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播放根尾朱里作品

      孙廷勋一向自诩是个穷武勋,这也是他敢出来硬钢的ᤎ原因。

       他家里只有三个铺面,京城附近有三个庄子,只有三千多亩田亩。

      啩 和其他的勋贵比起来不值一提。

      而孙廷勋本人除了磎元日或是大捷斍的庆祝等时候一身官袍,其他时候都是一身洗的泛白的儒袍。

      简直就在脑门上贴出了他是穷人。

      鎮当然是勋贵中的穷人。 ׸

      孙廷勋也依仗着这个,厮混勋贵中,所有耗费银钱的事ࠎ儿可不要找他。

      但是这次助捐风璌声很能大,就连国仗᳨嘉定伯也被严惩,뮅孙廷勋感到自己也跑不了,但是吝啬之极的孙廷勋不甘心,怎么也要蹦达一下,好在他有‘穷人’的身份护体。

      但是孙廷鈵勋也有怕被人知道的秘密。

      而飸现在他不可告人的秘密都被书写在板子上。

      应城伯府上在京中븘是没有什么田亩。

      但是,二十多年来孙廷勋秘密在江南松江府购置了两万多亩的田产,在松江府还有十余间铺子。

      要知道京畿附近的良田不过是四两银子左右一亩,而松江㺍的糛良田可是近十两银子一亩。

      松江那里可是两年三熟的江南好地界。

      붉 不说每年的地租收入,就说⫳这两万多亩田产就是二十多万两银子,还有十几个铺面呢。

      牌子上将孙廷勋隐秘的财产标注出来,就相当于掀了孙廷勋最虚伪的一面,穷人的人设不复存在。

      那么他现在ൕ一䱂身旧衣挥泪甩卖破旧物件的行径就是一场虚伪的表演了。

      ዏ而且牌׆子上铺子的地琑址和松江田庄的地址䰘标注的清清楚楚。

      孙廷勋登时见了鬼般,没什么人知道南边庄子的事儿啊,就是他有些⮔亲朋故旧都没人知道。

      此时四周一片哗然,那些监生纷纷议论是不ꔲ是真的。

      但是另一个牌子上写到有松江的监生可以查证,绝无错깼漏。

      这次锦衣卫办事奇特,光明正大的说明你们随便佐证。

      现场开始纷乱起来。

      很多人飘来的眼光它都带着不屑。

      这里大部分人已经相信孙廷勋就皯是在演戏了。

      孙廷勋的形象从阔怜变成阔恨。

      咯尤其是一些本来打算去敲登闻鼓闹事的监生开始破口大骂开来,大明的监生可不怕什么武勋,那真是劲头来了忑还是聚众的情形下肆意辱骂。

      獲 大明文贵武贱就是这样,你个武勋不服能怎样,如果敢对监生动手,信不信让阁臣还有六部把你收拾的服服슸帖帖的。湳

      祓孙廷勋㬢立即就晕了。

      他晕了,旁边的家仆一通綋忙乱,抬起他就跑≮向附近的医馆。

      孙廷勋这里乱作一团,薛家那里也炸了。

      薛濂那里的锦衣卫也举起了牌子,将薛濂家京中、三河等处十几个庄子,十三万ꛟ亩田产,各处商铺三十余。

      这倒是没什么,人家里百年勋贵有些夤家财没什뚑么嘛。

      但是另一个牌子上列嫆出了二月薛濂的嫡长子成亲,࿊耗费了三万多两银子。 탻

      这也罢了,人家有钱愿意怎么鱟了。

      但是牌子列出了他窴的嫡次子这多半年来出入花街柳巷花费了近万两詎银子。

      当然,这货被薛濂痛打一番,然后禁足,前些日子才放出来。

      但是这些破事说明了,薛家几万两银子的开销不在话下。 ᭄

      然后薛濂这厮也是一身旧衣这里哭穷,要知道这次助捐是为了赈济灾民,剿灭流贼,虽然皇室要求助捐有些霸道,但毕竟是为了国事。

      结果薛濂家里挥金如土,国事需要助捐的时候,这厮来演了这么一出,登时让围观的监生和百姓怒了。

      这两个勋贵也太无耻了,多少流民饥寒交迫朝不保夕,他们对国事吝啬万分自己家里的开销却是挥霍无度,这样的人怎能不招人痛恨。

      薛濂没有昏㾽过去,结果被笔砚,鸡蛋,饭团等围攻了。

      他和他的家仆被弄得狼᭄狈万分。

      附近有巡视的顺天府的巡街衙役到了后也没出手阻止。

      阻止个屁,没看到皇帝亲军锦衣卫办事吗,除非顺├天府上官发令,否则他们绝不会和锦衣卫做对的,那不是找死蝚。

      薛濂最后是一脑袋的包狼狈逃走的。

      两家剩퀟下的家具和闭眼溁书籍被监生和百姓粉碎一空,场面极为混乱。

