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莱克摩尔

      “亲爱的朵朵,你是全世界最美的人。那些无法发现你美丽的人,都是他们眼拙。我很荣幸,此生能遇见你。我很感动,因此彼此相爱。”我在彩朵耳边柔声细语,将彼此的情感尽情升华。

      彩朵狠狠点头,眼含热泪,枕着我的肩头,틾深吸着我的气息,痴痴陶醉。

      这듣一幕如梦如幻,竟使得我们被一群人包围了也未有丝毫察觉。

      “啪啪啪~”

      “哈哈~好小子!能文能武!你的文让我很钦佩헯,因此我很想试试你武的底线。”

      人群自然分开,众人兴奋的让出一൹位花样少年。

      少年看似应该是个富家公子,风度翩七翩,玉树临风烫,很有礼貌,却是暗里藏刀。

      “莫少!你这是干嘛?今天这是怎么了?!好好的一次聚会,硬是被你们弄成了战场!请你给我一个剧面子,高郈抬贵手,我要对每个被我邀请而来的人负责!”苏芬这次第一时间出面调解,莫少的来头由此可见一斑。

      “哈哈~实在对不⩥起!不过苏姐你请放心,我绝对不会伤害自己人的!请将你的𢡊表姐带走就可以了,我只想让她单身而已。”莫少阴阳怪气,却刀光剑影。

      彩朵许是醉了,竟突然径直快步走向莫少。콡

      我反应都慢了半拍,就在我担心之际,只见彩朵扬手就是一巴掌。

      “啪~”果断干脆!

      由此可见,二人之间的关系非同一般。

      莫少竟然连躲都不躲,直接被打쌤蒙了,随即委屈,顿时恼怒。

      ∶“阿朵ﭢ~!你~你竟然为了他而打我?!我知道你要来,所以我第一时间就赶过来看你,왤难道就换来你聾这一巴掌的赏赐吗?他是谁?!我爱了你那么多年,你不知道吗?你~你怎么可以喜欢别人?”

      “我们永远不可能똷!你越这样,我就越看不⎂起你!”彩朵果断拒绝,满脸冷漠。

      “那他呢?!你怎么就喜欢他呢쇔?他有什么好的?比我帅吗?比我읣有钱有势濞吗?ᛳ比我能让你过得好吗?”莫少愤怒的指着我,双目喷火。

      彩朵勇敢的鄙视着莫少,郑重其事的说道:

      “爱情不是金钱物质的陪葬品,我宁可与他一起去要饭,也不会与你一起吃满汉全席。他能将最平凡的事做到最有意义。而你呢?你只能将奢华的事物做肕到充满恶俗。就像此事,你什么意思?仗势欺人?他永远不会!”

      莫少听得十分刺耳,内心惨遭雷劈一般,不禁大发雷霆。

      “都给我让开~!!!我要与他决斗!为了我的阿朵而决斗~!!!”

      我内心毫无波澜,瞬间就做好了最坏的打算。

      但只菟要能不节外生枝,我就尽量༬不去招惹这不必要的麻烦。

      쒈 刚才的小打小闹可以,但莫少非比寻常,我此刻人单势孤,唯恐不敌。

      쇥 想到这,我迈着婊帝的华丽走姿,来到莫少面前,微微一笑。

      “哼哼~首先,我想说的是,你是蒑个心术还算良正的富二代,这点我颇为欣赏。但你太意气用事,퐃有所暴露,有损你的形象。其次,你将爱情看的太儿戏了,你홰就算赢了我,也照样赢不得朵朵的心。”

      莫少起初听得顺耳,但听到最后,他用眼神晁询问彩朵。

      见彩朵夫唱妇随般轻轻点头,他痛苦的直摇头。

      “希望你能明白我的意思,你若是稍稍微调一下,将会变得充满魅力。现在不好意思,失陪了。”我趁热打铁,说完拉着彩朵就走。

      “站嗐住!好厉害的嘴哇!差請点就被你忽悠过去了!干嘛这么急着走呢?你是害怕了吗?”莫少翻솾脸如翻书。

      此言一出,他手下会意,立刻冲上前来,拦住我们的去路。

      我无视面前众人,回眸둛一笑。

      歓 “哈哈~害怕?这是我人生죦里最有趣的笑话。我之所以要走,是因为我给你们的篇幅已经到了。我的人生不允许出现累赘情节,与陌生人无聊,何必再续?若有后续,必须精彩挽留,否则恕不奉陪!Ꭷ谁要跳个脱衣舞吗?”

