丝瓜视频污染版

      轰隆隆的雷声,大雨滂沱,豆大的雨滴打在直棂窗上,溅起大片水花。

      陈设在居室正中的软屏风刺绣着山水花卉,计祥盯着它出神。

      “好像有点不甘心呢。”

      计祥喃喃自语。 䚸

      웾 推事院外院护法,看葒起来风光,可跟拿朝廷俸禄的官员比起来。

      那是寡妇叹气——没鸟用!

      还有,这个惊天隐秘,它只值五百贯么? ﻜ

      如果告诉张督作,以张督作的百万贯身家,会给多少封口费呢? 戊

      腏念头迭起,就像打开了潘多拉魔法盒,纠结的心情绞缢着他愤。

      “咚!”

      敲门声响起,外面管家扬声道:“赐赏ᬐ钱咯。”

      计祥面色恢复平静,笑着开门:“有劳了。”

      粄㣫 “㰃老爷让你好好休息,明辰随他去皇城。”

      管家将两锭金饼塞给他,便转洝身离去。

      计祥瞥了一眼黄金,眼底深处闪过一丝贪婪,鬼使神差地喊着:“等等。ᬾ”

      管家回头,睨了他㫅一眼﫝:“有事可以吩咐下人。”

      计祥摸뮠着后脑勺,讪笑道:“俺现在有钱了⛯,想去赽丹凤街快活一晚。”

      逛妓院?管家脸上不加掩饰的鄙夷:“你要出去,得征求老爷的许可。”

      “麻烦了。”计祥赔着笑脸。

      ......

      “他要去嫖妓?”

      숸来俊臣皱着眉头,神情有点冒火。

      明天朝会对他而言非常重要,这是一次扳倒张易之的良机,万万不能出纰漏。

      但如果拒绝他的要ﭱ求,保不齐这厮心里起怨,到时候不配쭙合。

      管家在一旁说道:“老爷,这狗杀才㋮是个穷苦泼皮,从没见过这么多钱,有钱想放纵很正常。”

      㠛 ᡽来俊臣略默,点头道:“派人盯紧他,稍有不对劲的地方,立刻控制。”

      “是!”

      管家告退离开,便去挑选护卫。

      .....

      跨出来府大门,走在大街上,计祥的⌠心情犹如雨夜一般,寒冷彻骨。

      他隐隐察觉到背后有尾巴。

      า来公派人跟踪了。

      雨水拍在计祥脸上,他浑身打了寒颤,将手缩在袍袖里,朝平康坊走去。

      䞊 ꊛ神都城实行严格宵禁,其他地方都是一更到五更禁止上街走动,唯独平康坊是三更到鑁五更,称得上不夜城。

      丹凤街,纸醉金迷,到处都是女人的香味。 ᭦

      计祥走到熟悉的曲栏,脸上涂了不知多少脂粉的老鸨,立刻匆匆的迎了出来,血盆大口一开,夸张的叫道:

      “哎呦喂~又是这位爷,蟧女儿们天天念叨您的雄壮威武。”

      计祥从袖子里掏出金饼,在手心掂了掂,礉嘿嘿道:“爷今儿有的是ᚠ钱,让柳柳姑娘陪爷共度良宵。”

      躲在附近转角的几个护卫互相对视,警惕之心放下了。

      还真是来嫖妓的,看来这位憋久了呐。

      目送计祥走进曲栏,护卫们便在对面的酒肆坐下喝酒。 쓥

      却不知计祥已从后门离去。

      ...舵..

      张家。

      “哇,大锅,我不想读书啊啊啊。”

      小麦芽小屁股坐在张易멌之大腿上,伸手将眼前的书籍推远。

      张易之唉声叹气澡:“窈窕櫗,你读过的书,走过的路,都藏在你的气质里,不读书会变丑的。”

      “那我多走路不就变好㽺看啦!”

      小麦芽一双大眼睛忽闪忽闪。

      “打歪你的头!”

      张易之횆在她小脑袋来了个爆栗。

      “大锅.....”小麦芽鼓了鼓腮:“快给我嫹几颗金䕹豆子。”

      “为何?”

      蘦 “前几天,我在你身上闻到一股熟悉的香味,是……是……”

      小麦芽瞪圆了眼睛,假装在思考。

      “你是狗吧。”

      张易之不敢迟疑,从袖子쮌里抓了一把金豆子,摊开手。

      “谢谢大锅,我还要听你讲故事。”小麦芽一颗颗放进香囊里,变本加厉。

      “讲故事?好。”

      张易之搂紧了她,语重心长道:“从前有座山,山上有个庙。”

      ∥ 小麦芽听得很认真,她觉得这是一个有趣的故事,就像白雪公主一쥖样。

      张易之:“庙里有两个和尚,一个老和尚、一个小和尚。”

      小麦芽聚精会神:“然后呢?”

      “老和碖尚在给小和尚讲故事,老和尚说,从前有座山,山上有个庙。庙里有两个和尚,一ꐗ个老和尚、一个小和尚。老和尚在给小和尚讲故事㎌,老和尚说……”

      “......”

      “䬧然后呢?”

      “从前有座山,山上有个庙。”

      “再然샎后呢?”

      “.....”

      张易之小心翼翼起身,将怀里睡着的小麦芽交给丫鬟。

      微微伸展了懒腰,他正打算回卧室睡觉。

      “公子,府外有人求见。”

      张吉祥进门禀报。

      张易之皱眉:“我的规ᓻ矩你不懂么㿇?夜里不见客!”

      张吉祥苦着脸道:“俺也是要驱逐他,可他说只要提到修善坊,督作一定会接见他。”

      孄 轰!

      只一瞬间。

      张易之俊朗的慷脸庞布ϼ满寒霜。

      暴露了!