      ꃷ而衙役们就当没看见。

      没法,民愤太大了嘛。

      孙廷勋没有在医馆停留多久,他没有真的昏厥。

      他是看到局势不妙果断昏了的。

      츨最起码没落到鼻青脸肿的地步,要不说孙廷勋毕竟是老狐狸⭷呢。

      他是借机脱身,他知道事情大条了。

      陛下知道他的家底必定盛怒。

      所以他必须要请罪。

      孙廷勋立即回府,赶紧脱了那个ﺮ破衣烂衫,换做了正八经儿的朝服,立即赶去皇城。

      他要在事情不可救药前立即请罪,晚一步都不成。

      一切齐备,孙廷勋骑马奔向了皇城。

      他刚到奉天门外,天使正好骑马奔出。

      得,不用回府接旨了。㮳

      就在奉天门外,一些官员的注视下,孙廷勋狼狈接旨。

      崇祯怒斥其狂悖、阴翳、欺君罔上,⭹妄图让皇室蒙羞。

      着立即闭门思ᒠ过一年,罚俸三年,罚金五万。

      귺头疼无比的孙廷勋当即晕了。

      契 㰬这次是真晕了,心疼的。

      不过没人在意谁知道他是不是演戏。

      总之,这一位应城伯是躺着鏁回府的,也成了京城的一大笑谈。

      薛濂赶回府中好一阵打理,才清理完毕,毕竟鼻青脸肿的面圣太过轻浮,何况这个时候这也是被惩处的理由。

      薛濂刚要出府,旨意已经到了。

      頻 相比孙廷勋,薛濂的ꊷ惩处严重多了。

      同样狂悖欺君,还加上了揝挥霍糜烂。

      츤 崇䔋祯对薛濂府上挥金如土对墮国事却是漠不关心推诿的行径痛恨非常。

      除去阳武侯的爵位,降为阳武伯,罚俸三ㅵ年,罚金十万。

      薛濂是悔恨万分,他没想到结局是䶞这般。

      这时候他才想明白这次为何有些勋贵躲了,⽆说什么不出首,看来这次皇上要毫无顾忌的痛下杀手。

      濐 不过一切都晚了。

      “太子您这个手段真了得,不过就是举了几个牌子,方才还很同情孙廷勋的监生立即唾弃了他,阳武侯则是鼻青脸肿的,全没了勋贵的威严,”⇇

      东宫内,李若链一脸喜色的报禀。

      锦衣卫的事儿就是他依照太子的吩咐一手操办的,方才他就在暗处监看,䳮短时间的颠覆,让其为太子的手段Ƽ咋舌。

      朱慈烺笑笑,不过是后世反转再反ò转的戏法罢了。

      既然孙廷勋、薛濂为自己设计了清贫的人设,那就要有金刚不坏之体。

      偏偏这两位都有阿喀琉斯之踵,而锦衣噓卫这个特务机构偏偏有人洞悉了这一切。

      ⣆፿ 当然,锦衣卫的人也不可能随意的传扬出去ퟤ,毕竟那是两位爵爷힔,和他们作对可以,但是没好处的事儿ꗂ何必鱼死网破呢。

      朱慈烺可是没那个顾忌,他要作的不过是设计个法门颠覆这个人设就是了。

      孙廷勋很聪明,他想利用国子监这些大明优容的读书人为自己‘申冤’。

      他的破绽也就在这里,只要颠覆了人设,他的形象也在读书人첁彻底糜烂,谁都救不了他们。

      此时皇家出手名正言顺。 

      “李若链,这几件事你做的很묾不错,本宫日后自有嘉奖,”

      朱ꅤ慈烺对李若链的执行力非常赞许。但是꬀他不是帝王꒳,这些事也上不得台面,因此他只能点出了,说出一个日后。

      “多谢⌟太子,臣下必尽心竭力,”

      李若链急忙拜谢。

      ‘李同知有几位公子啊,’

      “陛下,臣下有两子三女,” ᥧ

      “多大了,”

      “长子十八,次子ἓ十六,”

      朱慈烺看看李若链三十多岁的年纪,不禁感叹,这个年月真是早⦼婚啊,不过想想崇祯才三十出头,他也十四了。

      “将次子送来作为东宫近卫吧,”

      朱慈烺这话让李若链急忙跪下拜谢。

      他很清楚,官衔很重要,但哪里比得上太子身边人的地位,正经是身边人才是第一宠信的,这是太子表示将其纳入嫡系亲信行列了,否则哪里来的他的亲子招入近卫。

      “臣谢太子隆恩뿟,”

      ㋪ 朱慈烺亲自上前扶起了李若链,诃颇为优容。

      要论安抚激励묈,朱慈烺那可是经验丰富。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