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条琉璃磁力链接

      随着黑굏盾骑兵团四人的盾阵之法使用出来,顾东幕雪脸显焦急,但现在谁也没有拿出手的新招式,来破盾鬫阵。等到贴身,连困兽犹斗的资格也就没有了。

      骑兵长脸色坚毅,指挥着形成包围的盾阵,向前推进。在不追求杀伤的前提下,黑盾骑兵쀉团的四人稳健的一批。

      左手持盾,右手高举长刀,把空中跃出的机会也给封死,这是没打算给二人留什굢么机会。

      顾东看着面前的盾牌,瞅了瞅上面的刀锋,慢不说自己能不能跳到一人高,从众人头上跃过去。

      单看这高举的四把刀,焖成锋成林的架式。除非不想要自己的双腿,才有可能拼着从高处脱身,可它还要带着自己去见识更大的世界。

      从高处峚,以自己的身手是没机会脱身,顾东看了看脚下的㍼环境,黑盾骑兵团不愧是骑兵,一身全宲幅武装,连脚上也没有放过。马鞋上尖利的马刺闪着幽幽的寒光。

      顾东想着低身从下睮面穿过。被马刺来那么一下,浑身打了个激灵。真是上天无门,下地无缝。

      小声的对幕雪道:“喂,程老师,这种情况怎么办?”

      幕雪在前面抵挡的也很是辛苦。她不像顾东有个药杵,虽说无锋,但看起来挺吓人,还可以挥出一定的空间,延缓下盾牌豒的近身。

      幕雪拿个小小的竖笛,看起来就没有杀伤力,连连挥舞,竖笛闪着点幽蓝光点。要不是骑兵长恐生意外,一点点在试探着竖笛的能耐,早就把黑铁盾抵到了幽紫光盾上了。

      这时听幕雪到顾东的发问。

      톐 ᇛ幕雪:“难得你主动喊一声程老师了,这样下去咱俩一点活路也没有。不管了,拼了,等下抓住我创造的机会,争取重创一人。”

       时ⴤ间紧急,容不得幕雪再过多的解释,是什么样的机会。

      说着话,手中的솪竖笛发出了“啧楞”的一声响。

      顾东䤪还ꛝ没有反应的时候。

      骑兵长一声:“不好”脱口而出갵。

      左算右算没襛想到这两个安眠者的神异攻击,有一人属于䲪声波。可声嫠音传入耳里,没产生一点伤害,骑兵长还在纳闷,雷声大没见效?唬人的痓?。

      没等骑兵长反应过来Ⴑ发生了什么事情,采取补救措施之前。

      场上情形立变。四个黑盾骑兵中,一前一后有两人扔下了黑盾,离开了围앒堵的阵形,摇摇晃晃的向身后走去㽱。这下由四人合成的盾阵瞬间瓦解。

      而幕雪用出了这一招式之后,对她的消耗也是不듇小,站立的身形禁不住缓缓晃动了下ⲟ,前面的幽紫光盾也不及原来的≥深色。幸亏夜色遮盖了这一切珱。 鮞

      幕雪也顾不上自已的处境。道:“顾东,快点想办法收拾掉你前面那个人,我来顶着飘带男。”

      뻘 那边的顾东,由于背靠着幕雪站立,略微的能感觉到她身形的摆动。

      心里也清楚后面多少出了一륒点状况,可顾不得担心幕雪的安危,就听到了她吩咐。这下也是搞懂,只有自己尽快收拾了眼前的黑盾骑兵,合二人之力才能有对骑兵长的能力。

      顾东也不再回答幕雪,心里急闪之过,现在如何才能打败面前的骑兵。

      思ᦎ索之下,想起了九婆前段⬬时间,教自己的风神行和风断八式,刚才有两人⍻,现在被幕雪支走一人,有了腾挪的空间。成与不成现在也是只能死马当活马医了。

      心里暗一回忆,“风神行”起,“疾䡹风突刺”走起Ɬ。 ự

      똤只㪋见顾东足下脚步,不见刚才躲避的笨拙。变的灵动,手中药杵带起风声,疾速突向面前的黑盾骑兵。

      黑盾骑兵看到合围之式破开的时候,本着战斗素养不错的意识,正打算收了盾,转到骑兵长的一方,合力制敌。

      就见前面那个少年去了刚才招架的狼狈,手持无锋的武器,速度挺快,一晃就快要近身。

      骑兵无奈只有停下了脚步,再次举起手中盾牌,来抵挡袭来的药杵。却没有重视面前这人的媰身法和身手,已经和刚才大不相同。

      顾东用蓚出“疾风突刺”之댟后。见面前骑兵手中盾牌再起,护住了目标。收不住招式,药杵和盾牌普一接触,“当´”的一声发出巨响。之后,面前的盾牌未见一丝的改变。

      心道:“正面进攻不是办法,想要快速的击败面前的敌人,只能攻击他没有被盾牌护住的地方。⭚”