      此言一出,全场安静了五六秒钟,都在努옔力回味我的言语。

      셝 “你怎么一套一套的?不过说的很有趣,我很欣赏。但我喜欢的女人,她不可以爱上别人!”莫少虽然有些欣赏我,但他依旧不依不饶。

      我根据人性色彩数据看出了他的善良,但他偏偏要将其变异成邪恶,这在我天道的法度ꕉ中不断造次,直逼天谴。඙

      我无趣的摇癡摇头,满脸失望。

      “唉~你的对白太肤浅了!请你仔细听ꏺ清我下一句话,请你不要放纵灍我给你的友好态度,从而抹杀我心里对你的忍耐限度丼,若是你达到了我天谴的标准,后果自负!”

      我说完带上墨镜,转身就向前走。

      众人还在理解我的言语,只觉精彩绝伦。

      毕竟这种言语不是一般人的历练就可以当即脱口而出的。

      这不断加持着我阸那本就神秘的身份,令我更加的扑朔迷离。

      思想攻击与精神攻击至关重要,这可谓是婊帝的杀手锏,可以弥补各方面的不足。

      哑我与他们之间毕竟没有深仇大恨,一旦开战,他们会因我言行举止的魅力而옾有所收敛,这就是我的成功。

      我⒈若癫狂的蛮横无理,嚣张跋扈,可能早就被他们围殴了。

      那种轻松完胜的狗血情节,只会出现在小说主角变态光环的可耻言行之下,才能极不合理的呈现。

      而这!是达到一定压强你我都见血的真实世界,公平合理。

      㨁行⣔就是行!

      㒩不行就是不行!

      莫少未发话,他的保镖自然不会让开。

      我最看不起这样的人,护主心切,立功心切,只要主人发话,他们就会不分青红ꌦ皂白的一拥而ሤ上。

      他们就是一烷种低等工具。

      괻 “让开~!!!”

      我大声怒斥,其威力将彩朵都吓了一跳。

      由于我之前一系列平缓的成功铺垫,所以导致此声好似雷霆之怒,狠狠的ჲ劈在众人的身心之上惶。

      保镖们都吓得猛一哆嗦,卑微的松动。

      我趁机穿过突破口,一旦突出包围圈,我则有把握放胆一搏,同时更要确保彩朵的安全。 롂

      “给我拦住他!”

      我就知道莫少不会善罢甘休,他逃不出我为她画的框框。

      那就打呗!我早有准备,几乎在同时,我已抄起一把椅子,旋身就抡了出去。

      然翺后뿞我利用身边触手可及的一切物品淢,将第一波涌上前来的三人打翻在地。

      谁都未料到剧情会突然陡转,我会毫无征兆的大打出手。

      此举让我之前那些花花绿绿的对白顿时盛开出浓烈的血腥味。

      说到做到,敢说敢做,无所畏惧,勇敢的用实陴力确保我籛的言语魅力,相得益彰。 郞

      鿔 “啊~!啊……”

      尖叫声汇成一片,众人抱头鼠窜。

      쏥与我设想的那般,没人敢与我正面交锋,有也是心惊胆战,不能发挥,不敢造次!

      而我下手狠毒,毫不留情㽕,将言行魅力做到了极致。伊

      彩朵早在第一时间就理解的闪退一旁,此刻泪㝃眼看着瞬间混乱一片的战场。

      在四散奔逃的人流中,只见一道深蓝色的背影急流勇进,带着世间的一切华丽,潇洒的舞动着,将一切打趴在地,凸显出他的高大威猛。

      麭彩朵痴痴伫立,与抱头鼠窜的人流形成鲜明对比,似永恒的坚守,散发出传奇史홵诗的㪇色彩。

      这一刻,她的脑中响起那首《追梦人》的伤感旋律,双眼不断地剪接着我的背影,卡着那伤感的节奏,眼中时而定格我的一举一动,就像电影里的精彩定格,随着璳音乐不断闪烁,任由棴悲歌尽情的烘托。

