逗鱼电影院

      微风铺面,阳光暖人,这是还未睁开双眼的武扬的第一感觉,慢慢睁开鷾双眼,由于阳光쎒的刺激,让这双本欲一看究竟흯的双眼顿时䵪回避,武扬下意识的用手遮挡,然后再次睁开双眼,似乎这次好多了。

      这是什么地方,武扬心里嘀咕,正想破口大骂九魅的擅自行动,但一个柔声却传入耳边:“欢迎来到魔法世界,选召者......”说话的不是别人正是九魅。

      “你......我......”武扬欲言又止,环顾四周,远处高山巍峨直耸云霄;自己所趟草地似乎比在地球的青草更轻盈,更让人心旷神怡;天空偶尔飞过一只鸟,但是都是武扬没见过的鸟,(更像山海经里的飞行妖兽)⁘武扬这么想着;远处还有三两一群的马正在喋喋啃食着青草,不,不应该叫马,更像自己以前玩过的游戏里的独角兽,偶尔抬起头警惕的望着四周,似乎在防范着什么。

      武扬心中犯嘀:魔法世界,这.....

      “这就是你们居住的星球魔导星?”武扬朝着离自己3米远距离的九魅问道。

      九魅这时正半倚一棵五人抱一般粗的大树底下,“是的,你醒了,就跟我回去见族长吧,族长有事交代。”

      一提这事,武扬瞬间来气了,“你呀是不是有病,我在地球生活的好好的你带我来这个地方,我的家人还在等我,怎么回去,快说。”

      “来之前就已经跟你说过了,玉佩的能量只能用两次,现在已经完了,你暂时回不去了,只是暂时,待时机成熟......”九魅话还没说完,武扬就捏着拳头挥了过来。

      咬牙切齿的武扬似乎愤怒达到了极点,边挥拳边说“我本不打女人的,是你逼我的,快带我回去”

      话虽这么说,但是武扬根本奈何不了九魅,九魅也是刻意躲避着这些似有似无的拳......

      纠缠了┍一会,武扬也觉得累了,发现对方根本就是像耍小丑般避让着自己,武扬心中几乎崩溃,拳风不⍄向九魅,反而挥向了地面,怒吼了一声,发泄着心中挥之不去的怒火。当然挥拳的手已泛红丝,渐渐的汇聚成了滴滴红珠落向大地。 㑦

      九魅望着这一幕,翘眉攢一皱,然后开口:“你如果对我有仇恨,我让你杀了我,我不反抗,但是㐌必须是到了族长那边,怎么样?”

      “杀你又如何,不杀你又如何,我始终回不去!”武扬在宣泄了那一口怒气后,似乎思想有了些许理智,“告诉我,这玉佩怎么才能存满能量?不,哪怕一半也行!”武扬带着一丝哀求的眼神。

      那“我也不知道,只有族长大人知道这玉佩,你要想知道怎么回去,就跟我回族中,我族的长老和族长应该知道这玉佩的作用。”九魅道。

      “好跶!我跟你去!”武扬毅然道。

      “走吧!”随即九魅起身,迈着莲步朝着远处走去,骞武扬见状,甩了甩受伤的手,似乎想把残血甩的一干二净,然后大步流星的跟了上去。

      其实两人都没发现自己刚停留的地方正悄无声息的发生着一幕:那分明是武扬刚刚滴落的血滴,正化作以肉眼不可见的血丝正在飞向武扬胸前的玉佩,只是他俩,一人沉浸在回族里交差,一人还在思考怎么回去......

      “还要走多久?”武扬有些焦急。

      “用你们地球的时间算,估计还有1个多小时,你别老是问,跟着就是,你干着急也没用。”九魅甚至有些不耐烦了,这已经是武扬问的ɢ第8次了。

      这一路下来,九魅也对武扬讲了这个星球的许多,武扬似乎也慢慢接受了魔法存在的这个事实。

      武扬了解到在这个星球的生畾物主要以魔力值生存,生物大致可分为:妖族,人族,亡灵,恶魔,精灵,龙族,和未知种族,其中属人族最弱,妖族最大,亡灵最多,而恶魔、精灵生活的地方为禁区,他们俩族也是魔法的创立者,츤一般与其他ⲗ种族无瓜葛,龙类也是武扬从臊小最感兴趣的话题,所以听的比较仔细☴,但是结果却让他失望,原来龙类也分:真龙,亚龙和伪龙,但是由于以前龙类太过强大,繁衍能力极强,未免一族独大,被其他种族合起来消灭殆尽,现在真龙几乎看不到踪影,只剩一些亚龙和伪龙存世。而未知的种族本就是未知又何来了解,武扬并未多问。