      究竟是谁?上门的意图是什么턼?

      他稳定住情绪,面无表情道:“让䘣他在厅堂等候。”

      略顿,忽看向张吉祥:“让张三在厅外守着,你去准备麻袋。”

      .....

      大厅。

      计祥坐立难安,他好不容易下定决心,可临到眼前,恐惧却袭遍他全身。

      那可是张督作,一个敢在朝殿上杀兄的狠人,自己威胁他是不是有点不自量力?

      “蹬蹬蹬!”

      当脚步声渐渐传来,计祥的心提到嗓子眼,双腿都在颤抖。

      比面对来公时还要紧张十倍。

      张易之步入厅堂,居高临下望着这个黑黝촤男子,开门见山:

      “你知道多ﴦ少?”

      计祥深吸一口气,稍察言观色后道:“督作,该知道的俺都知道。”

      “比如,云梦阁!”

      张易之眼神变得凌厉,踱步上前低斥道:“除了你还有谁知道?”

      즀被他盯着的计祥有些心悸,战战兢兢道:“天底下就俺一人知道……”

      宽敞精致的厅堂,顿时一股浓郁的杀机显现,计祥目光急闪之间簑,赶紧补充道:“还有俺婆娘。”

      张易之表情恢复平静,淡淡道딄:“你要什么?我鮜都满足。”

      仁呼!

      呼樋!

      计祥内心长松几口气,富贵险中求,这回老子赌对了!

      他硬着头皮道:“督作给俺封口费,俺连夜逃离神都城,一辈子不踏入。”

      痛 张易之冷冷看着他:“多少?”

      计祥缓缓伸出三根手指。

      “呵.....”张易之沉冷面容露出微笑:“我不猜谜,直说无妨。”

      计祥低着头,咬牙道:“三百斤黄金,用马车托运。”

      “三百斤黄ꋮ金?”

      张易之脸上变得很难看,喝了声:“我怕你没命花。”

      事到如今,完全没什么惧怕的,计踧祥抬起头态度锔强硬:“督作如果不怕秘密泄露,就杀了我吧。”

      张易之与其对视良久,最终砸下两个字:“我浹出!”

      计祥喉结耸动了几下,眼底皆是贪婪狂喜之色。

      这不是在做梦。

      老子很快拥有能富贵子孙几代人的钱。

      张督作真是大好人啊!

      “谢谢督作,俺一定会把这个秘密烂웷在肚子里。”ᗳ

      计祥将胸脯拍쵛得砰砰响。

      끹张易之嗯了一声,随即道:“随我去库房搬运金子。”

      搬。

      䉪 这个字让计祥浑身火热,他激动道:䝯“请督作带路。”

      张易之甩袖快行,在踏出厅堂的转角处,朝游廊的张三做了个抹脖子的Ḽ动作。 Ꝉ

      “督作,你家真大气。”

      计祥还在打量厅堂布㗾置,心里却在想,俺府邸以后也要这样。

      “快走吧。”张易之催促了一声。

      两人走在游廊,䝈靠近一癅个魁梧护卫时,计祥还点头打招呼。

      뚛 张三上前拱手回礼,突然疾速伸手,一把掐住计祥脖子将其直接提起。茋

      ҉ “唔……唔……”

      计祥下意识双手抓住了㝃那只掐住自己的手,想掰开,可脖子感觉要被掐断了。

      姝他玹快要窒息了,整个人颤抖着,用恐惧和哀求的目光看着张易之。

      张易之背负着手,平静齭道:“威胁我,你怎么敢巈的啊?”

      计祥青筋暴起,他拼命挣脱,可奈何张뒒三的力道实在太大了。婌

      “最后一次机会,除了你枸还有谁知道嘝?”张易之淡淡道,眼神示意张三松开一点。

      刚呼吸一秦口空气,便又被张三扼住喉咙痈,这次没有用力,让他可以说话。

      计祥压制住内心的恐惧,面色狰狞道:

      “还有某婆娘,某若死,你和上官婉儿的奸情就要天下皆知!”

      “那就去死吧。”张易之家似笑非笑:“你死了,给你婆娘一百个胆子,她也不敢昭告天下。”

      刹那间,计祥脊骨发寒,如坠入无尽深渊一般。

      他这才发现,这此人面前撒谎是多么可笑的一件事。

      苰 张易之捏덫了捏眉心,微微一笑道:“说吧,究竟谁知道,再撒谎你命没了。”

      张三放开㝜手,他全身紧绷,凌厉杀意笼罩ꢺ着计祥。

      一股尿骚味传来,计祥哆嗦着嘴唇,带着哭腔道:

      “饶命……饶命啊,俺隶属推事院,还有来俊臣知道。”

      䦷 “督作放俺走,这样明天来俊臣就找不到证人,您可以说他是污蔑。”

      来俊臣?

      张易之脸上的笑容顿时僵住。

      “只有你们⿗两个知道?来俊臣什么时候禀告陛下。”

      张易之死死盯着他,尽量用平和的ꢘ语气询问。

      可张三却能察觉到公子声音的微微颤抖。

      计祥丝毫不敢隐瞒뗪,泣声道:“对,只俺和来俊臣,他明天上朝会,还让俺前去做证。”

      静!

      说完游廊陷入沉寂。

      计祥甚至不敢哭出声音,他在等待审判。

      ᒌ良久。 ꮧ

      张易之双眸平静直视:“当你贪婪时,就渕应该感受到恐惧,那样你才能恢复理智。”

      “督作,饶命啊,小的猪油蒙了心……”

      张易之甩袖离去。

      “动手!”

      身后咯嘣声传来。

      颈骨断裂,气绝身亡。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