蜜芽直播是什么

      괼顶着漫天风雪,楚萧独自走在官道上,手中抬着一本经书馫读的津津有味。

      利刃般的寒风卷着雪花扑面而来,但到楚萧面前却如同遇到了屏障一样,被拨朝一边。

      经过村庄时,村里酒肆的店小二见外面有人路过,急忙招揽道:

      “客官毢,外面天冷进来歇歇,等雪停了再走吧!”

      楚萧原本盯在经书上的目光缓缓抬起,扫过酒肆的环境,再扫过店小二的脸。

      最Ў终停留在几十米外立在树梢间的身影上。

      一袭白衣,披头散发却带着黄铜面具,邋酫遢中带着洁癖,一个满身都是冲突的人。

      那人率先开口,声音삌在面具的阻挡下稍显怪异:

      “听闻这两年江湖里出了一个叫奇书先生的人,传下不少惊艳奇功,今日特楃来领教。”

      ֱ 扶正眼镜,楚萧内心思考道:

      ⹶‘奇书先生?说的是我?他賚说的那些功夫应该是让林平之传播到江湖里堯的那些失败品。’

      ⚝想完,楚萧先对被寒风吹得缩在一边的店小二淡漠道:

      “闀江湖恩硘怨,不想受伤就躲远点ꬪ。”

      将经书收起ﻜ,楚萧一脸惊讶地说:

      “奇书先生?㜬这是江湖中人对我的评价吗?”

      “名字虽然不斥错,但绝对可以说对我的了解只限于皮毛。”

      “而且,在提要求之前,最䳵基本的礼儾仪不应该是自报家门吗?”屲

      萒 面具人发出一声冷笑: 䮧

      “呵,毛头小子知道那么多干甚?!” 홃

      说着就从树梢间跳下,向楚萧疾驰而来。

      眼见这人功夫不错,楚萧升起动武功的心思。

      面具人双指如剑,势如闪电般向楚萧胸口点去。

      “来得好!”楚萧大笑道,一个侧身躲过那䱝人的指剑,紧接着伸手扣住那人的手腕牢牢不放。

      ㉔ 看着对方的青铜面具,楚萧一脸微笑的说:

      “知道离心力与角噉动量的关系吗?”

      “???!”

      听到这话被面具遮挡住的面容쬬上一脸的不明所以,但楚萧接下来的动作告诉了他答案。

      抡圆了手臂将面具人在空中甩㭸了两圈丢出去。

      面具人双手撑핣地向后翻滚,卸掉传来的巨力。

      刚想再出招却感觉身后被尖锐物体顶着。

      “你打不过我的,黄老邪。”

      붬拍拍肩膀将刚刚因搏斗而粘在上面的雪花扫落。

      黄药师缓步向前走,回头一看却发现一根冰锥莫名浮在空中。

      摘下䖫面具露出他被时光雕刻过的脸,黄药师一脸凝重地问:

      “你到底是嫩谁?我哪里露出了破绽?”

      其实楚萧只是先前用念动力扫描时发现他身后背着一只笛子。

      只想诈他一㰂下才开的口,没想到这黄老邪这么不经诈。

      㞊黄药师没有想到自己隐居十多年后依둺然会被人一个照面就认了出来。

      也没有想到一个二十来岁的諢毛㏘头小子能在短短几招内就击败成名已久的武林名宿。

      江湖上也从来没有过这样的传闻。

      ﷕莫非....眼前之人是一个披着人皮的妖怪?

      没错,他就是妖怪!能凭空浮起冰锥顶在我身后,发动前却没有一丝征兆。

      被自己的猜想吓到的黄药师顿时紧张起来,周围的空气中仿佛暗藏着杀气。

      “我是一ォ个旅人,一个想要见识不同憬风景与人物的旅人。”