      然后就是关于魔法,魔法等级分为:见习,低阶,中阶,高阶,上位,帝阶,神阶,每个魔阶又分三段,而每个魔阶对应的魔力值也是前一阶的几十乃至上百倍,所以使用的魔法威力也是对应的几十上百倍有余。

      “那你是什么魔法阶级?”武扬望着九魅,不经提问。

      “我处在高阶二嚨段,除开我狐族天生自带心灵系的魅惑魔法外我还能用3个魔法,火系,水系,植物系,这些你都体验过。除开见习,每个魔阶能领悟一种魔法,但是我们妖族一般醊都能够越段战斗,特别是我们狐妖一族对魔法的领悟有着其他妖族不能比拟的亲和感”九魅砮回答道斓。

      “我很好奇,你一直说你是狐妖族,怎么一点不像ᣊ狐妖,倒更像人类。”武扬疑问。 

      九魅闻言骤停,转过身来,突然一道白芒在九魅身边闪耀,武扬急忙用手挡住双眼,紧过几秒后,武扬慢慢放下眼前的手掌,映入眼帘的是另一个九魅,㌞醒目的是头顶的两只红色尖耳和背后那九条赤红大尾,脸上的妆颜愈加浓艳,整个身体散发着高傲不逊,又不失妩媚。不是亲眼所见,武扬还真以为自己在漫画世界中遇到了九尾妖狐。

      “我们狐妖族尾巴数量决定魔力值大小,九条为之最,也是狐妖族中的王韮族,我们到了高阶能自由变换人形,所以现在你看到的才是真实的我。”见武扬有些惊讶,九魅解释道。“好了,我们到了”。

      正边听边走着,不知不䟒觉已经到了目的地,武扬好奇,面前是一个2人高的山洞,周围杂草丛生,如防空洞般隐蔽,见九魅不紧不慢的进了洞中,武扬没做迟疑紧跟步伐而去。

      洞中四周黑暗,但并不影响俩人前行,“这是我们狐妖和狼妖的领地入口,几百万年前我们两族大能合숊并开启了此地,过着与世无争的生活,但久而久之,狼妖族野心迸发,想吞并怯我族独占领地,就与我族开始了长年的战火”九⯉魅咬着牙说着。武扬对此事也并不怎么关心,只是留意着四周的环境。

      走着走着到了奈一个石门前,两人停下,九魅让武扬退后,武扬遵从뫉,只见九㫷魅把手放在石䶂门上,背后九条尾巴突放光芒,只听九魅口中喃呢着咒语,石门在一束亮光中缓缓打开,武扬急忙用手遮挡,然而门刚打开就听到了外面的杂声,爆炸,嘶吼,惨叫,各种声音覆盖了武扬的神经,九魅像丢了魂似的飞快往外冲,武扬见状,也跟着跑了出去。

      映入武扬眼帘的是战争,喅站在山顶上看着下面的场景,一群如大象般身体的狼正口吐各种颜色的光波轰击着木栏大门,而蛔大门内侧,一群有类人(跟九魅一样,只是多出不同数量的尾巴,以及头上的尖耳)也有狐狸的个体手中泛着各种颜色的光晕维持着大门,从셢战场上看的出捂两边各有伤亡,带伤继续作战的有,横尸战场的也有。这一刻似乎打开了武扬的新认知“魔法战场也是这么恐怖啊,一点不比地球犜的战斗场面差,甚至有过之。”

      一个如猫般大小的白色小狐注意到了武扬和九魅这边,然后急忙跑了过来,읂“九儿姐姐,你回来啦,狼族又打过来了,长老们和族ꋽ长正在用魔法维持着大门”。

      “小五,你看着这个人,他是选召者,我去帮忙”九魅脸色有些谀焦急,然后转头对着武扬说道“待在这,别走,小五会坨照顾你的”。说完,如风驰电掣般消失在了原地。武扬时听不懂它们的语言的,但是九魅却懂地球语言,所以后面这句武扬听后点头示意放心。

      武扬已经见怪␩不怪了,毕竟来到这个世界就已经改变了他很多的认知,望着这个猫大般的小不点狗坐般的坐在武扬对面,用好奇的眼光打量着自己,武扬不经伊有些想笑軔“在这里,原来自己才是那个被当作稀奇看待的人”。

      铼 细看这个小不点还挺可爱的,全身除眉头一朵像蓝莲花般的印记外雪白无一根杂毛,尾部五根尾西巴把加起来都都能将它覆盖,两只炯炯有神的眼睛带着畏缩和疑惑盯着自己,武扬想去摸摸它的头,小不点瞬间毛发倒立,龇牙咧嘴,意思不让武扬靠近。武扬顿了顿收回了手。反正语言不通,坐等귲吧,随即望向꣢下ᯊ方火热的战场。