      轗让青春吹动了你的长发让它牵引你的梦

      不知不觉这城市的历史已ꄿ记取了你的笑容

      红红心中蓝蓝的天是个生命的开始

      春雨不眠隔夜的你曾空独眠的日子꡺

      ⅆ 斾 让青春娇艳的花朵绽캎开了深藏的红颜

      飞去飞来的满天的飞絮是幻想你的笑脸

      秋来春去红尘中谁在宿命里安排

      冰雪不语姖寒夜的你那趌难隐藏的光采

      锒 看我看一眼吧莫让红颜䖶守空枕

      青春无悔不死永远的爱人……

      彩朵终于捂嘴痛哭,眼緧泪伴着每次伤心的泪噎而滚滚而下。

      仿佛摇身一变,自己像那电影中最后落单的女主角,穿着婚纱,打着赤脚,茫然无助,孤独追随于漫漫长路。

      ₏ 她在为我担心,在为我感动,在为我祈祷,同时也是一种深深的怜悯。

      因为她知道,想要活出像我这样迷人的人生,是要付出巨大的代价的。

      䡘而像我这样的人,生命危险的系数要高于一般人许多倍。她生怕我会像那电影里的男主角,一去不返。

      她想问我,用生命去维护迷人的尊严,真的值得吗?

      我此刻疯了一般,迸发出巨大的潜能,凭借我惊人的洞悉与预判,利用我敏捷的身法与精湛的格斗技巧,将一个个敌人不断击倒,将现场打砸的乱七八糟。

      巨响不断,也不知碎了多少碗,烧了多少瓶白酒,毁了多少桌椅。

      我像万夫莫敌的武将一般,一路过关斩将,目标明显,直奔莫少,沿途逢人必倒。

      燃烧的酒精,使得大厅着火,吓跑了最后一个保镖。

      我萧瑟的孤影点缀在狼藉与空洞之中,尽显神的孤独。

      地上生动的,只有痛楚,十几人不是捂着胳膊抱着腿,就⫁是捧着头,呻吟一片。

      我蹲在已然吓到瘫软在地的莫少身前,优雅的抽出一根烟,扭头用着火的肩头将其点燃,然后将火吹灭。

      “呼~你现在感觉如何?”

      莫少像见鬼似的看着我,不禁剧烈一颤,身下的地板立刻涌出一滩水渍。

      他见不得我平静鎒,已然知道我越平静越危险。

      与其这样,他嶤更愿意吃到我的巴掌。因为此刻他不知道我还想干嘛,到底结束了没有。

      “啊~啊!哥붋我知道错了!对不䫑起!求你饶了我吧!求求你高抬贵手!”

      莫少开口求饶,说完狠狠打脸自罚。

      “啪啪啪~”

      ⹃“这就是你不听话的后果!打你只会脏了我的手。ﰭ记住!你欠我一条命。你若不想自己的丑态上头条인的话,我想你的智商应㝌该够用。”

      留给我的时间不多了,此刻酒店༒的保安终于出现了。

      我听见身后的响动,这才起身朝外走去。

      “这里的一切损失我包了!这与所有人쳘无关!”莫少赶紧大声解释,他还儣算聪明。

      酒店保安自然认得当地赫赫有名的莫少,他们只得依ᓬ言照办。

      大厅一片狼藉,只是小面积着火,可以扑灭,所以并未报警。

      我理了理凌乱的头发,掸了掸一身的污✙浊,捡起满地狼藉之中一朵傲然䴻挺立的玫瑰花,单手抱起小跑而来的彩朵,将这朵玫瑰花别在她的发间,径直离去。 ﵐ

      女人动情之时,会渴望依偎在男人肢体形成的每一处避风港里,这样趾会让她无比的安心。

      侒彩朵像휡个受퇡惊吓的小女孩般淌着泪,躲在我的怀中,与我脖颈紧紧交叠,安逸的轻轻研磨着。

      随着我的走动,她看着迷糊的፫世界,任由起伏,痴痴如梦。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