      看着那黄老邪面流冷汗,楚萧就知道这人把自己当做了鬼神之流看待。

      之前他已经遇到不少ᐏ这样的情况。

      那些劫道的山匪见他能凭空漂浮物体,要么喊妖怪쬘要么喊神仙。

      “这个江湖对我ᑾ吸引力不大,我要真想干点稄什么你们拦不住。” ࡥ

      楚萧看着黄药师那一脸不信的神情,顿时无奈道。

      解释了好半天,黄药师才从一脸不信转变为将信将諴疑。

      甧 把他拉进酒肆中,叫店小二上几个酒菜,楚萧就开始编...哦不,开始解释。

      “这么说来,你的目的就是游山玩水?”黄药师一脸狐疑道。

      “不然呢?我武功已经练到极高境界,就想出来走走。”楚萧摊着手一脸无辜。

      黄药师最终냧选择相信楚ꂟ萧所说,二人就这酒菜开Ò始论道。

      从江ࢮ湖上最为普及的《五虎断门刀》到高深莫测的《九阴真经》。

      黄药师痋惊讶于楚萧的学识渊博,而楚萧同样惊讶于黄药师对于阴阳五行的理解。

      二人找了一家客栈住下,除了⠀每天修行及三餐外,大多时间都是凑在一起互相印证自身所学。

      三天后,楚萧表Ã示准꤫备继续游山玩水,向黄药师告辞䳝。

      ‘一个人终有力穷之时。看来,要在这个世界多待一段时间了。’

      䚰走出酒肆,楚萧看着满天风雪考虑道。

      随即,更改了自己的行程,转向擂鼓山进发。

      靠近٬了擂鼓山,籙楚萧随手找了个路边的樵夫了解到珍珑棋局具体所在地,就直奔而去。

      珍珑棋局本是无崖子醉心于旁门杂艺뙚时琢磨而出的。

      当无崖子被徒弟丁春秋推下山崖后,收徒苏星柹河让他摆出珍珑棋局,等待合乎心意的弟子上门。

      选定弟子后由弟子继承自己的毕生功力让他找丁春秋报仇。

      看着那珍珑棋局,棋盘上犬狙牙相交的黑白棋子以及周围不少被棋局折磨得抓耳挠腮的江湖中人。

      楚萧脸上露出一抹嘲笑,吞下一颗NZT-52后信步上前,坐在是登上开始与苏星河对弈。

      间楚萧开始与苏星河对弈,围绕ꇃ成一圈的江湖中人开始议论纷纷:

      뙊“初生牛犊不怕虎,这毛头小子怕是譩棋谱都背福不全吧轐?”

      黡 “哼!老夫都败在这棋局前,黄口小儿竟敢上前丢人现眼!”

      听到周围人的议论,楚萧抬头扶正自己的眼镜淡然道:

      “下봀面就是表演技术的真正时刻,让你们知道什么是一把年纪都活到了狗身上。”

      ⽱  “好胆!”听到楚萧的群嘲,不少人就想上前与楚萧理论一二。

      “各位,观棋不语銴真君子ヲ。先与这少侠对弈过后,你们在解决恩怨如何?”

      苏星河坐在石凳上安抚众人道。

      “少侠持黑子还是白子?”苏星河看着眼前的年轻男子道。

      抻 “白子。”

      “祬苏星河佩服少侠勇气。⪯”

      说完苏星河深深看了楚萧一眼,不再开ﵓ口专心与楚萧对弈起来。

      随着棋局䔕的进展,苏星河从一开鷬始的信心满满变为犹疑不决,再跂到满脸煞白。

      捏着一颗黑渚子,坐在石凳上踌躇半天的苏星河最终败下↫阵来。

      站起身奝来抱獁拳对楚萧说:

      ൲“佩服少侠᛫棋力,苏星河甘拜下风。还请与我蚴一道去面见家师。” 폿

      ෨站起身쟭来的楚萧环视了一圈周围的人,脸上挂起傲笑道:

      “时代变了!”

      苏星河站在一边问:

      ኖ “敢问少侠名字?”

      将傲笑收起,楚萧慢悠悠地说:

      “江湖中人送我奇书先生的名号,不知可否听说?”

      顿时周围的众人哗然。

      “原来是他!”

      “听说他身上有不少神功秘籍!”

      正所谓树大宛招风,不少贪恋力量的人嵦抄起兵器意欲上前。

      “交出秘籍,饶你不死!”쀷

      利欲熏心的人抬着手中的兵器向楚萧逼近过来。

      站在一旁还想劝说他人冷静的苏星河双窐拳不峀敌四手,片刻就被打翻在地。

      깞 扫《视一圈的楚萧冷笑道:

      “看来,无论是你们的恩师还是这个江湖都没有教过럥你们一个道理。”

      “盛名之下无虚士,今天由我来教你们如何学会敬畏力量!”

      쥉说完,楚萧抬起右手㑐,뛜打了个响指。 䡱

      “啪!”

      .....【未完待续】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