      心下一定,配合着风神行,찬脚下步法急转,一招“丝风穿堂”使了出来。

      黑盾骑兵刚接了顾东一招,藏身在盾后的他只听᧯“当”的一声,被当面震击,受到的影响颇大。

      摇摇头,探了只眼睛出来观察对面下一步的动作,正巧顾东的第二招“丝风穿堂”用了出来。

      映在骑兵眼里,棒粗的药杵变成丝丝缕缕的模样,忽东忽西飘摇不定。这下手里的盾牌挡不了四面八方,只好竖在面前不动,反手拨ើ出来了长刀拦住身侧。

      骑兵拨刀的动作映在顾东眼里,手中招式不变继续向骑兵招呼过去Œ。

      心里想到:“也让你尝尝此招的厉害,当初九婆给我喂招的时候鼕,我可没受苦,所谓丝风穿堂,就是人在屋内感到风吹,却找不到是从那里飘来的。端的是鬼神莫异。”

      待的顾东招式近前,骑兵⩎盾挡面前,刀斩右侧。没想到全是虚影,左侧才是药杵过来的实招。

      当下゘想反手挥斩,可左手还握着大盾,身形转寗换却是来❬不急了。

      “噗”的一声,药杵击打在肉身上的声音,骑兵慢慢的委顿了下去,一击之下就失去了战力,突受的重击连行Ⱓ动的能力也没ﮖ有了。

      手中长刀咣当落ⷲ地,面前盾牌随着身体的倒地,呗的一下盖到骑兵双腿之上。身体受到了二次伤害,也不见躲闪。

      ܓ ᓆ顾东略一检查骑兵的状态,看他的脸上已经扭曲成一团,现出狰狞的多一个神色,做了一个攻击面部的假动作尼,地上的骑馵兵也没反应。可见是真的没有反抗之力幞了。

      顾东来不及感慨八式的威力如此之大,转身加入幕雪对付骑兵长的战团。

      这时的骑兵长,还在努力的对着眼前的光盾做着劈砍。

      嗽而光ᙯ盾已经变的相当透明,幕雪的形式岌岌可危즁,本身没踧有多少攻击手段㏠,放出刚才的“劳燕分飞“,令围攻的两人转头奔走☯,摼解屬了盾阵之后。自身的状态就쓡已经有点差了,再对上实力不弱的骑兵长ꫬ,一直对光盾发力攻击。

      욟 幽紫光盾已经撑不了궉多少时间,心里却是对顾东抱着极大的希望。

      思绪未落,旁边闪过来一个身影。幕雪吓了一跳,턐神思惊吓之下,扑通坐在了地上,手里的光盾再也撑不住,噗的一下消散不见了,转头一看却是顾东,嘴中大松了一口气。

      顾东刚加到战团,看到幕雪的动作,也是被吓了一跳,问道:“你没事吧?”

      幕雪:“我没事,脱力了,ഞ下面恐怕全靠你䊑自己了。”

      顾东心道:“刚出镇第一天就遇到黑盾骑兵团,这样地狱级的对手,现在还让我一个人面对骑兵长,这岂不是比地흎狱还地狱,不带你这么玩人的,程老师。” 䠋

      看着面露委屈的顾东。

      뙗 幕雪道:“我是真的无力了,不信你看。戩”说着抬手凝聚了一手型的光团出来,只是坚持不了多长时间又消散了。

      “看来程老师所言不虚啊。”魇

      骑兵长在顾东过来的时候,也是心里颤了一ﱦ下,这少年看着木讷原来是扮猪吃老虎,这么快就收拾了我一个手下。

      콣 对手下的实力,他还是相当熟悉的,虽不说战力超群,可士兵的素养还是够格的。对面合⾪二人之力今日,我,大危。

      看到幕雪坐下去的时候,心情又是松䳇了下。有坐过山车的感觉,大起大落,真刺激。可只对付一个少年,只要撑到走开的两个手下,清醒后过来帮忙就没有ꗖ问题。

      再者说那四个手下手脚麻利点,抓住灵犀雀赶过来。面前的这两人再怎么挣扎也是没用的。哰

      顾东젘却是顾不上骑兵长的心里活动,他也考虑到了黑盾骑兵团的其他队员,也不知道幕雪让两人走鰪开的神异会持续多长时间。看她脱力的这么严重,这下也是指望不上两人一块来对抗骑兵长,只有自己上了。

      这时候。幕雪插话道:“放心吧,走开的两人一时半刻回不来的。”

      顾东心里大定,专心思索起对付骑兵长的招术。

      对面的骑兵长乐的看顾东不对他发起进攻,䷋时间拖的越久对他越有利。也是收了守势,长刀垂于地下,一脸淡定的看着顾东,防止他再出什么幺蛾子。 쭑

      幕雪看惼着顾东一动不动的杵在那里,心里也是后悔䦀告诉他二人离开的时间。苦于自己现듉在的身訊体无力动弹。

      只能开口道:“你在那墨迹什么呢?ㅲ再不攻击,等两人回来咱俩就真没戏了。”

      顾东听到幕雪的催促,心里也没有想到什么好的办法,只有孤注一掷。

      行不行的打了再说,努力过琖总没错。只是希望灵犀雀这䙭次机灵一点,别那么快被四骑兵抓住,争ﵽ取更多的一点时间给他和骑兵长周旋。

      顾东想到这里,脚步一搓,提起手中的命理杵就較是一招疾风突刺冲向了骑兵长。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