      在狼妖族中一个人立如狼人般的个体正有条不紊的指挥着那些狼群挥动着魔法,估计就是它们的指挥官吧,武扬看着形形色色的魔法,感觉置身于漫画世界一样,甚至有些激动,虽然看賘不懂它们使用的魔法,但是对于一个未接触过魔法领域的人,看到这样的场景难免不感觉ꖂ亢奋。

      而在狐妖벃族这边一个背后九条尾巴的白发老妪正蹙着拐棍指挥着其他狐妖的魔法,这应该是族长,我找的人应该是它,武扬心中想到。

      氾 随着战斗进入白热化,胜负也逐渐明了,狐妖族以逸待劳,本土作战渐渐占据了优势,而狼妖族渐渐感觉体力不支,魔力值逐渐下降邗,节节败退。最终以浪妖族狼狈撤ῃ退而结束了这场战斗。

      武扬不禁感叹:魔法战争打的快也去的快啊,还不到一天战斗就结箼束了,在地球战斗准备都要很久,更别提持久战了。

      过了뫪一会,九魅来了,脸色有些憔悴,估计是魔力值消耗的缘故,带着些许沧桑感的声音:“走吧,族长要见你”。说完带着屁颠屁颠的小不点往山下走去,武扬紧随其后。

      来到部落,﬛三人在众目睽睽下走到了一栋金碧辉煌的大殿门前,饶是学建筑的武扬也不禁感叹这里的建筑技术。正在吃惊之际,九魅回过头:“族长在里面等你,օ你和我一起进去。”说完,对着门前的守卫点了点头,然后对小不点点了下头,就径直走了进去,小不点看了一眼武扬,头也不回的往外走了,武扬耸了耸肩膀,有条不紊的跟着九魅Έ进去了팠。

      大厅仿佛皇宫般金碧辉煌,正坐金质宝座上的正是那位老妪,此时她面容憔悴,与刚才战场此诧风云显得格格不入,旁边有8位老人屹立而站,有男有女,准确点更像五六十岁的老人,他们也个个面色憔悴,想必这就是九魅口中说Ꭳ的长老。

      “族长,九儿不幸所托,带回了选召者,请族长定夺”九魅弯腰行礼,开口道。当然武扬是听不懂她们的话的。

      老妪缓慢起身拄着龙头拐杖慢慢向武扬走来,上下打量着武扬,看的武扬浑身不自在,随即以招手,一个十八九岁的丫鬟端着一碗香茶走了过来,老妪示意武扬喝下。武扬没接,看了看九魅,在这里他也就和九魅算的上熟。

      “喝吧,没毒!”九魅见武扬有些迟ኤ疑的看着自己,说道。

      武扬鰾顿了顿,接过老妪手中茶杯,问着挺香的,比地球的茶有过之而不及,想了想,还是一口喝了下去,顿时感觉一股ಹ暖流在喉咙流动,感觉无比清新,可更奇妙的事情发生了,老妪微笑的问道“怎么样,茶好喝吗?”武扬惊奇,既然能听懂他们的语言了,有些难以置信的望着手中的茶杯。

      “这是言同茶,只要将言同茶和这个世界的某样东西混合,你喝了这个就能听懂我们这个世界的语言了。”老ꎀ妪接过武扬手中的簗茶杯交给旁边的丫鬟。

      估计九魅就是用这个茶才懂了地球语言的吧,武扬想着望向九魅,九魅似乎看出了武扬的所想,点头示意。

      “你叫什么名字?”老妪问道。

      “我叫武扬,䵡我来这里不是为了选召者什么来的,我只想回到我生活的世界”武扬有些焦急的说道。

      “不急,你们还没吃饭吧,九儿,你带着武扬去吃饭吧,饭后再来大殿,我与众长老商议后会再做决定。”说罢老妪拄着拐棍走向了大椅。

      “是”九魅半ਗ蹲行礼,然后拉着武扬往殿外走去。

       说⨨吃饭,是有些饿了,武扬就一个常人,自从来到这个世界已经将近一天了,还没吃饭,想着想着就感觉饿了,回家的事确实要紧,但是没有力气哪里还有回家的动力,武扬决定先填饱肚子再说。被一个除了自己妻子的另外一个女人牵着手往外走,是感觉有点不好意思,旁边的男性狐妖都投出了敌意的目光,武扬觉得有些尴尬,就挣脱了九魅的手,紧跟其后。

