瞻性,可惜没有执行下去。

      䆆晋大司马石苞长期住在淮南,在当地百姓竟中威望很高。淮北监军王琛憎恨他,躿秘密地上螾报,说ᑷ石苞与吴国⅗相勾结。正巧吴国将要ẵ进攻晋国,吴将丁奉给石苞写了一封信离间信,石苞俯没有在意,继续构筑工事,截断河流以便防卫工事倄更加坚固。由于王琛进谗言,晋武帝껴便对石苞产生了怀疑,疑心他要投敌。

       羊ዸ祜真诚地对武帝说:“石苞肯定不会如此。”

      晋武帝不相信Ἡ,下令以石苞没有料到敌方进뽃攻意图,构筑工事,截断河流,使百姓劳累,影响百姓生活为由,免去他的官职,派遣义阳王司马望率大军征召石苞。

      匒 石苞征召孙铄为副官,孙铄因为与司马骏一直섑是比较好的朋友,孙铄路过许昌的时候,就去那里拜访镇守许昌的司马骏,司马骏知道朝廷已혳经ʄ派出军队袭击石苞,就私下对孙铄说:“你不要卷进祸事里去。”孙铄从司马骏那里出来,就急忙赶到寿春,劝说石苞放下헴武器、解散军队,从驿站步行出来待罪,⋠石苞听从了他的츦话。竓

      后来晋武꫋帝知道这个消⺘息后,放心了,石苞来到朝廷,晋武帝准许他以乐陵公的身份回到原来的住所居住。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