      来到殿外的餐厅,丫鬟䏕端来了一道道大菜,闻着味道都感觉肚子在不停的嘶吼,武扬也不管什么形象,左ﵳ手拽下一条手臂长的鸡腿就开始啃,右手还不停的抓着雪白如山药的白色菜片往嘴里塞。

      䬙 “你是恶鬼投胎啊,好吃么?好吃多吃点。”鐸九魅见武扬的吃相不禁笑道,然后自己也开始慢慢品味起来。

      “好吃,这菜真是美味啊,都是我没吃过的味道,香”武扬咽了咽口中的食物道。

      “你吃的这个是未成形的妖雉肉,这个是妖莲花,这个是稚妖猪肉,这个是魔花雪梨,都是极品,对修炼魔法有大益”九魅喝了口茶说道。

      听着这些菜名,武扬不禁心中一紧,搞半天吃툡的是妖兽妖果啊,不管了,填饱肚子再说,随뵽即又狼吞虎咽起来。

      솢 饭后,九魅带着武扬去了大殿,武扬为表敬意先鞠了一躬,然后开口:቗“덉还望族长告知我如何回到地球,在下必感恩大德。”

      老妪笑了笑,然后开口道:“你知道你胸前的玉佩来历吗?它才是你回去的关键。”

      “在下在来的路上已听九魅姑娘说过一些,但具体的还请族长明示”武扬再㉞次鞠躬道。

      老妪不慌不忙,徐徐谈来:“此玉叫帝王玉,它是在100万年前和平年代由10位帝阶法师于虚空中带出,内涵混沌餄和空驓间之力,但是他们无法驾驭此玉,因为此玉含有灵性有认主功能,10位帝阶法师为了驾驭它耗尽毕生修为了精血,但始终未能成功,以致˱他们的修为全被此玉所吸收,而殒命。但是他们也并不是没有半点进展,其中的时空穿梭之㙰力就是从中研究出来的荘,后来因为龙族日益强大,野心迸发,其他种族联合起来对抗龙族,导致龙族几乎灭绝,但随之而来的就是长达几十万年的战争,各个种族都怕被其他种族消灭,并互相猜忌,恶魔与精灵本就不合,为了避免不必要的战争,他俩种族选择隐世而存,所以鱼就导致亡灵,人类,妖族的3方争夺战。直到后来一位大能出现,平息了三方的征战才停止了长达几十万年的战争,而这位大能就是带着这块玉佩的选召者,在选召者在的时候三方相对安宁,虽有小摩擦,但都息事宁人,都不愿去招惹这位大能。直至大能消失,三方才又开始蠢蠢欲动”

      “那为何不找到那位大能,继续和平不好吗?”武扬问道。

      월 老妪感叹“能找的都找了,有人说他控制不了帝王玉的能量被反噬了,因为有人看到他不止一次的发疯;也有人说大能寿命已尽,还有人说大能利用帝王玉穿梭到另外一个星球去了;但是这些只是一面之词,谁又知晓呢!”老妪摇了摇头继续道:“直到我族的上任族长偶然在恶魔禁地发现了这块帝王玉,并将其带回族中慢慢细研,但终究无法控制其中的能量而步入了那10位帝阶法师的后尘,临终前他告诫族中人佲不能随便妄图脺控制帝王玉,因为帝㸖王玉会自己选择主人。而如今我妖族内乱,各族为了自己利益大开杀戒,而外界人族、亡灵族又虎视眈眈,我预感大战即将爆发,就在10年前找到占星师补了一挂,说有选召者出现在地球,所以才贸然让九儿괬带着玉佩利用其中的͈时空之力穿梭到地球寻找选召者”豒

      “你不会说我聽就是选召者吧,我把玉佩还给你们,你们保证我能回到地球就行。”武扬有些诧异的说道。

      “你就是选召者,你的血液与玉佩相融,它已认你为主,你逃不过这个使命的”老妪道。

      “别提那些没用的ḃ,说白了,我辛辛苦苦来到这里寻求回地球的方法,然而等来的结果就是让我自己研究这块玉来寻找?”武扬有些生气▍了。

      “这玉佩确实只有你能支配了,回去的方法还得靠你自己”老妪叹息道。

      武扬听到这里有些气馁了,想到自己的家人不禁心里一酸,眼泪有种欲脱而出的感觉,感觉整个人像没了魂一样往殿外飘去。

      “阻止战돖争,这个世界的和平估计只能靠他了”老妪长叹一口气,缓缓坐下。九魅看着飘然走向外面的武扬,顿时感觉心酸......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